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42

项目编号:SCP-542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542应被收容于一个8m x 8m并且有着附属盥洗室的房间之中,并且可以向其提供合适的家居装潢,除了任何可能被改造成为外科手术用具的物品。SCP-542典型的要求如下:

  • 一张双人床,不要毛毯或者床单,床垫除外(通过)
  • 两张大工作台(通过)
  • 一个大衣橱(通过)
  • 一套厚外套、实验室服装和裤子(通过)
  • 数个全身镜(否决)
  • 一套完整的纺织设备,包括布和梭子(最初通过,在事故542-B-03之后撤回)
  • 数个大书柜,装满了从旧到新的解剖学和医学书籍(通过)
  • 一套棋具(通过)
  • 空白的笔记本和数种书写用具(通过)
  • 德语交叉字谜的定期供应(通过)
  • 工业等级的深洗手池(否决)
  • 钢指甲锉(否决,给予了木质/砂纸质金刚砂版作为替代)
  • 指甲钳(否决)
  • 对于他自己的外科手术工具套装的使用许可(除了实验期间外否决,见附录)

该房间应持续锁闭,以门闩锁死,并且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有至少2名D级人员在外面进行阻拦。SCP-542每日应被给予2餐,由D级人员进行传递,ing且作为每次的申请,每一周都将给予它一次鲜血输血(1品脱,任何类型)。

当SCP-542开始出现器官衰竭时,他可能会要求一个新鲜的器官进行替换,并且基金会医学人员应该对其注射镇静剂然后进行手术。除了恒定的要求之外,SCP-542不允许对其自身进行任何侵略性的外科手术,除非是在观察实验的情况下。老的和被遗弃的器官应被收集进行实验。

在任何SCP-542有可能逃离监禁的情况下,SCP-542应被大剂量的镇静剂或是通过网来制服。如果他得到了任何刀子或者是玻璃/镜子碎片之类的可用于切割的尖锐物,非致命的开火行为是被允许的。

描述:SCP-542表现为他们是,曾在某一段时间是,一个有着白种人血统的通常人类,在国籍上被确认为德国籍。这个说法得到了他的母语是德语,并且说其他任何语言都有着德语口音这一事实的支撑。SCP-542要求被称呼为“Herr Chirurg”或是“外科医生”并且可以流利地说德语、法语和英语,并且还可以说一些波兰语和意大利语。标准IQ测试表明SCP-542的IQ在150附近波动,表明他有着高智慧。现在仍不知道SCP-542到底有多老;对于大量的各种组织测验什么都没有显示出来。他宣称他在一战之前就已经“普通得糟透了”,并且他还宣称他为纳粹党工作过,甚至他还发现了他们的目标“简单得令人生厌”。

他已经在外观上被描述为一个“弗兰肯斯坦式怪物”。SCP-542会将他怪异的外表掩藏在厚重的衣服之下,但是更喜欢只穿一条便裤,显露出他弯腰驼背的外形、扭曲的胸腔和奇异的手臂结构。他的皮肤是由颜色不尽相同的补丁所构成的,它们之中有些通过伤疤愈合在一起,有些还只是缝合在一起。不对称的骨骼和肌肉系统显示他已经在时间推移过程之中将其身体大部分都置换过了,并且他承认在将这些置换成为他自己的脊髓的一部分之前已经和“帮手们”一起工作过了。虽然他的外观可以通过外科手术进行改变,他的手臂对于他的身体来说通常都太长了,并且他的手也被大量改造了好让他的手指有更多的关节。

在SCP-542的脸上皮肤绷得太紧了,同时又因为他对于让骨头绷出皮肤的偏好让他看起来有骷髅般的外观。他的牙齿,这个应该被提到,是从数个个体身上收集而来的,在它们之中的一些外观上就不可能来自于人类。对于他来说咳嗽和呕血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这些情况让他需要一周进行一次鲜血的输血。他现在自夸他有2个心脏并且还有着数个额外的器官和器官系统。SCP-542是如何在进行外科手术的时候还能对自己的身体结构进行定位的现在仍然未知,但是他喜欢这样做就像是“有一个好回忆”。

对于所有的组织的DNA探测没有得出结论,并且发现了DNA碎片。现在还不知道他是如何能够接受数种不同血型的血液和许多器官而不受到排异反应或是过敏反应的折磨的,同样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能在对自己进行侵略性的外科手术的同时还能保持身体机能的,甚至是将额外的脑组织塞入他的颅骨之中时。SCP-542应被保持或者进行观察并且一切实验都应该建立在让SCP-542活着的基础之上。

SCP-542在大部分时间之中都以一种令人惊奇的优雅方式进行行动,很享受与别人进行有关于生物学、科学和政治学的长谈,同时也很喜欢进行长时间的对弈。但是,当他身体之中的某一器官开始衰竭或者是坏死时,他将会进入一种激烈的人格转换之中,蹑手蹑脚并且在远处观察人。对于他的行为的额外信息和攻击行动将会在附录之中提及。

SCP-542有着一种我们之前完全不知晓的能够一直完全掌控他体内器官工作状况和功能状况的能力,甚至可以指出某一点上的腐烂或是衰朽,这是他不可能以任何已知的方式感觉到的。但是,这种能力,已经超越了他的身体。他能够被动地感知到在他身体数米范围之内的人类的医学状况和健康状况,这种能力当其聚精会神地加以运用是可以延伸到大约5m的范围。他承认它运用这种方法,在这点上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来选择他的下一个受害者。

