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240

项目编号: SCP-5240

项目等级: 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 与项目的通讯设备被安装在Zone-0,主要常态监测中心“Global-0”有权在危急情况下(VEDIST等级:1)1时使用该设备,消息必须使用通讯设备所附手册中描述的格式进行传输。

SCP-5240的具体位置不明。根据既定的协议,基金会不得试图定位该项目。若SCP-5240被意外发现,人员应立即通过指挥系统上报所获得的信息,任何进一步的调查和与该项目相关的独立行动都是不可接受的。由于对SCP-5240文档的访问受到限制,仅限将特殊收容措施和附录42中包含的信息提供给相关负责人。若项目具体位置确定,特殊收容措施将按照O5议会的决定进行修订。

SCP-5240中出现一名基金会的代表。该名基金会代表的存在/忠诚度目前存疑。

描述: SCP-5240是一个以“城邦”形式存在的社会政治实体。项目的主要特点在于,其相关信息在所有历史和现代资料中均完全缺乏。SCP-5240的这一特性是通过广泛生产使用异常工序的化学试剂实现的,这些化学试剂会造成失忆和认知障碍等多方面的影响。

19██年██月██日,SCP-5240通过一个曾被使用的频道与基金会建立了直接联系,并给出了互利性的协议:SCP-5240向基金会提供种类繁多的记忆删除剂并接受在执行“Ennui”和“Global”级程序时向大气中释放大量化学药剂的请求,与之相对的,基金会向SCP-5240提供食品和技术用品。尽管缺乏关于项目确切位置的信息,但交易与协议执行已在未明晰SCP-5240的情况下运作。协议中还包括互不干涉内部事务的条款,根据该条款,基金会不会对项目进行主动搜索,而SCP-5240应依照基金会的要求采取行动并无异议地释放记忆删除剂。

为增进互信并解决可能出现的技术问题,SCP-5240允许一名基金会代表,后勤专家Alfred Brusket进入该区域。他被允许向基金会发送业务信件和图片,前提是不对工业或其他领域进行任何间谍活动。

基金会目前仅有少数来自Alfred Brusket的SCP-5240相关情报:

  • 居民在日常生活和官方文件中一般将自己的国家称为“城市”,少数情况下也使用“Feilerstadt3”这个称呼。
  • 城市人口不详,据一位预先没有情报分析所需知识的特工称,估计在65~500万人之间,城市郊区面积不明。
  • 城市中的市民使用德语交谈,但其文化特征非常淡薄(或难以察觉)以至于无法将其明确的认定为德国人或任何其他国籍。
  • 城市位于丘陵地带,可以在地平线处看到小山丘。有一条河流穿过项目区域。城市的外围是废弃、无人看守的拦截工事,工事由混凝土墙,倾圮的瞭望塔和一排排生锈的铁丝网组成。
  • 城市的信息化、交通及其他技术大约与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水平相当。

SCP-5240具有巨大的工业潜力,大量的化工厂散布在整个城市的土地上,大多数民众在其中工作。这些化工厂的唯一作用即生产各种记忆删除剂,其中一部分会以气态形式排放到大气中或以液态形式排放到河流中。推测该城市必须采取这些措施是出于向全世界隐瞒自身存在、保护自己免受外交压力(或军事干预)并阻止外界文化入侵的缘故。

化工厂由大型的原材料储存点进行供应,并借助贯穿整个城市大小管道系统与街道、房屋、建筑物和公寓相连(部分高温原材料也可用作供暖总系统的导热体)。SCP-5240的地下铁路系统同样出于工业综合体的需求所配置,地下铁路和地面交通线连接着所有主要的记忆删除剂工厂,车站均以最近的化工厂命名(“第7总厂站”、“第16厂站”等,唯一的例外是“政府站”)。

中等的化工厂和机械工厂主要为大型化工厂服务,城市中仅有一小部分工厂生产消费品,因此SCP-5240的社会始终供不应求,超过一半的消费品是通过政府指令分发的。

全市随处可见工厂烟囱排出的各色的、有气味的烟雾,老化的管道和工厂事故造成的泄露进一步恶化了生态状况,SCP-5240居民大多患有呼吸系统疾病。

依照政府安排(或应基金会要求),SCP-5240会定期宣布开始“排放程序”。此时城市中的警报器和扬声器系统会启动,警告居民排放开始时间、持续时间、排放的记忆删除剂种类和个人防护程序4。城市居民总是随身携带一个防毒面具包和一套过滤器,所有人均应记住所有记忆删除剂的名称、成分、制造地点、生产周期大致模式以及识别和应对方法。单人标准物资也包含以糖衣丸和可溶粉剂形式分装的记忆强化剂包。

SCP-5240在城市内实行一套已经过时(但不得撤销)的禁令,这些禁令由国家遗忘总署Stadtvertergessenheitshauptamt(SVHA)负责执行。尽管居民不清楚实施禁令的原因,但Feilerstadt区域内禁止持有以下物品:历史照片和人物肖像、新闻、传记、日记、历史书籍、古董、武器、徽标和旗帜,禁止任何记录、传输有关城市“前代历史”的信息或对其产生兴趣。居民对这些禁令持中立态度,并习惯性的遵守这些禁令而不做反抗。罕有的违反者会被他的同事和邻居举报给SVHA。禁令禁止的物品会被焚烧,被发现的罪犯则会被永久带去一个未知的地方。城市内所有的纪念碑、纪念馆、浮雕和其他历史古迹均已摧毁。

Alfred Brusket的官方报告被归类为“5级机密”,以下是他向他的上司和基金会同事发送的一些私人信件。

thumbnail.jpg

████年██月██日,第1天5

今天早上,我发现自己不是在Site-16的床上醒来,而是在一间老式的小公寓里。天很黑,窗外哗哗的响着雨声。我费力的摸索到了旁边床头灯的开关,然后打开了灯。黑暗中钻出两个穿黑色皮大衣的高个子男人,其中一位用德语对我讲话,他自称是我的“负责人”。我一度以为我是被二十五号部门抓了,但结果不是,他们向我简单地介绍了事情的前后:我在某个隐匿于世的城市的土地上,代表SCP基金会处理化工领域相关的双边事宜。我需要向我的上司传达一些关于这个城市某些化学品生产的粗略信息,并负责对设备和金属制品交易进行谈判。于是我被任命为大使,他们允许我每天向基金会发送一次隐私受保护的私人信件,前提是不能参与任何的间谍活动。我提出的所有关于我如何来到这里、谁批准了这一切的问题都没有得到回答。其中一个瘦高个说,我需要很长时间来适应这个城市的生活,接着他们强迫我吃了几粒药,让我继续上床睡觉。


placeholder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