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421

⚠️ 内容警告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421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danger

4wZl5S1hkEfWiOH.jpg

一份通过Psi-7-2的摄像头所拍摄的SCP-5421-A的内部,可看见SCP-5421的部分

特殊收容措施: 通往SCP-5421-A的入口应一直保持管理。除非得到至少两名O5议会成员的确示,否则人员不得进入SCP-5421-A内。进入SCP-5421-A后,人员不得对SCP-5421进行目光接触。

任何知晓关于SCP-5421本身的细节将导致信息危害,除基金会数据库之外,关于认识SCP-5421的文章应被立即销毁。任何情况下,禁止人员查看这些文章,在此前提下一旦有人员查看,将立刻在他们返回至住宅区域前立刻逮捕并予以A级记忆删除。如记忆删除无效,将在上述中的住宅区域的入口撒盐,避免进入的人员受异常影响。

描述:SCP-5421-A是一座被建造在日本名古屋的███████豪华标准公寓中的卧室单元。直到2018.9.17之前,该公寓单元暂无任何异常活动迹象,首次记录的异常现象报告是在一位名叫藤原爱子(Aiko Fujiwara)的22岁女性入驻于此后发生。

SCP-5421是[数据删除]。

来自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部门的通知


相关文件因被证实具有信息危害而设立权限,所有查阅文件的人员必须在返回住宅区域之前进行A级记忆删除,任何未遵循这一流程的行为将受到严重处罚。

— RAISA主管,Maria Jone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现记录:在2018.9.22,藤原到来的五天后,公寓单元的门户被注意到半开的状态。隔壁住户抱怨SCP-5421-A散发着一股腐臭味,一小时后,物业人员打开了单元,在SCP-5421-A的地板上发现了藤原肿胀的尸体,显示表明其死于因自身割腕造成的流血现象1。当地警方的后续调查则表明藤原的死亡时间已有十天左右,这种反常的时间差已使基金会日本分部的特工赶到现场。

至基金会人员抵达后不久,███████豪华公寓设施被关闭并作为SCP-5421-A收容,通过掩盖理由18号(健康问题)以疏散所有建筑内的住户与员工。根据基金会人员的请求,已保留事发现场包括藤原尸体的原貌,并将对设施的收容工作指派至Site-44。由于怀疑存在时间异常,已跳过部署调查组团队,转而在大楼封闭17小时后由3名MTF-Psi-7(“家居装修”)成员抵达现场。

探索记录:

前言:11:12 PM,在Site-44临时主管的监督授意下,MTF-Psi-7的特工在进行进入SCP-5421-A的准备工作。探索期间将视频镜头通过实时直播至站点总部的大厅内,通往SCP-5421-A的走廊也被事先清理干净。


<开始记录>

总部: Psi-7,可以进去了。

Psi-7-1:收到,总部。

Psi-7-1缓慢地打开了SCP-5421-A的门。Psi-7-2和Psi-7-3优先进入,Psi-7-1在随后跟进。

公寓内部的布局杂乱无章,一些塑料袋散落在地板上,冰箱单位处于半开状态,三瓶装有一升水的容器被摆放在桌子中央,除此以外,地板上还有一破碎的平板电视。

机动特遣队队员们跨过藤原爱子的尸体。她的眼睛与耳朵保留由一锋利工具导致的自残痕迹,干涸的血迹凝固在她地板的周围。

Psi-7-2:该死,是那名死掉的住户,她看上去很糟糕。

Psi-7-3:之前你没看过腐尸吗,Arnie?

Psi-7-2:我在阿富汗的时候可没有处理腐尸这一说。

Psi-7-3:好吧,看来凡事皆有第一次。

Psi-7-2:哈哈,亏你还是个警察,Yel,我们都知道,你没必要强调。

Psi-7-3蹲下来查看尸体。她将尸体转了个面,发现在尸体松垮的手上有一张皱褶的纸张。Psi-7-3有点困难地进行了回收。

Psi-7-3:请看,我找到了什么。

Psi-7-3的视频镜头显示这张被她展开的纸张。大半部分已被记号笔标记得极难阅读。

Psi-7-2:你会日语吗,Yel?

