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74
Drophouse.jpg

SCP-574内部。

项目编号:SCP-574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547坐落于收容设施105内,设施被3米高和1米宽的水泥墙包围着。警示标志张贴在基金会私有财产范围的边界处。每过一个月,一只活的成年野猪(Sus scrofa)将被放置进SCP-574内部。任何额外的没有被用来研究的建筑物,在其变得可工作之前都应被尽可能快地由MTF Psi-7摧毁。

摄影机和高清晰麦克风同时监视SCP-574的内部。发现任何在SCP-574中的异常后都要立即上报。

描述:SCP-574是一座位于美国█████████的废弃工厂。SCP-574的外部面貌会自行变化,在记录上有着328种截然不同的外貌。内部包涵三个楼层,其中的工业设备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坏朽。

当一个对象接近SCP-574到40米之内时,它将会在二楼楼层以上,接近对象的窗户上投射出篝火亮光。如果对象此时停止接近,它将会创造出更多的篝火,并在窗户中显出模糊的人形轮廓。如果对象进入SCP-574,此建筑又会创造出几个人类居住的迹象。已知574通常会创造的人迹有破碎的啤酒瓶、睡袋、服装和空的食品罐头,也有氨水、尿素与其它在尿液1中常见的化合物沉淀。如果对象持续待在SCP-574里,他们脚下的地板将会塌陷,并致使他们掉落到地下室中。一旦发生撞击,地下室的地板将变得和湿水泥一样,接着在水泥变硬之前将会强行拖拽对象到地下室底部。当地下室保持活动时,水泥的酸碱值被检测出具有PH3.5酸性。

如果SCP-574在一个月内吞噬了三个以上的对象,额外的设备将开始在SCP-574周围建造起来。它们将会变成SCP-574的支持设施,例如一座发电站,或者一处销售工厂产品的市场。如果让它们建造完毕,这些建筑将会显示出废弃的样子并开始获得SCP-574的属性。最初收容SCP-574的时候,其周边被两座发电站、一处集市和一处港口的遗迹包围。如果SCP-574被拒绝喂食,这些建筑将会开始表现出更多的诱惑项目,如裸体女性的轮廓、动物哀伤的呼声,以及大麻和食物的香气。

最初于9/18/1995发现了SCP-574,当时有个流浪汉打电话叫唤护理小组进入SCP-574。当他们到达后,对象声称他已经把SCP-574当作住所,并且作证其他对象的死亡都是由SCP-574引起的。在几位护理人员被杀后,异常报告传到了潜入在美国军方的基金会特工的手上。10/30/1995,所有证人都进行了C级记忆清除,SCP-574被分类为Euclid级。

附录:采访 574-A

采访对象: 574-A

采访者: Jankovic博士

前言: 采访发生于最初收容的时期。

<记录开始>

Jankovic博士: 所以,请告诉我们你怎么找到这,呃,建筑的。

对象574-A: 你是指█████████工厂,对吗?我猜,我是说,大家都曾听过这地方。可以睡个安稳觉,温暖舒服,通常有点干燥。

Jankovic博士:它是个知名的棚户区吗?

对象574-A: 咦,不是个棚户区……瞧瞧,没有人想定居在那里。那里……有时在晚上实在忒吵。有几次我去那儿的时候这声音真他妈把我给吓坏了。

Jankovic博士: 你去了十八次的原因是什么?

对象574-A: 哦,我,这我得回想一下。嗯……我。可能是Frank,或者他的跟班,告诉我晚上要一起留在那儿来谈点事。

Jankovic博士: 接着你去了?

对象574-A: 他们说有炒豆子,所以我操,是的,我去了。

Jankovic博士: 你到那里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对象574-A: 嗯,一开始没什么事。我在一楼游啊荡啊。虽然听见了很多人在楼上,但是我真的没有那么想打扰他们。

Jankovic博士: 如果你能,请谈正题。

对象574-A: 好吧,不好意思……总是会,呃,讲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总之,我在第一层讨东西,然后Frank他们下来了。Frank开始对十二个左右的人宣传一个地方,说在哪里我们永远不需要担心条子、帮派或者疯子。我们问它在哪,他们便说就是这儿。

Jankovic博士: 你们反应如何?

对象574-A: 搞不懂,因为这他妈的不科学。但是他继续告诉我们,可以有很多新建筑建在这周围,并且告诉我们怎么做会得到更多。随后,他开始问谁想当志愿者……

Jankovic博士: 请继续。

对象574-A: 抱歉,抱歉。所以他选了志愿者,指示他们待在那又大又生锈的狗屁管子下面。接下来的事你想必也知道,他们被……那些锈,还有在地板上的鬼东西给吞没了。我们可以听到和他们的尖叫和吼声……听起来就像是商店外的大喇叭……是在太恐怖了。

Jankovic博士: 我对此很难过……这件事持续了很长时间吗?

对象574-A: 嗯……Frank想要告诉我们冷静下来,因为我们不用去死,而且可以自由生活。但是他大吼起来,人群开始混乱了……接着地面发出隆隆声。人们在各处下沉。上帝,我……他们正在互相残杀,甚至在下陷的时候。我看见了。在溺死在水泥之前,他们就已经互相掐死对方了……。Frank一直在喊,喊到没气了都还在喊,直到水泥变硬了那声音才停止。我操……我真的只想要点豆子,你知道吗?而不是那鬼玩意。

Jankovic博士: 所以在那时你就离开,并与当局取得了联系。

对象574-A: 去了街角的商店,嗯。请问我们结束了吗?

<记录结束>

后记:对象在采访后进行了B级记忆清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