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69

内容警告:该文章内含关于性活动的重要描述,因此不适合未成年读者。

项目编号:SCP-5069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5069-1至-8的胶片拷贝被保存于Site-28媒体储存翼楼中一标准储存柜内。未经SCP-5069收容措施主管(目前为Dr.Jennifer Sinombre Dr.David Ciruela)的允许,不得存取SCP-5069实例。

基金会特工应监视术士群体与性崇拜者,以发现是否提及或出现SCP-5069实例。于基金会收容措施外发现的全部SCP-5069实例复制品都应摧毁,任何观看或试图再现SCP-5069内性动作的个体都应接受C级记忆删除治疗。

描述:SCP-5069为一系列八部情色电影(被称为SCP-5069-1至-8),制片时间在1977年至1982年间。SCP-5069实例的时长自34分钟至超过4小时不等,且(除SCP-5069-4以外)内容似乎均为连续拍摄。SCP-5069由Francesco Castaldo(PoI-33906)制作,该实体为一意大利异常艺术家,自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至八十年代末活跃在纽约与威尼斯,化名为“Franco Spanko”。

SCP-5069实例无固有异常特性。据信,SCP-5069内描述的性动作为数个奇术仪式,仪式目的目前尚未发现;研究目前正在Dr.Jennifer Sinombre的监督下进行 已无限期终止。

研究笔记——作者:Dr.Jennifer Sinombre,记于1986年5月5日

自Dr.Sinombre办公室计算机上收集了一份文件,内容复制于下方。

Jennifer N Sinombre——对SCP-5069项目的初步说明,5/5/86

所以说新项目就是一套古怪的仪式黄片。当然了,我不激动,因为这开始让我觉得我现在是个色情片专家了,但也许如果我一直坚持,他们就会让我当一个色情学分部的头头,我就能升迁了。随便它吧,反正不可能比上一个项目更糟了——得去再搞一个新键盘了,那些海豚液永远都不会出来。

文件上说它们有可能甚至是无异常的,但结果还没出来——我还没看这些片,但是据我对Castaldo和它们的认识,我很相信它们会变成奇术。调出来一些关于性魔法的文件——克劳利,帕森斯,De Naglowska啥的——以防在有关的情况下手头没有资料

看片的D级人员没出现异常症状。有些人要求再看一遍,但里面没有模因强制因素——很确定杂货店甚至不卖泳装合集,所以这应该就是他们这些年看过的唯一一部黄片。我今天就开始看,应该明天就能看完了。

昨天晚上看了点Castaldo的非异常作品,真的只是为了了解一下它的艺术风格。绝对更倾向于黄片,而不是奇闻类,带有很强的超现实主义色彩。他倾向于选取古典布景——他爱他的古罗马式美学。根据评论家的说法,他最好的作品是《Le Barbare》(《野蛮女人》)。那确实很奇怪——就像罗马帝国艳情史与橡皮头的交错——但我要说的是,真挺不错的。

AV告诉了我投影仪准备好了。没法把我的电脑带进投影间,感觉跟回到了石器时代一样。

表格5069-A:SCP-5069实例

摘要部分由Dr.Sinombre撰写;自Dr.Sinombre书桌处获得的一笔记本中抄录。

实例 名称 摘要
SCP-5069-1 《日光轻触恋人们》 一名男人与一名女人在海滩上进行性交,自日出开始,做出各种各样的动作,直到中午。摄像机的角度不断改变,以使他们的轮廓正对阳光。二人在影片最后33秒前均未到达高潮,在该时间点,阳光的亮度不断增加,直到完全掩盖两名演员。

