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721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721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cernunno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已更新的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将提倡使用其他互联网聊天室以及其他VoIP应用,以分流SCP-5721的需求。禁止全体基金会员工使用SCP-5721,包括由前台公司雇用的人员。关于SCP-5721效应的特定情报已提交给同盟关注组织,供他们实施相同政策。

当前,因造成连带损失的高度风险,不建议对SCP-5721或SCP-5721-1展开直接干预。正在与全球超自然联盟合作构建针对SCP-5721-1的无效化程序。

描述:SCP-5721是对Discord相关异常现象的统称,这是一款流行的网络及移动聊天应用程序,专用于通过文字、音频和视频渠道进行通信。该应用及其用户群体被认为不具异常,但在对SCP-5721的服务条款进行检查时,发现了下列段落。

此外:通过使用Discord,你放弃任何神祇或此类变体对你灵魂提出的索求,且将你自己承诺到对夜与暗之女、女神迪斯科蒂亚的信奉中。锤与凿不对任何由愤怒神祇或此类变体因此合约施加的惩罚或神罚负责。任何对此条款提出的法律诉讼应由冥界之主布鲁托的法庭管辖。锤与凿不对前往阿福纳斯的旅行安排负责…

没有发现该条款受任何逆模因或其他异常效应掩盖。大部分用户在读到此条款时会视其为玩笑,因为Discord的载入界面本就具幽默性。

在用户创立Discord账户、接受此服务条款后,每次连续使用该应用都会使用户的生命力能量被抽取。1抽取的速率似乎因用户与账户互动的方式选择而有较大差别。观察细节如下。

活动 相比于常规发信息的EVE虹吸率
使用语音聊天。 较高。
购买Nitro Booster。 较低。
观看一次直播。 较高。
制作一次直播。 较低。2
成为某频道的管理员。 虹吸速率会随频道规模而成比例降低。3
删除账户。 此过程中记录到短暂的剧烈增高,引发持续数天的精神低落,而后缓和。曾大量使用该应用的用户中,有百分之0.3会在删号时出现致命脑萎缩。
medium.jpg

对SCP-5721-1的历史描绘。

SCP-5721-1是一名为贾森·塞特罗恩的人形实体,为锤与凿的创始人。SCP-5721-1在人眼下表现为一名无异常的欧洲男性,但以太检查表明SCP-5721-1实为IX级情绪促动体4、古希腊的纷争与混乱女神—厄里斯5

基于同事关于人格突然变化的供述,推测SCP-5721-1在2014年初顶替了真正的贾森·塞特罗恩。新报告也表明在这一时期锤与凿的员工大多被开除并替换,Discord的首发也推迟了数月,赛特罗恩称有若干技术问题需要修复。

受访者:SCP-5721-1

采访者:特工Moines

前言:于2019/02/20,基金会以一家当地媒体公司为掩盖,安排对SCP-5721-1进行采访。

<开始记录>

[Moines坐在H&C总部大厅的椅子上,假装在阅读杂志,让她的隐藏摄像机能够在大厅内获得开阔视野。两名员工路过,以一种类似希腊语的不明语言交谈。]

[秘书应答电话,短暂点头后挂掉,向Moines走来。]

Secretary:Reynolds小姐?赛特罗恩先生现在就见你。跟我来。

[Moines起身,跟随秘书走过走廊。在右侧,有一空房间内放有一桌子,桌上放有一整篮苹果。在一个记录板上留有若干古希腊铭文。]

[两人来到角落的办公室,SCP-5721-1正在漫不经心地检查一个魔方。Moines被秘书引入,它起身前来与特工握手。]

SCP-5721-1:Reynolds对吧?很高兴你来了。我能给你来点什么?也许来点红茶菌?听说你们千禧一代啥的挺流行这个。

Moines:呃,当然,我来点。

SCP-5721-1:噢。

Moines:有什么问题吗?

SCP-5721-1:呃,其实我们这没有红茶菌。我本来指望你会拒绝的。

Moines:那我觉得也还好。我们应该开始采访了吧?

SCP-5721-1:当然,直奔主题—其实,稍等下。Agatha!

Secretary:是的先生?

SCP-5721-1:你打了电话,对吧?

Secretary:是的先生。他们确认了。

[SCP-5721-1叹息。]

SCP-5721-1:当然。感谢你Agi,现在就这样。

Moines:一切都还好吧?

SCP-5721-1:噢,有点小尴尬,但自从上周我们通话后吧,我就提前联系了你们的编辑。我们和小报间有很多问题,你知道的,枪击后的这些电子游戏胡话。简直荒唐,我们甚至都没做过游戏!但你知道,必须得确认下。抱歉。你的老板回应的热情洋溢,向我保证派了最好的人给我。

Moines:当然,作为一位CEO两次检查预约也是很正常的。所以,我想问你—

SCP-5721-1:但接着我就记起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细节。我有读过《每日呐喊》的。其实,我每天都读它读的很多。而我从来没看到Chelsea Reynolds这个名字冒出来过哪怕一次。

Moines:我主要负责在网络这边的事。这有什么问题吗?我可以再给你看一下我的编辑号码。

SCP-5721-1:啊,当然。这其实是我的第一个想法。但接着我就想啊,“你知道么华丽的女神啊,你应该确认一下的啊。”所以我就联系了你的几位同事,然后他们都说:从来没听说过有这号人来工作过。

Moines:

SCP-5721-1:不是挺有趣的么?

[Moines准备按下手表上的应急按钮。]

SCP-5721-1:永远不要忘记多嘀咕,我是这么说的。所以,这次可爱的拜访是谁发起的呢?布什内尔吗?GOC?还是贝罗娜总算过来要叉掉我了?

