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41

项目编号:SCP-541

项目等级:Euclid Safe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SCP-541被保管在一长1.98米 (6.5英尺)的具有定型六角结构的纯松木木棺中。为了相对便于接触棺内物品,棺盖由四(4)把挂锁保持密封。钥匙应由在现场的领导SCP-541研究的3级技术人员持有。SCP-541可以被小心地从木棺中移出;木棺可在最小的限制及安全措施下被移动,总之需提供最适于长期对SCP-541的收容/储存手段。

描述:SCP-541于1988年在秘鲁 ███████████ 一当地的天主教布道所的地下室中被发现。布道所曾在过去的数十年中被改变过用途,在SCP-541被发现时,布道所被改建为一所青年旅社。地下室被清理以用于储藏当地将被重新安葬的尸体。SCP-541在工作人员试图移动装有SCP-541的木棺时注意到内部传出的“水声”后被发现。调查表明,SCP-541导致了当地居民的狂躁,之后是短期的对于SCP-541的狂热(推测SCP-541为超自然或是神圣的,类似于不朽体)。由此引发的关注导致我们的特工只能进行粗略的调查,在对所有媒体进行封锁后。SCP-541被没收,并消灭曾经接触过对象的人。

SCP-541是一套完整的包含肺、心脏和消化器官等的人类胸腔系统。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器官正以怪异但准确的方式模仿普通人体运作。血液从心脏泵出,食道会蠕动,似乎像所有的器官都没有腐坏的完整“生物”的内脏一样。(如果存在的话,SCP-541的原本“所有者”发生了什么,是未知的)。虽然已经明显地不需要食物(SCP-541在发现之前已经被封存了至少几十年),消化器官仍然“正常”地运作着。并且,也值得注意的是,整个系统是封闭的,即是说,没有确切的证据说明血流曾被泵到过腹部区域外的四肢等部位,且没有迹象表明存在如韧带,神经,膜等的身体组织,这说明一个更完整的生物曾经存在过。

对SCP-541进行了各种实验以确保对其有更多的了解或评估其独特结构的用途。除其原本的松木棺外,任何容器都被视为是不必要的。

文件 541-1:对SCP-541少量采血(以系统中所存在的血量估计)。灭菌针头所造成的损伤自愈(通过一看似正常的白血球/血小板机制)且在数次重复后,采血的研究人员发现血液会像正常的人体一样更新。

文件 541-2:在基本的应用下,通过将易消化且有营养的食物投入SCP-541开放的食道中证明消化系统能够正常工作(包括排泄)。

文件 541-3:将各种兴奋剂,包括咖啡因,注入SCP-541的系统后表明对象在其重量和条件下的反应是可预测的。

文件 541-4~13:各种实验被用于确定SCP-541各部分间的神经交流,对该对象进行多次扫描以确定其组成成分,测定一组简短的数据并将SCP-541与平均、完整的人类剖面进行比较以推测其年龄/身高/体重/健康状况。关于这些报告的细节请联络 Dr. █████。

文件 541-14:研究主任█████████ 批准“培育” SCP-541,包括注入激素和类固醇及对SCP-541细胞的培养。各方面的结果还完全没有定论,实验在继续中。

文件 541-15~18:在命令进行文件 541-14的实验后,对SCP-541的进一步实验也正同时进行,结果仍无定论。(一些培养细胞被证明有希望在现在的方向下继续研究。)

文件 541-19:在持续的 “培育”实验中,SCP-541的生长进入停滞且无法复苏。在其“死去”的几分钟内,SCP-541的遗骸分解为细粉末。培养停止,未生产出SCP-541的克隆体。

附录:实验室技术人员██-███ 以适合在文件 541-12和13中测得的年龄、身高、体重一致的正常人类剂量为SCP-541投药。这被证明对SCP-541是致命的,由于对象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生物,所以剂量应该据此进行调整。该技术人员被惩戒并降为1级且失去升职机会。

附录:SCP-541的遗骸细粉末和木棺被收容在███号保管站(Storage Site ███)。目前,以SCP-914重组SCP-541的讨论正在进行中,但是,是否化为粉末的SCP-541遗骸能代表整个对象和其是否能够在复活的冲击下幸存等问题产生了关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