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535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535
等级等級1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特殊收容措施:SCP-5535被收容于Site-17的标准人形生物收容室内。一名警卫人员驻守在与之相邻的观察室内以防SCP-5535试图伤害自己。

SCP-5535的左臂已用特殊容器包裹以防其移动。该容器将每周移除一次以防手臂出现肌肉萎缩。上述行为仅能由当前负责SCP-5535项目的研究人员进行操作,移除过程中必须有一名警卫人员在场。

描述:SCP-5535,原名Mateo Velez,拉丁裔男性,出生于1986年5月7日。对象患有异己手综合症1的某种异常变种。尽管SCP-5535的胼胝体,后顶叶皮层,辅助运动区和前扣带皮层均未出现损伤,但对象完全失去了对左臂的掌控。其左臂不仅可以自主活动,而且对对象的身体和周边个体抱有敌意。此类情况通常由异己手综合症所引起。

历史:SCP-5535于2016年7月13日因谋杀妻子和谋杀子女未遂而被逮捕。对象声称它已失去了对左臂的掌控,后者不顾自身意愿将其妻子扼杀,窒息而死。SCP-5535被警方释放后遣送至医院治疗。在医院发现其大脑中存在的异常化学物质后,被基金会进一步扣押。收容期间,SCP-5535声称它已被某种无形实体所“支配”,也正是该实体在控制其手臂。

事故报告5535.1:在每周例行移除束缚SCP-5535手臂的容器期间,手臂并未对周边人员进行攻击,反而模仿起书写的动作。为搜集更多有关该异常的信息,基金会向手臂提供了纸笔。值得注意的是,此行为激怒了SCP-5535,对象表达了反对意见,但依然保持克制。由手臂写下的内容现记录如下:

首先,我得为之前伤害了你们的人说声抱歉。因为你们限制了我的行动,我以为你们和他是一伙儿的。不过我已经注意到他同样也被囚禁在这里,所以我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这个男人并非像他说的那样。他就是个骗子和夺走他人身体的混蛋。我才是真正的Mateo Velez。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东西,但绝不是人类。相信你们也已经知道了。它接近我,又强行闯入了我的思想中。它试着取代我,抹除我或别的什么,但它没有成功。至少没有完全成功。

我被迫亲眼看着这个混蛋用我的手杀死了我深爱的妻子。但当他把魔爪伸向我的女儿时,我知道我不能让他这么做。我试着夺回了大脑的部分控制权,用这只手阻止了他。从那之后我就变成了这样。

拜托,如果可以的话请帮帮我。我能够感觉到自己正在消失,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你们必须帮我从这个冒牌货手中逃离开来。你们必须把他的意识从我的脑子里抹除掉,把曾经属于我的控制权还回来。帮帮我,求求你们了。帮帮我。

后记:在写完上述信息后,受影响的手臂陷入了休眠状态,并且与之前相比,已经变得相当温顺。只有偶然情况下会试图攻击身体。考虑到信息的内容,为判明该异常的真实性质,容器将每周移除三次并与手臂保持交流。SCP-5535对此表示反对,对象声称另一个意识在说谎。研究继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