运行时间接近4.5小时。我为他们感到难过——但这确实是种耐力。可能吧。巧妙地剪辑了?需要完全法医通行证来检查。日光崇拜?交叉确认吧。Aten,Zunbil1,Elagabalus2/不可战胜的Sol3。名称“日光轻触恋人们”(原文如此)是拿连字符连上的——阳光亲吻它的爱人?寻找海滩未知——交叉确认当地正午/日出的表格。
SCP-5069-2 《激情如火般燃烧》 一组围着火堆自慰的男性。当一名男性射精入火堆后,另一个演员将他代替,火焰同样变高变明亮。当20名男性向火堆内射精后,演员不再被人代替;在第25名男性离开后的30秒内,火势逐渐减小,中间出现了一个跪姿的裸体女性。其站立并走出火焰。

火焰生出了个女人?火焰是女人?“激情燃烧”是双关——激情是热的,但是激情(即精液)是正在燃烧的。特效还是异常?
SCP-5069-3 《仍旧深沉可入骨》 两个裸体男性4在一拳击场内摔跤。每轮的输家将为赢家口交,当赢家到达高潮时他们开始下一轮摔跤。如上地重复了八轮,二人均赢了四次。在最后一轮结束后,演员自一名屏幕外个体处取得匕首,在二人再次面对面时,影片突然结束。

仪式性的战斗。唯一一个没有女性参演的电影。如果Castaldo是异性恋的话就说得通了。“深沉入骨”老天啊这人喜欢他的色情双关语。我们能找到这些人的身份吗?伤疤和纹身都很与众不同。
SCP-5069-4 《无数次小小死亡》 77名女性的面部特写合集,拍摄时显然处于高潮状态。每张特写所出现的时间都比上一张稍长,每一名女演员的年龄同样比上一名稍长。在最后一张照片中,女演员直视镜头三分钟,随后屏幕渐变为黑色;影片的说明告诉了观众,该名女性在拍摄期间死于心脏病发作。影片全程无声。

古怪地令人感到美丽——“小死亡”之后是大死亡。最后那个人是Lucia Scarletta,前模特,非常杰出。确实在拍摄期间死亡,但我们没法确认她是否在镜头前死亡。人祭?但是以自然死亡进行的人祭。完全没声音也很有趣,象征着更多的死亡?
SCP-5069-5 《皮肤下猛烈悸动》 两男两女使用不同体位进行性交;他们的动作都及时地与背景中一群裸体男女使用各种鼓和管乐器所演奏的乐曲契合。音乐的节拍随影片进行而加快,演员们的动作同样加快以与其契合;在最后3分钟内,演员均到达高潮,并疲惫地倒下。一名鼓手将柏木枝花环戴在了最后高潮的一名女性演员的头顶,且其在影片结束时被全部演奏者带出屏幕。

就像是一场比赛,比谁能憋更久。音乐像是弗里吉亚仪式乐——再加上柏木枝花环,我想起了对Attis5/Cybele6的偶像崇拜。(明显没有被阉掉,但这让我想知道如果男性赢了的话会怎么样)
SCP-5069-6 《信奉的潜在价值》 数量不确定7的男女以各种体位与组合进行群交。所有女性均正在行经。电影开始27分钟后,全部性活动停止;一名女性站在由其他演员组成的环内,其他全部人都使用月经液在其皮肤上画出符号8在一人画完符号后,环将缩小,全部符号都将被其他参与者舔去。

最分散,最不性感。我不喜欢经期性交。符号似乎没有什么具体含义,它们似乎只含有符号的象征义。我没从演员所写的符号中找出任何由实际意义的词语。这不是你最好的作品,Franco。
SCP-5069-7 《屠龙者终将为龙》 一名女性在一夜总会的舞台上慢慢地跳脱衣舞。观众均头戴动物面具。当其全裸时,其邀请了一名戴狐狸面具的女性上台,而后二人开始性交。随后,摄像机跟随其来到了一条小巷。其赤身裸体地走在城市街道上,慢慢地穿上其在地面上找到的衣物;当其穿好后,其进入了另一个夜总会,戴上了一狐狸面具,并坐在观众席上观看脱衣舞表演。

