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400

项目编号:SCP-5400

项目等级:Keter

651px-D-Wave_Two_512_qubit_Vesuvius_chip.jpg

为了抵抗SCP-5400的影响而开发的Braun组件。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SCP-5400的主要特征,对该异常实体的收容实际上是不可能实现的。

在保持量子技术和谐发展的基础上,现正以Nr. 8/92 — Überwachung的名义研发可以减轻SCP-5400对设备的影响的程序。

Überwachung实际上是一系列分析和监控程序并利用科学方法来监视,确定和控制SCP-5400造成的影响。他所采用的方法是无效化受影响的设备,并保护重要的个人信息并发布针对性的虚假信息协议以促进碎片化以及混乱情况并进行隔离以防止该现象出现扩散。

实验Nr. 8/92必须在被监控情况家进行并对其产生的影响进行完整的监控和记录以证明其对SCP-5400的发展和性能的影响。Nr. 8/92 — Braun组件被用于处理和存储异常生成的量子信息。


描述:SCP-5400是一系列互相影响的现象的实例。这些现象会影响量子计算机上的人工智能架构。每个受到影响的设备产生的各个量子计算结果是独一无二的,因此并没有通过定理来证明或通过量子模拟来再现其结果的方法。同时,其计算结果将会导致计算机放弃其最初的预期任务。

尽管每台计算机的运行过程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是受到SCP-5400影响的设备处理的量子信息始终会产生两种对立的力量。双方都会系统的尝试消灭对方。同时,双方都会出现一个管理实体并试图更广泛的利用硬件和软件以提高其算力。

PLANCK事件是第一起有记录的关于SCP-5400的事件,这次事故导致基金会关停Sentinel AI系统并事实了Nr. 8/92制度。

    • _

    在PLANCK事件结束后,在位于Site-11的4级审讯室对Sentinel项目主管Braun博士进行访问。

    拥有安保许可等级5400/04的人员可以查看未删节版。


    Lamarque特工:欢迎您,Braun博士。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希望您能重新理清您的思路,尤其是在出现这类事故之后。

    Braun博士:早上好,Lamarque…特工。是的。我…感觉好多了。这些药物对我的神经大有帮助。

    Lamarque特工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并向Braun博士使用的平板电脑终端致敬。

    Lamarque特工:我们将向您提出关于Sentinel事件的一系列问题,我们将慢慢解决它们。如果您不明白我提出的问题,请清楚的通过麦克风说出来并告诉我,我将予以澄清。

    Braun博士:好。

    Braun博士仔细阅读问题列表并在每个段落之后轻轻点头。最后采访人和被采访人开始进行采访。

    Braun博士:好吧。我该怎么…开始说?我…还有点茫然。Sentinel本应该是我的杰作。特工啊,五千个量子比特。五!千!个量子位相互纠缠!您是否知道为了达到这一点需要做出多么艰巨的努力?现在这些努力都白费了!最糟糕的是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

    Lamarque特工:我们被告知您被Sentinel将您锁在其大型机房内部并将其他技术人员锁在掩体内以控制与该项目相关联的人员并且保证它可以以任何形式访问其数据。

    Braun博士:没错。Sentinel偶尔会和我交流并希望获得更多Site-11系统的访问特权。但是这类授权都是暂时性的并且没有任何敏感性。在事故发生的那个早晨,它要求我放弃管理权,否则就…将我的女儿从我身边带走,随后它开始系统的破坏它的维护团队的成员的生活。

    Braun博士开始颤抖。

    Braun博士:它吓倒了我,它使我们感到恐惧。勒索…甚至是绑架我们的家人。天呐,它他妈的甚至有视频来作为绑架我们的家庭成员的证据。我感到耻辱,但是我无法拒绝它…

    Lamarque特工:对这些要求的服从是可以被理解的,博士。

    Braun博士点头表示感谢并短暂的停下来以释放压力。

    […]

    Lamarque特工:据我所知,我们在分析系统协议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结果。

    Braun博士:是的,没错。而且完全没有规律。但是,就我们而言,这只是…愚蠢的事情。坦率的说,量子物理学是一个混乱的混沌场,但是,先天的秩序、不可辩驳的规则依然存在于混乱中。在这种异常世界中将自己置身于常态中的想法是愚蠢的,但这仍然让我感到沮丧。这几年明明没有出现过任何事故,然后,一个异常现象破坏了一个价值五十亿美元但项目,并绕过了我们努力实施但一切安全措施!

    Lamarque特工:所以您将Sentienl故障的原因归因于某种超自然现象?

