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579

“你能到访真是好,亲爱的。我们都非常高兴你们能同意我们的提议。”

“那不是提议。最好,算是敲诈。最坏,要算恐怖袭击。”

笔一摁。在静默的客厅里震耳欲聋。

“还有你要叫我监督者。”


SUBROSA3.png1

Iris BlackO5-5坐在高大的红绸扶手椅上,围在桃花心木咖啡桌边。后炉里的火苗咔哒作响,火光晃动中的大理石壁炉比白金汉宫还要奢华。墙上挂着猎获纪念—异域的野兽,平凡与异常皆有,有死眼睛的也有一直注目的。这是第五小宅,Marshall, Carter与Dark的伦敦藏身地。

Iris讨价还价。O5-5据理力争。

Iris饮下红酒。O5-5没有。

谈判持续了将近六小时。


要约:

[已编辑]

收取:

  1. 三(3)枚万灵胶囊 [SCP-500]
  2. 十五 (15)本 24小时减重手册 [SCP-4177]
  3. 一(1)份 950开钻石苗 [SCP-757]
  4. 十(10)颗 生日糖,70岁 [SCP-983]
  5. 400g 纯人金 [SCP-4938]
  6. 18kg 多用绿黏浆 [SCP-447]
  7. 10kg 寄生木薯 [SCP-5579]

“十六千克就差不多了。”O5-5简洁地说。

“你很走运我们没要走整个球。二十。”Iris说。

“十八,还有你们必须务必保证—”

“是的,是的,我们知道。不得有死尸。”

“那就十八千克。”O5-5带着定论说道。

“要是这样我们才能继续,好吧。”Iris叹气。“我们最后的条件…是什么来着…啊,是的,木薯。你们的SCP-5579。我觉得这一条的讲价可以略过了吧,嗯?十千克,你们的担保是你们的全部存货。除了,当然,极少样本留给你们供科学折腾。所以交易达成?”

O5-5没有立即回复。她敲了敲笔,然后沉默地看向她的笔记板。Iris举起酒杯,很好奇这么一位聪颖的女士是为什么要磨蹭这么久。

“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O5-5终于开口。

Iris喝到一半定住了。血红的两道边界,红唇与红酒,差点便要碰上。她吃惊了。今夜一直很单调,没错,但O5-5从来不会重复自己—她从来不说废话。

“我们已经告诉过你们了。”Iris说道。“它们是特异的,它们是异常的,它们是有机的 objet d'art。它们对我们有价,对你们却无用。”

“是,但你们准备用它们做什么?”O5-5问道。“即便是深度冷冻,在几十年内它们也只会变成一堆烂糊。这似乎没什么…稳定投资可言。”

Iris笑了。虽然手握一队的豪车,一村的房产,还有若干私人岛屿,她只拥有三道微笑。她从来不需要更多。这是第一道,端庄盛气的一笑,在这谈判终于有趣起来的时刻开始浮现了。

“我的天,监督者,你可是在放任好奇心吗?”Iris问道。

“我只是在指出矛盾。”O5-5平静地回答。“我们要保证你们不会用SCP-5579做可能威胁广大世界的事情。”

“比如说呢?”Iris问着脑袋端庄一歪。

“孵化它们。”O5-5回答。

Iris哼了一声,而后窃笑,再而后完全放声大笑。她笑得是如此用力,必须得放下酒杯,不然这$1,500的红酒就得弄脏她$38,000的裙子。

“不可能的。”她控住呼吸后说。

“我们应该相信—”O5-5刚开口。

“这是不可能的。”Iris坚定地又说了一遍。

O5-5皱起眉头。

“怎么这么肯定?”她问道。

“因为过了九百万九千六十四颗行星后,你可能会开始猜到Avanaski不过是可悲可怜的寄生虫。”Iris说道。

“什么?”O5-5发问。

“Avanaski。”Iris重复一遍。“它们还是有点名气,或者我们是这么听说的。过去几年里小子们和我交了些许新的商业伙伴,在…非常高的地方。”

“你是说你们接触了系外生物?”O5-5问道。

“啊,非常抱歉;这可不在我们的披露合约之内哦,不是么?”Iris说着又笑了。

“呵。”O5-5嘀咕着。“所以,这个‘Avanaski’在寻找合适宿主上遇到麻烦了?”

“Avanaski在所有事情上都遇到麻烦了,亲爱的。我说,你们是不是觉得它们非常的…有能耐?”

“他们可以进行跨星系飞行。”

“答案不是这样。”

“不是么?”

Iris Dark喝完了最后一口酒。她举起酒杯,一个灰色皮肤的男人已经出现在她身旁。他拿走空杯,用流利的动作把满满的新杯递进她等待的手里。他刚刚还在,一息之间便又离去,O5-5只能在火光闪动间稍微瞥见这人。他完全没有脸。

“Avanaski,”Iris开始说了,“来自一个资源无比丰富的世界,比起那里地球不过是半苔藓的悬崖而已。它们消化了这样的一个世界,那个它们叫做‘一号’的星球可能只是它们成功感染的第一颗星球。我们还不确定它们到底来自何处,但从休眠时的耐受力看,我们怀疑它们曾经搭过彗星便车。”

“反正,它们这第一批也是唯一的宿主不过是些胖乎乎的灰色小家伙—想一想小象遇到了考拉。这些懒惰的肿块曾住在巨大的空心树里,整年都在挖果子。那是个双星系统—没有冬天的世界。还不止,下面的地层整块都是矿石和可开发能源。当然,当地人从未加以利用—革新来自必需,而它们别无所求。然而Avanaski无所不求。”