循环。舞者成为了狐狸,狐狸引诱舞者,循环往复。无法确认这是哪个城市——看着绝对是欧洲的,但哪都没有标识,甚至连房子上的数字都没有。没准是口袋维度?或者说只是个摄影棚。这里的性交比任何其他的百合片都真实。
SCP-5069-8 《身体的多个入口》 一个裸体女性坐在一紫砖地板上,其前方放着一大水盆。其使用盆内水刷牙,清洁其双眼、鼻内、双耳以及肚脐,冲洗其阴道、尿道以及肛门,在镜头外取来全部必需用具。其使用便携式折叠刀在其踵后部上切开一小口,并使用剩余水对伤口进行清洗。其短暂自慰,躺倒在地板上,并似乎进入睡眠。约52秒后,屏幕渐变为黑色。

性欲最不明显的一部。“身体的多个入口”——每个口都是一个入口,但是通向哪里?打开一扇门、创造一个新的——使人感悟的隐喻?也是不同于其他单个场景的。(绝对是我最喜欢的)

研究笔记——作者:Dr.Jennifer Sinombre,记于1986年5月6日

自Dr.Sinombre书桌处获得的一笔记本中抄录。

J.N.SINOMBRE——5/6/86

刚刚第一遍看完5069实例。风格和Franco的其他作品一样——模糊了黄片和艺术电影间的界限。和我读过的性魔法没什么直接联系,但其中很多至少在美学里是神秘的。我没觉得特色情,也许除了7和8意外——很可能是个人见解,看样子D级们很欣赏它们。

4和8并不能算是真正的色情电影,它们很有趣——他们肯定是打着这样的噱头,和castaldo其它的作品一样。你再想想那些色情电影院里的场面。那些人准备好了看粗制滥造的作品,但是却看到了长达一小时的高潮脸。天才啊。

令人困惑的象征主义与仪式的混合。里面的元素绝对来自希腊或者近东的宗教/民俗/神话。很多内容出自《野蛮女人》,那个故事发生在古塞西亚,castaldo似乎总是在整个黑海地区出现。它像是魔法,但不是魔法;仪式性,但不是奇术仪式的正确形式。没准只是缺了几步,如果你是个奇术师,你就会知道了。应该找个人问问。franco是个奇术师吗?

要更多背景资料——上午把POI资料调出来

关注人士档案33906:Francesco Castaldo

初编于1970年5月;最后编辑于1986年12月

FrankoSpanko.jpg

POI-33906,摄于1976年6月18日

法定名称:Francesco Castaldo

已知化名:Franco Spanko、The Director、Christopher D'Omera

关联相关组织:Are We Cool Yet?

出生日期:1941年1月11日

国籍:意大利血统;于1969年入美国国籍

描述:白种男性,棕发棕瞳。1.8m高,体重约85kg。通常留长发,胡须浓密。

可识别标记:腹部的阑尾切除瘢痕;左胸上的单眼纹身;右肩上具有异常性质,可活动的章鱼纹身。

关注原因:异常艺术家团体“Are We Cool Yet?”前成员;数个已知异常,包括SCP-5069的创造者。

已知关联人员:PoI-23325(“评论员”)、PoI-3337-A(Luisa Bellocchio,化名为“摄影师”——已死亡)、PoI-27901(William Greene教士)

异常特性:熟练的异常艺术家,擅长于摄像与摄影;可能为一名低等级奇术师。

交互规则:仅可监视,低优先度。

居住地点(单处或多处):纽约州-纽约市-33区-Broome街480号;意大利-威尼斯-Enrico Toti街18号。

生平信息:生于意大利弗留利大区。其父母Maria与Gabriele Castaldo均为反法西斯抵抗运动战士;其父于Castaldo两岁时死亡。其母在战后与其亡父的兄弟Enrico再婚。1950年,该家庭搬至威尼斯居住;继父的工作为码头装卸工人,母亲的工作为打字员。

