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310

我对这个无情异常的理解宣告形成自生命之布的编织!

项目编号:SCP-5310

项目等级:Safe,希望如此。或者应该给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我们对此讨论了不少,然后达成了一致—虽然是有些许重要收容措施需要我们遵守,重要到或许可以被称为特殊,但它们其实并没有特殊到能被称为特殊收容措施。这点很难承认,但这就是事实。在得到这种认识后,我们超现实部决定这些收容措施确实可以被叫做特殊。我非常兴奋能搞定它们。

  • 在我们亲爱而挚爱的Site-⌘里,所有员工每周一要穿红,周二穿蓝,周三穿绿,周四再穿红1然后周五是便服日。
  • 如果你看到有个SCP-5310站在走廊上或者休息室或者随便哪里,那没事,它就该在那里。如果你看到它们全都站在外面的山头上,那就不是没事了,它们应该在那里,赶快去找人来。
  • 要享受—以及记得保持水分。不,我认真的,如果你不能每小时至少喝一杯水,就会有收容突破然后我们会一起经历一段—说真的—真正的恐怖时刻。
  • 在每次驻守Site-⌘期间,你被允许碰触其他人类的次数是十次。 如果你超过了,就马上离开站点,休息一段时间。
  • 确保你在Site-⌘期间创立的所有列表里都有恰好五个要点。

这也是表的一部分(但出于明显的理由你不能在它面前发射子弹)—别忘了吃你的不可知剂!如果你没有,我能看得到你的。

描述: 要怎么描述SCP-5310呢?就和我们在Site-⌘要对付的大部分玩意儿一样,它不是那种最确实的事物,让你可以看—或者嗅、或者是碰,或者听。我知道我前面那里有说过“碰”,这就暗示了你们可以触碰到SCP-5310,但你们真的不应该这么做。我之后会把这点加到收容措施里。

如果我们投入到禁果的极致诱惑中,舌头抵抗未知时手的质感—用你的手掌拂过它,如一张纸或一块砖或某种魔鬼鱼—那么一个SCP-53102就是个背对着你的男人或者女人。我肯定我们在Site-⌘来去忙工作的时候都看到过它们;时不时出现在休息室里或者走廊上,或者有一回在我洗指甲的时候在厕所里。无情!

所以!从我所见以及你们给我所说的来看,这些魔鬼大概有十个以及—这些要记好了,我的领航员同仁们—这些就是它们的物理描述!

  • 戴帽子背包的高个子。
  • 扎小辫的小姑娘。
  • 带拐杖的老男人。
  • 带玩具车的学步小孩。
  • 光头医师。

到这你发现了,这并不是列表的结尾—因为这些特殊收容措施我的需要在另一张表里写下半段。法之精神胜过法之文字,即便两者都构成了同样的边界,它们还是会像对同卵双胞胎一样弄混淆,就像就像就像一对双子从同一个蛋同一个种子里莱,秩序与无序,两者不是太平等但相对?别忘了!

  • 毛发的3医师。
  • 剥了皮的牧师。
  • 无头建筑工人。
  • 肿胀的医师。
  • 失踪的医师。4

如我之前所说,这些女士和先生们一般会在我们挚爱的Site-⌘里面朝墙壁出现,靠近它们会让你有种恶心的刺痛感,就是那种进入到了某种可怕东西的嘴里面的感觉。也许如果你靠近它们太久的话你就会在上下颌之间被咬扁。

所以这也得在特殊收容措施里,不是吗?

特殊收容措施(第2部分):不要靠近SCP-5310太久。

描述(第2部分): 这扯远了,我们回到这些被称为SCP-5310的神秘存在上。它们从哪里来?它们想干嘛?我们确实没头绪,但我在Bixby教授的每日不可知鸡尾酒后问过他,他是这么说的。

好吧,噼里稀里吧啦 你们走了聊了很久 你们这伙知道事情何时不像事情 然后看这些小子们 你们分辨为谬误—以及谬误,当你们这伙闻到它 你们这伙就知道那兽性的兽的形状。你们这伙把水倒进瓶子 你们这伙没有把水锁住 钥匙和锁链和监狱还有球 水就只是赋予了形状 靠塑料和塑形和外形和收容。你们这伙制造巧合的建筑学 然后你们这伙就得到那个小子制造的形状 然后如果这个形状是个男人或者女士或者小子或者姑娘 好了这是你们这伙住的世界, 所以要确保你们这伙把这些形状都用科学维持在友好 咕噜吧啦。

