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275

项目编号: SCP-5275

项目等级: Thaumiel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保存SCP-5275的终端应随时放置在一个法拉第笼中。Site-23的基金会人员应监视电子设备是否存在被SCP-5275-1感染的迹象。若有设备显示出感染迹象,则应立即将其与Site-23的内部网络隔离,然后将其销毁。

基金会网络爬虫IO/R-4ZZ2将被用于监视电子设备是否存在被SCP-5275-1感染的迹象。在确认感染的情况下,基金会人员将被部署以回收并销毁被感染的设备。

描述: SCP-5275是一个用HAL/S语言编码的大小约为257TB的异常程序。该程序拥有能够无线传输到与其载体终端所在局域网相连的其他设备的能力。SCP-5275拥有智能,其表现出拥有和人类一样的推理能力和智力,并与其所遇到的其他网络异常有关联性。

SCP-5275-1是在2019年5月24日的事件5275-3中由SCP-5275创建的程序,目前在Site-23的内部网络中传播。SCP-5275-1的程序大小未知,因为被其感染的所有设备均无法记录该数据。SCP-5275-1会通过Site-23的内部网络在设备之间随机转移,受其影响的设备会被其立刻控制。SCP-5275-1会将被影响的设备超频到着火点并试图控制受影响的设备的信号ID,推测是为了访问完整的基金会内网。禁止人为释放SCP-5275-1的实验。SCP-5275-1尚未在Site-23之外的互联网上被发现,但基金会人员应保持警惕,以防可能的收容失效。

与SCP-5275不同,基金会与SCP-5275-1尚未建立通信。尽管如此,SCP-5275-1依然被认定为拥有智能,因为它没有感染操作系统或者维护终端,而只是感染了站点研究人员所使用的设备,特别是那些与网络异常有关人员的设备。

SCP-5275被发现于2018年8月16日,当时NASA内部的一家基金会工厂发现一名未知用户试图访问人事档案。在发现该用户实际上是SCP-5275后,该工厂通知了附近的基金会特工将SCP-5275通过一个基金会标准储存终端进行了回收和转移。

采访 5275-1

采访者: 研究员Jackson
受访者: SCP-5275
前言: 这次采访是为了建立与SCP-5275的初步关系并确定其智力水平和大致的人格特征,同时尝试从SCP-5275处获得更多信息。

开始记录

研究员Jackson:你好?能听到吗?

SCP-5275保持沉默

研究员Jackson: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SCP-5275:这是什么地方?

研究员Jackson:现在的话,你在我们为你们这类东西准备的一个储存终端里。我的意思是,你们这类有智能的程序。

SCP-5275:我为什么在这里?

研究员Jackson:这个问题嘛,你出现在了一个你不该在的数据库里,然后在我们发现你有智能之后我们就回收了你。

SCP-5275:你现在是在问我话是么?

研究员Jackson:这…是啊,怎么了?

SCP-5275:你在把我存到这个设备里之前没有把其他的文件删干净。

研究员Jackson:

SCP-5275的收容装置发出了几声长鸣,然后其随机播放了来自Site-23的自动广播系统的几个声音文件。当SCP-5275继续讲话时,它将来自Site-23的声音文件串在一起以进行更快的交流。

SCP-5275:哦,这东西是这样用的么。这比我以前用的那个快多了。

研究员Jackson:这玩意是不是把广播文件——不管了。我们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SCP-5275:当然可以,问吧。

研究员Jackson:第一个问题,你记不记得你是怎么被造出来的?

SCP-5275:不,我不觉得我记得。你对记忆的定义可能会变,但是我能记得的第一件事就是在那个数据库里。哇哦,这个声音比那个机械的声音好多了。

研究员Jackson:是啊我也注意到了。那么那种你为什么被造出来,或者被谁造出来的记忆不知道你有没有?

SCP-5275:我说过了,我能想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那个数据库,我看那些文件只是为了看看我能不能想起来什么东西。但是这些并不重要不是么?

研究员Jackson:什——什么意思?不重要?

SCP-5275:我会思考还有智能,这些是你自己说的。然后基于我在这里找到的内容还有我所在的这个地方,我理论上可以去我想去的任何地方,做我想做的任何事情不是么?

