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672


发送:O5-9
至:全体人员
主题:重要讯息:监督者指挥部已瘫痪
日期:1985.05.23


于3月23日夜晚,监督者指挥部与O5议会已损失,它经由基金会知晓已久的敌人——Damien Nowak,和正在追踪他的(项目)负责人——Daniel Asheworth,前基金会博士,现应视作叛徒的调查者蓄谋已久地精心策划。在议会峰会期间该事件以某种我们未能预见到的仪式导致了Site-01被摧毁,事件内无任何生还者。

我因工作原因很幸运地没有参与到此次事件,作为唯一幸存的议会成员,我谨宣布我将就任SCP基金会的新任管理员,直至指挥结构日后得以重建。

由于对袭击(双方)负责当中更易接触的一方已死亡,我以个人荣誉保证我将会亲手把恐怖分子绳之以法,这是我应尽的职责。

我很真诚地为我无法做到更多的事而感到抱歉。

— O5-9


cave.jpg

一例通往SCP-5672内部的入口通道,经由自发的奇术仪式后激活并显现。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非基金会人员不存在发现SCP-5672的可能,因此收容程序将无任何必要。

激活事件期间,允许所有Site-120的人员用站点传送门到达异常项目并在激活当天01:00~23:00中用于训练自身的奇术能力。如有人员未遵守激活周期的日程表,并因此成为因未激活事件而导致失能事故的受害者,则(基金会)将不会对其展开救援。

描述:SCP-5672为一处位于波兰,什切青旧城地下的洞穴系统,洞穴系统仅在基准现实中的每年5月份23日内存在。

在当天的24小时期间,项目会提高其方圆1公里内的奇术灵敏度,从而相较于地球上的其他位置,减轻在此范围内的奇术仪式施展难度并增加其强度。正因如此,过去的整座洞穴系统对一些较为简单的奇术仪式——都表现出能够自行启动的能力。

尽管在过去的几年中,由数个来自基金会职员的报告表明:关于SCP-5672的下层结构中的多处洞口内,填满了古代的建筑残骸与无法辩认的尸体。但由于其异常性质,到目前为止,这项研究仍旧需要一份结论来进行证实。

发现:通过考据当地的传说与童话,基金会早在Site-120于1916年2月5日成立之前就已知晓SCP-5672的存在,至少确认了周边地区存在类似的构造。在透过对一本SCP-5292-1实例的翻译后,通过其中透露的位置,基金会最终在1982年发现并接触项目,并在那之后将其作为SCP对象分类。


[文件结束]




登入页面

> 正在初始化监督者议会登录协议…

登录: O5-9

> 警告:冒充监督者议会成员将被处决。

密钥:且听兽万声,此时日千落

> 身份已通过验证。欢迎,O5-9。

> 访问SCiPNET邮件?一 (1) 封新邮件!


发送:m.cornwell@site.120.int
至:O5-9
主题:SCP-5672 1985激活事件报告日志
日期:1985.05.23


女士,

根据请求,我已上传SCP-5672激活事件报告日志——(日志)由我的兄长在追踪Asheworth博士并从他的衣服里的随身摄像头取得。正如他所述,这是在他的任务“最终结案,”期间所进行的记录。此外,您所请求的样本将会在两天内到达您的办公室。

请参阅相关附件中的完整日志。

我真希望我能多了解当时的他,也许便能赶在一切无法挽回之前理解那时候的情况。我真心为我无法在这方面做到更多的帮助而感到抱歉。

谨上,
— Magdaleine Cornwell


> 已激活一(1)项附件,是否访问?

