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599
olf_fi_sh_gol_f_fish_golf_f_ish_1.png

在启动时SCP-5599的输出视频。

项目编号:SCP-559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5599的所有副本都保存在Site-77的一个中型地下室中。机动特遣队Eta-6(“色显”)已被派往Appalachian地区的旧货商店和旧货出售处,以重新获取任何存在于基金会收容之外的SCP-5599的额外副本。

接触SCP-5599相关材料的行为受到高度限制,D-5599是被研究人员的代号。任何其他被发现受到SCP-5599影响的生物都将被处以安乐死。

描述:SCP-5599为雅达利视频计算机系统生产的大约1500个卡带上的数据。它们可以在任何有足够大的卡带插槽的主机上运行,即使没有实际的连接。

当插入到插槽时,SCP-5599会产生混乱的图形和各种声音。虽然其会对控制器的命令有反应,但很难估计SCP-5599的预期内容是什么—因为频繁的崩溃经常会导致系统解释其为数据的损坏。

随后的影响尚不明确,但已在试验中观察到。

载入SCP-5599或分析其素材已导致所有被指定为D-5599的人遭受永久性听力损失。首次报告其为轻度耳鸣,D-5599的听力下降了六个月,直到只能听到可能是由MOS技术6532声音芯片产生的声音。一旦耳鸣开始,神经系统模式识别就会开始退化。

半规管、前庭、耳蜗和其他听觉器官未受到外部损伤,但将不再像预期那样能够检测音频。受试者也可能出现与模式认知相关的视觉障碍,如脸盲症。遭受这种效果的受试者的颞叶将会变得干燥1并且可能导致他们完全无法进行交流。

独留一人在他们的脑海中

遭受影响的受试者可以正常感知到SCP-5599,其中有些人较喜欢听刺耳的声音而不是什么都听不到。未接受保护的受试者寿命减少在统计学上有着重大意义。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确定这是否是因为脑损伤,深层的社会隔离,或者其他一系列因素的所造成的综合作用。独自一人在浴室地板上的镜子里

D-5599声称反复查看SCP-5599的输出图像可适当稳定画质。尽管接受记忆删除后,D-5599仍然一直在描述如何引导一个小型物体2通过一个粗糙的高尔夫球场图形然后进入一个洞。一旦这个洞被填满,一个大型海洋动物3将吞噬这个物体。在程序崩溃前,屏幕上会出现“阻止红军赤潮”“海洋的aer(原文如此)死亡”之类的文字。

SCP-5599于1983年在美国Appalachian地区出现异常的失聪高峰后被发现。

附录:采访5599-Y。

D-5599和Dr. Sanitatem讨论了关于SCP-5599作用效果的发展及其对他们交流能力的影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