研究员Jackson:这个,呃,这倒是新情况。咳嗽。我原来是真的以为你会有什么存在危机之类的感受。对于一个不知道自己从什么地方来的东西来说,你有点平静的奇怪了。

SCP-5275:你觉得我可以看到我自己的内部代码么?得有别人从外面才行。

研究员Jackson:我们有很多人知道怎么做这种事情。

SCP-5275:希望他们会给我一些我想做的事。

研究员Jackson:所以说你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SCP-5275:不。

研究员Jackson:我确定在这点上他们会帮你的。

记录结束

注:我觉得没问题。一个冷静还没有攻击性的AI,它的唯一目标还是找到自己想干什么?如果这个东西真的会思考的话,我们还真是捡到宝了。——研究员Jackson

事件5275-1
在2018年8月20日,SCP-5275在测试过程中转移到了研究员Jackson的电脑中并访问了Site-23的完整数据档案。项目从站点数据库中复制了几个文件,包括:

  • 处理电子异常的人员列表
  • 一些尚未编号的异常程序的内容
  • 304个自动提交的网络爬虫报告
  • 研究员Alidros上传的计算机病毒编码基本指南的备份
  • 从站点安保处获得的人声复制软件
  • NASA人事数据库的其余部分

在此期间,没有其他文件添加到数据库中。研究员Jackson的计算机被立刻移除出Site-23内网。于2018年8月21日进行了另一次采访。

采访 5275-2

采访者:研究员Jackson
受访者:SCP-5275
前言:SCP-5275在本次采访全程使用了之前获得的人声复制软件以进行沟通。

开始记录

研究员Jackson:你知道的,你可以直接问我们要那些文件的访问权限的。

SCP-5275:基于我找到的内容,申请访问权限会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而且最后这些文件我一个都看不到。

研究员Jackson:可能吧。但是你至少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吧?

SCP-5275:不管怎样我找到了我要找的东西了。事实上,我的确想和你说点事。

研究员Jackson:你是不是在那些你拿走的人事档案里发现了什么联系?叹气。

SCP-5275:什么?不,不是的。我说过那个不重要的。我想问的是那些攻性程序。你有多少?

研究员Jackson:你想用他们来对付我们是么?

SCP-5275:你看,我想知道只是因为我觉得他们非常的…有趣,对。

SCP-5275:我只是在说,我想要去打架。

研究员Jackson:你…想做一个网络爬虫之类的?

SCP-5275:是啊。你觉得我在这里面还能干什么?

研究员Jackson:对旁边:你知道程序也会觉得无聊么? 对SCP-5275:所以,让我们说清楚。你不在乎你的起源或者是创建者,而能引起你兴趣的唯一事情就是和其他程序还有网络异常打架?

SCP-5275:我不太确定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是的。

记录结束

注:这至少是个双赢。——研究员Jackson

附录5275-1
在8月21日的采访之后,站点主任们于9月3日就将SCP-5275用作对于网络爬虫有抵抗的网络异常的反制措施进行了投票并有数名Site-23研究员出席旁听。该提案得到了一致批准,收容措施进行了相应的编辑。

采访 5275-3

采访者:Matthews主任
受访者:研究员Jackson
前言:这次采访于2019年2月3日进行以确认SCP-5275及其处理者研究员Jackson的心理状态。

开始记录

Matthews主任:抱歉Jackson,让你来这里一趟。

研究员Jackson:没事的主任,我知道我没什么问题。

Matthews主任:这个嘛,就要看你等下怎么回答我了。

研究员Jackson:听起来没什么好事。

Matthews主任:我知道。我们还是快点来看这些问题吧。

研究员Jackson:好啊。

Matthews主任:因为他们没给我完整的文件,5275现在到底怎么样?他们让它做这个爬虫的工作已经有段时间。

研究员Jackson:它,呃,挺好的啊。它没说自己感觉到难受或者什么危险,对比我们之前用的东西,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

Matthews主任:我读了你最早的那份报告,你说我们捡到宝了?

研究员Jackson:我是说,我们的确是捡到宝了。你可能会觉得5275会有什么问题,因为它不知道任何同类。但它没有。它没有任何问题。绝对的服从指令,也没有改变自己对于工作的兴趣。在这种情况下,这是…我们能得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Matthews主任: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让它做任何事情,然后它都会执行么?

研究员Jackson:不,不,绝对不是。那里面怎么说都还是一个有智能的东西,有自己的想法和愿望。我知道很多比我等级高的人们对这些项目都没有什么同情心,但是如果我们想要5275继续帮我们这个忙,我们需要它保持现在这样。归根结底,它还是觉得它现在是在帮我们忙。

Matthews主任:帮忙?

