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133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133
等级等級1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medium.jpg

一只SCP-5133-1个体,水平切开。

特殊收容措施:已围绕SCP-5133建立小型温室,使用了半隔光玻璃板。温室配备标准生活添置,供基金会管理人临时居住,且存有必要的卫生物资。进入温室需要得到现任项目主管批准,且应有2级权限。

每四小时应检查一次SCP-5133,确认有无新SCP-5133-1个体存在。所有SCP-5133-1个体若离开池塘周边,应予捕获并存储于温室里的标准野生动物观察容器内。对池塘和蛙类的更多照看可交由SCP-5133-2进行。

SCP-5133-2被视为在其现住所内就地收容,处于基金会保护性拘留下。分配至SCP-5133-2的临时看护人将每周对其进行采访,询问其SCP-5133内的最新动向。若有平民问及,将提供掩盖故事称基金会看护人是SCP-5133-2的个人护工,因其年事已高。

medium.jpg

SCP-5133近距离图像。

描述:SCP-5133是一座小池塘,表面积约4.5平方米,最低处深度1.9米。SCP-5133的主要异常是产生出SCP-5133-1。

SCP-5133-1外形上与南方棕林蛙(Litoria ewingii)相同;然而,SCP-5133-1个体在皮下的“肉质”全部由各类型的水果组成。SCP-5133-1实体内部的水果类型没有表现出规律,仅有的水果共通点是全都来自于热带气候区。化学分析显示此类水果内维生素含量较之于非异常变体高出三倍。食用SCP-5133-1水果后,对象报告称SCP-5133-1在口味上比同类常规水果“好很多”,而因年老死亡的SCP-5133-1个体所产水果风味最佳。

SCP-5133-1似乎会主动停留在SCP-5133周边3米范围内,但若将其捡起或引走,也不会表现出抵触。这些蛙类极为温顺,受到伤害时也不会有行为变化的表现。SCP-5133-1个体在自然环境下的行为与常规哥伦比亚斑点蛙一致,即便是将其带出SCP-5133也是如此。若条件允许,SCP-5133-1个体会定期捕食南方棕林蛙一般食用的昆虫;然而,这些蛙类似乎并不需要任何养分来维持活动。不过SCP-5133-1依然会发生衰老,速率与其非异常对应体相同。已发现SCP-5133-1偶尔会发出一种声音,与中年女性人类的哼唱声相似。

附录5133-A:SCP-5133最初被基金会注意是因一则请求动物控制援助反常报警,潜伏在当地警局的外勤特工将其截获。呼叫者报警称有一个“满是水果肉青蛙的池塘”,且称该池塘的所有人在镇上每周农户市集实施欺诈,提供来源不合伦理、“看起来像是水果、其实是不干净青蛙的虚假农产品”。基金会人员此后采访到了报警者并对其实施记忆删除,随后前去调查SCP-5133。

SCP-5133的所有者,编为SCP-5133-2,是一名年老的越南男子,只知其姓阮。在被问及这些蛙类时,SCP-5133-2只是简单地称该池塘是他和他最爱的孙女在共同合作中完成,是想让他有一些形式的可靠收入。1采访人员给SCP-5133-2提出了一个交易来换取更多配合:基金会将为SCP-5133-2及SCP-5133-1提供照看服务,同时帮助SCP-5133避开周边公众视线。SCP-5133-2同意该交易,条件是依然允许他在每周农户市集上出售水果拼盘。

下面摘录自基金会人员第一次对SCP-5133-2的正式采访。SCP-5133-2陈述的真实性尚未得到调查。

carvedfruit.jpg

SCP-5133-2雕刻的SCP-5133-1个体。

受访者:SCP-5133-2
采访者:Dr. W. Baxter
前言:采访在SCP-5133附近温室开始建造后不久进行。SCP-5133-2与Dr. Baxter坐在SCP-5133-2住所前的门廊处。SCP-5133-2用一把小刀将SCP-5133-1水果雕刻成装饰性形状,用以摆出花形果盘。需注意采访进行于后夜,唯一光源是Dr. Baxter的平板屏幕,以及SCP-5133周围的萤火虫。SCP-5133-2的视线似乎并未因此受到负面影响。

Dr. Baxter:你好阮先生。你能否尽可能描述下SCP-5133是什么,以及它是怎么被造出来的?

