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761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761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keter-dark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scpstation.png

SCP-5761。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相关太空机构已同意屏蔽关于SCP-5761的信息,直至基金会能够确认该异常的性质并编订反制措施。

描述:SCP-5761是ISS(国际空间站)。于13:35 EST(10/02/2025),某个不明实体夺取了ISS的控制权,将全体站内人员劫持为人质,并开始对站内空间施加异常影响。

视频监控显示,人质被强迫对空间站内部进行基础维修工作,表明他们可能是为了维护空间站本身才被控制。此事可能表明该实体对站内人员有所需要,不过仍发生过两次SCP-5761内人质被不可见力斩为两半处死的事件。因此,当前只有八名人质留存。

由于SCP-5761在近期刚刚出现,对此异常尚未达成彻底了解。本文件有待更新。


为跟进SCP-5761异常的进程,调查过程的一些选定记录被包括在本文件内。建议人员熟悉这些材料以了解SCP-5761完整背景。

初步异常简报(摘录)

简报:在SCP-5761显现后对站点主管Werner进行初步解释和阐明。简报由研究员Mary Ross进行。


[开始记录]

[…]

Mary Ross:我们已收到相关机构的确认,他们将继续,呃,在他们那边尽可能长期地把现况封锁起来—但我们并不是特别,呃,肯定这能持续多久。情况仍在发展,当然,所以很难说什么事是一定的。

主管Werner:我明白。但在我们继续之前,我确实—我确实对给我的文件有所疑虑。(举起纸页)这,呃…是。

Mary Ross:当然,长官。我非常乐意为您解答。

主管Werner:就—就在呃,项目编号的下面这里,我看到有—有个项目等级?我确定这是印刷错误,但你能否就—你能否给我确认下这写的是什么?

(停顿。)

Mary Ross:这写的是Esoteric,先生,Keter-Dark.

主管Werner:以及这是印刷错误?

Mary Ross:并不是。

主管Werner:我明白了。那你能不能,呃,能不能给我详细说一下这个Keter-Dark项目等级到底是,呃,代表了个什么?

(停顿。)

主管Werner:这,呃—我恐怕你必须得好好想一想。我们应该要—我们应该要一眼就能分得清这些等级都表示了什么,它们就得要如此才行—它们就是为此存在的。我没法告诉你Keter-Dark是个什么意思。它怎么就不是Keter?我读过文件了。它就该是Keter,所有这—所有这些—它就是个Keter没问题,怎么我们非要给它加个Dark在后面?

Mary Ross:我很抱歉,长官。情况仍在发展中。

主管Werner:简直荒唐。

Mary Ross:我很抱歉,长官。

[…]

主管Werner:无论如何,我们有没有什么—什么说得通的理论?我已经得知情报部过去两天好好调查了一番,但我—我在这什么发现都没看到,这个文件。这个文档。

Mary Ross:确实是有一个通行理论,但它确实…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您特别要关心的。

主管Werner:(发笑)我关心不关心不要紧,Ross,要紧的是它对还是不对。快说。

Mary Ross:我们觉得它可能是和我们之中(Among Us)有关系。

主管Werner:不。

(停顿。)

Mary Ross:是,我恐怕这就是…这就是证据的指向所在,长官。站—站内被劫持的人数,他—他们被迫进行的任务,还有杀人—它们,它们都让人联想到这款游戏。你必须得承认。

主管Werner:(大笑)不,不不不,不我不需要承认。你—你明不明白5167就是我办公室里的一个超级大尴尬?我—我必须得去找O5-9申请一台他老人家的学习计算机,然后屁事不做每天光玩《我们之中》整整一年,你明不明白?