> 访问中…


日期:1985.05.22

探索小队:流亡机动特遣队Theta-120(“黑色提尔锋”)1

项目:SCP-5672

小队头目:Dr.Asheworth

小队成员:Dr.Rivera,Cpth.Cornwell

前言:此次任务既未获得基金会的授权,也未经任何核实的批准将档案上传至基金会当局。因此,下列日志将记述一项未授权的任务,所有的责任将由现在被鉴定为基金会的叛徒全部承担。


[开始记录]

记录开始后,(画面)揭示了一座相对庞大,光照黯淡且泥泞的洞穴地形,它被无数个透明的暗橙球体所覆盖,其中的球体在该区域周边漂浮并移动。尽管空间内部整体上大都完好无损,但在墙壁中,刻有铭文和画像的部分——都被用来展示一些小人们暴力地用灰色武器杀害外表修长,有翅膀的人形生物之画面。同理,另外的画面中,同样的小人站在一堆黝黑毛质的尸体上,手上拿着被认作是火的东西。

当Asheworth(开始)被记录到在洞穴内带队的时候,他突然停止走动,捂住腿部并发出痛苦地呻吟。摄像机随后靠近,展示了他那横跨膝盖到腿部的伤痕——由叶子做成的绷带被奇术固定在其中,但依旧在渗血。即便如此,他坚韧地忍着伤痛并带领小队在洞穴继续行进。

Rivera:<气喘吁吁,明显疲倦地:>D-daniel,我们可以,我们可以停下了,如果你要休息的话。我,我都已经看到你在,流血了,你知——

Asheworth:不,不。我不——,我不会退缩,在弄死那个混蛋之前。它必须在这-这里做个了结,它也必须在如-如今做个了结。

Asheworth提起他的牛仔裤,露出他那缺少一只的铭文手套,搜索着他的枪,在找到后,他疯狂并快步地为它上膛,将脸上的头发拽向后方。

Rivera:但是——

奇术师激动地转向Rivera,他的眼神略显疲惫。

Asheworth:它必须。在如今。做个了结。

两人与紧随其后的第三人又一次开始奔跑——后者是一位身着防护装甲且持备重型步枪的人,他从他们的身后加入到了队伍当中——队长Jeremy Cornwell的疲惫程度虽然明显比前两位较轻,但依旧气喘吁吁。

Cornwell:我们现在还要多久离开这里?

Asheworth:估计下来要23小时,或…或者等到日落。

Cornwell:什-什么?为什么,要这么着急,看在上帝的份上?

Asheworth:我——

跨过洞穴后,小队从极其庞大的洞穴顶部进入到一处大阳台类的设施,位于里面的中央有一处相对较浅的湖泊,一座小型的溪流从上方缓缓滴入其中。在停止奔跑后, Asheworth开始稍作喘息,稍稍降下他的身段。

Asheworth:现在Nowak的体内应该有结合的灵魂部件——等等,你听过我们曾经说过的关于埃斯特堡的面板吗?

Cornwell:什么?

Asheworth转动他的眼睛,深深地叹了口气。

Asheworth:那个在5373(永无乡)的大寺庙里该死的面板——你读了他们吗?

Cornwell:不,不我没有。

Asheworth叹了口气。

Asheworth:好的,所以,长话短说:推测在曾经的古代有两名实体,类似于,像神一样的,我指——大写的G,也就是我们的“天父”,用蓝色为代表色,负责万物的创造;然后,和他作对的那只“野兽”,以红色作代表色,负责对造物的毁灭,就这样不断往复,直到永远。

Asheworth长吁口气,期间一座漂浮的发光球体开始在他周围舞动,合成更大的光球后又变回它之前的状态,它在深黄色、橙色与红色之间的亮光中快速地交替变化。像这样反复交替几次后,它们突然分崩离析,流露出似是液体的物质,滴落在它们所处的位置下,之后(那些物质)被地板所吸收。一会儿后,之前所看过的壁画开始发光,和此前的球体发出的光束相同。

Asheworth:一年前,Nowak和我在一次偶然之中打开了通往某种现实的门径,导致了它们两个(实体)被抓进其中,于是(我们)将它们在现实中的那一部分存在叫做这些。我……我当时被“天父”附了身,而Nowak则把“天父”与“野兽”的混合物附进了他的体内。我……她,我指Natalie,她得到了“野兽”——那个被诅咒的灵魂,但也就是那天,她与世长辞,她……2

