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751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751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cernunno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Disc.jpg

SCP-5751-3381-3。

特殊收容措施:想要成功收容SCP-5751,基金会就必须收容全世界现存的所有光存储媒介并终止其进一步的生产。鉴于该方案将导致过多的经费和人力资源消耗并带来媒体方面的轩然大波,SCP-5751的收容目前不在基金会的考虑范围之内。1

SCP-5751或需于固态存储媒介完全取代光存储媒介之时被重新划分收容等级。在此之前,除利益相关情况以外,基金会不会在回收SCP-5751方面投入过多精力。必要时,基金会将在有限的预算范围内回购被出售的SCP-5751个体;基金会也会通过派遣伪装成部门高官的特工或(在情况允许时)以机构间合作的方式回收为执法部门作为证据所持有的SCP-5751。

基金会获取的SCP-5751将被归放于Site-43的高利用价值数据存储库4号库中。

描述:SCP-5751是指在光存储媒介的所有人逝世后,原本不存在的存储媒介混在他们原本持有的那些存储媒介中出现的现象。最初的一批SCP-5751发生在8英寸软盘2上。异常随后又在5¼英寸软盘、3½英寸软盘、硬盘、压缩磁盘、只读光盘(CD-ROM)、高密度数字视频光盘(DVD)、迷你光碟、迷你DVD、镭射影碟和蓝光光碟上重复出现。

Disk.jpg

SCP-5751-305。

SCP-5751很有可能会发生在持有不少于二十件光存储媒介的持有者去世之后。新出现的媒介将含有有关该持有人的敏感数据信息;图像、文档、视频、信息格式各有可能、并将依具体情况而定。SCP-5751中的数据并非凭空捏造;新媒介中的资料全部属实,来自该持有者生前某时间点所删除或销毁的内容。3作为容器的媒介本身则是由异常创造产生的,但其形式——甚至其物理状况——都将与其他媒介保持一致:在回收自基金会以外的异常个体上,常常能够看到这些存储媒介的发现者为了读取其中内容而试着“修复”它们所造成的痕迹。

无一例外,所有SCP-5751个体都含有对其原所有者不利的(无论是从道德方面还是法律层面考量)数据内容。在这其中,黄片(特别是那些含有违法内容的黄片)司空见惯;记录生前恶行的文本、照片或录像也时有发现。表现出反社会倾向或反社会行为的网络浏览记录、盗取自他人的信息内容也比较平常。有时,某一社会名流或犯罪之人刚刚死亡,便有有关他们个人生活的、非同寻常的揭秘流传于世;在大多数情况下,新出现的SCP-5751个体正是由此才得以吸引到基金会的注意。

附录5751-1,节选:回收自Site-43网络数据库(43NET)的SCP-5751代表性个体的相关信息及其包含内容汇总如下。

43NET:SCP-5751个体一览[部分]
编号:SCP-5751-1 日期:1980/05/14
5.jpg

描述:十九枚VISUS牌5¼英寸软盘。每盘均有一项经DCT有损压缩的图片文件。每张图片中都有一具残尸。

笔记:阿尔巴尼亚共和国制片人B. Prifti于1979年发行了疑似包含“虐杀”等元素的恐怖电影《受创者》。1980年,B. Prifti因毒品吸食过量临床死亡,并在三分钟后复苏。警方随后持搜查许可进入其住所,希望发现其制毒用具,却在阴差阳错间发现了这套包含足以用于鉴别被谋害的演员们身份的清晰图像的软盘。直至那时,始终因影片光线昏暗、难以辨识而无法作为关键证据被予以定罪的B. Prifti才终于被正式缉拿归案,并在1982年被执行死刑。

最初一条SCP-5751的相关记录。仅限2级或更高权限者查看。该异常有待进一步观察。[Scout, Dir. V.L.]
编号:SCP-5751-905 日期:1999/02/19
3.jpg

描述:VISUS牌3 1/4"软盘一枚。受内壳材料影响,保存状况较差。含有一小部分先前不为人所知的Portico 1.0早期代码。Portico 1.0是软件业界领军者Mark Post所编写的操作系统。该软件曾大获成功,并使其公司家喻户晓。

笔记:Post死后,这盘软盘被其传记作者发现,并随后被卖给了一名《纽约时报》记者。软件分析显示,这些代码内依然保留有Ananasoft有限公司软件工程师留下的注释——这表明Portico 1.0操作系统其实是剽窃自其竞争对手ANANASYS Cayenne公司的成果。Post生前所在公司随后删除了宣传材料中有关Post的部分。