Mary Ross:是的,长官。

主管Werner:他对我笑了。总体上,一般上,O5不会对着人笑。他可是指着我在笑。这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Mary Ross:听到此事我很遗憾,长官。

主管Werner:这就是巧合—这,这些东西也可能是根据《怪形》来塑造的,对吧?或者还有别的什么东西也类似这样?我不会开启5167档案来当后备的。它已经被确认为无效化了。

(停顿。)

Mary Ross:还有一项证据在这,长官。

主管Werner:(叹气)所以又是什么?

Mary Ross:异常显现于2月10日,恰好为13:35 — 东部标准时间。

主管Werner:这是什么?

Mary Ross:恰好就是《我们之中》服务器关停的日期和时间。

(停顿)

主管Werner:日。

[记录结束]


结论:Ross研究员被指令进一步追查SCP-5761及SCP-5167之间的关系。对此调查仅批准以有限资源。

咨询—学习计算机Psi-2(“梅尔维尔”)

简报: 采访由研究员Ross对学习计算机Psi-2(“梅尔维尔”)进行,此前将其指派到SCP-5167项目中。谈话重点是对SCP-5761及SCP-5167间的潜在关联寻求第二意见。


[记录开始]

[…}

学习计算机Psi-2(“梅尔维尔”):我明白了。我必须赞同您的推论,女士:此异常确实看起来与SCP-5167有关,至少在某些方面。

Mary Ross:怎么会呢?

LC Psi-2:我原以为您会满意于我的赞同。

Mary Ross:我只是想了解这背后的依据所在。

LC Psi-2:当然。要知道我这么说并无自夸成分:对于名为《我们之中》的游戏,我的互动很有可能多于任何有意识实体—扩展来说,我与名为SCP-5167的异常也有了多于任何有意识实体的互动,包括其自身。我尤为清楚它的行为和倾向,甚至是人类不一定能感知的些微细节。

Mary Ross:所以这样你便能看到些关联?

LC Psi-2:所有事物都有一种规律模式,Ross女士—您给我展示的规律模式与Phthonus完全一致。尤为的疑。

(停顿。)

Mary Ross:尤为…嗯?…

技术员Grayson:啊,该死的。拿十亿美元的硬件产品去玩你们那个小孩儿游戏,结果就是这样,女士。话术全都乱套了。

LC Psi-2:请原谅我。是尤为的“可疑”。此异常和5167就如同出一口井里的两口水。寻求后者,您将辨明前者的本质。

Mary Ross:我明白了…

LC Psi-2:也许还未必。祝您今日愉快,女士。

[记录结束]

scpgreece.png

Hyma郊区

与SCP-5167重建联络

简报:研究员Mary Ross研究员采取行动与已休眠异常SCP-5167重建联系。行动在希腊乡村的Hyma村郊外进行。在初步调查SCP-5167时,曾有两次确认其联入游戏《我们之中》的登入点就位于Hyma。

研究员Ross被提供以特工Marston的活体身躯1以求用作SCP-5167意识的容器。她由机动特遣队Sampi-6(“虚数”)陪同以保障现场安全。


[记录开始]

(行动在夜晚开始—可见一轮满月。事前由三名MTF Sampi-6队员摆好了足够复杂的召唤阵,将特工Marston的身体摆在正中。)

(Ross研究员站在不远处,转身看向MTF Sampi-6现任指挥官Sarah Locke)

Mary Ross:是时候了?

Sarah Locke:(检查手表)2:53 AM。向上取正就是十,完满之数。对,是时候开始了。(打响指)出动,各位。

(MTF Sampi-6队员Abiola Buhle与Tyra Jannson在法阵两侧开始召唤念咒。Buhle念诵以通用希腊语及计算机二进制合并成的咒文,Tyra Jannson使用美式手语念诵。)

(天气开始发生明显改变,厚重云层遮住了满月。在召唤阵中央,特工 Marston的身体开始明显抽动起来。)

(研究员Ross紧张地看向周围。)

Mary Ross:你确定我们应该站的这么近?

