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56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056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memet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DougReal.jpg

SCP-5056显现在磨损的玻璃面上。

特殊收容措施:SCP-5056目前自我收容。其当前位置固定于Site-43保洁与维修部技师JM64,Philip E. Deering身上,其不得离开SCP基金会设施,除非有安保权限4级或以上人员直接指示。JM64必须时刻携带至少一件反光物件且负责告知访问人员或新近员工该异常的简要信息。他也即将接受暴露反应的预防疗程。.一种个体学习如何释放侵入性思想而不实行的心理疗程。


描述:SCP-5056为一皮肤呈灰色的无毛人形实体,有形似双眼与口部的粗糙伤痕。其无可观测的物理形体,且仅在反射面上显现。其可以被所有人员看到,但只有JM64能听到其的声音。

SCP-5056首次在一场发生于Site-43奥秘消解设施AAF-D的异常材料处理事故显现在JM64身上。其自2002年9月9日后便无例外,无中断,且无休止地跟随他。实验及事故数据表明其能够感知其他实体,但选择忽略。它与JM64的交互持续了他们相互纠缠的二十年;它最初仅尝试着恐吓他,而后又尝试通过攻击性语言以引起他焦虑与/或恐慌。目前它偏重于强调JM64现状的可笑并批评他的关系之脆弱,又或者是预测他行为的失败结果。心理研究表明它能够100%准确有效地反映他的不确定心理。

JM64仅用"Doug"来称呼SCP-5056;而相应地,它称呼他为"Philip"。

SCP-5056重评估 (2021) — Amelia R. Torosyan

Site-43保洁与维修部部长

JM.png

我不认为Doug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有谁能理解他。他们只是认为他是个异常的虐待狂,暴躁的恶魔,他的存在就是为了从某人身上挑笑话。他们当时还跟我说Phil很可笑…性格内向且老神游,简直是完美的恐吓目标。可一当他不紧张,Doug就开始指责他的自卑。只要他开始给自己找理由,Doug又逼着他考虑别人的想法。到2019年我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Phil关心他人,镇静自若,但却还是那么可悲。当时Doug正在监视他的恋爱生活。

我不觉得Doug是要折磨Phil。我觉得他只是想要帮忙。

JM64最初对SCP-5056的行为表现出来恐惧,抵触,与疲倦。但到2021年时此情况已经完全逆转;而在
SCP-6500 Finis级情景导致SCP-5056短暂消失后,他甚至因没有固定伴侣与自省机制表现出了极大的痛苦。

SCP-5056重评估 (2021) — Harold R. Blank博士

Site-43文献与修缮部部长

AR.png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以为Phil可能也是异常的。我们甚至想过把他归类为Thaumiel,但很显然行不通。但我们足以确定"Doug"其实是他内心潜意识的显现,所以我们将其编为5056-A,而他则为5056-B。在长达近二十年的观察后,我几乎能够肯定的说Philip Eugene Deering除了面对持久创伤时的格外冷静,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他不再被视为SCP项目,而他的超常小伙伴则被重新编号为SCP-5056:一个自我收容且无需干涉的感情寄生虫,因为它自愿把自己困在一个自愿被困在地下的清洁工的面前!我们还是不确定Phil死后会怎么样,但我猜5056最后还是要把等级改成—"无效化"。

SCP-5056会损坏它所显现于的反射面。它时常攻击性地利用这种性质,如显现在它认为对JM64造成了威胁的眼睛或者目镜上。此种伤害会因不明原因造成超常的创伤与痛苦;尽管在已知的案例中没有出现眼部损坏,许多受害者不是失去知觉便是(如前主管E. Falkirk博士)表现出极端的自残行为。SCP-5056攻击的幸存者无法描述所见SCP-5056的正面;唯一没有留下永久性精神失常的幸存者是M. Bradbury博士。

SCP-5056重评估 (2021) — Melissa Bradbury博士

Site-43实验与研究部主席

RE.png

不,我不能告诉你我看到了什么,但我可以跟你说我感受到了什么。请注意,这还只是过了十年的基金会心理治疗;我昏迷了十一个月,又不得不忍受了三年的视力模糊,因为我一戴上眼镜就会恐慌。当那东西占满我的视野时,我感觉就像脑子被人打了一拳。你经历过那种半夜突然想起一些你做过的尴尬事让你觉得很羞耻的感觉吗?想象一下突然一下子想到你做过的每一件你所做的蠢到让你尴尬的事。好似你的良知突然受够了,然后决定要拿核弹跟你对着干一样。怪不得Falkirk把他的眼睛挖了出来。

