𝒫

项目编号: 𝒫

项目等级: Keter

消除歧义: 𝒫可能指下述相关异常:

  • 当描述身体状况或执行动作时,𝒫指个体。
  • 当涉及到模因效应或书面/口头传播时,𝒫指词语。

特殊收容措施:部分考虑到𝒫对基金会的顺从和配合,𝒫的收容措施已被修改,使其能拥有尽可能多的自主权,包括保洁和访谈/治疗的日程安排。

尽管有关“𝒫”一词的信息很大程度上是自我规范化的,但应尽可能将其从公众视野中删除,并限制在误传部门预先批准的基金会文档中使用。

𝒫的母亲,Penelope Yore,正受到密切监视。尽管允许她与𝒫每周通话一次,但必须采取延迟线等预防措施以防基金会相关信息泄露。𝒫已经知道Yore女士并不完全了解现状,因此到目前为止始终能配合基金会的工作。

描述: 𝒫(原名Nudah Borvitch)是一名18岁的人类,其头颅结构极大地异于常人。𝒫正常的躯干连接着一段肉质的圆锥形脖子,其上支持着一个带有50-100个孔洞的巨大头颅,由皮肤、软骨、脂肪、骨等不同的脸部组织组成。这些孔洞基本对称,仅在面中线处有一些细微差异。孔洞处于不断变化的状态,当头颅皮肉吸收现有孔洞时,又会产生新的孔洞。

𝒫也指词语“𝒫”,它的听觉和视觉传播均表现出一定模因性质。𝒫,作为个体,无法用除“𝒫”以外的任何名字或直接标识指代。当通过书写等视觉方式传播时,所有对𝒫的直接指代仅能用“𝒫”完成。然而,口语中,该词语与另一英语单词的发音相同。以下是词语“𝒫”的发音示范。


附录材料


附录01 - 访谈(02-17-19)

导言: 基金会通过一支在网上广为传播的、名为“拥有液体嘴巴的孩子”的视频发现了𝒫的面部畸形。𝒫很快被找到,并被确认正处于异常状态。以下采访进行于𝒫已熟悉Site-96一周后。


Rouslin博士进入房间并坐下。

Rouslin博士:嗨,𝒫。

𝒫:嘿。

Rouslin博士:显然,我不想给你带来更大的压力,所以我会尽快结束。

𝒫:嗯,好……我是说,不,虽然这很好,但是我真的想和你们一样了解它,像是……好吧,可以。

Rouslin博士:我欣赏你的想法。好,我们开始吧,我会按照时间顺序来。你第一次注意到奇怪的事发生,是在什么时候?

𝒫:嗯,当时我不觉得奇怪,但第一次有人叫我𝒫是在……我想那时候我11岁。这一开始其实是一种侮辱,我们班的一个孩子这样叫我,仅仅因为我穿了粉红色的袜子。你知道吗,这毫无意义,只是我当时喜欢那个颜色而已。现在我不了。我的意思是……我不喜欢。

Rouslin博士:那时候你有什么想法吗?我知道,你说你不觉得奇怪,但你有什么情绪反应吗?

𝒫:我是说,我哭了,而且所有的事情……但是,这可能更多是因为我被欺负了,而不是因为他们如何欺负我。我完全不介意这个名字,事实上,当我第二天回到学校,大家都叫我𝒫的时候,我有点……喜欢它,有点。不管怎么说,至少比“Nudah”要好。

Rouslin博士:你是什么时候注意到它不只是一个绰号的?

𝒫:事实是,我不知道,也没人知道。我是说,我觉得老师、我的父母、校长都用绰号叫我挺奇怪的,但我从没想过,你知道的,它会奇怪到现在这种程度。

Rouslin博士: 它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严重的?

𝒫:呃,嗯,大概是我的头开始变得,你知道,开始变胖之前三年半时间。之前我百分百肯定这只是因为我的自我厌恶,直到有人让我去看医生。我在医院里待了几天,直到……直到我开始长鼻子,还有别的东西。那只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从那时开始,所有事都算是比较新的了。

Rouslin博士:你可以使用你脸上的新器官吗?