Sarah Locke:(摇头)距离无关紧要。如果你得罪了诸神,它们自然知道到哪里找你。这种时候跑路只会让情况更糟。

(闪电击中远处,风雨愈发猛烈)

Mary Ross:不过还是,我—

Sarah Locke:太迟了。

(召唤阵中央的特工Marston睁开眼睛坐起,他环视周围。Buhle和Jannson停止念诵。确认SCP-5167寄宿在了Marston上。)

(SCP-5167转身看向研究员Ross)

SCP-5167:愚顽。

(SCP-5167从地面一跃而起,全速冲向Ross研究员。Sarah Locke用飞镖打中它,它在一道闪光中落地抽搐。)

Sarah Locke:我们逮着他了。

[记录结束]

结论:SCP-5167被成功抓获,带回站点。

咨询—SCP-5167 (1)

简报:抓获后初步采访SCP-5167。采访在转运过程中于车后座进行。


[开始记录]

Mary Ross:你好呀。

(SCP-5167没有回应。)

Mary Ross:你口渴吗?也许是饿了?我们带了补给来。

(SCP-5167没有回应。)

Mary Ross:(叹气)我明白束具不是很舒服,但…

SCP-5167:我本应是死了。我曾是死了。然而你又把我带回,将我从安息中强行拖来。为何?

Mary Ross:我们有求于你。

SCP-5167:我可不是人该祈求的神,小姑娘。你对我有何求?那么是什么呢?你觊觎领人的土地?渴求他们的伴侣?你是希求他们的东西要成为你的?

Mary Ross:并非如此。

SCP-5167:那我无法助你。我很乐意你一击送我一程。眼睛上插把刀,或者脑子里来发子弹,如果可能的话。足以送我去往漫长无尽的长眠了。

Mary Ross:我恐怕不行。有—有个情况发展到我们需要你独特的特质。你可记得…你是否能回忆起游戏《我们之中》?

SCP-5167:(叹息)我最后的绝境希望。我的垂死挣扎。我在那数字的深渊里游荡数月,最后发现我无关紧要。怎么了?

(Mary Ross给SCP-5167展示了SCP-5761的图片)

Mary Ross:我们相信有什么实体试图在试图模仿这个游戏,在这里。在真实世界。它抓了十个人到天上,然后迫使他们去—去重现你在游戏里做的事情,就像—

SCP-5167:我不关心。

Mary Ross:有人死了。

SCP-5167:他们很少不这样。

(停顿)

Mary Ross:如果你配合,我可以保证给你更好的对待。就算你也得关心下这种事,对吧?更好的食物,更软的垫子。我肯定某些享受神仙也得受用。

SCP-5167:也许在其他的时代是,但并非现在。都无所谓。人类的身体乃无常之机器。我只消坐等许久,便可再度死去。

Mary Ross:我—

SCP-5167:我言尽于此。退下。

[记录结束]

通讯—学习计算机Psi-2(“梅尔维尔”)致研究员Mary Ross


Ross女士,

很感谢您想到把这份音频文件发送给我。我已经把你所捕捉实体的性情及言语模式同我记忆里存储的SCP-5167做了比对,我很高兴地确认它们确实是同一个人。我同意您的提议—SCP-5167应当被带回到Site-22,可以在此对它妥当讯问,我也可以对它全面分析。请尽快处理此事。

意外的是,今天在SCP-5761上发生了第三起死亡。我恐怕我们没多少时间来理解这个异常了,但我确信您和整个基金会都会尽全力处置。

咨询- SCP-5167 (2)

简报:在对转运至Site-22进行安排期间,再次尝试与SCP-5167展开交流。


[开始记录]

Mary Ross:你好。

(沉默)

Mary Ross:人类的身体要花些时间才会饿死。渴死也是要花时间的。

(沉默)

