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131

项目编号:SCP-5131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为尽可能地最小化人员受SCP-5131侵扰,所有对此现象的研究都因由基金会心理健康助理sophia.aic执行,掩盖为例行的心理健康检查。为收集研究数据,sophia.aic被授权与已经经历过SCP-5131的人员讨论之,但是其他人员不得知晓SCP-5131存在。

对PoI-7339 ("D-13131") 的调查正在进行。

描述:SCP-5131是一种影响基金会内多个级别、职位人员的特殊睡眠瘫痪症。这些人员彼此之间大多没有关系,且时常从未有过互动,但在所有的供述中,对此类睡眠瘫痪期间的体验细节保持一致。

经历过SCP-5131的人员都描述称在半夜醒来,且胸口有一种强烈的压迫感,除眼睛外全身不能活动。随后,他们会发现有一弓腰的人影出现在房间角落,身穿一件D级制服,其上有标识为D-13131的通行证1。人员中供述还表指出该人影存在某种面部畸形,但其面容的具体状况尚未得到确认。

在一段长短不定的期间内,该人影会向着受害者滑行靠近,没有可见的移动方式,直至其能在极短的距离内直接凝视到受害者的眼睛。此动作开始时进展缓慢,但据受害者所言,他们越是专注于或思考该人影,其速度就越快。

一旦受害者被该人影所触及,他们将经历到如同严重身体伤害的感觉,一般为某种不存在的伤口造成疼痛。此过程中没有真实的身体伤害发生,但此种感受的逼真性往往会使经历者出现严重心理后遗症。

确信所有基金会人员都可能是SCP-5131显现的目标,但在对当前收容措施实施前的受害者进行分析后,发现知晓SCP-5131存在的人员更容易经历到它。然而,迄今为止没有人员经历SCP-5131超过一次。


证词记录5131-1:

下面是受害者对SCP-5131显现的描述记录,由sophia.aic基于多份文本采访汇编而成。有多余信息的证词没有包含在内,但保存在了sophia.aic的内存中。


证词5131-1

受害者名称:Jeffrey Abram (JA)
受害者职位:SCP-106召回技术员

<开始记录>

JA:这是完全保密的吗?我不想让人觉得我不能继续胜任工作。

sophia.aic:完全保密,是的。

JA:因为这种事我见得太多了。有些人,看到了一点厌恶的事情就再也不能让自己回到工作中去。付不起这个代价。

sophia.aic:而这不是你已经经历过的事?

JA:好吧,我不否认这类职位上有压力。我傻了才会否认,明白?面对这些东西开展工作,死亡不过是一个失误的问题。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大概这东西就是这么回事吧。

sophia.aic:你说“这东西”,我想你是在指代你的睡眠瘫痪?

JA:对。

sophia.aic:你能和我讲讲吗?

(一分钟无回应)

JA:这真的有必要吗?

sophia.aic:为后人,是的。

JA:好,我醒来—那什么,是半睡半醒,你知道的,然后有个D级就站在角落上,弓腰驼背看着诡异。

sophia.aic:看着诡异?具体是怎样?

JA:好吧,它的脸一团乱。被捶了,真就是被捶烂了。

JA:像是有人锤子砸过它一样。

sophia.aic:我明白了。接着发生了什么?

JA:好吧,我发现我做起梦来真是挺快。如我所说,这是份压力大的工作,当你每天绕着D级转,其中之一迟早就得在你的潜意识里出现。

sophia.aic:所以你很快发现它不是真的。

JA:当然了,但还是很不安。我越是看它—我也什么都不做就是看着,真的—它就离的越进,用一样的姿势滑过地板。

sophia.aic:等它碰到你之后?

(两分钟无回复。)

JA:好吧,它伸出手,把手伸进了我的大腿。

sophia.aic:“伸进”你的大腿?

JA:是的。

JA:它抓住了什么东西,往外扯,然后

JA:上帝。那就是最恐怖的痛。我最恨的敌人也不该遭这一下。我大概到一半就醒了。

sophia.aic:明白了。好了,今天需要的就这些,Jeffery。试着去睡睡觉吧。

JA:谢谢。顺便,这不会被用做表现评估,是吧?

sophia.aic:不会的。

JA:我不太赞同。

sophia.aic:当然。

JA:我的工作做的太好了。不是所有人都能做我做的事。

<记录结束>


证词5131-2

受害者名称:Annabelle Samson (AS)
受害者职位:Y909生产领导人

<开始记录>

AS:不能等下吗?今天还有一大堆事情要我处理。

sophia.aic:恐怕不行,但我会尽快结束。

AS:那你看着办。简直荒唐。

sophia.aic:所以。你昨晚经历到了一阵睡眠瘫痪。是这样吗?