“就把它们看作是宇宙里的娇惯顽童吧,监督者—整个物种都发育在太过容易的环境里。人类才想出用火之时,它们的工业革命已经进行到半路。它们闲逛着进了太空,因为他们有现成的晶石,豌豆大小就含有50吨石油的能量。Avanaski手握通往银河的钥匙,如同它是老爹送的凯迪拉克。”

“然而,你看你看,其余的邻居就远没有这么理想了,就如它们在小广播里暗示的那样。现在,在烧光了所剩无几的“一号”行星后,Avanask缩减到了屈指可数的程度。它们对节约或适应都毫无概念—它们完全无法想到这些方面。我们怀疑,或者至少我们的商业伙伴怀疑,它们会在下个二十年内彻底完蛋。”

一瞬的沉默在他们间凝滞。

“你回避了问题。”O5-5到底开口了。

“哪一个问题?”Iris问道。

“你们为什么要木薯?”

“吃呗,多明显的事。”

O5-5停顿,而后叹息,把她的钢笔头朝下定在笔记板上。

“如果你非要浪费我的时间,Dark小姐,那么我们可以直接删去这一条件,今晚到此为止。”O5-5说道。

“我是认真的!”Iris带着一股冒犯回答道,她的手掌按在了锁骨上。“我们想要把整批都吃的精光!其实,已经计划要开一整桌筵席了—非常高档唷。”

“和街角的咖啡一样高档。”O5-5讥讽。“那不过是木薯而已。”

“充满外星寄生物的木薯。”

“它吃起来就和木薯一样。SCP-5579对化学分析都没有反应,更别说人的舌头。为什么在意?”

Iris Black的第二次微笑来了:些微又顽皮,就像童年好友间心照不宣的笑话。那是与知晓世界真实面目者共享的微笑—不只是投在帷幕后的那些,更有上面的操偶人。

“你可曾享用过Faisan Pathétique?”她问道。

“我觉得反正你也会解释是什么。”O5-5说。

“是一种野鸡,”Iris说道,“只能在法国的一座农场里找到。前任主人在谷仓自缢了。不知是什么原因,每当一头Faisan Pathétique被宰杀,它都会体验到一瞬间的存在领悟。它会理解到自己是一只鸟。它会理解到它活了无意义的一生。它甚至会知道自己的死不过是某些人类要吃晚餐。”

“你们怎么可能-”O5-5开口。

“核磁共振,”Iris打断道。“灵魂道标,共情微投射…哦,还有其实它们会在你砍掉它们脑袋前一刻大喊出‘等下!’、‘住手!’或者‘饶命!’我稍微享用过几回。你知道它们吃起来什么味道么?”

O5-5没有回应。

“鸡肉。”Iris还是说了。“吃起来就是干柴、寡淡的鸡肉。”

O5-5依然没有回应。

“所以你大概又想问‘何必呢?’”Iris舞手而言。“然后我就会回答说:‘不是关于口味,亲爱的。’然后你又要嫌我把你叫做亲爱的了,但我会继续说‘真正的重点在于Faisan Pathétique里要吃掉的东西,在光荣的一瞬之间,明白了它在宇宙秩序中的捕食位。’”

O5-5眼睛一眯,但没说话。

“捕食位?”Iris重复道,手停在半空。“拜托,监督者小姐,我非常高兴聊天里一人说两人话,但要是这里那里有点笑声配合我会很高兴的。微笑一下?畏缩下?随便啥?”

O5-5把笔在板上敲打着。

“哦好吧,一直这样。”Iris不悦。“我只是想给我的观点添些轻浮。”

“那么到底是什么观点,Dark小姐?”O5-5单不带感情地问道。

“‘色调’可不只是口味的事呀!”Iris解释道。“是我们不需要被这些原始的神经反馈支配!就比如这杯红酒。我可以欣赏它的味道,没错,但历史呢?生产它的技艺呢?为了占有存放它将近两百年的那座酒窖,我们开展的残暴美丽之资产侵占呢?这些我品尝不到,但我能体验得到。”

Iris缓慢而故意地一口喝完了红酒,一把放下了酒杯。灰人没有回来。过了一会儿,O5-5把笔放到一边。

“那这样的话,”O5-5说,“你能从SCP-5579体验到什么?”

Iris把手叠在下巴下,身子向前靠来,火光映在她的眼里。

“和我们的先祖一样的体验,监督者,当他们狩猎斩杀猎物之时。不是飘忽的小肉,不,我是说强大的猎物。熊。公牛。要生存下去就会把你挖成血淋淋空壳的野兽。但你还是战胜了它们。你,靠着力量和狡猾,现在大啖起它们生嫩、鲜活的血肉—可不是从死尸上剥下来,是要从惨叫的活物上撕下来。这时候你毫无羞愧,只有满足。你便是统治生命。你是高等物种。你活,它们死。”

“现在对一支银河强权也是如此。”

“想想一下吧!你把这些宝贵的小黑珠‘嘭’进嘴里,整个吞下。所有这些群落,所有新生的Avanaski孵化开来,试图缠上你的胃壁,上你的食道,缠上一切!然而,它们只会溶化、烧灼、恶心,被单纯的人类生理所挫败。每一秒的消化,都是对宇宙间最伟大的文明之一发起一边倒战争。每咬一口,你都在申明我们,人类,不会单单接管群星,而要尽吞群星。”

终于,Iris Black露出了第三个、也是最后的一笑。

全牙毕露。

“我来问你:还有什么比这更甜美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