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489


scp-nixon-elvis.png
目前的SCP-5489实体

项目编号: SCP-5489

项目等级: Keter Integrated

特殊收容措施: SCP-5489只会在Site-48内出现。在 SCP-5489下落不明时,站点人员在讨论机密信息时应谨慎行事。当 SCP-5489 被定位时,站点人员应假装不知情并使用指定的手势通知站点安保。安保人员将根据具体情况决定是否将SCP-5489从显现点移走。

特殊收容措施更新10/12/1996:SCP-5489目前被安防在 Site-48的泳池供应柜中。禁止站点人员在泳池区讨论机密话题。研究员Ustinov被指示在每个工作日至少进行一次反间谍活动。监管人员已被指示拒绝承认SCP-5489在储物柜后面的存在。

描述:SCP-5489是一种由GoI-16制造的隐蔽监听设备,目前已渗透到Site-48。SCP-5489是一个无源腔谐振器1没有电源;当被特定的无线电频率识别2“激活”时,音频数据可以通过SCP-5489传输到无线电解调器。尽管此解调器从未被回收,而且超高频通过视距传播运行,但据信SCP-5489正在将这些数据传输到Site-48之外的地点。SCP-5489具有智能,能够自发移动,并且不能被收容在固定位置。项目的表面外观类似于美国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的带框照片,每当被挪动时,其外观都会发生变化。

附录-事故记录: 项目于1989年5月25日被Gomez警官发现。监控摄像确认项目于13:02出现在右侧主电梯平台内。未知对象在此之前是否已渗入站点。

05/25/1989

位置:主电梯
在场人员: Tillerson警官、Gomez警官


<开始记录>

<Tillerson和Gomez进入电梯。>

Tillerson: …所以不要和我抱怨了,你可以独自去休息室待会。

Gomez: 好吧,没什么。

<Gomez警官与SCP-5489进行视线接触。>

scp-nixon-official.jpg

Gomez:嘿,他们什么时候放了Dick的照片?

Tillerson:什么?

<SCP-5489易位,不留痕迹。>

Gomez:什么情况?

<结束记录>


后记: 官员将事件报告为收容突破或潜在的现实重构。
项目被搜索团队多次识别,结果具有相似的易位性。


05/25/1989

位置:避难通道A
在场人员: 指挥官Ian、警官Rogan、技术员Sweikart


<开始记录>

<技术员Sweikart和警官Rogan正在参与寻找未被收容的异常。Rogan警官与异常进行视觉接触。>

Rogan:好的,清楚。

<Rogan警官、指挥官Ian和技术员Sweikart发出以下消息:“疏散通道的肖像之间的异常”。Sweikart和Rogan离开附近并开始读取整个光谱。>

Sweikart: [轻声] 这里没有热辐射成像。

Rogan: [轻声] 我们离得更近了吗?

Sweikart: [轻声] 不,等等。

<沉默。>

Rogan: [轻声] 我们越来越近了。

<Rogan警官假装漫不经心地走进房间。辐射仪器没有尖峰,技术员Sweikart进入以获取进一步读数。>

Sweikart: 所以,呃……这个走廊真的很舒适,我想。正常情况下,我可以在这里闲逛吗,警官?

Rogan:哦,是的,这很正常,用你的普通收音机。

<技术员Sweikart在他的解调器上循环拨号。最终,他找到了一个信号,该信号同时播放了来自疏散通道A内的音频以及一位说俄语的不知名女性。技术员向两英尺外的Rogan警官传呼,“我们应该把Ustinov叫来吗”。>

Ian: [进入] 好吧,让我看看那小东西又变成了谁?

<SCP-5489易位,不留痕迹。>

罗根:该死的!