1962年进入威尼斯美术学院学习。不久后通过其女友Lucia Marinetti加入了一威尼斯异常艺术家群体。于1964年,申请并成功进入美第奇秘密艺术学院;并在6个月后因淫秽下流与亵渎神明被开除。

于1967年搬至纽约。开始导演并制作非异常色情电影,其中最著名的为《Le Barbare》(《野蛮女人》)与《Rex Mundi》(《世界之王》),两者都广受好评,但几乎无商业成功。于1968年,加入了异常艺术团体“Are We Cool Yet?”,并被前Director,PoI-23328(“Daniel Calderwood”)于一次SCP-701表演中死亡前授予了“The Director”的称号(详见事故报告-1968年██月██日)。于1969或1970年,与PoI-3337-A,Luisa Bellocchio(化名为“摄影师”)相爱。

于1975年,离开AWCY?并与Bellocchio分手。同年10月,因酒精与处方止痛药成瘾而进入试验性戒毒设施。于1977年,开始制作最近被指定为SCP-5069的系列色情电影;并在1982年制作完成。于1983年成瘾复发,推测其原因为Bellocchio的自杀;此后再未活跃于艺术界,尽管其使用笔名“Christopher D'Omera”出版了数本无异常色情小说。

研究笔记——作者:Dr.Jennifer Sinombre,记于1986年5月7日

自Dr.Sinombre办公室计算机处获得的一份文件中抄录。

JN Sinombre 5/7/86

franco的poi文档里少了点啥。为什么我们这么相信他是个奇术师?就我所知,他没有任何能使他成为超过异常艺术家身份的背景疑点。功绩是的,魔法不是。可能是一些别处的补充材料,我会继续挖掘的。

m.a.d.a.o.干了一些与奇术学有关的事,但我们只获得了他的抄本,意大利分部和他们的关系很好,他除了异常艺术之外什么都没干。额,他们不把它叫做异常艺术,但就别管意大利的高贵等于点啥了。然后半年之后他被踢出去了,关于罗马教皇的裸照?这一块实际上已经被高度编辑了,我猜他们已经尝试让梵蒂冈插一脚了。

可能找到了-1的拍摄地。五花八门,可能永远也不会缩小范围。在正确的纬度上有太多朝东的海岸了,而且我们还不知道电影拍摄时间具体在一年中的哪部分。接着应该去找找太阳神。

也许找到了-3中的演员。虽然说根本就说不通。Henry Mostrich中校,美国陆军,已退役。1963年幸福地与Mrs.Elizabeth Pavo Mostrich结婚。在越南得到了紫心勋章和杰出服役十字勋章。一名战争英雄,祖父,正直的公民。面部看起来很符合,但是——根据军队的医疗记录——他没有那些伤疤。化妆?他为什么一开始要演这部电影?

更多关于-8的想法。切脚后跟实际上造成了两个小伤口,很像是蛇咬。清洗顺序从上到下,是脉轮流动顺序的颠倒。昆达里尼的蛇能量?打开伤口=打开门=打开脉轮?应该去看看franco和东方神秘主义有没有关系。

中头彩了——在-8发行后,franco接受了一个异常艺术家杂志的访谈。让异常艺术部发给我一份副本。

《Anartchy》杂志的访谈,1982年4月。

该篇访谈发表于《Anartchy》的1982年春季版上,该书为一异常艺术类季刊,由一群在苏荷后门就职的异常艺术家出版。

来自弗留利大区的Francesco Castaldo,更广为人知的名字为“Franco Spanko”,他在威尼斯的舞台上与《没穿礼服的教皇Papi senz' Abiti》——他的一系列内容为自圣彼得之后的每任教皇的65张裸照一同成名。《Anartchy》记者Dan Larsson在Castaldo的苏荷工作室内找到了他,并与他聊起了灵感、形而上学以及他最新作的神秘属性,色情电影系列《荣耀之途八正道》。

Dan Larsson:那么,《八正道》的灵感来自哪里?它看起来很深奥,是吧?