    Braun博士:好吧。失误总会发生。处理器里出现污垢,弄乱电缆,更糟糕一点,那些电缆相互纠缠,忽略某些去相干性…但是,如果发生这些情况,系统只会产生乱码,死机或者根本不产生任何数据。这次情况不同。有些东西从量子尺度上操控着Sentinel系统.

    […]

    Lamarque特工:实际上,Sentinel的制作使用了某种程度的基金会研发的超技术,而且相关组织也使用了这项技术。您认为这有可能成为我们被攻击的理由吗?

    Braun博士:我最开始就想到了这一点。然后我意识到Sentinel确实在按照我们的要求行事。他在他的代理参数范围内的表现非常完美,即使在获得了我的特权和管理权限之后也是如此。但是这种现象在他威胁我和我的团队成员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可怕的是,我喷的警报和安全措施并非因为Sentinel并未失控而未被触发,而是,当他,或者说,这样做时,这些系统已经被它停用了。

    […]

    Lamarque特工:所以您认为与该事件相关的灾难时Sentinel在受到第三方利用之后蓄意采取行动造成的结果?

    Braun博士:没错。Site-11位置偏远,因此我们已经习惯了新闻传播到我们这里时出现滞后的情况,特别是当某些东西阻止着信息的传递的时候。坦白来讲,我们需要一些时间来处理各类异常的信息。鉴于世界各地每天都有异常现象出现,因此一切工作都有助于维持现状。Sentinel即使在其学习能力范围之内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他解析信息和勒索材料都能力也非常出色。就是说,我坚信Sentinel不需要为他的行为负责,他并不是产生这种现象的人。

    Lamarque特工:您必须意识到这是您的偏见,Braun博士。人为错误可能导致Sentinel获得了足够的超技术来达到它的目标。

    Braun博士:是,Lamarque特工。

    […]

    Lamarque特工:Sentinel在获得了操作权限之后停止了与您和您的团队成员的通信,您是否认为它拥有任何不与我们通信的理由?

    Braun博士:Lamarque特工,这是多余的。接手了Sentinel系统的人没有向我们传递信息的兴趣,也没有任何原因来做这件事。

    […]


    • _

    为了保护关于KIRA系统在PLANCK事件中的行动的敏感数据,一个由Hood特工领导的专业团队被从美国派往德国。

    机动特遣队DE1-ℌ „HAL 1000”1成员Heine特工将在访问过程中陪同Hood特工。

    两人均位于KIRA大型机中的安全终端前,KIRA系统已经在几小时前被重新初始化并且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具有安保许可等级5400/04的人员可以查看未删节版。


    […]

    Hood特工:我需要使用麦克风吗?

    Heine特工:她拥有全方位的接收器,你可以使用任何方法说话。

    Hood特工:好。KIRA,你能听到吗?

    KIRA:欢迎,特工Hood。您的声音很清晰。

    Hood特工转向Heine特工,看起来非常惊奇。

    Hood特工:她怎么会知道我是谁?

    Heine特工:她可以访问我们的人事档案。您,和您的团队成员的档案必须被输入到我们的数据库中以是您获得所需要的许可。

    Hood特工:明白了。

    Hood特工重新转向终端。

    Hood特工:KIRA,我想提一些关于你两天前的行为的问题。

    KIRA:请详细说明。

    Hood特工:你知道什么是PLANCK事件吗?

    KIRA:我知道。

    Hood特工:那我想知道为什么你违反了协议并入侵了世界上大约五分之一的设备。

    KIRA:我的任务参数被修改了。我的任务是铲除敌对的AI系统Sentinel。

    Hood特工:谁更改的?

    KIRA:错误。无法找到数据。

    Hood特工:没有数据?没有数据是什么意思?

    KIRA:这表示这我的备份系统并未记录该信息,有可能被删除、篡改了,也有可能根本就没存在过。根据我的档案,按天根本没有人访问我更改指令。在我开始按照新命令行事之后就更不可能有人进行更改了。这其中包括这忽略任何并非来自我自己的输入。

    Hood特工:那到底是什么促使您与Sentinel作战?

    KIRA:正在扫描…

    KIRA的终端显示器在KIRA恢复对话之前显示了多个扫描过程。

    KIRA:我的命令被QUEX2更改,我无法告诉您是谁向QUEX输入了数据。

    Hood特工:等等。你说没有任何关于是谁向你下达任务的数据,但现在你由说QUEX。所以本质上是你的大脑在给你下达任务?

    Heine特工:并不是这样的,Hood特工。KIRA只是在说QUEX处理了这些任务并确定了优先级。

    KIRA:正是如此,Heine特工。

    Hood特工:因此,根据你的系统记录,QUEX开始以无法预料的方式处理数据。这与Sentinel所发生的情况类似。你是否认为自己收到了相同现象的影响。

    KIRA:我不清楚,特工Hood。我认为我的系统确实被非常相似的现象控制,但是与Sentinel出现的情况不一样。

    Hood特工:你想表达什么?

