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105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105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更新的特殊收容措施:SCP-5105当前收容于Site-01,由监督者议会直接管理。

描述:SCP-5105是一片形如基金会标志的阴影,覆盖在Site-01会议室的墙壁上。SCP-5105不需光源或投影物体亦会显现,且无论室内光照如何都会保留在墙壁上。瞄准SCP-5105直接照射会使其消失,但一旦撤去光源,它会立即重新出现。

SCP-5105似乎会引起对象的情感反应,但其程度不明。因对SCP-5105所在地安保问题的担忧,整体测试现已推迟。

O5编号 反应
O5-1 恶心,伴有突然的疲惫。
O5-2 双手突然剧痛。
O5-3 检查了三分钟,然后拒绝评论,称对此不感兴趣。
O5-4 大笑约三十秒,然后突然停下,变成了忧虑。
O5-5 警惕。
O5-6 放松,然后是类似骄傲的感受。
O5-7 表示对长期观看它存在反感。
O5-8 满足,表示为此感到不适。
O5-9 好奇。
O5-10 怀旧。
O5-11 挫败感。
O5-12 开始流汗,报告有头痛。
O5-13 对其没有特别的兴趣。

对该异常的无效化尝试已经失败。当Site-01地点变更,SCP-5105会立即在新的地点重新出现。若放弃之前的会议室,SCP-5105会在有两个或以上监督者的主要会面地出现。当监督者试图绕开限制、结成小团体,SCP-5105会重新出现在最多数的监督者处。

发现:SCP-5105由O5-5于21/02/2020首次发现,当时其进入Site-01参会,在看到SCP-5105后开始表现出强烈紧张。MTF Alpha-1准确推论出存在异常,将Site-01立即撤空,护送监督者去往单独的备用安全地点。Alpha-1试图移除SCP-5105,但无法成功。

受访者:O5-7

采访者:O5-2

前言:由于O5-7是发现日唯一不在场的监督者,O5-2通过安保线路对其进行报告,告知最新进展。

<开始记录>

O5-2:西伯利亚感觉怎样?

O5-7:冰冷又失意。我还在准备返回指挥部,然后我的飞行员就被通知了这整件祸事。所有人还好吗?

O5-2:大体没事。分散到了各自的安全屋,Alpha-1正在调查更多情况。你看它了吗?

O5-7:我没有。从送到我这的预备文件看,它好像是具备病理促动能力?所有人都暴露了吗?

O5-2:剩下的议会,还有少许Alpha-1队员。很有趣的是,它似乎只会引起监督者的反应。好吧除了十三。你现在能访问Site-01的服务器吗?我把图像发给你。

O5-7:我是监督者,不是D级。这样明智吗?以我所见,我是唯一一个没有暴露的人。

O5-2:过去24小时里我们扫描过了每一种类型的模因和信息危害异常。都忘了我是多讨厌模因接种…总之,Alpha-1确定它没有携带个人风险。发就发了。

O5-7:稍等片刻。哦,我明白了。我能移开视线了吗?

O5-2:发现什么了?

O5-7:这里有点奇怪。我的第一股冲动是关上电脑然后把它丢进海里。这张图片里有东西让我起鸡皮疙瘩。让我想起了第一个异常。只是看到了它,我就能认出它的结构里有什么东西根本上不对…我要关文件了。

O5-2:懂了。那我记录“表示对长期观看它存在反感…”感谢你。

O5-7:我不确定这会带来什么,但我很高兴能帮忙。它对你激起了什么情绪?

O5-2:我…手腕上有被戳刺的疼痛。就像是…好吧,没事。

O5-7:啊。我明白为何一号如此喜欢打探背后真相了。你没事吧,亲爱的?

O5-2:我没事。我们搞定的越快越好。等你飞机抵达我就来接你。

<记录结束>

SCP-5105的起源不明。Site-01周边100公里内没有已知异常具有影响该地的能力。没有在录的已知关注组织掌握Site-01地点的可靠情报。

调查后采访:SCP-5105

受访者:O5-13

采访者:O5-1

<开始记录>

O5-1:有进展吗?

O5-13:不。至少没什么明确的。不是混沌分裂者,也不是异常艺术家,更不是ORIA…不管是谁、是什么,它们都有办法把异常偷偷带进指挥部,而且没有触发一点警报。

[O5-1叹息。]

O5-1:我觉得这更得说是奉承,这样一位完美无瑕的渗透家居然对我们有兴趣了。当然这是回避了问题实质,到底是为了什么?

