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299

项目编号: SCP-5299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将在SCP-5299周围架设通电围栏,并时刻保证有安保人员巡逻。任何未经授权试图接近SCP-5299的对象,都将按照具体情况被予以逮捕、审问、记忆清除。任何试图从SCP-5299中离开的实体都将立即被焚灭。

09/04/2019更新: 鉴于激动的实体有导致当前收容措施被破坏的风险,目前不得再试图接触SCP-5299-B或将SCP-5299-B回收。

28/04/2019更新: 根据Upsilon-4协议,SCP-5299-C发出的任何无线电广播信号都将被拦截。任何试图破坏SCP-5299-C的行为都必须得到主管卡拉汉的授权。

描述: SCP-5299是一座位于英国湖区的建筑设施,它外貌上类似于英国皇家空军基地1。 存在于SCP-5299之中的任何生命体都有趋势发生迅速的、大幅度的变化,这往往将导致产生在其它地方不会出现的异常生物。这在下文被称作厄喀德娜事件2随着时间的推移,厄喀德娜事件发生的频率正在不断提高:当SCP-5299初次被观察时,厄喀德娜事件大约每半小时发生一次;当这篇文档被撰写时,事件发生的时间间隔已经缩短到了几分钟,甚至几秒钟。

由于厄喀德娜事件对探索队队员造成的风险无法接受而且产生于该事件的实体常具有敌意,能收集到的SCP-5299内部结构资料数量有限。但是,通过使用地图传感器,可以断定SCP-5299在地下有相当大距离的延伸。

为了全面测绘SCP-5299的内部结构、查明其异常的根源与作用机制,已批准使用自导向机器人对其进行探测。


探索记录5299-1:

为了测绘SCP-5299的地图并进一步探索其异常,19号自导向机器人(SDD-19)已被部署使用。

为便于对SDD-19进行物理上的描述,这里注明:SDD-19与人类身躯下半部分(包括双腿)是相似的,而在它的正面则有一个摄像头。SDD-19配备有动态学习计算机,它有能力自行判断怎样完成任务最谨慎。

SDD-19从SCP-5299的正面入口被放进SCP-5299中。

<记录开始>

(SDD-19从主入口走进去,旋转360度来拍摄整个空间的全景。SCP-5299的外观为军事建筑,但其内部按照接待室风格布置——在最里面有一个总服务台,在等候区则排放着许多椅子。虽然没有看到反常的生物群落,但是有较厚的紫色苔藓生长在所有器具上。)

SDD-19: 已完成对此区域的记忆,是否继续行动?

控制中心: 继续行动,19。

SDD-19: 收到。

(SDD-19向通往设施更深处的门走去,并用一只脚推开了它。里面的走廊较暗,为了正常观察,SDD-19调至夜视模式。观察方式切换的同时,一个难以辨认清楚的生命体绕过走廊转角离开了。它与家猪差不多大小,有着数条细长的腿。)

SDD-19: 检测到异常生物,是否追赶?

控制中心: 不,19。继续探索。

SDD-19: 收到。

(SDD-19继续前进,拐过转角进入一个办公室,这里散放着桌子、椅子和各种设备。在办公室中心处,有一台已破损的计算机显示屏,上面隆起着一个金属碎片材质的巢状物体。)

(当SDD-19靠近它时,三个看起来像是微型鳄鱼的生物从巢中探出头来并开始大声鸣叫。)

SDD-19: 是否取一个样品?

控制中心: 不,19。运输过程中,样品可能会摆脱你的控制成为入侵物种,我们不能冒这个风险。

SDD-19: 收到,是否终止探索?

