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552
Hyper_Wormhole.jpg

SCP-5552-EX模型

项目编号: SCP-5552-EX

特殊收容措施: N/A

描述: SCP-5552-EX是“双向时间旅行综合理论”中描述的Wendel通道,以该论文的第一作者Jonathan Wendel命名。

Wendel通道与哥德尔所猜想的闭合时间曲线运作相似。然而,Wendel通道的运作并非如虫洞那样可能需要庞大的能量开启,而是靠Wen子1振动来开启和维持。Wen子振动与原子的凋性2相合。正在调查凋性与收容中异常上观测到的现象间有何联系。

根据Wendel博士所言,与理论中开启足够大虫洞的所需相比,为开启Wendel通道产生足够多凋性的工程要在资源密集度上远小于前者。当前认为Wendel博士正在与联合国合作创造实用性时间机器。获取计划进一步情报的尝试被GOC干预阻断。

附录SCP-5552-1: 下面是对Wendel博士论文进行查验以确认其准确性的抄录。查验由柯罗诺斯计划领导人—Dr. Cindy Helsman与Dr. Naman Gupta主持。

<开始记录>

Gupta: 上帝啊看不下去了。

Helsman: 我是说,对这很直白但我们不太—

Gupta: 我是从情感上说的,Cindy。

Helsman: 噢。对我应该想到的。

Gupta: 这是我们的研究。完全就是我们的研究!我敢发誓,有一半多图表是直接从我们的草稿上复制来的。

Helsman: 我得说,我们知道有很多人已经在这个领域工作了。竞争激烈。

Gupta: 日他妈的狗屁。你看到那家伙的脸色了吗?在他发表演讲的时候? 全天下最得意的狗屁。

Helsman: 在会议上你都给我说过了的。

Gupta: 而且,他把所有东西都按自己命名!去他的“Wendel通道”、“Wen子”。

Helsman: 凋呢?

Gupta: 那是他家狗的名。

Helsman: 啊。

Gupta: 一条狗。他妈的连一条狗都比我有更多的物理现象冠名。

Helsman: 好吧也许这里会有地方说不通。也许审核员错漏了些什么呢。

Gupta: 这是我的研究!我已经全部检查过了,就和我检查自己的数据一样。

Helsman: 我们的研究。

Gupta: 哈?

Helsman: 这不是你的研究。这是我们的。

Gupta: 哦,对。一时错口。抱歉。

Helsman: 没啥。

Helsman与Gupta继续沉默地阅读论文。只能听到Gupta怀表的模糊嘀嗒声。Gupta停下来看向Helsman。

Gupta: 好吧…

Helsman: 对,我这也没找到什么。全都没问题。

Gupta: 肏。

Helsman: 我们会发现些其他东西的。我们会一直坚持。

Gupta离开会议室,把门在身后猛地砸上。Helsman叹息。

<记录结束>

会议后,Dr. Wendel的研究内容被视为在我们现有的物理学中足够合理,应被视为已解明而非异常。将对该研究的实施过程进行监控,确保此过程中不会发现其他异常现象。

附录SCP-5552-2: On 2020/05/02, Fo基金会卫星侦测到在加拿大Nunavut有极大视觉扰动。有一片二十英亩的土地完全变为黑色,包括区域内的全部动植物。基金会人员出动到该地的。下面是其报告的副本:

Stevenson和我在大概中午抵达现场。可以看的到在影响区边界的草木上有奇怪的颜色,但再过十尺所有东西都是一片漆黑。好吧,不是材料变成了黑色。更像是光线根本不从表面上反射出去。

地面踩上去还是坚实的,但有机物质就不那么结实了。我们不去碰也还能维持稳定,但哪怕是轻轻一推,整棵树都会彻底垮掉。或者我觉得更像是化掉。它们就是解体了。Stevenson 抓了些样本以供之后测试。

我们来到受影响区域的中心。这里的地上有个开口,不比一个检查井大。我们不敢信任贴在洞壁上的梯子,所以我们就牵了绳子往下赶。

洞里面一片黑,除了墙壁。一开始我们以为它是石头,但太软了。设施的走廊基本是空的,只有几条带GOC标志的安全提醒。我们只找到了一扇门没锁,上面标注“主要构造隔间”。我们决定不要进入,因为入口那里堵着一些人形的东西,都变黑了,和外面的树木一样。我们不想去“弄碎”他们。

Stevenson倒是拍下了几张房间稍微往内的图片。那地方被包住了,所有人都围在中间一个胶囊一样东西边,那也是这里唯一保留原色的东西。我们觉得里面有东西但我们不敢说死。

在看到报告后,GOC官员确认这是他们把Wendel博士研究投入实用的结果。为避免时间研究再出类似事故,GOC同意把所有文件以及Dr. Wendel进行的计算移交基金会。

附录SCP-5552-3: 下列抄录来自柯罗诺斯计划团队就破译并理解Dr. Wendel著作的会议:

Helsman进入房间。Gupta看着白板。

Helsman: 嘿Naman。

Gupta: 嘿。

Helsman: 我呃,我知道听到出事了肯定很难受。

Gupta沉默。

Helsman: 我是说,我之前和你一样自信我们的工作是正确的。尽管发生在温德尔和所有人身上的事很可怕,我至少庆幸没有一手体验到我们的失败。

Gupta: 蠢货。

Helsman: 哈?