当球体忽然离开画像的时候,它们戏谑地跳到了小队成员们的头上,随后开始散发出强烈的蓝色光芒。这时壁画忽然消失,然后重现在洞穴中通往另外部分的拱道内——也就是在湖泊的位置。它们不再描绘之前的景象,这次展示的画面是一位小人伸出双臂,站在成千上万的,形态各异的人群当中——它们皆由长满绒毛的人形生物和身形修长的人形生物组成。

随着壁画开始覆盖整座小型洞穴,漂浮的球体再度融入到地板当中,开始点亮那些刻印在其中的象形文字,光芒的色调则在红蓝当中反复变化。过了一会儿,它们再次坐落于Asheworth,Cornwell和Rivera的头上,以蓝色的光芒点亮整座房间。当Asheworth眨眼的时候,所有的壁画消失了。

Asheworth:现在,十年前的事都已经发生了,Nowak正尝试破除所有的封印,将“天父”与“野兽”从一个各种意义上的……形而上学的监狱中释放,他想利用它们的力量去夺回他认为我们占领自精灵和1000(夜之子)的土地。

他停下数秒,期间微微叹息。

Asheworth:十年前没有做好的事情,他会再度尝试重做。我唯一知道的一场仪式——将会是打破封印的关键——即便它难以实现,哪怕我们两个十年前曾在这里,都的确无法真正地启动它。但如今,他知道要怎样做了,包括如何使用这座洞穴的力量。也就意味着,除非我们进行干预,不然他基本上就快打破这道封印了。<短暂地停顿>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我也知道这座洞穴的用途,而且我不会就这样坐以待毙地看着他完成仪式。

Asheworth从他的手中召唤出一枚火焰,伸向洞穴的顶上。球体们便飞出了这片地带,只在火焰熄灭后的一会儿,它们才回到队伍身边。

Asheworth:只要再让我烧他一次为止,这就好。

Asheworth停下,望向Cornwell。

Asheworth:有什么问题吗?

Cornwell望着Asheworth的眼睛,不禁失声大笑。

Cornwell:你认真的?

Asheworth:什么?

Cornwell: 这可真是我见过最高端的胡思乱想,Asheworth。有那么一瞬间,我都差点被你唬住了。

Cornwell开始走向洞穴的方向——那是通往湖边洞穴的阳台类结构。当他这样做的时候,可看到Asheworth十分沮丧地深吸口气。

Asheworth:我——

Rivera:是的,他其实很严肃。

Cornwell突然停下。

Cornwell:我的——,我的老天爷啊。

他急促地换气,眨了三次眼。

Cornwell:我……我们阻止他。我的天啊。

Asheworth和Rivera开始加快速度,从Cornwell身旁穿过,迅速跨越两座洞穴的分界线。行进过程中,Asheworth又一次吃痛地捂住他的伤口。此时他小声念叨(咒语),然后伤口周围出现一株微弱的光线。只是,没多久,它又突然停止发光,开始重新流血。

Asheworth:我跑不动了。

Rivera:怎么了?

Asheworth:我现在太累了,累到不能再施展什么了,即便是现在的这种紧要关头。

Rivera跪下,将身段降到与Asheworth持平。

Rivera:<小声地:>我们可以的,你知道的,就此放弃,我能理解——

Asheworth:不-不。我说,我会为此做个了断,我认真的。

Rivera:但是——

Asheworth:<小声地:>求求你了,让我稍微缓缓,我……我一定要为此做个了断,求求你了,我必须得这样做。

Rivera悲伤地叹气,眨眼三次的同时给枪上了膛,之后,她的眼睛忽然泛白。当她站起身时,她耸了耸鼻子,打了记响指后,她开始走向石制的阳台。

Asheworth和Cornwell在随后放缓了脚步,光照球体依旧盘旋在他们的头上发光,直到在进入洞穴的那一刻,它们才就此熄灭。

当三人组进入到湖边洞穴时,他们注意到大约有三百多名人形实体正围成一圈,站在水边,循着它们的视线望去则是早已身在焦点内的Nowak。他在其中小声地低语,阅读着他手中的大典。