Moines:那就没必要遮掩了,我想。我是为基金会工作的。

SCP-5721-1:噢噢噢,黑衣人居然来拜访我?何等盛情。我很抱歉,我能为你们做什么呢?自然,我想是关于服务合同的小条款了。

[Moines迟疑一阵,将手从按钮上拿开。]

Moines:好吧是的,确实。它们似乎在抽取EVE粒子—

SCP-5721-1:Eve个啥玩意儿?那个玩蛇的裸体女人吗?

Moines:生命力能量粒子?这是说生命能量的术语。

SCP-5721-1:哦,好吧我怎么知道?你不能编一个内部用科学术语还指望所有人都知道。对,它会从用户那里抽走它。我们编排它从管理员和直播主那稍微少抽点,得稳住用户流嘛。

[SCP-5721-1拉起袖子,露出一个整合到左臂里的神经电子元件。]

SCP-5721-1:花了我大部分起步资金去找麦克斯韦宗,给我搞定了这个原型机。这个能收集我们收获的全部能量,或者你们要科学点就是Eve粒子吧,然后直接输送给我。

Moines:我能问下是为什么吗?

SCP-5721-1:当然。

[双方沉默。]

SCP-5721-1:呃,你真没意思。让我问你个问题:你觉得现在这时代还有多少人信奉希腊或者罗马诸神?你觉得有多少人会到我们的神庙里祈祷、在祭坛上献祭、念诵我们的名号祈求好运长寿?给我往大了猜。

Moines:我会说…不是太多吧。不过你不是有个自己的宗教了,吗?不谐教?

SCP-5721-1:呃,就是程序猿还有秘书,但除此外他们没啥大用。像波塞冬和宙斯那样的大神们可以完美一路划水,得再过千年才轮到他们开始思考招募些支持。但像我或者阿里斯泰俄斯还有厄瑞涅这些小角色呢?我们就像烟一样散掉。所以,我做了这些。

Moines:我明白了。那为何是Discord?只是因为这个名字还是…

SCP-5721-1:好吧,我需要点网络为基础的东西。得有个地方让我能做掉上一位,然后穿着他的皮走进去也不会被怀疑。我觉得我一直都可以跟着阿卡迪亚去的,他们已经有这技术了,但诸神嘛总是古怪的。我肯定他们全是撒旦教还有可卡因—

[一道敲门声后Agatha走入,放下一个放在托盘上的陶罐还有两个杯子。]

SCP-5721-1:啊,感谢你。葡萄汁。也许在这是儿童饮品,但过去的时候我们可只有它。必须得赶在它变成酒之前快点制好。一直很不错,但宿醉千年这种事我可不想再重复了。

Moines:呃,当然。感谢你。所以…

SCP-5721-1:所以?我猜这还有东西你要我给—对,服务器。你是来这让我关张的?

Moines:只限让你收获用户EVE能量的条款。

SCP-5721-1:嘿,他们可是全都同意了服务条款的。我们确实有明说你的不朽灵魂将成为一位女神的财产,他们自己不注意可不是我的问题。

Moines:你不能指望人们严肃看待这个条款。诸神再不是日常生活的基底了。

[SCP-5721-1耸耸肩。]

SCP-5721-1:来告我呗。还有到阴间要临时禁令时祝你们走运,案子都堆了500年了。你们这帮人真的越来越善于彼此杀戮。

Moines:我-无所谓。忘记这些服务条款是合理还是不合理吧,这不是我们要关注的事。这不是请求,而是要求。否则我们就得采取更极端的手段。

SCP-5721-1:唔嗯嗯。进入自杀性悲痛吧,用钢笔把你的喉咙划开。

[Moines依然坐着没有动用钢笔。SCP-5721-1表现出困惑。]

Moines:你是一个IX级情感促动体,不戴点情感阻隔器和你共处一室也太傻了。现在,我可以按下我手表上的这个按钮,让一队小军团来突袭这栋楼,然后把你铲进一辆装甲车,或者你可以安静地来,我们和平解决问题。所以要怎么发展?

[SCP-5721-1发出大笑并拍掌。]

SCP-5721-1:做得好,做得好啊!基金会当真名不虚传。你到这里来,一个渺小的人,居然敢为人类的福祉威胁混沌的人格化身。如果你不是来这逮捕我,我觉得我会吻你的。

Moines:呃…谢了。这是不是说你同意了我们的条件?

SCP-5721-1:当然,当然,不过先让我杀光我的用户群,然后我跟你们走。

Moines:等下,什么?

SCP-5721-1:两亿五千万个账户,一千四百万每日活跃用户。也许我要让他们就近跳大桥呢。或者就让他们陷入屠杀狂暴好了。当然,少数几个可能会被逮住,但我感觉在控制住局面前至少得有五亿伤亡吧。你怎么想?第一种肯定更具有创意性,但我并不是完全反对选项2,如果你可以转的对。

Moines:…你不会这么做的。你自己说了,他们是你的信徒。你要他们活着。

SCP-5721-1:是真的,我说过。但如果你们要拿下我,我可能也得又踢又叫一哭二闹吧。

Moines:你甘愿把自己饿死来恶心我们?这是自杀。

SCP-5721-1:你忘了你在和谁说话了? 史上最血腥的战争之一由我发起,因为我没有受邀参加一次婚礼。我是你能见到最小气的人。如果我的自由受威胁我完全不介意杀光一整个大陆。回去找你们的监督者复命吧。告诉他们我这么说了,然后再也别回来。明白吗?

Moines:…明白。感谢你抽出时间。

SCP-5721-1:完美。啊,还有一点哦Reynolds?

Moines:是?

SCP-5721-1:这不是请求,这是要求。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