<结束记录>

scp-nixon-mao.jpg

后记: 收集的数据

  • 物品不散发辐射或热量;
  • 物品有一个内腔;
  • 项目仅对触觉和听觉刺激有反应
  • 项目在易位后继续以相同频率播放

对象移至研究办公室C#6。 办公室被腾空等待适当的收容。

05/26/1989

位置:办公室C#6
在场人员: 指挥官Ian、技术员Sweikart、研究员Ustinov


<开始记录>

<研究员Ustinov被招募以对SCP-5489进行反制措施。>

Ustinov: [轻声]呃……直说吧,他们是格鲁乌的人。

<对话中断以继续反间行动。>

Ustinov: [轻声]有人在说话。其中一个人的代号是探照灯。他很生气,因为我们正在寻找他们的间谍。

Ian:他们想从这里得到什么?

<对话中断以继续反间行动。>

Ustinov: [轻声]现在是另一个人在说话……他貌似说完了。

Ian:好吧,我们搞定那家伙?

Sweikart:别插话。

Ian:好吧,你个自作聪明的家伙。

Ustinov:我有一个主意。

<Ustinov携带解调器进入C#6,以执行进一步的反间行动。他不露痕迹地移至SCP-5489下面的座椅上。>

Ustinov: [轻声] 嘘。 Tovarich

<无线电静默。>

Ustinov: [俄语]不要离开。你需要更改无线电频率到620,该频道上没有敌人的监听。

<无线电静默。>

Ustinov: [俄语]探照灯特工,快点,然后回到到您原来的位置。

scp-nixon-navy.jpeg

<无线电静默。>

SCP-5489: [俄语] …谁在说话?

Ustinov: [俄语] 我的名字不能透露。我是的我们派来的间谍。 现在是特殊情况,需要对设备进行渗出。

SCP-5489: [俄语] 他们不会抓到我的,我可以留下来。 我会留下来的。

<结束记录>


后记: 研究员成功将SCP-5489收容超过40分钟。

05/27/1989

位置: B翼洗手间5号
在场人员: 研究员Ustinov


<开始记录>

<必要时从俄语翻译>

Ustinov:是的,这是一个好地方。这里会进行很多敌方社交活动,他们会在这里卸下防御的。

SCP-5489: 如你所说,Makerelov什么时候会在这里?

Ustinov:哦,我们拭目以待吧。在这里你的渗透会进行得非常容易,特工。待在着别动。请不要和Yuliy说话。我刚得到情报,他叛变了。

SCP-5489: Yuliy 也叛变了!?这就是我们的整个间谍团队吗!

Ustinov:说实话我和你一样沮丧。

SCP-5489: 你为什么不去报告上级?只需告诉他们我们的安全无线电通话频率。

scp-nixon-wall.jpg

Ustinov:我认为最好低调一点,保持你和我之间的沟通。我甚至对Makerelov没有太大的信心。如果他们发现我们存在,他们会先去报告上级。等着,我会找一个我们可以真正信任的人。

SCP-5489: 我可以等待。

Ustinov: 保持联系。我只信任一个人,那就是你,探照灯特工。

SCP-5489: 你也是,狮狼特工。

<附录>


后记: 研究人员维持了项目大约八个月的收容,并在必要时将SCP-5489关在收容室中。

02/20/1990

位置: 02号会议室
在场人员: 警官Rogan,研究员Ustinov


<开始记录>

<研究员Ustinov正试图将SCP-5489劝入房间,但物体没有反应,只是在房间周围转移 >。

Ustinov:请进来。探照灯特工,紧急事件。你遇险了吗?

<无线电静默.>

Ustinov: 请作出答复。叛徒们将袭击这个站点,以阻止我们揭露他们的计划!Tovarich,收到请回复。

SCP-5489: Suka,你是个骗子。

Ustinov:探照灯特工,发生了什么事?

SCP-5489: 我昨晚决定检查原始频率。项目负责人有一条自动消息。告诉我要注意一个他们叫Dennis Ustinov的三重特工。我意识到,是你。你不是什么战斗工程师。你只是一名会计罢了。

Ustinov:不,探照灯特工。请不要告诉我他们已经把你叛变了。他们是苏联的敌人!

SCP-5489: 我以为你是我们的人,Tovarich

<SCP-5489易位,不留痕迹, Site-48 继续锁定以查找项目.>

Rogan:好吧,它不在L翼,继续前往K翼。

Ustinov:是的,我就在你身后。

<搜索墙壁以寻找项目.>

Rogan: 那么,它有没有告诉你为什么它在这里?