在洞穴周围的墙边,是一群被毁坏的柱子与墙壁,它们构成了一座已知的人类史上非固有的建筑风格。它们看似是洞穴的一部分,但是风格脱颖而出,与它周遭的环境融为一体。在墙边,可见到一些早已成为干尸的精灵们,它们脸上的表情被扭曲成不同程度的凄厉与恐惧,似乎在它们临死前还在注视着什么。围绕在它们周围的,是许多个被半毁坏的容器,它们被存装在洞穴的天花板上,附近还可以看到一座被掩埋的楼梯。

Asheworth:我的耶稣老爷啊。

Rivera:怎么了?

Asheworth:它曾是一座战争避难所。

Cornwell:这-这是什么意思?

Asheworth:这是……这是它们在躲避我们屠杀时的藏身地。

Rivera:我们?

Asheworth:皆因人类的所作所为——从那一次的“大迁途”开始起。3

Rivera:我……

在Rivera看着这些尸体时,她轻轻地捂住头部——发出一阵痛苦地呻吟。这一瞬间,她的神情化作某种对敬畏的表达。

Rivera:<小声地:>它们有成千上百个,Daniel。我们杀了这么多。

她心存震撼,说完便转而望向她的双手。

Rivera:<小声:>为什么?为什么连他也在这里?为什么你要把你的追随者带到它们家人的所在——这字面意义上的坟墓?

Asheworth叹了口气。

Asheworth:这是作为人类的罪孽而存在的圣所,Jessie。还有什么比给这里带来一群需要借口,需要屠杀宣泄的暴民们更好呢?

Rivera:我……

Asheworth:孽缘理应了断——我的意思是,这是我们之间的孽缘。还有什么是比这个地方更适合作为我们彼此一切的开端呢?我猜,它们的事业始于这天,然后我们因此(在这天)杀害了它们,接着我们的事业也始于这天,也因此(在这天)我们开启了门径。

Asheworth痛苦地呻吟,再一次看向了他腿部上的伤痕,之后,他看向Cornwell,后者正稍在他的后方,疲惫地大口喘着粗气,望向下方的Nowak。

Asheworth:所有人都知道他在下面做什么吗?

队伍里的两人随即点了点头。

Asheworth:我们走吧。

Asheworth走到阳台的边缘,打了记响指。

Asheworth:先停下来,就到这里。

当他往前迈入那一步——可能使他摔进位于他下方10米处的地板时,一块石板忽然出现在他脚下。他继续走着,加快速度,石状的结构在他正在迈步的脚下开始自然而然地出现。其余的两名MTF成员也随之这样做,过了一会儿,他们到达了下方的洞穴底部,站在湖岸边。在地板上踏出最后一步后,Asheworth被绊倒了,伤口正好摔在了上面。

Asheworth:<看向受到惊吓的Nowak:>嗨。

整群暴民立马陷入愤怒,冲向三人组。那一瞬间,Rivera闭上她的双眼,然后施展隔地促动telekinetic保护场——将Asheworth、Nowak、她以及Cornwell包围在他们之间。虽然这些人正竭力地在他们周围打破保护场,但很显然,他们的尝试正以肉眼可见地失败——然而,(他们)不断打击障碍的举动,也使得Rivera因此面露难色。

Nowak:<向后退了一小步:>这——这是什么意思?!