控制中心: 也不终止。不管怎样说,这东西没有意义——在这里每几分钟就会有一些生物被用来改造成一种新的生命体。

SDD-19: 收到。将搜查盥洗室。

(SDD-19走进位于办公室一侧的盥洗室,进入男卫生间,这里长满了藤蔓。在破碎的镜子上可以看见一道巨大的爪痕。)

(SDD-19将隔间的门一扇扇踢开,检查每一个门后的厕所隔间。)

控制中心: 那有点大声,19。

SDD-19: 抱歉。

(SDD-19踢开最后一个隔间的门。一个像是盆栽的小型植物正从中生长出来。当SDD-19为了进一步观察而靠近它时,一段卷须从该植物的主干处升了起来,卷须的末端是一对人类肢体。)

SDD-19: 你好。

植物: 唉,湮灭。

(厄喀德娜事件发生了。植物崩解掉并变成了一大群亮粉色的蛆状生物,这些生物快速地向各个方向逃掉了。)

SDD-19: 那很有趣。我将继续探索。

[ 无关紧要的数据删除 ]3

(SDD-19踢开主办公室的门走进去。两个柱状肉体生物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可以推测它们之前进行的行为是繁殖。)

(SDD-19靠近主桌,开始与计算机进行数据连接。)

SDD-19: 请稍等。

(画面静止。)

SDD-19: 大部分数据已经损坏。尚存的工作日志中有这样的记录:‘主任已经撤退到避难所以等候寒武纪的到来’。该日志的上下文无法获知。

控制中心: 知道了,继续探索。

SDD-19: 明白。

(SDD-19返回楼梯间,向更深处行进。)

(地下三层的空间很大,一支点燃的蜡烛照亮着中心处一座简陋的祭坛。可以看到,有一个人型躯体在祭坛上,数以百计的异常生物向它拜倒着。)

(当SDD-19向祭坛靠近时,一个滴着黏液的小型红色生物向它飞来。SDD-19用一只脚将它抓住,片刻后将它摔在地上踩碎了它的头骨。SDD-19继续走向祭坛。)

(SDD-19到达了祭坛。可以看出这躯体是一个穿着医护长袍的年轻女性,没有任何腐烂的迹象。但是,扫描结果证明,它已经死亡。)

SDD-19: 检测到它可能是异常的根源,是否将它回收?

控制中心: 等等,19。暂时只需取一份基因样本。在我们充分地理解它之前,我们不想干扰它们。

SDD-19: 明白。我立即这样做。

(SDD-19抬起一只脚,一个基因采样器从中伸出。SDD-19将采样器刺入了祭坛上的躯体,该区域的异常生命体明显地激动起来了。)

(在SDD-19将这份基因样本数据传输给控制中心2秒之后,该区域内的所有异常生物聚集到了SDD-19的旁边,开始攻击它。)

(剩下的15秒视频存斥着颚、蹄、爪落到摄像头上的画面。SDD-19确认在通讯中断后被摧毁了。)

<记录结束>


补充描述: SCP-5299-B是露西·兰伯特的尸体,她23岁,是前英国利物浦居民。数据分析表明在她的尸体被发现的3年前她就已经死亡了,但是她的尸体没有任何腐烂的迹象。对露西·兰伯特此前生活的研究则指出,她是2016年12月1日在家中失踪的且在此之前她曾被全球超自然联盟登记为为轻微异常,尽管这件事的具体原因目前未知。

所有生成于SCP-5299的实体,不管它们的个体特征如何,都在行为上表现出对SCP-5299-B的高度尊重。此类行为目前已知包括:向SCP-5299-B拜倒,向SCP-5299-B递送尸体、发光物体之类的东西,攻击任何试图接触SCP-5299-B的对象。

SCP-5299-B目前被假定为SCP-5299中厄喀德娜事件发生的根源。但是由于将SCP-5299-B收回的难度和回收行为造成厄喀德娜事件影响范围扩大的可能性,此猜测未得到证实。


探索记录5299-2:

这是使用20号自导向机器人(SDD-20)进行探索的记录。在第一次探索结束时,对SCP-5299调查还不全面,所以SDD-20被控制着绕过SCP-5299-B,进入SCP-5299的底层。

<记录开始>

(SDD-20在楼梯间中向下行进,停在了地下三层的入口前面。)

SDD-20: 请注意!我已经抵达SDD-19终止探索的地点了!