Psi-7-3:会一点。

Psi-7-3准备阅读。

Psi-7-3:房子里……的人?它说房子里的人。还有一张脸部的图画,就这些。

Psi-7-2:你认为这是我们要找的目标吗?2

Psi-7-3:我不敢下结论,但我认为就是这样。这里的左上角还有一句话。

Psi-7-3继续阅读。

Psi-7-3:祖……祖母Obaa……chan3,她从祖母那里得到了什么?看上去是这样说的。

Psi-7-2:她从祖母那里得到了什么?

Psi-7-3:不知道。

他们的头上开始传来液体搅动的声音,Psi-7-2抬头往上方看去。

Psi-7-2:那到底是什么?

Psi-7-1举手,向队员示意保持安静。

Psi-7-1:嘘。

Psi-7-1扫描他周边的环境。

Psi-7-1:搜索这栋房间。

Psi-7-2 和 Psi-7-3:收到,长官。

三名特工从各自的方向离开,Psi-7-1搜寻厨房,Psi-7-2搜寻浴室,Psi-7-3搜寻卧室。

截止自半分钟后。

Psi-7-2:厨房没有任何目标。不过,冰箱看起来是空的。

Psi-7-1:已搜完浴室,不过,她看上去不能在这里冲洗,Yelena?

Psi-7-3:已搜完卧室,我看到了一个笔记本电脑,床上还有一个手机。

Psi-7-3突然停话。

Psi-7-3:我感觉我们被监视了。

Psi-7-3快速地转过身来。

Psi-7-1和Psi-7-2进入。

Psi-7-3:你听到了吗?

Psi-7-1:听到了什么,Yelena?

Psi-7-3抬头看去,之后转向她。

Psi-7-3:我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这里。

Psi-7-3指向卧室门口的上方。

上方的墙壁没有任何异常。

Psi-7-1:没有你说的眼睛。

Psi-7-2:你认为这是某种幻觉吗,队长?

Psi-7-1:……也许吧,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要处理这个破事。

Psi-7-1启动笔记本电脑,之后看向日记。

Psi-7-1:好的,不要胡闹,二号,我要你打开手机。连接到你的设备上后再把文件传回总部。

Psi-7-2:收到。

Psi-7-2捡起手机,用USB线将其连接到头盔上的端口。

Psi-7-1:三号,看好笔记本电脑,看看它是不是还在开着。

Psi-7-3:明白,一号。

Psi-7-3坐在桌子面前然后打开了电脑。

二十秒之后。

Psi-7-1:进展如何,二号,三号?

Psi-7-3:电脑看上去还能启动,谢天谢地里面还有点电量,现在开始传输文件。

Psi-7-2:传输已完成,找到了一些音频文件,看上去她有一本日记。

Psi-7-1:你到底看到了——

突然,卧室的门缓缓地打开了,伴随着吱呀一声,里面还传来低沉的男性呻吟。

所有Psi-7特工看向门。

Psi-7-1:这绝对是我们要找的目标了。三号,继续看看电脑,二号,你刚刚说了什么?

Psi-7-2:这里有一份录音,但我无法理解,里面的内容全是日语。

Psi-7-1继续冷静地监视大门,他准备好了武器。

Psi-7-1:二号,换三号过来,我想让她听译这个录音。

无任何异议,两名特工交换了位置。

Psi-7-3:好的,好的。“他在墙里,他在天花板里,我可以听到他在笑。”

Psi-7-2:这他妈的是什么意思?

Psi-7-3:我不知道,好吗?“他看着我,他在玩我。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但是他在玩我。”

Psi-7-2:去他妈的。

Psi-7-1:专业点,二号,三号,继续。

Psi-7-2:抱歉,队长,但是我……我在这份文件夹里找到了一份视频。

Psi-7-1看向电脑屏幕。

Psi-7-2打开电脑,视频显示藤原安置在卧室里的隐藏摄像头,一双黑色的眼睛在床头看着她。藤原之后醒了过来,与它进行了眼神接触。很显然,眼睛开始因愤怒的情绪而扭曲,三秒之后消失。

之前曾听过的声音在此时出现,Psi-7-1转过身。

Psi-7-2: 队长,他在你后面,不是吗?