Francesco Castaldo:啊,你知道的,在75年我得上了些酗酒和嗑药的问题,然后我去了一个戒毒所,那里面有一个感官剥夺箱——完全的感官剥夺,里面的魔符把你的全部感官都关上了——当我飘在那里,感受着戒断反应时,真的失去了理智,有了视幻觉。上层领域,他们被摆放在我面前,所有能力以及他们的主权与流露;我看到了世界的真实结构,超越了我们叫做现实的那堵墙。从所有的那些知识中,我得到了八种仪式,他们比在魔法与宗教中的映像要强大,强大得多,我让那些仪式进行,并拍摄了下来。拍下来的电影就是《八正道》。

Larsson:哇。这可太深刻了。但——坦率地说——裸体电影可不是一个传递神秘学知识的传统方式。为什么不写点神秘学魔法书,或者说找一个邪教来传递你的秘密?

Castaldo:你会做你擅长的事,你知道吧?但丁写了《神曲》,米开朗基罗有《西斯廷教堂》,我则是做黄片。

Larsson:有道理。很明显有很多的象征意义,但似乎每部单独的电影都探索了不一样的主题——介意为我们的读者解密一些吗?

Castaldo:在更高的空间弥漫着八种力量。你也许会想到元素,或者哲学,还有可能是朋党。这些看待的方法都没错,但全都不是真实。每种力量都有一条可以让修炼它的人走的道路,通过心灵的大门进入荣耀。电影中的仪式可以引导人们走向正确的方向。

Larsson:所以,如果我和我的男朋友找到一个拳击台,并重复《入骨》里面的事件,我们会怎么样?开悟吗?

Castaldo:额,事情没那么简单。必须缓和某些力量。如果一个人没有正确的知识,或者说没有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使用正确的工具重复这种仪式,那就只会变成做某些奇怪的性行为。

Larsson:那如果你做对了呢?

Castaldo:你就会在一条漫漫长路上踏出第一步。

Franco不愿意再回答我们的任何问题,真不幸——但是他让我们重印了几张他著名的四维美女的照片,翻到下面几页你就能看到。享受吧!

研究笔记——作者:Dr.Jennifer Sinombre,记于1986年5月7日至15日

自Dr.Sinombre办公室处获得的便利贴与废纸上抄录。

找到franco去过的戒毒所

鸡蛋,牛奶,鸡,洗鼻壶,米饭,薯片,小刀,卫生棉,厕纸

波西米亚的圣艾格尼丝
“人首先要打开自身”

关于蛇的那部分我是对的

franco的戒毒所没有进行感官——他是从哪里真正学到真理的???

[使用紫色口红写在餐巾纸上的字符,不是Dr.Sinombre的笔迹。]

ENID 212-271-6[无法识别]

[餐巾纸反面有相同颜色的唇印。]

阅读书目:
dvaranaga sutra
blackwood,印度斯坦的邪教
gospel of zacchareus
steiner, higher worlds & cosmic memory
clavicula solomonis

星图——ophiucius星,木星,nibiru星9——下次排成直线

我究竟在哪段历史里?

得和FRANCO谈谈

采访日志,1986年5月16日

Dr.Sinombre假扮为一名正在撰写一本关于色情电影的书的学者,通过PoI-33906的文学著作经纪人Sarah Weiss与其进行接触。PoI-33906同意进行一次简短的采访,地点位于其在纽约市的经纪人办公室。采访内容自Dr.Sinombre办公室处获得的盒式磁带上抄录。

受访者:PoI-33906,Francesco Castaldo

采访者:Dr.Jennifer Sinombre

Dr.Sinombre(JNS):感谢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与我见面,Mr.Castaldo。

PoI-33906(FC):这没啥。一切为了粉丝,对?

