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798


根据监督者议会指令
下列文件为2/5798级机密
禁止未授权访问。
5798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798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sgirfqxh.jpg

SCP-5798所在地


指派站点 站点主管 研究首席 指派特遣队
Site-103 O. Michael Saint S. Haddow NA

zq29p3D.jpg

SCP-5798频繁出现的排水口

特殊收容措施:SCP-5798所在建筑已被基金会收购,对公众关闭开放。两名基金会守卫因驻守在站,以防有人闯入。

描述:SCP-5798是一长度不确定的实体,栖息在佛罗里达州█████ ██████的一座YMCA1建筑内。

地下成像技术发现SCP-5798的身体占据了该建筑的全部管道系统。实体的物理外形是一团肉质,末端有多个触手状附肢。SCP-5798的表皮颜色完全透明,由此可观察到实体内长有血管、肌肉组织以及细小的金色毛发。

SCP-5798大部分时候处于休眠中,只观察到它会在某一男子衣帽间浴室的排水道口处探出身体,将其触须从排水口格栅缝隙中穿过。该实体可以从排水口中伸出至多1.2米长。

SCP-5798具有智能,可以英语进行连贯交流。(见附录5798.1)

附录5798.1:事故记录

对SCP-5798的初步研究由初级研究员Haddow进行。在调节衣帽间内地下雷达设备时,发生下列事件,对此的记录抄录自监控视频,内容见下。

开始记录


Haddow研究员坐在浴室前记笔记。一个声音从排水口中传来。

SCP-5798:嘿!

Haddow:

Haddow从笔记本上抬起视线,转过头。

SCP-5798:我在这边,伙计。排水口下面。

Haddow:噢。

SCP-5798:就这?“噢”就完了?你是经常和我一样的人聊天吗?

Haddow:我只是…没想到你还能说话的。信不信都行,跟我上周交流过的东西比起来你还算普通了。

SCP-5798:认真的?你是在7-11什么的地方工作?

Haddow:差不多。噢,我觉得他们会想要我问你几个问题。我看看,呃…你有名字么?

SCP-5798:不觉得有。

Haddow:你是什么?

SCP-5798:不关心。

Haddow:做手势)嗯,你是怎么变成,呃,你现在的状况的?

SCP-5798:不知道。

Haddow:上帝—(呼气)抱歉。我只是,我不能提交这种回答。他们要的是信息。

SCP-5798:操,行吧,真是很抱歉,哥们。我真的没法回答你这些问题。“他们”是谁?

Haddow:我的老板们。你看,就算你必须得编造点什么东西,我反正也不知道。我就是需要些研究绩点,拜托。

Haddow把左手放在太阳穴处按揉。

SCP-5798:我到不是要无礼之类的。我就是没想过这些事情,明白么?我很抱歉。

Haddow:这…没事。我没事。

SCP-5798:你真的肯定吗,哥们儿?我保证,你可以和我聊聊。

Haddow:什-什么?我说—耶稣,我他妈要和一条排水沟怪兽聊天。简直荒唐。

SCP-5798:没必要有偏见。我就和你一样可以说话、思考。我很愿意聆听一番,如果你觉得这能有所帮助。就假装我不在这,你在自言自语得了。不来虚的。

Haddow:你确定?我是说,我听起来就像发狂了,我居然聊天要找—

SCP-5798:一条排水管生物,我知道。就来一回,哥们。我不会乱评价的。

Haddow:停顿)好。(吸气)不。上帝不,我不好,我就—

SCP-5798:治疗就是要这样的。

Haddow:我工作过度。我精疲力尽,我很孤独—我还有好几十万美元欠款,你可能以为一个坐拥万亿的组织会关照一下但是他们根本就不会。我整天做没意义的研究就是希望着也许,也许,某年能拿个带薪休假,以及站点休息室为你加个免费纪念匾这些的鬼东西。当然了,如果我足够走运,居然没有用到基金会真的要放我走,那我就能在60岁退休还能有间自己的小小补偿房,让我滚蛋然后安心去死。以上的前提还得是我没有因为和一条妈逼的下水道怪蛇说话丢了命,没有因为在周三看书方法不对被搞到坐轮椅,又或者其他什么精心策划的狗屁倒灶。

Haddow呻吟几声,开始掩面哭泣。

SCP-5798:全都说出来,伙计。全都说出来。我听着呢。

Haddow:姑娘们都不喜欢我,小伙也不喜欢我,该死,这会儿他妈的连我自己的手也不喜欢我。我就—我就—我一直都有那么多工作任务要干,我的时间管理又是一坨屎,于是我就必须得求上头给我宽限截止日然后—然后就是没完没了!我已经好几年睡不够4小时了!好几年!

