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9
649353072012110509260003.jpg

收容中的SCP-509

項目編號:SCP-509

項目等級:Safe

特殊收容措施:由於SCP-509-A和SCP-509-B不可移動,所以必須原地收容。兩者對外封鎖,拒絕大眾進入。除了研究和維護以外,不可讓人或豬(不論生死)進入建築中。工作人員可以在SCP-509不啟動或啟動四分鐘以內的條件下安全出入SCP-509

測試之後,任何從SCP-509-B回收的活人當成0級人員培訓,並分配到最低安全人員等級的職位。請注意,吸入SCP-509-A的濃煙對健康有害,建議在測試期間與剛結束時戴上防粉塵呼吸器。

描述:SCP-509是兩棟建築,有相似且很可能相聯的異常現象。SCP-509-A是一個木製桑拿房,位於位於俄勒岡州加斯頓市。遠端啟動時,功能和一般電爐桑拿相同,都是在加熱面上滴水而產生蒸氣。當地記錄顯示,SCP-509-A建於1987年。直到1995年被收容之前都沒有出現任何異常性質。

由人類使用時,SCP-509-A產生煙霧而不是蒸氣。雖然這時的煙霧還不具異常性質,但目前還不清楚煙霧生成方式。產煙約六分鐘後,SCP-509-A進入活躍狀態。在活躍期間內部的追蹤裝置失效。此時強行進入SCP-509-A不會通向其內部空間(見實驗記錄509)。

經過155分鐘SCP-509-A回到無活性狀態,內部充滿煙霧。所有在活躍期位於內部的人類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同樣數量的燻製豬屠體1。屠體沒有異常性質。

SCP-509-B是一個紅磚燻製房,地點位於法國北部的埃丹2附近。表現出類似SCP-509-A的異常性質。SCP-509-B大約於1750年建成,在1995年之前也是正常運作。

每當一個或多個清潔但未燻製的豬屠體放入SCP-509-B,它不產生煙霧,而是產生蒸汽。最後一隻豬屠體放入後六分鐘,SCP-509-B和SCP-509-A一樣無法進入。12分鐘後,SCP-509-B返回無活性狀態。任何的豬屠體都被替換為活人。

這些人使用流利的英語,並聲稱剛剛待在桑拿浴室。體檢沒有發現異常性質,而脫水程度等同待在桑拿浴室約20分鐘。詢問後發現這些個體的功能性知識3落在正常參數內,但不能回憶起從SCP-509-B內部回收前的生活。沒發現任何用這種方式回收的人過去的資料。

實驗日誌509:

實驗509-005
日期:1995年9月21日
首席研究員:Dr. Samuel Chou
過程:SCP-509-A啟動15分鐘後,命令D-35475進入。對象報告他無法開門,因此給予工具將門從鉸鏈卸下。在研究人員的協助下,D-35475將門拆除。內部不是SCP-509-A原本空間,而是空的白色房間,容積遠大於SCP-509-A外部體積。D-35475奉命進入SCP-509-A,他報告有大量的豬。被質疑報告和外部觀測不一致,D-35475澄清他並未實際感知到任何豬,但是確定它們存在。

實驗509-017:
日期:1996年4月4日
首席研究員:Dr.Samuel Chou 和 Dr. Alexander Bejo
過程: SCP-509-A和SCP-509-B同時啟動。30分鐘後,指示D-35475和D-31161分別進入SCP-509-A和SCP-509-B正如預期,雙方都看到白色房間。不過,D-35475沒有感知到內部有豬,D-31161也沒有感知到內部有人類。兩者都報告看見一個飄忽模糊的身影,身影的動作和另一個實驗者吻合,但是無法確定身分。讓兩方實驗者向身影移動的嘗試也無效。

實驗509-036:
日期:1999年1月20日
首席研究員:Dr. Alexander Bejo
過程: D-35574進入活躍狀態的SCP-509-A,不同尋常的是他沒有察覺豬的存在。D-35574的報告看見一個飄忽模糊的身影,攝影機畫面證實他的說法。身影和先前同時啟動SCP-509-A和SCP-509-B時觀察到的相同,但是當天並沒有排定測試SCP-509-B。實驗中止。回收後例行體檢發現D-35574感染登革熱強毒株4,和目前所有的菌株不相符。

實驗509-043:
日期:1999年1月20日
首席研究員:Dr.Evan Green
過程: 放入一隻活豬後啟動SCP-509-A。SCP-509-A開始填充噴霧去污液,而不是生成煙霧或蒸氣。六分鐘後,SCP-509-A變成無法進入,時間長達40分鐘。失活後,豬被替換為穿著化學防護服的男性人類屍體。屍體全身嚴重燒傷。軀幹被切開,內臟清空但保留了心臟和肝臟。SCP-509-B沒有發生異常事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