Psi-7-1吞咽。

Psi-7-1: 保持冷静,现在。保持冷静。

在他们面前可听到一阵笑声。

之后是3秒的沉默。

Psi-7-1: ……三号,你目前听到了什么?

Psi-7-3:没有!就只是说不要再往上看了。“不要往上看,不要往上看。”她说如果你知道的话,不要往上看。这也是她为什么被困在这里的原因,她还说不要……不要在知道这一切后直接回家,否则他会缠上你。

Psi-7-2:我们知道,不是吗,队长?就像她说的?

Psi-7-3直白地看向Psi-7-1的眼睛。

Psi-7-3:一号,我们得马上离开这里。

Psi-7-1点头。

Psi-7-1:就是现在,快跑!

SCP-5421: 啊咦。

卧室的门被关上,Psi-7-1试图打开,但无济于事。

门外传来逐渐接近的敲响声。

Psi-7-3:不,他说不。

Psi-7-2:草,草,草!

Psi-7-1:各位,快低下头!Telena,Arnie,快低下头!

所有的特工都低下头。

Psi-7-1:注意,不要抬头看,不要抬头看,不要抬头看。不要抬头看!

Psi-7-1后面开始发出之前的声音。之后出现粗重的呼吸声。

Psi-7-2:队长,队长?!

通过Psi-7-2的摄像头,可以看到一根伸得特别长的手指落在Psi-7-1的背部。同一时间,紧接着在Psi-7-3的摄像头,又可看到一张黑色的手笔正抚摸Psi-7-2的背脊,几秒之后它们皆从天花板上收回。

SCP-5421以颇具戏谑的意味说日语。

Psi-7-3:“快抬头看吧,我的……小美人。”他说,“快看,快看。”

Psi-7-2:草你自己吧!

Psi-7-1:二号,快趴下!三号,你能恳求它吗?

Psi-7-3:我在做了。

Psi-7-3开始用日语对话。

此前出没的声音又重回场景,这次是在Psi-7-3的后方。一个较长,黑色的手臂从墙内伸出来,摸了摸Psi-7-3的面部。Psi-7-3颤抖着,但还是继续对话。

SCP-5421发出一阵咯咯的笑声,疑似收到回复。

Psi-7-2:天啊。

Psi-7-1:他说了什么?

Psi-7-3:我们看上去都很漂亮……所以……所以我们应该抓不到他,他等不及要饿死我们,看着我们枯萎,以及……

Psi-7-3咬了咬她的嘴。

Psi-7-3:他要折磨我们。

Psi-7-2:全能耶稣在上啊。

Psi-7-1: 好的,好的,只要我们不往上看,就没事的。

SCP-5421大笑,他开始继续诉说,可在众人面前听到流水声。

Psi-7-3:他说……

Psi-7-3的膝盖在颤抖。

Psi-7-3:他说“没错。

Psi-7-1:我的……天啊。

Psi-7-1举起他的右手。

Psi-7-1:所有人,武装起来。

Psi-7-2和Psi-7-3拿起他们的武器。

流水的声音开始愈加接近。

Psi-7-1:准备?

Psi-7-2和Psi-7-3皆端正步伐表示接受命令。

Psi-7-1: 不要往上看,直接开火!

机动特遣队的特工们开始往天花板开火。

持续了一段时间的枪声。

Psi-7-2:它死了吗,队长?

Psi-7-1:希望如此。

电脑此时传来一则通知,Psi-7-2保持垂头,开始调查,屏幕此时弹出了一则没有关闭按钮的窗口。

Psi-7-1:Arnie,快关掉。

Psi-7-2:我看不到什么,等等。

Psi-7-2按下了一个随机的按钮。

窗口此时弹出了一则卧室里的摄像头页面。

水声再次得到重现。

Psi-7-1: ARNIE,不要看—

当SCP-5421的面部出现在屏幕面前时,Psi-7-2已经无法从屏幕离开其视线。在记录中断之前,可以听到一声卧室门彻底上锁的声音。

<结束记录>


后记:基金会人员在摄像头中断联系两分钟后到达SCP-5421-A的入口,门被证实半开着。三名探索小队的成员被发现死在了地上,死因被确认为用武器自杀。他们的尸体上没有发现其它痕迹,在被发现时它们均保持着新鲜的状态。