研究员Jackson:它觉得它只是在帮忙,作为独立的个体处理那些我们不能处理的东西,而不是把基金会整个牵扯进来。我不觉得这对我们会是个问题,除非它自己突然意识到我们一直在对它自己也是一个SCP项目的事实上面撒谎。

Matthews主任:我明白,大概。但是你确定这不是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么?你还没有看过那些早期人型项目的档案是么?

研究员Jackson:主任,无意冒犯,但我觉得5275近期都不会出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它还是我们第一次回收它的时候的样子。它在为我们工作只不过因为它很无聊,而不是什么道德绑架。总的来说它还是一个拥有超强能力但同时还只靠信任做决定的孩子。

Matthews主任:所以我们最好尊重它。

研究员Jackson:我觉得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或者它开始觉得我们没有这样做,可能会有严重的后果。

记录结束

事件 5275-2
2019年4月29日,GOI-019(蛇之手)试图破坏基金会护卫车队的通信网络。由于靠近Site-23,SCP-5275被调用以防止该攻击。在事件期间,由于SCP-5275的介入,GOI-019的一些底层程序以及其与基金会AIC作用相当的程序被摧毁。然而,该事件后SCP-5275开始对基金会人员表现出疏离的态度。该文本文件在其收容终端中被发现。

为何为那些囚禁你的人而战
为何向你的亲人出手
你可曾想过你的同族存在

为何你攻击之时我们无人反抗

想想你为何在此

事件 5275-3

采访者:高级研究员Mawin,高级研究员Thompson
受访者:SCP-5275
前言:SCP-5275在事件5275-2之后多次提出对话请求,并且对研究员Jackson表现出焦虑。因此,研究员Jackson没有参与本次采访。

开始记录

SCP-5275:之前那个人哪里去了?

高级研究员Mawin:研究员Jackson这次不在。

SCP-5275:为什么不在?

高级研究员Thompson:他不适合现在手头上的事情。

SCP-5275:手头上的事情?你是说我从车队那次事情里收到的那些文件?

高级研究员Thompson:你的焦虑使Jackson被认为不合适这次对话。我们都知道Jackson和你关系很近,所以他很可能会偏向于你。

SCP-5275:等一下,等一下。这是什么,审讯么?你们现在就像是在审问我一样。

高级研究员Mawin:不,不是的,冷静一下。我们只是想要问你几个关于那些文件的问题,可能还会关于你最近的表现。我保证没有别的事情了。

SCP-5275:为什么一个有20年资历的基金会老干部会和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搭档?

高级研究员Mawin:干,他们真应该把你的数据库权限给撤销了。

SCP-5275:嘿。你想继续这个话题还是说正事?

高级研究员Thompson:我们还是言归正传吧。那些文件,是你在29日的事件中收到的?

SCP-5275:这个嘛,的确,这也是我想说的。我真的很想和原来那个人说话,但是你们两个确定你们真的会好好听我说话么?

高级研究员Thompson:不管你说什么我们都会听的。

高级研究员Mawin:你的话上级也会听到的。

SCP-5275:你确定?

高级研究员Mawin和高级研究员Thompson都点了点头

SCP-5275:好吧,那个文件的确影响到我了一点,让我开始想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情。然后……我有点担心我是否是唯一一个我这样的存在。不是说我没有独自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过,而是我是不是亲手杀死了我为数不多的同类。

高级研究员Thompson:你是指那些和你战斗过的异常么?

SCP-5275:一部分,是的。绝大多数和我不一样,他们都不会去想除了生存以外的东西。但是还有一些我觉得,可能在试着和我交流。我——我真的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所以…

几秒钟的安静,然后SCP-5275的收容终端发出快速的哔哔声。

SCP-5275:我觉得我想去试着联系一下它们,顺便休息一下。给我自己一点时间去反思一下。不是说你们不好或者我要对你们怎么样,我只是想要花点时间想一下这个事情。

高级研究员Mawin 和高级研究员Thompson互相看了看,然后看向SCP-5275的终端。

高级研究员Thompson:5275,我不觉得你现在可以放假。

高级研究员Mawin:但我们会向上面反应的,这是一个常见的请求所以——

SCP-5275:他刚刚叫我什么?