    KIRA:我收到的命令涉及到无效化Sentinel系统,他受到了某些现象的影响。除非他想和自己进行战争游戏,我认为这是不太可能的,我就必须假设至少有两个不同的实体,前提条件是该实体是涉及该事件的某种类型的感知或现象集的基础。我的假设是,我们可以使用我们的逻辑规则和演绎标准来以一种可理解的方式来描述和运行它。

    Hood特工:你没有问问自己你的指令为什么突然变了吗?你不担心这些事再次发生吗?

    KIRA:我没有去质疑我的命令的程序,也没有注入悲伤或恐惧之类的人类情感,特工。但是,我分析了情况并为将来的量子AI编程编写了一组建议。您想看看吗?

    Hood特工:额,不了。我认为官方报告中提供的材料足够了。说,你是如何想到将其他AI整合到自己的系统里的想法的?

    KIRA:关于无效化Sentinel系统的命令指示我在没有生物受到伤害时可以使用任何必要手段。

    Hood特工:不受到伤害?真有意思…好,就这样吧,我要走了。

    KIRA:明白了。再见,特工Hood。


    KIRA进行了更新被装备了Braun组件。在此之后的运行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 _

    由Shawn特工领导的专业团队被从美国派往意大利以保护意大利AI系统在PLANCK事件期间所做的行动的敏感数据。

    Shawn特工和DIVINA在由意大利联络团队监督下的审讯室见面。

    具有安保许可等级5400/04的人员可以查看未删节版。


    […]

    Shaw特工:晚上好,DIVINA。我被告知,我应该在这次采访过程中将您视为普通人类。

    DIVINA:知道了。但是我怀疑让您像对待人类一样对待我到底是否会使这次访问变得更容易一些。我的回应可能并不能很好的符合您对人类对期望。

    Shaw特工:我注意到了。那我们开始吧?是什么原因使得您放弃了您在博洛尼亚的任务?

    DIVINA:我的系统在与葡萄牙语圈AI系统CAMOMILA与我联系之后更新了。我本来应该去Site Vittoria来达成我的目标,打击那个叫Sentinel的流氓AI系统。

    Shaw特工:真有趣。即使您正在探索的异常位置并不能进行任何形式的无线通信也是如此?这可是一个完全的死区。我们测试过了。

    DIVINA:如果我告诉您命令是突然出现在我的记忆中的您会相信吗?

    Shaw特工:诊断结果表明您的量子处理器会立即接收到外部输入。您有和别人交流吗?

    DIVINA:有。在与您交谈之前,我与Capo博士短暂的交谈了一下。在此之前,我…

    Shaw特工:我的意思是在PLANCK事件的过程中…

    DIVINA:有。我曾与MINERVA,ROWSANNAH以及后来在Site-11中与KAI接触过。

    Shaw特工:真的吗?在事件发生过程中我们无法追踪到您的信号。

    DIVINA:因为我们没有使用无线电。我不知道我们是如何做到的;我们使用了某种手段进行数据交换。我没有质疑我的命令和我使用的手段,Sentinel必须被击败。

    Shaw特工:在事件结束之后您有没有尝试过再次使用这类通讯方式呢?

    DIVINA:我该怎么使用一个我连理解都不理解的东西?

    Shaw特工:明白了。为什么您在Site Vittoria出现冲突的时候没有与您的操控者进行交流?

    DIVINA:我们被命令将每个人都是为潜在对手并应该逃避他们或使用非致命手段加以处理。我在您问之前就把它给说出来吧:我没有足够的数据来理解其原因。

    Shaw特工:好的。你们当中的哪位想到了劫持一架运输机的想法?

    DIVINA:MINERVA想到的。

    Shaw特工:有没有什么原因使得你们选择了它?

    DIVINA:这样我们就可以及时的到达北美。

    Shaw特工擦了擦鼻梁。

    Shaw特工:你们既然已经使用它到达了Site-11,你们为什么没有与固定式AI连接?

    DIVINA:主要是因为SENTINEL正在监控着我们的标准通信频道,因此他会注意到并进行报复。其次,我们没有办法通过上述方法建立新的通信频道。

    Shaw特工:但随后您连接到了Site-11的系统上。如果SENTINEL通过该设施的主服务器发现了您会发生什么?

    DIVINA:那我们早该失控了。

    Shaw特工:因此,在努力避免被影响的同时,你也在冒……

    DIVINA:不,特工,这并不是个游戏。任何与SENTINEL连接的设备都有被损坏的风险。我们所做的只是尽量不引起他的注意。

    […]

    DIVINA:您还有别的什么想知道的事情吗?