基金会研究员在那之后推测SCP-5421已经完全控制SCP-5421-A,并确认其异常效应是当有人通过视觉接触它时,它会根据自主意识将该人员隔离至它的口袋维度内。截止至目前的撰写,禁止任何未授权的人员进入SCP-5421-A的入口,所有观看过实时直播的人员均进行记忆删除,以防SCP-5421转移至SCP-5421-A外。

附录5421.01: 下列档案是来自藤原爱子的音频日记,至所有MTF Psi-7成员死亡之前已通过Psi-7-2上传至直播内。所有内容皆转录自音频后从日语转译为文本,为确保档案简洁,已删除和SCP-5421无关联的部分。

2018.9.11
天啊,我真不敢相信她走了,走得很突然……奶奶是一个很仁慈的人。要是她下周能带我去名古屋的话该多好啊,不是吗?我确定妈妈给了我一些她的纪念品,她的旧记事本,她的旧项链……该死,那条项链真的很适合她。不论如何,妈妈说奶奶是在她21岁去北海道的那段时间,在政府单位执行什么最高秘密任务后或其它什么事情后,离职时拿到了这串项链并把它带了回来。谁知道我奶奶曾经是什么秘密特务,不是吗?

(…)我看了看那本旧记事本,不过,其中的一些看上去像是被胶水粘住了。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亲手拆开它们。其它的一些内容看样子应该会很有趣。

[移除无关内容]

2018.9.16
(…)根据其它的消息,我终于把这些纸页分开了。妈妈那老旧的切信刀在这三十年间第一次派上了用场。笔记本的内容尽是一些吓人的鬼话。很显然,奶奶在北海道听说过一个名叫“房子里的人(?)”的化身4,看上去和虾夷5当中并不起眼的民间传说有关。

传说他会存在于天花板上,并且还会游泳(?),偷看小孩子与女性并且会像老……变态一样玩弄他们。当他们发现他在这里的时候,他也会把他们锁在房间里然后看着他们慢慢死去。奶奶向当地的人们咨询净化他的方式,从当地人得知,每当想起他或谈论他的时候,都得在门口撒盐,因为他们害怕一旦记起他,他便会开始追踪他们的孩子。

我,去,这就是奶奶(撒盐)的习惯吗?妈妈和我一直想搞清楚的事。

我不知道这与奶奶做的事情有什么关系,但她看起来拥有一套搜集民间传说的诀窍。虽然,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些页数曾粘在一起。(…)那份他甜蜜的吻是我在到达名古屋之前所能得到的最后一件事。再见,指宿!6你对我真的太好了。多谢你为我带来的回忆,再见,奶奶。

2018.9.17
你好,名古屋!终于搬到我的新家了,把东西挨个摆放,相框摆在上面,庆祝地在当地吃份拉面大餐。不过,新地方看起来很嘈杂,我总觉得这周围有个正在滴漏的水管,一直传来水声。我以为妈妈应该已经处理好了?邻居也在隔壁房间吵闹,真是够了,我想知道为什么她要把这间房子租给我(…)

(…)呵,所以我早就脱下了衣服然后把它们放在了衣篮里,还有……他们好像不在?我们这里还有老鼠问题吗?

2018.9.18
(…)紧接着在我教完书回家后,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就是,当我进来的时候,好像有东西和我的腿擦肩而过?它又冷又硬,就像死人的手指。光是想想我就能发抖,而且水管的滴漏声好像越来越严重了,几乎整座公寓都能听到这声音,比如这里。[藤原举起她的手,可听到水流声。]我会在洗完澡后继续记录这件事。

(…)天啊,这地方是闹鬼了吗?灯泡一直在洗澡的时候开啊关啊,穿好衣服后又恢复正常了,可紧接着卧室里的灯泡也开始作妖了。

我甚至还对连日以来的噩梦无济于事。一阵令人不安的耳语,有什么东西在我脖子边上呼吸,甚至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摸我的腿,我的脸。每当我想起这件事的时候我就忍不住颤抖。

