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77
577bullets.jpg

SCP-577对其收容单元造成的损害。

项目编号:SCP-57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577应收容于一标准收容单元内,并以钢制防弹屏加固。所有通向收容单元和相关区域的门必须能以远程操作。

每年两次,D级人员应被送入收容间,以检查任何由SCP-577导致的防弹屏损害,并进行任何必要的修复。他们同时负责清除先前进入收容间时残留的任何尸体或碎屑。任何进入SCP-577收容的基金会人员必须穿着全身防弹服。

描述:SCP-577是大量有生命、漂浮的各种口径弹药,持续旋转呈球状形态。约40%的弹药为9mm;但也注意到有大量的10mm和.45 ACP子弹。SCP-577内的子弹能脱离团集并以媲美标准手枪的速度射击。已观察到团集偶尔形成可识别的形状和外观,通常是家畜的样貌。SCP-577的总质量持续增加,每年约有一千个新弹药出现在团集。

SCP-577对所有基金会工作人员和有执法背景的D级特别具有攻击性。团集的大量弹药会对这些人员射击,并导致人身伤害和偶尔的死亡。然而,研究发现SCP-577对少数D级表现友好态度,这些D级通常是来自美国监狱以及露宿人口。

附录577a:于01/██/2019,D-28126被送入SCP-577的收容间作对其半年一次的检查。该检查和结果的采访已记录在下。

[00:00]:D-28126进入收容间。SCP-577接近D-28126并形成大猫的大小和形状。D-28126看来困惑。

[02:34]:D-28126开始检查和维护、但周期地停止以抚弄SCP-577。

[04:01]:D-28126的洗墙进度变慢,他似乎在哭泣。

[05:53]:D-28126停止工作并对着墙倒下。SCP-577坐在他旁边,且将头靠在他的腿上。D-28126持续哭泣并紧紧抱住SCP-577。

[08:19]:工作人员命令D-28126离开收容间。他并没立即遵从,而是继续抱着SCP-577。

[09:37]:SCP-577似乎在引导D-28126的手进入它的内部。当他拔出手时,手似乎被血覆盖。

[10:44]:D-28126凝视了一会儿他的手,张开它后显露了一颗略微跳动且滴着血的子弹。他把手握住胸口,并低语些什么。

[15:52]:在当值人员进一步的告诫后,D-28126站起并拥抱SCP-577,然后离开收容间。

子弹在被带出收容间后停止移动,其余所有异常效应终止。这使安保人员能拘留D-28126并没收子弹来分析和测试。

血液在基因上与D-28126的相似,但不一致。对子弹的弹道学分析表明其已碰撞了血肉或其它某些柔软物质,然而D-28126并未受任何伤害。

在采访之前,子弹归返给该D级人员。

Dr. Vanderbilt:先做要紧的事,请陈述你的姓名以作记录。

D-28126:我是Arturo Rosas……嗯哼,D级人员二-八-一-二-六

Dr. Vanderbilt:非常好。(他在笔记本记下东西)好的,Arturo,我想要你跟我说说那里发生了什么。

D-28126:它把自己变成了我的猫— 一只猫……我跟我弟在小时候养的。无论何处我都能认出他的尾巴。

Dr. Vanderbilt:你确定它是你的猫?

D-28126:是的。

Dr. Vanderbilt:你显必是真的很想念它,才会决定停止你正在做的事。

D-28126:那是他跟我说的。我……听见他跟我说话。声音很小。我几乎无法听到,但他说了“对不起。”

Dr. Vanderbilt:如果这真的是你的猫,那它该感到抱歉的会是什么。

D-28126:它就是他!我不是在编造啥狗屎!

Dr. Vanderbilt:(举起一只手)不必生气。我承认这是你的猫。请继续说。

D-28126:在我跟你们这些家伙一块前。就在我妈把我跟我弟赶出后。一只猫碰上了我们。他是流浪猫,但我们给它了一点我们的食物,然后他就在这附近了。我弟叫他“Duck鸭子”,因为在我们学手语的时候,他喜欢这个手势。

D-28126:(他停顿)他帮助我们生存,有点在训练他作为疗法猫,你知道吗?我弟是聋的,这对无家的生活够困难了。Duck帮了他很多,直到……(D-28126叹气,擦了下眼 )我最后见到Duck……是当他来找我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做到的。但他一直是Ricardo的猫。他带我回到我们住的地方,整个区域都是警察。

D-28126:我从不想说再见。我非常的生气和害怕……Duck试着安慰我,但我对他丢了石头。我不是故意的;那只是一部分我讨——讨厌Duck给我看的事情的情绪。他对我嘶声并逃走了。(D-28126咳嗽)几天后在新闻看到“一不知其名的男性恐吓了一名警官”。那个警察自然担心性命安危然后开了枪。我们不过是两个试着生存的孩子。当然这些新闻不会费心在问问题,立即开始列出关于帮派暴力的统计。

Dr. Vanderbilt:那听来很艰难。但我不确定这事是相关的。

D-28126:(大声)因为那东西给我个机会说再见!你可能已经忘了你的家人是怎样的,但是这个子弹是我弟的心脏。我在他身旁生活了好多年。我从我们在夜晚花时间尝试保持温暖时,就知道他的心跳感觉是怎样的。抑或是他在警察开过去时感到害怕,又或是我在叫醒他时它的心惊。而在这子弹仍在跳动的数秒中,我能够说再见!我感觉到他的血流到我的手,而我能够安慰他……

Dr. Vanderbilt:好吧,我希望你现在好多了。

D-28126:我不晓得这一切是否都在我脑海中。但知道所有的怪东西在这,我觉得—我知道Ricardo能感觉到我在这里。即使是十年后的现在也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