那么,为什么这些事情最后真相大白了呢?因为不是所有真相都能为人所知。我要通知尽可能多的部门关注这项异常。[Blank, Dr. H.]
编号:SCP-5751-1853 日期:2002/11/17
Laser.jpg

描述:一枚MCA DiscoVision镭射影碟。内有Site-77已故高级研究员Y. Serizawa在职履历——Y. Serizawa的一生碌碌无为。

它显然是觉得我们冷漠残忍。[Monti, T.]
你那样想很久了吗,Timo?[Blank, Dr. H.]
编号:SCP-5751-2929 日期:09/08/2015
Zlata.jpg

描述:一枚崭新如刚刚出厂的Sony牌不可擦写光盘,光盘带盒,盒内附有标签。光盘内有691MB以.mp4和.wmv形式存储的黄片,黄片内容完全合法,并随附一份.txt文件目录,目录质量同样绝佳。

笔记:Site-43研究员Adrijan Zlatá博士于2015/09/08,因SCP-5243,殉职于奥秘消解设施AAF-D。控制与收容部雇员同日于其办公室内发现了SCP-5751-2929。

Adrijan每年都得被那个时间循环事件杀上一遍,五年过去,我们都拿到五份被他删掉的黄片的拷贝了。我正式提出以下建议:要么把他留下的CD全部销毁,要么直接去开一间成人视频店。[Blank, Dr. H.]
看来这个异常能被用于战术用途,我想我是得好好考虑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了。[Sokolsky, Dr. D.]
开店条件目前尚不成熟——但如果你想到了什么点子,来,咱俩聊聊。[Light, Dir. S.]
编号:SCP-5751-5760 日期:2018/04/25
DVDR.jpg

描述:一枚被严重刮损的Memorex牌高密度数字视频光盘(DVD-ROM)。该套光碟原本由D. Coutts博士持有。光盘内含有D. Coutts博士在十年内滥用职权、违规利用D级人员的相关记录,和一份详尽记叙未来使用计划的电子档案。

笔记:在向伦理委员会举证Coutts所作所为有悖人伦失败以后,T. Monti博士将Coutts博士射杀于Site-43生活区,并回收、上交了上述光盘作为证据。随后,Monti博士摧毁掉了自己所持有的所有光存储媒介,并在Coutts博士的尸体被发现前自杀了。

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个点子。自杀那块除外。[Sokolsky, Dr. D.]
就好像人们会帮助死去的朋友抹消他们见不得人的文件那样。只不过这次……恰恰相反。[Blank, Dr. H.]
为避免类似事件发生,将5751权限要求跳升至4级。[McInnis, Dir. A.]
编号:SCP-5751-5958 日期:2020/06/18
Bright.jpg

描述:一枚受损的可擦写蓝光光碟。原持有者为基金会人事主任J. Bright博士。内容为[数据删除]。

笔记:Bright博士在重新拿到这些文件后表示满足:“我还以为要永远找不到他们了呢!”

尤里卡4。终于是时候提出那几项建议了。[Sokolsky, Dr. D.]
我将非常期待。[Light, Dir. S.]
请你俩都忘了这事儿吧。[Blank, Dr. H.]
编号:SCP-5751-6018 日期:2020/09/31
BD1.png

描述:一枚不可擦写蓝光光碟,含有基金会特工C. McDevitt在受雇于基金会前所参与的、未曾上报的事件记录。

笔记:特工McDevitt和另外四名特工曾兵分三路卧底于相关组织第二触觉会内。她的机动特遣队领队在注意到新出现的光碟后,意识到特工McDevitt已遭遇害,并成功协助了其余四名特工中的三名在身份曝光前顺利脱出。

还能用来确定生死。聪明。但剩下那名特工呢?后来怎么样了?[Blank, Dr. H.]
很明显,就是第四名特工没经住严刑拷打,背叛了McDevitt,才最终和她一起被害。那名特工死后没有新光碟出现,等我们发现McDevitt的光碟时,就已经太晚了。[Sokolsky, Dr. D.]
收回前言。一点也不聪明,我那句话太蠢了。[Blank, Dr. H.]
编号: 日期:2020/10/07