Ustinov:她显然是间谍,她是——

Rogan: 她?

Ustinov: 什么?她是个卧底。但应该不是他们的首领。

Rogan:好吧,好吧。

Ustinov:她应该正在研究我们正在开发的一个睡眠者特工-超级士兵计划。

Rogan: 我们?

Ustinov:不,他们被称为强化者之类的。不过她来错地方了,那些东西不在Site-48里。

Rogan:你会告诉她吗?

Ustinov:当然不会。

<收容室内的SCP-████开始敲击收容室的玻璃隔板。与此同时,研究员Ustinov注意到SCP-████指向收容室天花板上的通风管道里的SCP-5489。>

scp-nixon-v.jpg

Ustinov: [咬牙切齿] Jenny。

Rogan: [迷茫] 嗯?

<Ustinov胡乱地展示一些意义不明的手势.>

<结束记录>


后记: SCP-5489切断了和研究员Ustinov的连接。

08/19/1991

Location: 食堂冰箱
Personnel Present: N/A

scp-nixon-snowman.jpg


<SCP-5489没有与GoI-16联系,并重复播放了五天的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 >。


后记:在此之后SCP-5489的间谍行动能力降低。

10/09/1996

Location: 员工休息室
Personnel Present: 研究员Ustinov


<开始记录>

<SCP-5489在Ustinov研究员面前的桌子上转移>

Ustinov:你准备好说话了吗?为什么是现在?

SCP-5489: 对不起,狮狼特工。他们真的都是叛徒Suka。一直以来,我都被骗了。

Ustinov:你都知道了吗?

SCP-5489: 大概吧。Yuliy是最近被策反的。他们都是佣兵,每一个人。他们甚至想要策反我。Nyet!

Ustinov:你是否觉得共产党已是强弩之末了,特工?

scp-nixon-tree.PNG

SCP-5489: 不要告诉我你也厌倦了。

Ustinov:不会的。我们可以继续执行任务。苏维埃万岁,Tovarich

SCP-5489: 什么任务?

Ustinov:这是机密。去一个尽可能没人的地方,我会去见你的。苏维埃万岁

<结束记录>


后记: SCP-5489藏匿在泳池供应柜台中。

10/12/1996

Location: 泳池供应柜台
Personnel Present: 研究员Ustinov


<开始记录>

Ustinov: 探照灯,是否收到?

SCP-5489: 收到,狮狼。

乌斯季诺夫:我们目前还安全的。据我所知,A. Imalitovich先生今天不会来。

SCP-5489: 这些年来,我从未注意到Sweikart也是一名间谍。

Ustinov:我也被蒙蔽了。探照灯特工,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SCP-5489: 什么问题?

Ustinov:只是…为什么选择尼克松?

SCP-5489:如你所见,尼克松是概念的证明。我们本来应该在1974年就进行这个项目,但他辞职了,我们不得不回到重新设计的阶段。如果你的茶几上的照片是其他的总统,那将是很拙劣的伪装。然而,当特雷门制造出它时,他无法让它作为福特,卡特,甚至里根那只蠢猪来运行。只有尼克松。我无法解释为什么。总之,我们只是在用我们所拥有的东西来工作。

Ustinov:我认为计划仍然运作良好。他们爱尼克松。

SCP-5489:是的。

Ustinov:探照灯特工,我正在考虑我们进入深度潜入。叛乱分子和基金会之间的关系正在升温,现在我们应该保持观望状态。

scp-nixon-elvis.png

SCP-5489: 你怎么看待做深层卧底这件事?

<Ustinov向项目展示某张黑胶唱片的封面>

Ustinov: 喜欢摇滚吗,朋友?

<结束记录>


后记: 技术员Sweikart的个人唱片机被搬迁到泳池供应柜台,以便于控制SCP-5489。


增编-重新分级: 对象被重新分级为“Integrated”,以正式确定其作为Site-48娱乐无线电频道发射机的功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