附录:SCP-542已经被证明是在过去三年之中,在德国、英国和美国所发生的一连串45起杀人事件的凶手,并且额外的,还作为在那个时间段之中另外发生的15起杀人事件的嫌疑人。他是在4年前在德国,██████████被特工████████所观察到的,那是在4名人员被攻击并且肌肉、肌腱或者是骨头被从其肢体上移除的事件之后。3名受害者因为失血过多和震惊死亡。第四名受害者,██████ █████正巧住在特工████████的酒店房间隔壁,特工████████介入了这起事件。这起事件可以在事故报告542-A-06之中找到。

SCP-542与一整套从时间上从古至今的由解剖刀、刀具和注射器还有其他外科手术用具所组成的一整套工具有强烈的关系,时间上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10年代。他将这一整套东西装在一个天鹅绒内衬的黑色皮箱之中,并且将他的许多外套进行了改装好有口袋来藏匿和装载着一整套工具。他现在不允许接触这套工具除非是在进行测试或者是对其自我手术的观察期间。

SCP-542也造成了数起D级人员的死亡,甚至不是在试验期间,这些都是因为对于某些确定的物体由他来使用将会是“安全”的这一问题上的疏忽大意或是不当推定。人员都应被告知尽管他的人格在大部分时间之中都是令人愉悦的,他也会在有机会的情况下来进行人员的解剖作为取乐或是出于好奇的目的。这些事故可以在事故报告542-B-01到542-B-11之中读到。看起来安全的物品比如裁缝工具已经让他为自己做出了一件比裁缝定制还要好的外套,但是也同样让他将一名D级人员以将他缝在床垫上的方式来进行了束缚,那是在他将那名D级人员的肾和一部分肝脏移除之前。

SCP-542也表现出了十分愿意在实验之中提供援助和在有人观察的情况下进行自我手术的特质,解释他正在干什么和展示他对于这项工作的知识,就像是一名老师正在讲解一本外科手术教科书一样。不幸的是,这通常伴随着会受到来自于他的攻击的危险。

现在已经要求SCP-542活着,这样他能够从高强度的外科手术之中没有任何器官排异反应地恢复过来的方法就能够被加以研究,甚至有可能在医学应用领域之中进行复制。SCP-542同时也表现出了可以在外科手术之中提供援助和进一步深入研究的潜质,这是因为他仍在上升的智力和在解剖上的强迫症。任何由他所写下的笔记或者是书籍都应该允许安全等级2以上的人员进行查看和研究。

██/██/20██更新:SCP-542对于SCP-291有着一些后期获得的只是并且对于它的使用表现出了很深的兴趣。所有他有关于使用291的请求都应被否决直到有进一步通知。

事故报告542-A-06:特工████████,当时正待在位于德国,██████████的█████酒店之中,在当地时间3AM时听到了从对面门廊处传来的扭打声和尖叫声,在当时他觉得他应该进行介入,在当时他不知道他将会和一个可能的SCP项目面对面。在推倒了██████ █████房间的门后,他看到了SCP-542正在从█████小姐右的腿上移除肌肉和骨骼。在数枪射击之后,SCP-542从窗口掉了下去并且特工████████通知了当地的政府和救护车。

██████ █████,是一名刚刚到这个镇上不久的美国游客,在事后医院康复期间描述了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并且很愿意接受给予她的记忆消除,更希望相信她是遭遇了一场不幸的交通事故而她的右腿已经被截肢了。
她的报告如下文所示

我之前就来过德国,所以我知道这附近怎么走……而且我习惯乘巴士。但是我猜我是第一次在那里见到他的,我想,就是这个这个深藏在他的外套、帽子和眼睛下的家伙,而且理所应当地,我会怀疑因为现在正是夏天,你明白的,闷热得难以忍受……并且我明白过来他正在看着我,但我否认了这点。他在我的站没有下车,不论如何,当时在车上还有其他人,即便当时已经很晚了。我想我看到他已经三天了,然后我停止去想这件事情……他一定是跟着我下了车……就在那天,那个晚上。

我走上我的酒店房间,然后我不……我不记得了……窗子是开的,一片漆黑,灯打不开,我认为是某个人想要偷我的东西,然后我走了进去去看看是不是少了什么,然后……然后……

[[██████ █████表现出了强烈的不适症状,并且要求一分钟来使她自己平静下来。这被允许了,然后她在数分钟后重新开了口]]

他躲在我的床下,并且他有着那畸形的……手臂……还有那手指……太多关节了,之后他从我的正下方抓住了我的脚踝。他实在是太快了,然后……然后他将我的手臂和腿绑在床上,并且一开始我认为,你懂的,就是他想……想……你知道的。

他一直在说话,比如“别担心”和“你将能帮到我”,和“我需要你的帮助……”还有类似这些的什么东西,这就像是狗屎一样吓人,然后他说只要我保持安静他会在事后给我叫救护车,这实在是有一点点吓人。

我猜这甚至被那更坏,他拿下了他的外套,那是在门旁边挂着的外套上的,我甚至都没有去注意到它……然后开始拔出那些刀然后……所有那些我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工具。所以我决定抓住机会来开始尽我所能地大叫,之后他……他……

[[██████ █████被允许在这里停下,并且给予了记忆消除并且为那晚的事件找到了借口]]

事故报告542-A-15:想知道最终对于SCP-542的追寻和抓捕请参见[数据删除]。一个有关于分级的要求正在被查看,20██/██/██。

注释:从██/██/██起,SCP-542被运到了生物研究区域12(Bio-Research Area-12)来对奥林匹亚计划进行援助。
“并且我要他毫发无伤地回来!”——Right博士

注释

SCP-542已经表现出了对于SCP-291SCP-827SCP-545的后天知识。对于SCP-542有关于SCP知识的范围和他是如何得到这些知识的问题正在调查之中。违反规定的人员会在一份书面调查之后得到相应的纪律处分
-O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