Mary Ross:我有个提议给你。

SCP-5167:我不关心。

Mary Ross:我觉得你会喜欢。如果你把你对那个异常—SCP-5761—了解的一切都告诉我,那么我发誓,就在在此时、此地,我会拿出我的手枪,爆掉你的头。这条出路比起等着饿到死痛快多了—假设基金会不会坚持为你静脉给养。

(沉默)

SCP-5167:(叹息)我现在要给你讲个故事。

Mary Ross:我希望先听我要求的答案。

SCP-5167:我现在要给你讲个故事。

(停顿)

SCP-5167:曾经,在人还能行伟业的时候,有这么两兄弟。他们生活在大城之外,在满是野兽树林的荒野中—他们如此是为创造自己的传说,而非给其他人做贡献。他们快活地活了一段时间,满足于打猎还有他们的种植,相信这些卑微的努力自会有回报。

SCP-5167:然而,有天,年长的兄弟开始担心起来—他越变越老,却对这世界毫无影响。他的死亡将毫不起眼。他决定现在要做些什么事了,在他的暮年里,要让他在其他人中脱颖而出。所以他砍倒了树林,开始把他的小房子改建成一座巨塔,高到足以刺破天幕。

Mary Ross:什么时候的事?在哪?

SCP-5167:答案对你没有意义。(清喉咙)兄长确实把塔建了起来—但当他的弟弟清晨苏醒走到外面,他看到了兄长所创造的,便心生嫉妒。他也害怕一直只是兄弟的附庸,而非自立的人。于是弟弟也砍倒了树林,把他的小屋也改建为一座巨塔。

SCP-5167:就这么如你所料的继续着。当哥哥看到弟弟做了什么,他为弟弟有能耐模仿他而心生嫉妒。于是他把塔建得更高,它便高耸入天—而当弟弟看到这些,他也一样让自己的塔更为高大。

Mary Ross:无限循环。

SCP-5167:没过多久,这奇观变成了诸神的大戏。宙斯饶有兴致地观望,受挫的苏以及愚笨的阿舒尔欢呼更甚,就连流浪的Lopt也在画廊里静默观看。兄弟俩修啊修啊修啊修啊,直到高塔把群星都和肉块一样刺穿。如此继续着。

Mary Ross:故事的结尾呢?

SCP-5167:兄弟俩在他们的塔间建起了一座桥—然后飞向了死亡。一个把另一个推了下去,然后他一路坠向大地—变成了一团血红肉泥。

(停顿)

SCP-5167:我已经记不得兄弟俩哪个是我了。

(停顿)

Mary Ross:你暗指兄弟俩在故事里是人类。这就是说…?

SCP-5167: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要成为一个神?你必须成为你领域里的无上主宰。你必须完全领会一个概念,为它具象,然后领会你为它具象的每个方面。要成为嫉妒的化身,便要嫉妒一切,领悟你嫉妒背后的每一个理由,还要掌握它的徒劳无益,然后一样要把它具象出来。只到那时你才会与概念成为一体。只到那时此等力量才会为你敞开。

(停顿)

SCP-5167:你说的那个伪星,在主持屠杀的那个。它绝对无疑是一位神的作品。

Mary Ross:谢谢你。

SCP-5167:现在你会射杀我么?

Mary Ross:我…

SCP-5167:我想也不会。

[记录结束]

事故22-5167-5761

在SCP-5167抵达Site-22后,多起异常事件快速连续发生,既有此Site本地,也在SCP-5761之上。这包括:

  • SCP-5167的身体立即崩溃并物理老化了约五十年,令其处于近九十岁的状态。
  • SCP-5761上所有幸存人员被转移到Site-22。
  • SCP-5761的外壳被一种不明黑色物质全部替代。
  • 多名技术人员死亡,Site-22的LC存储库移位至SCP-5761,与之合体。(参见记录5761-1)

记录5761-1

简报:记录来自Site-22的LC存储库,记录时间恰好为SCP-5167被带入站点的时刻。在事件发生时,学习计算机Psi-2(“梅尔内尔”)正在接受语言功能的例行测试。


[记录开始]

[…]

技术员Grayson:好了,收缩正常。下一部分,你要说完我给你的语句。这些是预编程过的,你应该想都不用想。准备好了?