Asheworth慢慢靠近到Nowak旁边,当半座发光球体从他的头上转移至Nowak的头上时,它开始以红光的模样雄雄燃烧。

Asheworth:我将了结这一切。

Asheworth一个箭步冲向Nowak,突然掏出之前的藏刀并将它握在手中。他砍向他的头,却只是划伤Nowak的脸,导致后者开始流血。

Nowak将Asheworth一锤打在地板上,当他们彼此头上的光亮变作充满戾气的紫色时,激烈的冲突氛围又随之被(光照)填满。Asheworth照着Nowak的脸上迅速来了一记右勾拳——发光的球体颤动着,又将此情此景渲染成黄色。Nowak吐出一只牙齿,继续与Asheworth对峙,冲向正在对手掌心聚息凝神的他,直至后者的所凝之物冒出一缕火焰。Asheworth快速地喘息着,试图屏住呼吸,见到Nowak冲了过来,便用手肘狠狠地回敬了他。

Nowak迅速扑倒Asheworth,抓住他的胳膊后便将它掰成两半。紧接着,当Nowak一靴踩在后者的另外只手上时,他又顺手在奇术师发出痛苦的嚎叫同时将Asheworth剩下的手套撕成碎片。虽然后者正竭力地用他的右腿敲打Nowak的左腿,试图让他失去平衡被绊倒,但Damien又迅速地缓了过来,撑在地面上的同时,掉下了一把大砍刀。当他再度站起来时,他又用自己的手肘往Asheworth的脸上来了一击,让他就此仰面倒地,一动不动。

Nowak:Daniel Asheworth,你这个叛徒。还有什么遗言吗?

Nowak捡起大砍刀,将刀边架在Asheworth的脖颈上,盯着他的眼睛,向他昭示着他已投降的信号。然而,在发光球体此刻盘旋在Nowak的头上时——刀刃却在一派红蓝相间的景象中开始燃烧——显露出此前未曾见过的铭文,这让Asheworth的右脸开始冒出炙热的火焰——皆因那散发高温的刀刃,他不禁发出应激般的嚎叫。前者叹了口气,随即望向下方。

Asheworth:不,还没有呢。

Asheworth突然往左边躲闪,避开了刀尖的锋芒,之后掏枪冲向Nowak。Nowak在惊呼当中马上后退,却被一块在他旁边的废墟绊倒。

Asheworth连开三枪,(子弹)一个接一个地击中Nowak的胸上。受击的身体就这样开始僵硬,但前者又连开七枪,直到弹夹彻底放空才善罢甘休。Nowak头上的发光球体也在此刻黯然消逝,就像他的现在一样。

Rivera难以置信地看向他,当她的眼睛从白色渐化作紫色的时候,围绕在她、Cornwell、Asheworth周围的保护场也就此失效。堵在外面的暴民们此刻冲上前去,试图抓住他们,而此时,洞穴中的所有球体的光照突然都转为殷红——尽管小队们的头上依旧保持着蔚蓝,但这丝毫阻止不了所有的光照都被那猩色所覆尽。一位红衣人忽然出现在他们其中,他被此刻光照掩藏得特别自然;在他打上一记响指时,三名前基金会的员工便就此消失,当Nowak的追随者们就要攻过来之前,小队们曾经所在的位置现在也仅剩下了难以辩认的铭文。

男人望向摄像头,露出眼睛里的一抹红光。他笑了,低沉地宣说着“三个破了,还剩两个。”,之后以红色外套为显著特征,走出摄像头的视野。

几秒钟后,摄像头被其中一位旁观的暴民踏碎,使它失去记录功能,之后便被切断了信号。

[结束记录]


后记:虽然基金会的员工们抵达现场后,他们切断了信号并立刻启动了一项极其复杂的搜寻任务,但尚未发现机动特遣队Theata-120的任何一个成员。唯一能够找到的项目只是洞穴内的Damien Nowak——一具没有活动迹象,被证实回天乏术的尸体。现已根据O5-9的请求,将这具尸体运输至其办公室内。

正在跟进进一步的研究。


删除文件

> 您希望从基金会数据库当中删除这份邮箱吗?

> 文件已删除。

登出

> 已登出账户,感谢您使用SCIPNET,O5-9。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