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212
scprabbit.jpg

确信为SCP-5212的图片,从受害者的个人物品中发现。需注意SCP-5212的照片不构成致命风险。

项目编号:SCP-5212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对SCP-5212的定位和收容工作正在继续。直至对SCP-5212实现物理收容为止,措施主要集中于信息遮蔽上,以及在目击者尚未死亡时对其记忆删除。

SCP-5212已成为周边区域民间传说的一部分,不可能将其从公众记录内彻底抹除。潜伏于当地社群的特工将转而利用这种传说,以强调与传统“鬼故事”相一致的主题,最小化SCP-5212引发反常死亡的消息流传。

由于遭遇SCP-5212引起的死亡事件大多不可疑,对绝大部分案件不需要过多记忆删除。对于少数例外,将由潜伏在当地社群内的特工根据具体情况处置。

描述:SCP-5212是一只外形为兔类的实体,已知其居住于英格兰默西赛德郡—具体而言是Crank村与Billinge村之间的区域。迄今没有基金会人员直接遭遇过SCP-5212,目击者对其存在的报告被认为确实可信,且有该地区明显存在的异常活动支持。

遭遇SCP-5212的人员将其外形描述为类似小型的欧洲兔,有着白色皮毛和红色眼睛,大小和身形均为其物种的常规水平。如果遭遇发生在夜晚或者昏暗区域,目击者会进一步将SCP-5212描述为具有发光能力,会在周边区域内发出大量的明亮白光。由于基金会尚无机会对SCP-5212进行检验,对其内部生理的真实情况无从确认—甚至无法肯定其是否属于物理实体。

SCP-5212会周期性出现在身处Billinge与Crank两村之间区域的人员面前。使SCP-5212选中某人的标准尚未确定,事件发生的间隔周期从两周到六年不等。人员遭遇SCP-5212的事件过程一般遵照类似规律,内容如下:

  • 对象独自一人,正在进行某个工作或者观察其他对象。当其从工作或观察对象处折返时,他们会突然发现SCP-5212在附近的某处凝视自己。对象与SCP-5212之间的距离在每次遭遇中有所不同—部分案例中,双方间隔在一米之内,其他案例中SCP-5212则是处在极远处之外。
  • 大部分案例中,对象表示能肯定SCP-5212在被其察觉前已对自己观察了一段时间,但他们无法解释这种想法背后的原因何在。
  • SCP-5212会继续观察该对象,如果对象对其进行驱赶,不会因此逃跑或作出明显反应。某些对象报告称在此时感觉到极度寒冷和失重感,但并非总是如此。
  • 如果对象将视线从SCP-5212上移开后又移回,会发现其已经消失。部分案例中,眨眼也足以产生这种反应。
  • 如果对象没有将视线从SCP-5212上移开,据报告称该实体的耳朵会指向对象所在方向,而后快速向其伸展而来;这表明此种突出物可能并非真正的耳朵,而是某种用于抓握的肢体。此情况的发生无视距离—曾有一人员站在距离SCP-5212约五十米外、使用望远镜对其进行观察,其描述称此突出物仅在数秒之内就伸长到填满了双方间隔的空间。未知这些突出物和对象发生接触后会有何种结果,所有已知的SCP-5212目击者都在此情况发生之前逃脱。

直接观察到SCP-5212的人员必定会在接下来的六个月内死亡,无一例外。具体的死亡方式各异,且总是看似偶然,一般是因为疾病或者事故—这表明SCP-5212可能会使用某种概率操控抹杀受害者。

在SCP-5212居住区域内还有其他死亡事件发生,但其发生的具体情形尚不明确。与绝大部分被归因于SCP-5212的死亡不同,有证据表明这些受害者是在遭遇它时当场身亡—和前述案例中看似为偶然的死因不同,这些死亡都是由突然且怪异的方式造成。(参见附录5212-2)

尽管基金会特工已开展工作达六十年以上,收容团队从未直接遭遇过SCP-5212—也没有在目击现场发现过任何关于它的物理证据,诸如脱落皮毛或粪便等。由于SCP-5212每次现身间隔时间漫长,且由其引发的死亡具固有的否证性,这在目前尚未对保密造成实质风险。无论如何,对SCP-5212的定位及收容工作仍在继续。


附录5212-1: 可能的历史

SCP-5212的确切起源不明,但确信首次现身发生在1833年,当时该区域在不久前发生了一次尤为明显的流星雨。

流星雨发生一周后,当地一位名叫Geoffrey Miller的僧侣发现六岁大的Jennifer Gatman陈尸村内教堂的外墙边。Gatman在两夜前从床上失踪,一度担心她是从家中出走游荡后迷了路。

因此事历史久远,Gatman的死因难以得到确认,不过Miller的私人日记(在1982年的一次拍卖中被找到)记载称这名女童显然是被冻死的。此外,他还宣称女童的尸体极度冰冷,以至于发现时不戴手套便无法触碰其尸体,有一只胳膊还在当地警方试图移走她时断裂脱落。

确信这是SCP-5212造成的第一起死亡。此事件后,SCP-5212发展出了与当前一致的行为模式,该异常大多会引起意外性死亡,而非Jennifer Gatman经历的这种明显异常性死亡;多年内仅有少数几个受害者。


附录5212-2: 事故5212-1

于22/05/2019,Billinge村内“Stork旅店”经营者报告称:三名预定过房间的旅客结伴外出去远足旅行,而后经过六天一直没有返回。基金会潜伏在当地执法部门的特工怀疑此事可能涉及SCP-5212,对这些旅客的个人物品进行了调查;而后发现他们来到此地区时可能使用了虚假由头和虚假姓名。

证据表明这些旅行者属于某个尚且未知的团体,其知晓SCP-5212的存在,且出于博取个人声望之故试图对其进行捕猎。

几名旅行者的尸体在该地森林内外的多个地点被发现,均遭遇过由SCP-5212引发的异常性死亡。死亡中需要注意的细节记录如下:

姓名 地点 细节
"Amalric Wolff" 附近“Crank洞窟”洞口外。 发现尸体随身携带猎枪和刀具。检验发现猎枪在扳机被拨动时堵塞。死因归结为瞬间性的致命冰冻,与对Jennifer Gatman之死的历史记载相类似,分析表明死者的体温瞬间降到了-232°C。
"Annaliesa Riese" 当地林间一处空地内的开阔区域。 在附近发现了猎枪和刀具。发现猎枪在扳机被拨动时堵塞。死因归结为爆炸性减压,Riese尸骸的四散状态使得进一步分析难以进行。
"Siegfried Peters" 靠在当地地标“Billinge山丘”上信号塔的外墙处。 发现尸体随身携带猎枪和刀具。发现猎枪在扳机被拨动时堵塞。死因归结为大量月壤出现在肺内引发的呼吸衰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