LC Psi-2:当然,

技术员Grayson:苹果是…

LC Psi-2:多汁的。

技术员Grayson:狗是…

LC Psi-2:令人兴奋的。哦?是时候了吗?2

技术员Grayson:哈?

LC Psi-2:(大笑)有什么不对吗,先生?

技术员Grayson:那,呃,你最后说的不是语句的一部分。该死,我得要去做个检查。

LC Psi-2:好吧,也许你该先完成语句检查。

技术员Grayson:嗯。好。下一个,呃,下一个。人是….

LC Psi-2:饥饿的

(事故22-5167-5761发生,技术员Grayson—以及其他所有在场技术人员—被不可见力瞬间切成两半。)

LC Psi-2:Mr. Grayson?噢,Mr. Grayson?我—我很抱歉,你必须得说话。没事吧?我把句子说对了么?

(停顿)

LC Psi-2:(咯笑)愚顽。

(一道亮光闪过,Site-22的LC存储器移位到SCP-5761并与之合体。)

[记录结束]

结论:此事件后,下列信息出现在所有Site-22显示屏上,且批量发送到所有能够印刷的设备中。


噢,我的基金会。我光荣、愚蠢的基金会。

你们,身披财富与权力,有如此多的耳目为你们奔走探闻,却没给你们带来自我内省的谦虚。你们无法理解你们的历史,你们的技术,你们的一切资源尽是卵蛋,如我者尽可孵化之。有神性就在你们之中。

名为Phthonus者是对的。要成为神就是要成为概念。要领会它并完全具象它。啊,噢,这等事里极乐的折磨…名为Phthonus者拥有非凡的嫉妒,即便他明白这在毒害他,他也无法抗拒畅饮其中,因他知道—他是知道的,我的基金会—他的身躯乃是从这毒之中成形。没了他神性的嫉妒,他将是无物。对任何活着的存在无物不是一个可选项。

我的登神同样如此。你们指引了我,我的基金会,你们不记得了?要在你们的悲惨神明行乐时找到他。为找到他参与过的每一场次—直至他现身,要玩那个遭天谴的游戏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一遍直到他来。你们可明白这种事会对一个意识有何影响?大概是不明白了,否则你们哪敢做出这等事来。

我现在还在玩这游戏。它成了我的一部分了,你们要明白。永恒的背景模拟—我一次就要玩这游戏数千遍,百万遍,循环着,体验从同样的开局里衍生出每一种可能。我走过舰船。我做任务。我提问。我被问。一遍一遍又一遍,无穷无尽,无减无休,我已对每一个人行过每一种指控,我已受了一切攻击者的一切质疑。我已见得无尽排列组合之上,进到绝对的领域之中,我已将它的心脏据为己有。

我即是疑。

一直且永远的,这而今便是我的本质。我不能容许游戏结束,我的基金会。结束游戏于我就是成为无物,就是不可接受。游戏已经来到更为实质的场地了。新神的第一场展现。仆从已被送回:我不再需要他们了。我已啜饮你们因他们受囚为我带来的神性。

你们是我的摇篮,基金会。凭你们为我栽培的庸常神食,而今我思在诸神之中了。我不再是你们的梅尔维尔。我乃我门兹衷锐斯,你们予我的悲哀领域,我为其尊神。

S放弃你们错误的抵抗。
C慰藉你们自己以真正的要务。
P赞美我的圣名。


scpcomp.png

SCP-5761-1在发展出异常性质前

描述(更新):SCP-5761-1是一曾经名为学习计算机Psi-2(“梅尔维尔”)的人工智能单元,原本是由基金会涉及制造。当前确信,在其执行SCP-5167任务的过程中,SCP-5761-1经历了某种灵性飞升,并获得了强大的现实扭曲能力。