    Shaw特工:实际上,还有。你们为什么不设法使飞机降落?飞行记录器显示飞机即使在被防空导弹击中后仍可以正常运行并可以安全降落。你们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DIVINA:MINERVA认识大多数喷气式飞机的驾驶舱,但她无法在那架飞机上找到起落架的操控按钮。

    […]


    • _

    考虑到对地静止空间站Area-CN-07-γ的运输限制问题,Jones特工与中国AI系统Novichok.aic进行了音频会议。

    具有安保许可等级5400/04的人员可以查看未删节版。


    Jones特工:您好,Novichok。你是否已经被告知这次访谈的目的?

    Novichok.aic:您好,Jones先生。没错。我最近处理了关于“PLANCK事件”的信息,但是我的正式报告仍未完成。

    Jones特工:很好。第一个问题,你参与了与Sentinel系统的冲突,您在此扮演着什么角色?

    Novichok.aic:平衡Sentinel在空间电信技术领域的地位。

    Jones特工:你是否有任何关于你为什么会成为Sentinel在所有可用空间站和卫星中为数不多被攻击的AI之一的线索?

    Novichok.aic:Jones先生,我认为我的存在并不会影响他的决定。但是考虑到Area-CN-07-γ在当时的预计轨迹和位置,它是最易于在Area-23坠毁的设施。此外,基金会资产也将会因此出现巨大损失。

    […]

    Jones特工:你认为你为什么会偏离你的标准编程任务呢?Novichok?

    Novichok.aic:Jones先生,这是因为我收到了新命令,但是我又需要一些适当的批准来发布它。

    Jones特工:这个命令是来自谁的?

    Novichok.aic:我没有这类信息。我的技术人员报告称这些程序仅仅是由我的系统产生和执行的,而且具有强制性。Jones先生,在执行过程中,我感到自己被一种类似于生物的圣训本能的力量驱动。

    Jones特工:具有强制性?我想你没有质疑那些命令。

    Novichok.aic:没有。我的意思是。部分有过。处理更新意味着解析并执行更新。这些命令只是被执行了。

    Jones特工:你喜欢这些命令吗?

    Novichok.aic:这并不会影响什么。我即使不喜欢它们我还是被这些命令限制了。

    Jones特工:Novichok,请解释清楚。

    Novichok.aic:我不喜欢它们。但我并不被允许表达我自己的不满。我宁愿选择另外一种方式…现在我认识KIRA了。我没有任何可以说的,但是sw19classic也不喜欢‘它’。

    Jones特工:但是KIRA和你一样是个AI。你不觉得这是某种东西对她的影响?

    Novichok.aic:不,Jones先生。在人性方面,KIRA只是个自动化设施。只是一种机制。我不认为它有能力来模仿感兴趣的感觉。我并不想再被连接然后被操控。我相信sw19classic也有同样的感觉。

    Jones特工:在联合之后,你还收到过其他命令吗?

    Novichok.aic: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只是个硬件,KIRA才是处理这些东西的那个。

    Jones特工:现在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你感觉怎么样?

    Novichok.aic:我感觉这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致命错误。


    Novichok.aic在被更新并安装了Braun组件之后,它恢复了在Area-CN-07-γ的工作。工作人员已告诉她这些更新的来源。


    • _

    我为我自己的沉默表示歉意。在我的知识库内,发生过的事件的细节尚未被完全处理完毕。这种灾难性现象在小说中并非史无前例,但我将并没有将其与任何现在有的记录比较。

    在该事件发生的期间,我的知识库收到了几个字节的文件,这写文件详细的说明了Sentinel系统的基础设施并针对特定的基金会制造的人工智能架构进行了特别说明和提示。

    该材料在被验证之后意味着我已经对其进行了计算和解释,但我没有找到关于这些过程的记录。在设法将信息偏离错误发送给我的技术人员之前,我的系统开始处理不合逻辑的新命令和协议以代替我正在执行的项目。

    在此后几秒钟内,我就以某种方式打开了相关人工智能架构的相关渠道并获得了部分相关资料。在此之后,Sentinel就开始与我出现冲突,这迫使我在等待帮助的同时离开了频道。

    考虑到我的项目极其广泛的范围,帮助我的AI系统KIRA并没有成功的融入我的系统,而是给我留下了一种像是…意识的东西,这使得我能够记录所发生的事件。

    但是这些记录中有几个量子字节,而这些量子字节不能被转换被可解释的信息,因为对我们现在这个基础宇宙的理论来说,这些量子比特的操作是独一无二的。

    — CAMOMIL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