JNS:所以说,我想从《荣耀之途八正道》开始。

FC:啊!我的代表作。我必须承认,这句话每次都能逗笑我。不管是谁都会非常认真地说出这句话。但是,额……

JNS:那让你想起了避孕套的大小?

FC:哈!看样子咱俩在同一层。那么,关于《八正道》,你想知道点啥?

JNS:嗯,我想知道你所使用的一些象征手法,额,我想特别是在《皮肤内猛烈悸动》里的。呃,,对不起。那都是基于Attis与Cybele的偶像崇拜,对吧?

FC:没错!一语中的。有好多人都忽略了历史参考资料。

JNS:那如果一个男人,额,“赢”后,会发生些什么?我意思是,从神话角度来说,Attis只会干那么一件事……

FC:啊。那一切都是戏剧,你懂吗?这不是一个真正的仪式,就像《La Cena》10就是真的晚宴那样。但是……

JNS:但是?

FC:但是,如果一个人真的看过《悸动》,并且想要通过他看的东西重现仪式,而且一个男的真的,像你所说,赢了比赛,那他想要再进一步,就必须得付出很大的代价。

JNS:你知道有人完成过吗?重现了你声称藏在电影里的仪式?

FC:《悸动》倒是没有,据我所知。也许是《日光轻触恋人们》,或者有可能……呵。你的脚踝。

JNS:怎么了?

FC:你的脚踝。拿绷带包上了,对吧?

JNS:啊,对。刮毛的时候切到了。就在昨晚。

FC:哼。当然了。你知道我发现了关于伤口的有趣事情吗?

JNS:我……不,我想我不知道。

FC:有这么一句意大利谚语。非常古老,甚至比罗马人还要古老。最早是贺拉斯记下它的,那会儿他正在写一些关于富奇诺沼泽内女巫的书。“门非伤,然伤为门。”

JNS:我不确定我理解了。它什么意思?

FC:呃,那是关于……“启”这个象征义的。一处伤口会把我们的内部向外打开。而且一些东西能从中穿过,细菌,泥土,但……

JNS:但我们也可以。

FC:就是这样。你割伤自己的时候,有没有穿过伤口?当然了,是在你刮毛的时候。

JNS:我……没错。

FC:那你想再进一步吗?

JNS:自然。

FC:那就把录音机关掉,咱们好好谈谈。

研究笔记——作者:Dr.Jennifer Sinombre,记于1986年5月19日

自Dr.Sinombre个人住处回收。

那不是什么奇术。那是奇术的另一种可能,它存在于另一段历史中。如果我打开了正确的门的话,那就是奇术应当成为,且能够成为的。

我也去过那里,在我的梦中,我穿过了第一扇门。今夜,我将穿过第二扇,在我的身体与灵魂中。别想着跟随我的脚步。找到你自己的路,而且没准我们会再次相见,在上层领域的某处。

致基金会:我们已经失败了。或者说我们没有成功的机会。在我们那些小盒子里的全部东西,雕像与神明,会说话的鸟和自取灭亡的时间循环,它们都是那塑造宇宙的真正伟力制造的暗影。我们无法收容主天使,就如同一只小虫试图抑制飓风一样。

致我的继任者(david?elaine?):你也可以。全都在这了,如果他们让你看电影的话。我没法给你更多的指导了,但我希望你也能成功。

以及致ted与katy11:我们在8年前已经道过别了。我一点都不想你。我希望你不会重复你犯下的错误,我也希望你没有机会重复。

Jennifer N Sinombre,1986年5月19日

Dr.Sinombre目前下落不明。1986年5月20日,她未前来工作,也无法通过电话联系到她。几天后搜查了她的站外住处,里面完全空置,只有上述纸条,使用一把便携式折叠刀钉在地下室的墙上,在其上有一大滩眼镜王蛇(Ophiophagus hannah)毒液。

自其失踪后,任何基金会或联盟组织成员均未再见到Dr.Sinombr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