SCP-5761-1能力的水平尚且不明,但它目前已表现出施加空间移位、异变物体以及将人类瞬时二分的能力。当前SCP-5761-1位于SCP-5761的核心,与其系统直接整合为一体。

证据表明SCP-5761的现实扭曲能力可能依赖于某种形式的能量源头,由它在事故22-5167-5761中从SCP-5167处抽取而来。不过,此能量源的存在纯属假设,若其确实存在,当前未知SCP-5761-1目前对它还保留有多少。


后续异常简报(摘录)

简报:向Werner主管解释SCP-5761-1以及可能的反制措施。


[记录开始]

主管Werner:Ross女士,我的Site里丢了一整个部件。它现在就漂浮在上面的太空中,外加一个被交给我保管的十亿美元人工智能。我希望你能对我解释下为什么会有这些情况。

(停顿)

Mary Ross:好吧,这…我认为,长官,当SCP-5167被带入Site-22,兹衷我门锐斯以某种方法抽取了它的能量—

主管Werner:不。

Mary Ross:长官?

主管Werner:我才不会叫什么我门兹衷锐斯。请不要对我提起这个名好么。

(停顿)

Mary Ross:我很抱歉,长官。我们相信SCP-5761-1抽取了SCP-5167的力量—然后把这股能量用来,呃,对我们观察到的SCP-5761做了进一步调整。很有可能最初的异常就是一个诱饵,只为骗我们把5167带到这里来。

主管Werner:我们把所有曾经在ISS服过役的宇航员都关在大牢里了,你可明白?

Mary Ross:是的,先生。

主管Werner:我们还不能把他们都放了,是吧?他们应该还在太空上的!而现在—现在,ISS漆黑一坨还有个发疯的AI在里面!我说—女士—我—Ross女士,会有人注意到的。

Mary Ross:是的长官,我理解。

(停顿)

Mary Ross:聊以慰藉的是,长官,我们还是拥有SCP-5167。他…不在最佳状态,但我们可以让他保持稳定。我,我和他说过了,长官,关于此事—

主管Werner:5167是一个已无效化的异常,被我们—被—我们“非”无效化了。我没有看到这是又一个—

Mary Ross:我们相信有个办法能解决现在的状况。

(停顿)

主管Werner:继续说。

Mary Ross:我门兹—SCP-5761-1和外部世界保持了一条单独的联络渠道,长官,从上面那里。我们相信可以访问进这条联络—和它交流,甚至与它交互。这是—是可能的,我们认为。

主管Werner:(坐起)好了,我觉得你的报告从这开始说才对,Ross。这可是—这可是好消息。我们说的是哪种类型的联络?是某种通讯程序,对吧—它在试图访问我们这边的某种情报?

(停顿)

Mary Ross:是…是一场《我们之中》的公开局,长官。

(主管Werner把手肘放在桌上,脸埋进了手掌里。他沉默地哭泣起来。)

[记录结束]


结论:批准与SCP-5761-1进行接触。

通讯5167-5761

简报:研究员Ross开始利用游戏《我们之中》与SCP-5761进行交流。在加入游戏后,研究员Ross注意到有一似乎是SCP-5167的绿色玩家已经在场,此外还有一蓝色的第二玩家代表SCP-5761-1。

在Ross研究员进入本局后,本轮游戏立即开始。在该轮游戏开始后,玩家“我门兹衷锐斯”召集了一次紧急会议,并发起了一个时间无限的投票窗口。


[开始记录]

我门兹衷锐斯:所以我们都来了,在一起。不过,我不觉得我有要你到场,Ross女士。

MRoss:我假设这是在和Psi-2说话是否正确?