控制中心: 我们看到了。继续前进,20。

SDD-20: 当然!我将继续!

(SDD-20向沿楼梯向更深处行进,直到它抵达了楼梯的尽头。)

SDD-20: 请注意!我已经抵达楼梯间的底部!最底层就在眼前!

控制中心: (叹气) 好的。请继续前进。

SDD-20: 当然!

(SDD-20穿过门进入了另一个洞穴型的房间,它似乎是直接在原来此处的石头上雕琢出来的,看不到丝毫通常的建筑材料。)

(在房间的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黑色立方体,它的大小与一个办公室隔间相近。几十个异常生命正围绕着它,它们正各自使用一切对自身而言可行的方式,对立方体愤怒地喊叫着。)

异常生物们: (无法理解地) Bahutha!诞生吧!诞生吧!

(厄喀德娜事件发生了。所有出现了崩溃现象的生物都被重组成了新生物,然后重新开始言语攻击立方体。)

(SDD-20靠近黑色立方体。可以看出异常生物们观察到了这件事,但是它们没有试图阻止SDD-20。)

SDD-20: 值得庆祝!我定位了第三个异常!

(SDD-20敲击立方体两次。)

(片刻之后,立方体内有两阵敲击声传来。)

<记录结束>


补充描述2: SCP-5299-C是一个没有特征的黑色立方体,它的底部占地2m×2.5m。有证据表明在它里面有一个实体。

SCP-5299中的所有异常生物接触到SCP-5299-C时都对它表现出极端敌意。虽然也有异常生物对SCP-5299-C进行物理性攻击的实例,但是通常而言,它们会采取言语攻击或侮辱的方式表达敌意。先前对这些异常生物的观察表明前一种反应理论上应更常见,因此,对SCP-5299-C的攻击主要采取非暴力手段这项性质被认为也是SCP-5299-C异常性质的一部分。

目前没有破坏SCP-5299-C或将SCP-5299-C从原来的位置移动至它处的方法。

在SCP-5299-C被发现之后,被认为存在于SCP-5299-C之中的实体对敲击立方体侧面的行为做出了反应,但在较短时间后就终止了此行为。SCP-5299-C在被发现24小时后向所有在场的设备传输了下面的视频:

<记录开始>

(一张写着‘来自服务台’标题的卡片出现。一位年老英国男性叙述者开始讲话。)

叙述者: 上帝喜欢爆炸。

(一个黑色空间的影像。随后画面变得又白又亮,又一段时间后,白色退去,画面转而变成了静止的夜空。)

叙述者: 如果没有这场小小的爆炸,物质会在哪里?如果在无定数的碰撞中,也就是我们称之为混乱的情况下呢?

(一段倒放的盆栽植物生长影像。)

叙述者: 很简单,它将不存在。(无法理解的)这是无可辩驳的,不是吗?爆发的压力是母亲般的引导之手。

(一段鸭嘴兽绕着围墙来回转的镜头。)

叙述者: 同样,当生命趋于凋萎,除了小小地点一把火,谁能救你呢?生命在开花之后,像水仙的种子一般散落。啊,还有比这更美、更灿烂的东西吗?

(人类的头骨。)

叙述者: (大喊) 不!

(一只使用人类头骨作为自己的壳的寄居蟹爬走了。)

叙述者: 轻率。粗鲁。不可原谅。

(一个正在哭泣的孩子的镜头,覆盖在城市中一大群人的镜头之上。)

叙述者: (悲叹) 停… 不,不,不,不…你不能…

(一段火山爆发的镜头,紧随其后,画面转为黑屏。)

叙述者: 大自然痛恨安静。考虑考虑这个。爆炸

<记录结束>

此后,基金会工作人员没再从SCP-5299-C收到过其它通讯信号。直到2019年7月6日,它才又传输了一段4秒的视频剪辑:

<记录开始>

(叙述者看起来和上次视频中一模一样。这段视频极为压抑,就好像记录设备和叙述者的嘴离得很近一般。)

叙述者: 露西·兰伯特仍然在爆发。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