𝒫:我只知道鼻子可以正常使用,但是眼睛不行。其他的看上去甚至都不像人体部位,这些我就不知道了。

Rouslin博士:嗯,我准备的问题已经问完了,但是我还是想问问你,你感觉怎样?

𝒫:我是说,我理解情况的严重性,也很感激你们没有哄骗我。这事情很奇怪,我们不知道它为什么发生,但是我们正在努力解决它。我明白,我来就是为了这个。

Rouslin博士:但是你感觉如何呢?我是认真地在问你,我是说,如果有什么我们能做的,让你更舒服一点……

𝒫:我很好,拜托不用给我安排大宿舍。我不想成为一个累赘,我会在这里好好表现的,我很好。

Rouslin博士:好吧,既然如此,𝒫,谢谢你的交流。如果我们发现了什么,我们会让你知道的。


附录02 -访谈(07-07-19)

导言:物品在02:06:14显现,此时𝒫正在睡觉。以下访谈进行于十二小时后。


𝒫:好吧,这个世界要毁灭了。

Rouslin博士:𝒫,早上好。

𝒫:可能只是你这么想。我甚至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我只想停下。

Rouslin博士:你一整天都是这样吗?

𝒫:还有昨天一整晚,自从凌晨2点之后。自从它开始后我就没有睡着。

Rouslin博士:这是怎么回事,刚开始的时候?

𝒫:我是说……什么也不是,我想。我正在睡觉,砰——,我的头突然就被一个门把手撞了一下。一个门把手!什么鬼!

Rouslin博士:我们对这个物体进行了多次分析,但目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𝒫: 甚至,我们怎么知道它是来自于我的?这里有一大堆奇怪的东西,不是吗?

一张照着两人接吻的宝丽来相片突然出现在𝒫的脸前方,𝒫抓住它,把它扔到了地板上

Rouslin博士:它看起来好像是围绕着你发生的。

𝒫:从物理上来说,可能是的,但就主题上来说,完全不是!我是说,我甚至不喜欢——你看,它们只是随机的物品。早些时候我的手上出现了一个空的雪碧瓶,但我不喝含糖汽水。

Rouslin博士:我明白了。目前的最佳选择是,如果可能的话,确定这些物体的来源,并且尝试建立它们之间的联系,因为它们可能是某种潜意识,体现了——

𝒫:请不要说“你的欲望”。

Rouslin博士:我没打算说它。

更新(07-18-19):尽管在清醒状态下,𝒫也能创造出不同的物品,但这对于𝒫来说似乎是完全无意识的,不管是从显现的频率还是物品种类来看。虽然这些物品的出现似乎没有遵循任何模式,但注意到其中一些物体经常重复出现,有时每天出现多次。其中包括毛绒玩具、各式漫画(大部分来自《动作漫画》)、加热的颈枕、无标记的装苏打水的瓶子,以及装着接吻图片的马尼拉文件夹。


附录03 - 访谈(11-05-19)

导言:与此前不同的物体于08:14:58出现,首次出现在Site-96的综合餐厅内。以下访谈由𝒫安排,要求Rouslin博士尽快赶到,进行采访。约4小时后,访谈开始。


Rouslin博士:嘿,𝒫,你还……还好吗?

𝒫:巨他妈的不好,傻逼。

Rouslin:请试着别说脏话,𝒫。

𝒫:我很抱歉。我很抱歉,我只是,今天压力很大。想想,我在吃我的早餐,砰——鸡巴和蛋蛋。我他妈的要怎么办?

Rouslin博士: 我理解你的担心,我们正在试图发现你的饮食或习惯是否发生了变化,但这可能只是……嗯……

𝒫:我操蛋的生活里另一个随机出现的东西?