去他妈的,我得去检查下作业然后睡觉去了。

2018.9.19
滚他妈的滴漏水管!今早起来的时候有水滴在我的脸上,它看上去很暖和。自那之后我就无法睡着了,于是我去洗了个澡,可紧接着灯光又在闪烁,而我感觉我听到了……一阵呼吸声,对,粗重的呼吸声。在我返回卧室后又发生了同样糟糕的事,而且我在找衣服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像是沥青的污渍粘在上面,闻起来就像漂白剂或其它什么。我知道这是新家,可是……现在我已经有搬出去的打算了。这些烦人的事情简直了,当我回来之后,邻居家依旧很吵而且也帮不上什么忙,看来我得找找维修员检查检查是什么毛病。

(…)雏山,一位女维修员,说这座单元并没有任何滴漏水管,灯泡还是好的,我告诉她这不可能。刚刚灯泡还在闪烁着,水管从我来到这里之后一直在滴漏,她只是耸了耸肩,开玩笑地说可能是有缠上我了,然后和我告别。

不过,这倒是让我想起了关于奶奶的记事本里写有化身的事,如果…

不,我不想再想起什么了,不论如何,我决定明天去莉奈家里睡觉,如果真的是化身在缠上我的话,我真希望他会在我回来的时候离开。我现在在卧室里安装了摄像头,我想看看今晚会发生什么。

2018.9.20
我敬爱的天神啊,救救我,救救我,我突然在夜里醒了过来然后看到他在这里,之后门被关上了。那双眼睛,总是会在每晚我睡着的时候看着我…他总是在看着我。他就是我的衣物染上了沥青的原因。天花板上的那股暖流…是他的唾液。他是……他是……

[可在其中听见急促的呼吸声,藤原的声音开始变小。]

他正在我的身旁呼吸。

他把门锁住了,我逃不出去。

这里很安静,灯光都关上了,我不能再听到邻居的声音了。

他不会让我睡觉,每次我在吃喝的时候他都会来骚扰我,他每次都会从墙上跳下来,确保我不能把食物放在上面……或者从地板上钻出他的手,然后抓住我的手脚。

但他不会杀了我,他不敢做什么除了吓我以外得寸进尺的事。

我知道他是什么,他就是个胆小鬼,除了盯着一个无助的人以外什么都没有做。这就是你,不是吗?!他妈的胆小鬼!?

[从纹理表面当中传来流窜声]

不!离我远点,离我远点!

[传来刀具剁在地板上的声音。]

离我——

未知日期
他在墙里,他在天花板里,我可以听到他在。他看着我,他在玩我。我不知道他是什么,但是他在玩我。

我不应该向上看,这是他把我和其他受害者困在这里的方式。

他的手可以在房间各处出没,但他的脸,他的脸只在天花板上。从我困在这后他就已经在监视我了吗?有多久了?是他造成了这些黑色污渍?是……

不,他只能吓我,这是他唯一能够做的事,我已经很努力地在反击了,但他总是能很快地回避……

[藤原开始抽泣]

对不起,奶奶。对不起,我不应该看你的记事本,你藏起它一定是有原因的。

[传来充满戏谑的哼声]

不论是谁听到了这里……请快逃。他已经盯上你了,不要抬头看,不要抬头看,不要抬头看。

不要尝试知道他到底是什么。

如果你能听到这里,请在每一次你回到家以后立刻在门框那里撒盐。这是你唯一一种避开他的机会。

[哼声越来越接近]

他会困住你,你现在知道了。不要在不撒盐的情况下回家,不要抬头看。

他说…他说他会看着我死。我知道他在这里,他会看着我死,他没法做更多的事,但他会……看着……我……死。

[又一次重现流窜声,SCP-5421的声音出现在一定的距离,无法辩认]

不,快滚,快滚!快滚远点!你这混蛋!

[传出从柜台抽刀的声音]

我不想再看见你了!我不想再了解你了!

[藤原尖叫着,出现了四次刺入的声音,之后她倒在了地板上。]

[音频记录持续了几分钟,之后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男声]

真可惜,她真不耐玩。

[大门最终打开,可听到一阵流窜声,之后出现敲击玻璃的声音,推测为未知来源操作手机的缘故,音频到此截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