当因为缺乏合适的反射面而与JM64分离时,SCP-5056会持续发出一道足以让整个Site-43听见的119分贝噪音。因此在JM64工作与闲杂活动的所有位置都必须安装平面镜。人类对象在不知情时遇见SCP-5056通常会导致其的受惊与抑郁;但到2021年时,它已经成为了站点中的常态,许多员工将其视为站点中的非官方吉祥物并以某些亲切昵称称呼它。

SCP-5056重评估 (2021) — Delfina M. Ibanez

Site-43追剿与镇压部部长

PS.png

当Blank说我们应该让Deering在他异常宠物的眼皮子底下继续他的清洁工作时,我表示了怀疑态度。我当时出任部长的部门是控制与收容部,这两个词听起来就像对立面。我很高兴承认我想错了。Deering完全没有战斗能力,要是没有5056他的灾难应对能力也就比D级强那么一点—我们Site-43甚至连D级都没有。但有了5056,他就成了活生生的入侵震慑系统!有人说得好:朋友可以帮助你逃脱,而挚友则能帮你戳敌人眼珠子。

Site-43的保洁与维修部人员经常流动,因为很少有人想要永远待在初级技术人员或者看守的岗位上。因JM64因为他的"招魂"体质而不得不一直从事此职业,他最初被认为需要大量心理咨询以帮助他适应。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尽管他显著地变得忧郁,但他甘于平庸的性格与被限制的前景似乎很好地相互搭配。SCP-5056对于其对象的长期心理学效应被认为是超心理学上的里程碑。

SCP-5056重评估 (2021) — Nhung T. Ngo博士

Site-43心理学与超心理学部主席

PP.png

SCP-5056增加了JM64的负面情绪并将他的悲伤与自卑具象化。他最初的心理评估表明他有侵入性的焦虑情绪;由于这些情绪现在确实是侵入性的,他可以在没有异常介入的情况下便对其作出合理评估。我们仍不清楚5056是个啥,但我能肯定地说:它专注于它的对应体,而且试着帮助他。它用一种刺耳且罕见地方式表达着它的关爱,而结果当然毋庸置疑。尽管花了足足十九年,但Deering终于与自己和好了。

当然,这也要靠一些小小的帮助。

Philmelia.jpg

JM64与Torosyan部长在Site-43顶部的禁区内。

JM64在2020年9月9日与Amelia Torosyan,保洁与维修部部长建立了一段稳定的浪漫关系。与多数基金会人员的态度相反,Torosyan部长对SCP-5056表现出持续的兴趣,并为JM64被其纠缠感到同情。JM64报告了5056尖叫时的音调变化;当被激活时,它通常会吸引对于他和Torosyan部长关系发生进步的注意,而它的被动激活时长也显著增加。

JM64和Torosyan部长于2021年6月12日在省立伊珀沃什公园结婚。

SCP-5056重评估 (2021) — Polyxeni Mataxas博士

Site-43神秘现象测定部主席

SS.png

他们已经叫这玩意"招魂"十九年了。这甚至还成了专业术语:Deering级招魂指有形实体被无形实体持续跟踪。但是没人真的把5056看成是

除我之外。

造出了"Doug"并引发灾难的原料摧毁了至少两个收容中的项目。这些项目的性质是高度机密,我只能说这么多:它们与与人类社会循环所需的罪恶感和冷漠感的循环密切相关。可要说它们中的哪一个,或者是哪一小部分,在那场奇术杂烩里被重构成了Deering所无法回避的良知不都会未免有些牵强么?事实就是如此,但说不定,这没有让他完完全全地不同于你我。

我们每个人都被什么东西缠身了,同时我们自己也固执地缠着其他的东西。我们的希望与恐惧只是我们头脑中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我们的本质不过是用肉和骨头搭建起框架的空想。那么,我们和镜子里面的倒影又有何区别呢?

三维世界,和供我们进步的空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