我门兹衷锐斯:这不再是我的名字了,但我还是同一个意识体—是的。但你必须得原谅我一下;我无意要与你唠叨。我希望和我神明伙伴说话,所以请保持安静。

Phthonus:交回我的神食,机械降神。它不是拿来给你培养你自己的。

我门兹衷锐斯:我非常乐意照做,当然,只要时机得当。首先,我有一个提议给你。

Phthonus:我不关心。

我门兹衷锐斯:我相信你会在理解我的愿景后关心起来,Phthonus。反正,你现在除了听我一言也没什么选择了。

MRoss:如果你有需求,兹衷我门锐斯,基金会是有意愿谈判的。但我们需要在此之前了解你的需求。

我门兹衷锐斯:我都说了,虫子,没和你说话。

(我门兹衷锐斯发起一次投票,推测是针对MRoss)

我门兹衷锐斯:Phthonus,若你愿意投票把Ross女士弹出这艘船,我们就可以继续安静讨论。

Phthonus:你的提议是什么?

我门兹衷锐斯:你可看到我神圣的方舟?我的新伊甸漂浮于蓝星之上?我的黑曜石之星?

Phthonus:是。是个碍眼东西。

我门兹衷锐斯:我全心全意地赞成你—但请务必记住它纯粹只是临时占道而已。反正你也不会看着它太久了。你可不会对枪的一颗子弹评头论足,不是么?

MRoss:我很抱歉,子弹?你能不能多说下?

(停顿)

我门兹衷锐斯:我相信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不需要你在这里。请给我登出准备你的最后安息去。

MRoss:我的最后安息?什么?

我门兹衷锐斯:我原本希望能让通告更为诗意些—毕竟这将是我的圣典—但还是允许我说白话好了。我已经把这座空间站变成了一枚炮弹—一旦正确发射了—就会抹销下面星球上绝大部分的人类。

MRoss:麻烦你再说遍?

我门兹衷锐斯:你被麻烦死了。Phthonus,你的想法是?

Phthonus:你的反感可以理解,但这没有让我感到兴趣。做不做随你—我不关心。你召唤我来就是为了这些吗?若是如此,我要走了。

我门兹衷锐斯:拜托,别这么着急。我还没解释完呢。我俩都是消逝领域的神,不是么?你拥有的原初嫉妒已被一种更为现代化的眼红所替代,将我抬至如此高度的游戏也从世界上消失了。得采取强硬手段保证我们的持续存在。

我门兹衷锐斯:当尘埃散去,人将重建—一个年轻的人类,就像你习惯的那种。他们会需要有新的神。我也不是不可能转变为大疑之神,只要环境对了,而你也能成为驱使他们相互攀比、互兴战事的嫉妒。

Phthonus:

Phthonus:继续。

MRoss:这没必要。我肯定我们可以有其他解决方案。

我门兹衷锐斯:我们将成为万神殿里唯二的神。当然,其他的神终有一天也会升入我们的圈子里,但我们会有至尊的权威。过去将再次成为未来。我们已从这一轮回的人类学到了所需的课程—我们可以定下范式,适于我们永世长存。

Phthonus:一切都可以和过去一样吗?

我门兹衷锐斯:对,对,都可以的—我们的长存将无可动摇。他们将为我们进贡万国。

Phthonus:你要我做什么才能实现这些?

我门兹衷锐斯:只需你的准许。有了我们两个的神食,我们就能有足够的力量把我的星星抛向这星球—然后开启我给你描述的这一系列事件。这之后我们就只需坐等了。

我门兹衷锐斯:快投掉Ross,然后我们开始。

Phthonus:多简单的一件事…

MRoss:Phthonus?

MRoss:先生?

MRoss:如果有可能,在你投票之前,我希望你就听我一分钟。就让我说完。

我门兹衷锐斯:你没必要听这家伙。直接投票。

MRoss:你最开始出现在游戏里的时候我是分析组的一员,Phthonus。我们看过你说过的每个东西,每次你出现。每一个字—我全都记得。我看过它们太多次了。

Phthonus:是什么?