Rouslin博士:是的,除去脏话。

一个塑料飞机杯出现在桌上。

𝒫:我不行了。

Rouslin博士: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得说,你今天看上去有些不对劲。

𝒫抓起飞机杯,在Rouslin眼前晃了晃。

𝒫:唉,我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Rouslin博士:如果这能让你舒服点,没有人会因为这个批评你。这只是一个异常事件,不是你的错。

𝒫:这或许不是我的错,但我今天早上看到了所有人的反应。他们总是他妈的瞪大眼睛,努力不做出任何反应来让我感觉好点,但实际上,他们就是认为我是个怪物!不管怎么说,即使我和那些他妈的有着不真实的手臂和外星皮肤的人一起吃早餐,我仍然是个怪物!这就像,我知道他们知道这只是一个奇怪的异常或这什么东西,但这看起来就像我是什么超能力性变态一样,我恨它,我知道他们永远不能摆脱这个想法了。

Rouslin博士:𝒫,听我说。你说得对,人们会觉得这很奇怪,但我向你保证,他们不会觉得你很奇怪。你肯定注意到我额头上突出来的红色圆柱了吧?

𝒫:那是什么?

Rouslin博士:我27岁的时候开始在SCP基金会工作。到了29岁,当我正在研究两个几乎完全相同的平行宇宙之间的入口时,它关闭了,再也不能打开,把我封在了另一边。一切都是一样的,除了一个小细节。和我不同,人类没有这些。

Rouslin博士敲了敲他的触角。

Rouslin博士:当我最终开始在这里,在这个宇宙的基金会工作的时候,我也不得不一直应对别人的目光和自己的紧张感。但是现在人们已经习惯了,我在社交方面也做得不错。

𝒫:好吧,但是你只是有角而我有他妈的500个从天而降的鼻子和假鸡巴。这不一样。

Rouslin博士:你的情况可能比我的更严重,但无论如何,更重要的是你的自我价值,而不是其他人的判断,我可以向你保证,情况会变好的。

10秒钟的寂静。

𝒫:好的,好。当然,我会尽力的。

Rouslin博士: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𝒫。我为你感到骄傲。

𝒫:好吧,别高兴的太早,现在这情况还是很操蛋。

桌子瞬间盖上了一块桌布,上面是男性生殖器的图案。

𝒫:来得正好。

Rouslin博士:嘿,别紧张,我见过比这更糟的餐厅装饰。

更新(12-26-19):自11月5日起,𝒫开始表现出基线实体化行为之外的无规则性。在长短不定的周期中,前面几天将出现曾经出现过的物品,接着是一个异常日,此时新的物品会出现,例如填空故事书、空咖啡杯、各种自慰器具、丝带或其他碎布、金属尺、三福牌永久记号笔,以及同性恋色情图片。


附录04 - 视频日志(01-03-20)

导言: 以下视频日志来自𝒫房间中的摄像机。


16:19:15
𝒫被传送到房间中,看上去正在快速前后晃动,并处于恐慌状态。房间中央出现了一张可爱的桌子,周围是几张豪华的椅子。𝒫坐在其中一张豪华的椅子上,表露出极度的担忧。𝒫试图挣扎着从这张豪华的椅子上起身,却失败了。

16:22:00
𝒫的衣服瞬间被一套优雅的舞会礼服替代。𝒫尝试脱下这套优雅的舞会礼服,但也失败了。

16:23:00
其他三张豪华的椅子上各出现了一名客人,还有茶和小饼干。𝒫呈现出惊恐的神色,拿起一杯茶,犹豫地抿了一口,又把它放回那张可爱的桌子上。

16:24:00
𝒫参加小聚会。

16:25:00
𝒫参加小聚会。

16:30:00
𝒫参加小聚会。

16:35:00
𝒫参加小聚会。

16:40:00
𝒫参加小聚会。

16:44:00
𝒫把那一杯茶放下,抓住了最近一把豪华的椅子。𝒫在豪华的椅子上挣扎了几分钟,最后成功地离开了它。

16:47:00
𝒫抓着豪华的椅子砸向那张可爱的桌子。砸了一分钟后,可爱的桌子裂成了两半,所有茶和小饼干滑下桌子,地上一片狼藉。

16:52:00
𝒫开始向那些对可爱的桌子和茶和小饼干被破坏视而不见、继续参加小聚会的客人尖叫。 𝒫似乎含着眼泪。客人无视𝒫,继续参加小聚会。𝒫跌坐在地上,啜泣着。

16:54:00
𝒫站了起来。客人停止参加小聚会,茫然地盯着𝒫。小聚会消失了。𝒫脱下了扯烂的舞会礼服,长叹一口气,也消失了。


最后的笔记: 𝒫的去向至今不明。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