SCP-5133-2:噢,话说在开头,我孙女是个妖精。她得要转生三回才能到这。信还是不信,都随你们便。

Dr. Baxter:孙女是个妖精?不管我信还是不信吧,她为什么要创造出SCP-5133呢?

SCP-5133-2:我们做这个池塘是要庆祝。噢,是她要庆祝。她把她的妖精魔法都丢进了这个池塘,这样她就能再变成人了。丢下她的魔力,就像一朵苹果花落下花瓣。我想若你为了一个人从死亡中再三折返,那是因为你想要和对方待在一起。即便他们的寿命还比不过一个苹果。

Dr. Baxter:关于这点,你能否告诉我为什么SCP-5133-1是水果做的呢?你和你的孙女和这一点有什么关系吗?

SCP-5133-2:是的,她曾经有一遭是个苹果。我曾经也是过苹果,还是过青蛙。我有过好多世的蛙生。

Dr. Baxter:所以你说你也是个“妖精”之类的?如果是这样,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没有和你孙女在一起?

SCP-5133-2:我并不想放弃当个妖,在如此多次返世之后。或者也许我是怕过了这最后一世,就再也回不来了。不管你们怎么想吧。她很乐意和她的人类丈夫在一起,乐意让自己的生命和他的一起走到尽头,最爱的孙女儿自己都乐意,当爷爷的还能做什么呢?我住在这是想和她近一点,但离其他人远一点。在我能安排的范围内。

Dr. Baxter:我们能不能安排和你孙女见个面?我们想问她几个问题。

SCP-5133-2:想见我孙女你们还得多表现。她确实已经没有在王廷里了,但我还是她的爷爷。以及比我那儿媳妇还要她那些可恨的后代,你们确实是要少些阴谋,我现在还不能把更多秘密托付给你们。你们可以了解我们的小蛙,但别的不行。

Dr. Baxter:你好像不太喜欢你的儿媳妇,这是为什么?

SCP-5133-2:有时候你会因为安详逝世不再转生。有时则是一位家庭成员杀害了你。有时他们还会嫉妒到杀你无数次,因为他们就是想要弄走你无数次。信还是不信,都随你们便。

Dr. Baxter:但你的儿媳妇不就是你孙女的母亲么?

SCP-5133-2:我的儿媳妇是我独子的第二任妻子。我不把她认作我们家族、或者我们这个廷的一份子。一个让我们避而远之的继母,越远越好。

Dr. Baxter:所以你最后就来这么个乡间生活?

SCP-5133-2:我们两个,我孙女还有我自己,我们走了。拥挤的宫廷生活,拥挤的家庭生活,受不了。我在这和我的小蛙们一起,忘掉我对这世界的厌恶。还要怀想我孙女,虽然她并不在此。我还会在这很久,和她留下的一起。也许有天,她的哪一只小蛙就不会是果实,而是妖精了。

Dr. Baxter:感谢你回答我们的问题,阮先生。还有什么你希望说说的么?

SCP-5133-2:我想我必须得感谢你们听我一言,没有透露给别有用心的耳朵。以及我还有一件事相求。

Dr. Baxter:我们来这是帮忙的,阮先生。

SCP-5133-2:人类会注意到有个老男人好几年一直在水果雕花,没有天天老去、双手颤抖。等我必须假装退休的时候,你们会不会帮我隐瞒,帮我这么个忙呢?

Dr. Baxter:我想你会发现基金会在这方面非常有经验。除了我们没有谁会注意到你的真面目,阮先生。

SCP-5133-2:那你们能不能再搞个小号的加热器来?冬天我想要一个暖暖脚。都随你们便。

Dr. Baxter:当然,我会在采访后提申请。

附录5133-B:从02-12-2008起,SCP-5133-2同意向基金会出售SCP-5133-1个体,以交换常规的日用品派送。项目主管同意此安排,并增补协议规定基金户为SCP-5133-2的居住缴纳公用事业费,以此交换SCP-5133-2制作的水果拼盘。由于这些拼盘并非异常,可根据主管同意提供给员工聚会使用。

截止目前,基金会人员从未目击到SCP-5133-2的孙女来访。在提起此事时,SCP-5133-2只是称他“和小蛙们耐心等候,期望有天她会回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