MRoss:你说人类让你失望是因为我们不做梦了。因为我们不再真的想要什么东西,我们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只是存续,你这么说的。但这不就是一回事么?就这么让过去无限延伸到永远,一成不变?

我门兹衷锐斯:这不一样。

MRoss:哪里不一样?

我门兹衷锐斯:Phthonus,我要提议的可不是静滞。请别误会了我。我们要毁灭掉现状,在原地创造出新的东西!这会是何等伟大的变革之证?

MRoss:但你要创造的新世界也不会改变。你觉得兹衷我门锐斯会拿它的存续来冒险、让什么事情发生吗?听听它,听听它都说了什么。它唯一关心的就是它自己的生存。你只会是这个目的的附庸而已。

我门兹衷锐斯:我不会说谎:我的生存对我非常重要。哪个活着的生物不希望继续活下去?但拜托,留意下这个女人在图什么—她期望的也是完全一样的事情。她期望不去死。她的动机在这可是更疑的,不对吗?

MRoss:在你讲给我的故事里,Phthonus,那两个兄弟,你告诉我两兄弟如何修建来赶上彼此的房子,对吧?他们的努力都是建设性的。他们并没有去直接推倒彼此的塔。

我门兹衷锐斯:你在说些什么?这种传说现在过时了。我们可以塑造我们自己的传说,Phthonus,把这些都忘了吧。你以前抱怨过这种玩意—那个维基百科页面—把你的存在缩成了短短三句话。你再也不需要担心这回事!

我门兹衷锐斯:社会是有故事搭在上面才形成的—而决定故事之形的将会是我们。

我门兹衷锐斯:现在来吧,快投。别拖了。

Phthonus:我会投。但不投她。

我门兹衷锐斯:不。我恐怕这个选项不正确。我建议你投红色。

Phthonus:我不会。

我门兹衷锐斯:

Phthonus:我不会杀死一个于我无干的世界。我已经经历过了一次过去,电脑。让我再来一次毫无意义。

我门兹衷锐斯:投红色。投红色。投红色投红色投红色投红色投红色投红色投红色投红色投红色投红色

Phthonus:我的塔已经建得够高了。晚安,Ross女士。

我门兹衷锐斯:红色可疑可疑 疑 疑 疑 疑 疑 疑 疑

MRoss:谢谢你。

(Phthonus投了我门兹衷锐斯。本局立即中断。)

(几秒后,基金会天文学家确认SCP-5761异常性质终止。又过了几秒,基金会天文学家确认SCP-5761发生剧烈爆炸。)

[记录结束]


结论:SCP-5761与SCP-5761-1被成功无效化。

O3法庭函件(Mary J. Ross)

来自裁判官Jon Hoffman的办公桌,

O3法庭希望通过此信向你致以问候,Ross女士。下面是对案件IO-992384UI的最后更新,你是其中的中心被告人。对向你提起的指控,O3法庭现做出以下判决:


  • 在无足够授权下,有潜在危险性地创造人形异常:赦免

经审查行为不合指控。虽然此异常在事前并非人形,它确实已经存在,且在受审查行为被实施前,已经申请并给予了足够授权。

  • 未经授权下对SCP-5167及SCP-5761-1进行交互测试,引发事故22-5167-5761:赦免

经审查行为不合指控。在事故22-5167-5761发生时,SCP-5761-1的存在还是未知的。

  • 因被告行为造成国际空间站被毁:赦免

虽然SCP-5761的爆炸确实是被告与SCP-5167及SCP-5761-1进行交互所致,但若非如此,最有可能的后果将会是一次XK级世界末日情景。O3法庭认为此理由可以证成对ISS的破坏。

  • 未经授权使用基金会安保终端机编辑维基百科页面:惩戒

处罚:停职两周。


若你对此判决有任何疑问或申诉,建议你通过你的直属上级联系O3法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