O5-13:恐吓,我觉得是。如果他们能够来到这里,他们就能去想去的任何地方。相比之下这座星球上的其他任何站点都有如扯烂湿纸团。

O5-1:如果这就是目的,我可以想出一百万件更恐怖的事情。比如,我等的断头。或者一颗武装炸弹。它们甚至可以抹除掉价值连城的机密数据。

O5-13:我让Alpha-1两次、三次检查了我们的数据安保。看起来没东西被碰过,很古怪。所以不管它们是谁,它们没有偷走东西。所以看起来是某种政治性宣言,很古怪。

O5-1:墙上的影子。1

O5-1打开手电,指向SCP-5105,它消失了。

O5-1:我们能得出结论的所有测试都说它就是这样;一道阴影。没有休谟差异,或者阿吉巴辐射,或者反常的EVE粒子放出。就…是一道阴影。而且形状和我们自己的标志完美一致。

除了当我对着它照光的时候,它消失了。有趣的是,这其实并不能产生什么效果。正常的影子才不会在意光线是从头顶灯泡来的还是我的手电筒打的。它只会消失。这似乎表明它可以对直接观察产生反应,有意思。来看一眼。

O5-1离开房间,然后带着一把梯子回来,爬上梯子,从头顶光线把手电以正角对准。SCP-5105再次消失。

O5-1:看到了?之前,影子还好好的。现在它有了直接观测者,它再次消失。

O5-1关掉手电,爬下梯子。

O5-1:你说你看到它什么感觉都没有。为什么如此?

O5-13:我怎么会知道呢?又不是我制造了这个小惊奇。我看着它就是平淡无奇。是的,我认得出这是异常。是的,我知道它可能有危险,不应该在这里。但除了身为监督者的经验能告诉我的之外…我什么都没感觉到。它就是一道阴影。你为什么会感觉恶心?

O5-1:我没有头绪。我就是这样。这张图片我见过几百万次,从我们把它设计出来开始,在每一张经过我办公桌的文书上。我喜欢这个造型,当然,如果我不喜欢我们就不会让它在这。二号想要些更精致的,但我劝服了她…

O5-13:放松,大笑,怀旧…然后是我。空无。我想知道原因为何。我们需要在未来做更多测试,找到除我们之外对此效应易感的人。

O5-1:能劝动其他人放只苍蝇进来都算是走大运。你知道不知道五号怀疑是你把这东西偷运进来的?和他就此非常愉快的聊了一遍。

O5-13:老实说,我感觉这更可能是一次怪异事件。更怪的事情也让我们遇到过。比如,五年前的那次喷嚏

O5-1:嗯。我觉得有可能。但看看周围。我们现在就在指挥部。你知道光这张桌子下面就有多少SRA吗?从统计学上说,这里是最不可能有异常自发显现的点。我们这里就是风暴眼。

O5-13:也许这是故意的。那是怎么说的?“自然厌恶真空。”也许这是对我们多年偏安Site-01的报应,我们自己的现实稳定锚加红右手小小庇护所。墙上的一道阴影,提醒我们自己,我们不是自以为的那般天下无敌。

O5-1:我很少听说异常会给艺术解读留空间。我记得你说过这不是异常艺术家吧?

O5-13:不是,不是那回事。想一想。坐在这里,每天做的决策都会害死人,而我们却严严实实安坐在危险的千里之外?这让我们非人。

O5-1:没人拉着你的手逼你接下岗位。

O5-13:这…比如说今天。我刚签署一道命令,批准从十二座美国监狱采购四十名D级人员。我甚至不用看到他们死,或者必须给他们吃供他们住,对我他们就是纸上的字母和数字。你上次进入某个异常的溅射范围是在何时?[已编辑]不算。

O5-1:…去你的,十三。

O5-13:我无意冒犯。

O5-1:你肯定就是。

[O5-1与O5-13沉默对坐。]

O5-1:所以,你相信这是某种达摩克利斯之剑,提醒我们不要自以为无敌?

O5-13:好吧我对它构思略有差别,但是的。以及我不想指出这点,但我的确是唯一不受影响的人。也许唯有我是视角不偏私的人。

O5-1:嗯。

[O5-1和O5-13坐在桌边。]

O5-13:议会其他几位应该很快就到了。我们该不该告诉他们一切照旧?

O5-1:是你提出来这是给我们的信息。既然如此,也许我们不该无视它。我们要做一直会做的事。

O5-13:那是?

O5-1再次按下手电,让SCP-5105消失。

O5-1:让光明一直照耀。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