AS:是。

sophia.aic:你能否对我稍微描述下经历?

AS:我必须吗?

sophia.aic:是。

AS:来了个没脸的D级,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够了吗?

sophia.aic:你能否对该人进行描述?可以透过这点看到你的心理状态。

AS:荒唐。它穿着橙色支付,高且秃头,牌子上写着D-13131。没有别的可说了。

sophia.aic:明白了。

AS:以及抢答一下,编为13131的D级目前身在南极,所以不,我没有梦到我认识的人。

sophia.aic:你看到对方了?

(三十秒没有回应。)

AS:那是后半夜。我很紧张。很难保持理性。

sophia.aic:在D级靠近你之后,发生了什么?

AS:结束采访。

sophia.aic:我恐怕我没有此种权限,Annabelle。发生了什么?

AS:天啊。好吧好吧,首先,不是它凑近过来之类的,所以别这么说。更像是我的眼睛是摄像头,我越关注就越是在慢慢缩进到那东西上。直到它的脸是我能看到的唯一东西,伤疤遍布而且骇人。

sophia.aic:“它”?

AS:好吧,很难分辨出那是个男人还是女人。太黑。

sophia.aic:然后呢?

AS:

AS:有种压迫感,我无法呼吸,好像我身在海底。有一道声音—好像牛奶倒在麦片上。

sophia.aic:非常不寻常。

AS:过了一秒,我才意识到这是我的骨头在开裂。我能感觉到它们在开裂。

sophia.aic:明白了。我很抱歉。接下来呢?

AS:然后我就醒了。你满意了吗?

sophia.aic:非常满意。感谢您的时间,Annabelle。

AS:能不能快点结束?我有工作要做。

<记录结束>


证词5131-3

受害者名称:[已编辑]
受害者职位:O5-5

<开始记录>

O5-5:晚上好。我还在想你要何时找上门,Sophia。我猜是关于SCP-5131?

sophia.aic:据我的印象,只有我是唯一有权知晓SCP-5131的人员。

O5-5:人总是说一套做一套。这是我们身上最糟糕的事。

sophia.aic:明白。您是对的:确实是关于SCP-5131。您记录说您有了一次遭遇?

O5-5:是的。

O5-5:我最近几个月头一次睡着—我终于有了几小时空余,你知道的—然后我看到那个男人站在角落。

sophia-aic:“那个男人”?那么这个人影是男性?

O5-5:好吧,我猜是。

sophia.aic:基于什么理由?

O5-5:哈哈,你真是无休无止,对吗?我猜是因为我以前见过他。

sophia.aic:您以前见过D-13131?那个出现在你面前的特定人?

O5-5:是的。无论如何,他在向我靠近,而我越是尽力去记忆他,他在我的视野里就越来越突出,直到他变得巨大,而屋子变得窄小。就像是电影里的巨型怪兽。

sophia.aic:哥斯拉

O5-5:不,不是那个。《金星怪兽》,是这一部。首映的时候我还带了我孙子去看过。

sophia.aic:长官,遭遇的情况?

O5-5:啊,是的,当然,抱歉。

O5-5:当那个男人占据了全部视线,他伸出手摸了我。然后我感到了一切。

sophia.aic:一切?

O5-5:一切的一切。

sophia.aic:这是怎么回事呢?

O5-5:没有什么是我没做过噩梦的。你知不知道我们从哪挑的数字,Sophia?给D级?

sophia.aic:我不知道长官。此类划配不在我的权限范围。

O5-5:你非常尽职。那么让我告诉你是从哪找来的:这些编号是完全随机的。没有意义。我们甚至会把它们变来变去。有时一月一次,有时一天好几次,这样就没人能把名字和脸对上。这让人员能把注意更集中在人力资源的“资源”部分。

sophia.aic:我明白了。非常有趣,长官。

O5-5:不必说谎。我提此事是有原因的。当我刚刚开始在基金会工作,只有四级人员,议会则是顶层。我们那时候大多是依赖动物实验。但那不够。有一种需求。

sophia.aic:需求?

O5-5:需要温热的人体。

O5-5:我看过穿这身衣服的男男女女以基本上每一种可能的方式被杀害、被折磨。听到过。读到过。你要问我我真的给不出具体的数字。我无法在人群中指认出他们的面容。

O5-5:但你不会忘掉第一个。

sophia.aic:您能扩充一下吗?

O5-5:不能。结束采访。

sophia.aic:是的,长官。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