描述:N/A

笔记:2020年十月初,五名伪装成破碎之神教徒的基金会线人身份暴露。他们本已成功逃到了位于St. Petersburg的安全屋等待接应,但破碎之神教会大祭司Robert Bumaro向O5议会发难,要求基金会方面提供证据,证明那五名叛徒并非基金会的特工。O5议会拒绝承认他们的身份。特工们死于功空袭,基金会与破碎之神教会之间脆弱的和平也随之得以保全。我们本来已在事发之前准备好了相关存储媒介,但却没能回收到SCP-5751个体。

是,是我下的令,但这不是我的错。本来成功概率挺大的;下次肯定就行了。[Sokolsky, Dr. D.]
赌徒悖论罢了,但事到如今,我们也早就没法收手了。[Light, Dir. S.]
沉没成本罢了,我可并没有在抱怨。[Sokolsky, Dr. D.]
编号:SCP-5751-6396 日期:2020/10/28
BD2.png

描述:一枚不可擦写蓝光光碟。含有有关一处混沌分裂者站点技术参数和现场情况的记录。

笔记:基金会卧底特工L. Royle为赢得混沌分裂者组织信任,故意犯下了一系列暴力罪行。他将自己的所作所为总结记录在一系列文本文档之中,并随文附含了关于他所卧底的混沌分裂者组织站点内的人员配备、武器装备和活动安排方面的绝密信息。他在删除所有数据后自杀了。任务开始前,基金会曾以他的名义购入一批蓝光光碟。后来新光碟出现其中,相关数据也得以成功回收。

为了弄到那些情报,Royle得干多少丧尽天良的坏事?他又怎么会被说服去做这所有的一切,并在最后自杀的呢?[Blank, Dr. H.]
1)你不会想要知道他干了什么坏事的。2)你也不会想要知道他是怎样被说服的。[Sokolsky, Dr. D.]
编号:SCP-5751-6504 日期:2020/11/21
HDD.jpg

描述:一块硬盘。内有来自于三十四台个人电脑的500GB色情图像及色情视频的元数据,以及一份通讯名录。

笔记:2009年,电脑技术专家O. Lewandowski因涉嫌作为中介倒卖儿童色情资源而被莱比锡警方执行搜查,但Lewandowski住所内的所有硬盘数据在搜查时都已被强磁彻底抹除。2020年,Lewandowski死后,警方进行了第二次搜查,并成功查获了该块硬盘。硬盘内存储的元数据和通讯录成为了警方将四十七名儿童色情资源买卖双方绳之以法的关键证据。

继续去大干一场吧,5751。[Blank, Dr. H.]
真没想到硬盘也行。后知后觉了。2020年编辑。[Sokolsky, Dr. D.]
你可是战术反应专家啊。你明明应该有先见之明[Blank, Dr. H.]
编号:SCP-5751-6827 日期:2020/12/19
BD3.png

描述:五枚内有基金会数据文件的不可擦写蓝光光碟。

笔记:2020年下半年,麦克斯韦宗向基金会发出通牒,要求基金会交出有关SCP-5751的所有数据。基金会拒绝了前者的要求。麦克斯韦宗特工随后突破了Site-43安保防线,并成功抵达Site-43地下设施。D. Sokolsky博士删除了包含SCP-5751具体应用方法的详细注解在内的、有关SCP-5751的、共计五大文件夹的所有数据。麦克斯韦宗进攻方面大受打击、军心溃散,并随后被基金会击溃、逮捕,接受了后者的审讯。他们称SCP-5751为“WAN的众生平等之使WAN's Leveller”,将其视为他们破碎的电子神明正义感的具现。进一步调查工作将在文件回收工作完成后进行。

更新:2020年十二月底,在Sokolsky博士自愿接受一系列医学处理后,遗失数据的回收工作顺利完成。

Daniil,我没理解错吧?你允许他们一次次地杀了你然后再把你复活,就为了拿到盛有你所有数据的蓝光光碟?[Blank, Dr. H.]
你是理解错了。我是在要求他们一次次地杀死我之后再把我复活,直到拿到盛有我所有数据的蓝光光碟。[Sokolsky, Dr. D.]
这样几次?[Blank, Dr. H.]
至少五次。[Sokolsky, Dr. D.]
从今往后应不许你再接触任何SCP文件。[Blank, Dr. H.]


基金会潜在威胁战术响应局重要提醒

Asterisk.png

所有有关SCP-5751的数据文件现仅限本部门内部浏览。相关咨询或实验申请事宜,请直接联系Site-43的Daniil Sokolsky博士。

— Daniel ███████博士,ETTRA局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