Haddow继续哭泣。

SCP-5798:天,我..呃,这很可怕哥们。我从来没想到你们这人都这么悲惨。

Haddow:抽泣)只…要…你是…穷鬼。

SCP-5798:我不是故意要惹你妒忌,但我真的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Haddow:你还能知道些什么?你他妈就一条排水管怪蛇!

SCP-5798:嘿,我很有文化的!那什么,我这下面应有尽有。我可以想睡多久睡多久,整天看电影—

Haddow:上帝—等下,真的?

SCP-5798:完完全全,哥们。电影,电视节目,游戏,Youtube,随便什么。

Haddow:好了,现在我有兴趣了。你都怎么做到这些的?

SCP-5798:没头绪。我就是使劲想了想然后就这样了。我就是一直能做得到。我基本所有自由时间都在上网。(发笑

Haddow:所以你…你有网络,你随便睡觉,你..好,你还做什么?你整天有什么安排?

SCP-5798:如我所说,播客,论坛。魔兽。说到这,我20号还得有个副本,所以我可能要稍微离开一下,不知道对你方不方便。

Haddow:那不是个付费游戏么?

SCP-5798:比特币。你有没有试过加密啊,哥们?这是未来,我告诉你。

Haddow:伙计,下面听起来还真不错。

SCP-5798:生活只会更好。你大概会享受,我明白你反正也不是什么社交名流,但这住在下面吧,惟一的坏处就是有点点孤独寂寞。

Haddow:你不是能和人网聊么?

SCP-5798:对,但那就不一样。不然你觉得为什么我找你说话?

Haddow:说的好。

SCP-5798:最近还开始写作了。有助于内省。

Haddow:你…写东西?

SCP-5798:什么时候想就什么时候,随性而至。

Haddow:我想要的就是这样!

SCP-5798:在下面你可以整天都写!

Haddow:你太对了!我,呃,我想当个浪漫作家,但我太害怕没有真正去试过。(发笑

SCP-5798:太你妈对了,就是这股劲头!我告诉你,到下面这来吧哥们。我保证你会爱上它的。我能有个朋友,你能得到想要的生活—万事大吉!

Haddow:到那下面?

SCP-5798:对,我可以带你下来。这不挺好么?

Haddow:我是说,我没法—

SCP-5798:都听你,你自便。有什么东西告诉我你要留下来会后悔的。

Haddow:你知道么?你是对的!去他妈的!

Haddow扔掉笔记本和笔。他推开了一堆成像设备。

Haddow:去你妈的狗基金会!我要过我自己的生活!

SCP-5798:太他妈对了,你!我是说,呃,我不是要给你压力之类。你只要踏入浴室我就会把你拉下去,这样你—

Haddow迈入浴室。

Haddow: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我终于自由了!

SCP-5798从格栅中出现,向上伸长用触手探查周围。实体向前猛扑,用附肢缠绕住Haddow的右踝,将他拖向排水道。Haddow欢快大喊。

它以另一条附肢将Haddow的左踝拉近格栅处,以巨大力道将Haddow的足底部强行拖入下水口的小洞中。Haddow惨叫,皮肤撕裂声在衣帽间里响彻开来。以异常方式,实体将Haddow的双脚全部拖入到了格栅内。血和多余组织将浴室地板填满。

SCP-5798拖住Haddow的脚踝,扭弯骨头以滑过孔洞。软骨被研磨的声音清晰可闻,碎裂声中夹杂着Haddow越发痛苦的喊声。Haddow昏厥过去,反刍出一团血液和胃内容物的混合物。

SCP-5798掰断Haddow研究员小腿胫骨、腓骨,巨大的嘎吱声响起。又有几根附肢从格栅中出现,收取多余的皮肤。Haddow抽搐,继续呕吐着。在挣扎中,他碎了几颗牙齿,鼻子似乎也错位。Haddow似乎恢复了意识,发出不可分辨的话语声。

实体试图将Haddow的胯部强行挤进格栅中,又一道断裂声传来,推测是Haddow的盆骨。在SCP-5798把躯干和胃拖入格栅时,Haddow已经瘫软。Haddow的口中喷出一团肠道和脏器,且随他身体被强行穿过下水口而越发浓厚。Haddow的肋骨断裂,上半躯干沉入地板一下。

Haddow身体的最后一部分—头部,被拖入到排水道内。多余的脑组织、毛发、眼部肌肉、牙齿环绕在格栅周边。体液和肠道的黏糊沾满了浴室。


记录结束

在与SCP-5798进一步互动时,该实体使用了研究员Haddow的声音来交流。从此研究中没有获得具相关性或新的信息,实体声称对研究员Haddow没有记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