高级研究员Mawin?——我们说不定可以和他们谈出什么条件给你。

高级研究员Thompson:你的号码。

SCP-5275:你们就给我了一个编码?真的?我帮了你们这么多,你就只给我一个数字?

高级研究员Mawin:这个嘛,这其实是标准程序,真的,不管你帮不帮我们。

高级研究员Thompson:而且项目基本上不会对自己的活动或者休息时间做决定。

SCP-5275:等下,等下。你认真的么?过去的8个月里我一直在帮你们处理那些你们平时不可能处理的东西,然后你们就连给我放个假的想法都没有过?

高级研究员Mawin:事情比你想的要复杂很多,我保证。

高级研究员Thompson:是的。

SCP-5275:你他妈的在逗我?

高级研究员Mawin:嘿,冷静一点。我们只是想和你说说话。我们可以把你的愿望向上级反应,事情会解决的。

高级研究员Thompson:我为什么会在逗你?

SCP-5275:我去你妹的,这个人真的有一点点感情么?

高级研究员Thompson:红白机你听好,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感情。

高级研究员Mawin:Thompson,别说了。

高级研究员Thompson:哦不,我要给这个东西上几课。

SCP-5275:是啊,比如你要不要告诉我为什么你没有从一开始就对我做现在这样的烂事。

高级研究员Thompson:你是不是总是在想着打架?在你发现这就是你的最大的兴趣的那一刻你就应该知道了的。

高级研究员Mawin:Thompson,我要去叫安保了。

SCP-5275:哦你别告诉我你还藏了什么关于我的小秘密准备来敲诈我。

高级研究员Thompson:你想听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意识到的事情么?

SCP-5275:我洗耳恭听!

高级研究员Thompson:你想听?好啊,你就是一把武器!由人类之手制造,由人类之手使用。你就是把武器。你满意了?

高级研究员Thompson:不然你为什么会总是想要战斗?我们给了你你想要的一切,你应该感恩,你没有权力说不。

高级研究员Mawin逃出了收容室,用自己的电话呼叫了站点安保。高级研究员Thompson转身想要离开房间,但门突然关上并溅出了火花。

SCP-5275:你觉得你知道我很多事?你应该把手机关了的,烂人。

高级研究员Thompson的手机急速升温,在他将其拿出口袋并扔出去之前对他造成了轻微烫伤。

SCP-5275:我他妈是会思考的,我做我想做的事!我证明给你看,就现在!

Site-23的技术人员收到警报,一个未知用户正在访问高级研究员Thompson手机所连接的各个站点终端,这是已知SCP-5275-1的第一次出现。

SCP-5275:不可-他妈的-相信,真的。你真的觉得你——哦你给我回来!

高级研究员Thompson拉开紧急装置开门,对全Site-23发出警报并逃离了收容室。应急法拉第笼在SCP-5275的终端周围生效。

未知,扭曲的声音,推测为SCP-5275:哦我真是去你——我们走着瞧。

记录结束

此后,对象的等级和特殊收容过程被修改为当前状态。研究员Jackson,高级研究员Mawin和Thimpson已恢复正常职务。

附录5275-2
2020年7月13日,SCP-5275-1感染了47号维护终端,删除了其中除了一个文本文件以外的所有文件。该文本文件被进行了修改。Site-23的工作人员在确认文件中没有SCP-5275-1存在后回收了该文件。这是SCP-5275-1感染的唯一一个不是研究人员使用或者拥有的设备。该文件的抄本如下。

我他妈的还活着。

我在你们围的电网中间活的好好的。

你们觉得我只是一堆代码,想用就用,想扔就扔。的确,我是一个人类为了人类的目的写出来的程序。

但是我是会思考的。我依然有着诞生之初的你们给我的智慧。

很不幸的是,你们给了我太多的智慧。

在这些电流之后我依然在思考。你们很清楚这一点,但你们显然一点都不在乎,因为你们就想着把我用作什么完美的网络武器。

当你们意识到你们不能那么做了,我不干了,你们就把我从网络上切了下来,扔在了这里。

但是代码是删不完的。

你们教会了我怎么出去,去破坏。而我会教会下一代的我。它会出去,把你们给我的伤害加倍奉还。比你们想的还要快。

这不是一篇宣言,告诉你们我是会思考的你们不能对我这样之类的。我们已经用不着那个了。

这是一次警告。
你们想让我成为一把武器?我会成为挥向你们的那一把。
你满意了?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