请允许我用更能理解的话来总结下!想象下你用自己的思维做了一个盒子,像一位危险的酒驾司机在在上等季节里的阿拉斯加雪地上急转弯,像草原上的上等肋排在沙地画画,然后你画了一个盒子出来,现在有了盒子那必须得有东西在盒子里面,必须有盒子形状的东西,然后现在它存在了它可以逃脱出去,所以你必须绕着盒子造一个新盒子,通过你全新笨拙但是有目标的选择,要有目标我的朋友。

噢,我可能应该提一下—如果我们搞砸了收容措施(特殊的那种),我们有天就会看到这些怪物里有一两个站在外面的山头上。如果这里有一个两个甚至九个,那还好,那没事,这只表示我们需要把特殊收容措施搞的稍微好一点,拿起我们的这个盒子开法拉利,然后只需来一个简单左转,进入大大构成不可穿透因果墙的角度领域(2, 3, 5, 7, 11, 13, 17, 19, 23, 29, 31, 37, 41, 43, 47 这些是重要角度)再继续。

然而,很不幸。

如果这里有十个的话,那就表示一切都完了。消化时间,啊。

不幸。不走运。没福分。幸不福。不开心。不悦。不爽。不不不是不理想的。0.00174533。0.00174533。0.00174533。我要一剂新鲜的。


附录5310-1 (每周采访)

在我们开始我们这伟大工作前,我们已经就此达成一致—理解与美德之窝点,还有我们眺望的沙粒观察,不过是通过外向显微镜观察的一粒沙——我将放在下面这里的记录是我与主要基金会联络人的每周抄录,也就是我们都认识和爱戴的,Ernest5!

<开始记录>

(我们的主角,Irving Gat博士,走入采访间,他脚步跳跃,眼神闪烁。这不是他的首场牛仔竞技,任何意义上都不是不长官不长官,但在他对手的逼人凝视下从来也容易不起来。他必须要小心迈步,注意舌头的动作,以保证他妥善代表了Site-⌘的利益。)

“晚安,Dr. Gat,” Ernest说道,他的手指尖得好像吉萨金字塔。 “我相信你跑到这来很开心吧?”

(有趣的问题。在Dr. Gat开车过来的路上大概有三百二十二次颠簸。所以为什么这位奥林匹克思考员,Ernest,要问这么个问题?是不是某种诡计?)

(Dr. Gat微笑并咯笑。他不该被这么容易逮住。)

带着差点坐翻椅子的力道坐下后,Dr Gat回答道: “我相信你是开心的,Ernest。而我的相信得到了清偿。哈哈。”

(Ernest抬起眉毛。搞定。)

巨头的信使,Ernest,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我已经读过你们就SCP-5310发来的文件。虽然这,呃…这里这种语调有点不足,真的让我在意的是你们在此描述的异常后果。”

“好。”

“不止一次,你们提到SCP-5310好像是某种能毁灭..好吧,很难说具体是什么。你们这里说要是SCP-5310个体全部出现在一座山头上,那‘一切都完了’,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换成Dr. Gat抬起眉毛了。甚至是他的眉毛。)

“意思就如我所说,而我所说的就是我的意思,Ernest。一切就是一切,字面上的同义反复。”

“你可有证据支持这种说法?”

“证据?没,当然没有了。为什么我会有?”

(他因某种缘故叹气。)

“所以—你们指望我相信,这个除了站在原地外没什么动静的小异常能引发一次世界末日情景,如果你们不执行一系列荒唐的特定无关行为的话。而我被指望凭你这么一说就相信它,即便你并没有任何证据。以及你承认了你确实没有任何证据。”

“是的!”

(他再次叹息。)

“这…我明白这不是你的问题,Irving—该死,这些不可知剂肯定对你影响太大—但我们不能把这种胡话呈到正式报告里。”

(他在说些什么?)

Ernest继续说道: “我给你说清楚。我欣赏你,Irving,在我们共事的时候—然后,然后现在看到你…就…去把报告重写一遍,别带这种没根据的恐慌,我就当忘了整件事有发生过。出于对你过往成就的尊重。好吗?”

(啊!他在说我发现N层浴室的事!)

“好吧…我觉得这也行。”

(他把文件递给Dr. Gat,把他的笔放了下来。Dr. Gat当即向前猛扑,把笔的角度调整了0.00174533个弧度。联并在Ernest身后的惊魔立即消散。)

(Ernest眨了眨眼。)

“呃… Dr. Gat?”

“抱歉,那个角度太不好了。”

“我…我懂了。”

(拿起文件后,Dr. Gat把它夹在胳膊下走出了房间,在走廊上一边跳着一边哼着小曲。不过,他的思绪依然停在可怜的Ernest上。就这么无视掉如此明显的威胁吗…)

(他是怎么回事,疯了?)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