SCP-5041

项目编号: SCP-5041-N

项目等级:无效化

特殊收容措施: SCP-5041-N已在2020年6月23日被火化。其遗骸已被撒入法国南海岸外一处保密地点。

描述: SCP-5041-N曾是一名人形实体,能对心理和物理上的人类身份产生负面影响。 知晓SCP-5041-N某些方面的人员将受此异常影响,使其一部分身份变得近似于 SCP-5041-N。SCP-5041-N也会在知晓他人时经受类似过程。这种变化的烈度及时长取决于观察者获得的知识总量。

然而,此种关联并非完全为双向。SCP-5041-N对知晓它的人员具备有限的周围认知,使SCP-5041-N也会受到这些人员的影响。最终,受影响人员将会死亡,或是以某种方式不复存在。在基金会收容期间从未发生过此种情形。

有限观察表明SCP-5041-N比受影响人员更能察觉身份的波动,且认为此过程充满痛苦。为此,它试图限制自己暴露于他人,也限制他人暴露于它。 它也为由自身异常造成的生命损失而自责,这也是其行为的进一步缘由所在。

SCP-5041-N最初于1713年被黑庄园所收容,在紫禁城合约后移交到基金会监管。它被顺利收容了将近三百年时间。其长寿的缘由尚不明了,但确信这与它主要身份异常有关联。

2020年5月,Michel Lebeau博士—SCP-5041-N的前HMCL监督员—退休。Loïc Clouzot博士接替他成为了新一任HMCL监督员。Clouzot博士开始密集调查SCP-5041-N的异常性质及历史。在此过程中,他意外触发了SCP-5041-N的身份影响性质。

未知SCP-5041-N的哪一特质影响到了Dr. Clouzot。然而,SCP-5041-N从Dr. Clouzot处获得了1型糖尿病。由于无人察觉到此变化,这一病症未能得到治疗,很快造成SCP-5041-N死于糖尿病酮症。SCP-5041-N的全部异常性质在其死亡后停止。

因鲁莽尝试篡改原本稳定的收容惯例,Dr. Clouzot已被基金会开除,当前因过失杀人正待伦理委员会审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