Gupta: Wendel。他就是个混账蠢货。

Helsman: 这不是时候—

Gupta: 不不,比如…比如看这里!

Gupta走回桌边,拿出一页Wendel的计算稿。

Gupta: 比如衰变常数,你记得我们算出来是多少吗?

Helsman: 大概是小数点后十四位。怎么?

Gupta: 好,从论文里看他只是舍入到了三位有效数字,但他在实际数学里也只是用了舍入后的数字!
Helsman: 好吧, 就是说我们只把舍入后的数字放进了论文。看来他可能没有我们的完整数据集。

Gupta: 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对吗?

Helsman停顿。过一秒她露出微笑。

Helsman: 它可能依然是有效的。

Gupta: 他们还没有把我们的资金撤了吧?

Helsman: 还没有。

Gupta: 所以…你想建造时间机器吗?

Helsman: 你完全不需要问的。

附录SCP-5552-3: 以剩余的资金,柯罗诺斯计划在三个月内制造出了一台双向时间旅行设备(BTTD)。然而,在BTTD完成后,Dr. Gupta与Dr. Helsman未经咨询基金会伦理委员会、灾难现象应急计划组或因果一致部便使用了该设备。下面是在计划启用时由安保摄像机拍下的录像:

Gupta在 2:00 AM走入BTTD测试区。他来到控制面板处,启动机器,等到Helsman在2:08抵达。

Gupta: [检查怀表] 你迟到了。

Helsman: 你还没告诉我你在做什么。

Gupta: 我…在做初步测试。想着你应该到这参加我们计划的首次试运行。

Helsman: 你不通知别人就要直接开动时间旅行机器?

Gupta: 我通知你了。
Helsman: Naman…

Gupta: 你知道要是我提了没人会让我回去!以及,好吧…我需要有人在我进去之后启动机器。

Helsman: 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正式测试反正也是一星期之内的事了!

Gupta: Cindy。我要把我们的理论偷回来。

Helsman:再说一遍?

Gupta: 我们的理论。上面署的还是Jonathan的名字。我要偷回来。我知道你也在烦心。每次你说“Wendel通道”都要顿一下。这让我夜不能寐。他也许能抢走我们的工作,但我们现在有时光机了,我们可以修复这种错误!

Helsman: 你听起来很荒唐。

Gupta: 但你也不是不同意。

Helsman: 我….上帝这太卑鄙了。
Gupta: 这才不是卑鄙。我们为此工作了多久?五年吧?整整五年站在白板前、争论模拟结果、收集测试数据的成果就这么丢了,这不是卑鄙。

Helsman: 你我都明白,你控制不住能改变多少。

Gupta: 是。是。生活中的某些行动会设下长期事件链,没人能预测其影响,如此这般等等。但对这些行动中的每一个来说,有多少他者对明日几乎没有影响?就算你早到三分钟,我们现在的对话也不会有所变化。只有很多很多的行动才会有些意义。而据我们所致,我其实可以避免灾祸而非引发新灾。

Helsman: 这听起来不是很…科学的话。

Gupta: 我已经做过一些运算了。我基本肯定,如果我只是帮我们稍微快点想出一部分的数据解释,我就能再造一切,在我们发表研究时不会有任何重大分歧。

Helsman叹气。

Helsman: 你要回到多久前?

Gupta: 一月。所以就是八个月。应该能让我有足够多时间加速我们的研究,让我们能在三月的粒子物理会议上发表。在Jonathan能够偷到它之前。

Helsman: … 好。向我保证我们要拿到共同第一作者。

Gupta: 计划一直是如此。

Helsman: Hop in.

Gupta: 非常感谢。

Gupta进入BTTD旅行舱,Helsman开始处理控制面板。待Gupta拴好安全带,Helsman走向旅行舱。

Helsman: [大喊] 好运。

Gupta: [在舱内大喊] 我不需要!我应该需要多少次就能试多少次。

Helsman点头,走回控制面板。

Helsman: 这是他能说出最让人放不下心的话。

Helsman启动BTTD。全站电力被抽取,造成监控摄像头断电。

文件1/6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