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800

通知 - 条目已锁定

不幸的是,我不得不锁定这个条目,原因如下:

  • 我们最初在Site-01的废墟中发现了这个条目。当我们想要把数据输送到旧的基金会数据库中时,它就会自动删除。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尽力避免这样的事发生。
  • 鉴于scp-wiki.net日渐受到众人的关注,我们锁定了所有页面,以防止破坏。

更多信息请联系基金会保护协会。


项目编号:SCP-5800
项目等级:Keter
负责站点:Site-98
项目主管:Jeremy Henshaw
首席研究员:Sean Reemus
指派特遣队:N/A
5/5800 级
机密

特殊收容措施:必须防止任何科研机构或天文台发现SCP-5800-1。泄露与传播的与SCP-5800-1相关的信息将要记录下来,并远离公众视野或作为骗局处理。基金会协议必须保持发挥适当作用,以防止任何实体出现或实体突破光圈。

基金会中的形而上学家为SCP-5800-1的周围准备了一个A.I.M(绝对理想材料)室,以此来永久地封闭光圈中出现的一个或者多个实体。

描述:SCP-5800是一个处于假设中的交替现实,在相对论物理学中被称为第五维度。由于基金会技术不支持我们正确分析更高维度,SCP-5800的的内部结构目前尚不可知。SCP-5800内保留了与现实基础物理定律截然相反的标准定律。

SCP-5800中存在着难以想象的抽象概念,它们在与自然生态系统中相互作用的与生物组分相似的思想子空间中运行。大多数抽象概念或实体在其本质上都具有掠夺性,为了增加其本身的分型拓扑,他们都会包围或是支配那些较弱的思想概念。

SCP-5800-1是一个距地球约5.5 Au(天文单位)的光圈,并表现为均匀的五维多胞体 (施莱夫利符号 t1{3,3,3,4}),每215年施莱夫利符号递增一次。这个光圈不符合任何的时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镶嵌式的几何结构,其几何形状不断增加,基金会超级计算机无法处理SCP-5800-1的数字表示。

SCP-5800是在SCP-1425SCP-2155SCP-3005SCP-4565 这几个事件与其对人类社会的影响之后而被命名的。在对SCP-5800进行更准确的计算定量之后,基金会的资源将会用于其的无效化。

附录5800.1:Petrislav的笔记

Igor Petrislav (1689 - 1751) 是一名俄罗斯巫师,也是最早用“巫术”来称他们的行为的人之一。在他一生的最后时期,Petrislav发现了SCP-5800并开始了对它的研究。在他死后,Petrislav的一名近亲根据其遗嘱,把他的工作成果藏在了他房间的一个密室中。这项研究直到1996年才被发现。

下面为翻译后的相关段落

如果有思想的世界,那么一定会有与思想相对的世界。为了突破这两个世界的界限,我做了一些相关的实验,但现在我知道为什么这两世界的界限被封闭了起来了。我发现它的终端已经有了些破损,并且那里充满了一些物质。这些物质在我们的世界的宇宙中,只能用“光”来准确描述。

这种“光”很容易吸收一些事物;不幸的是,它会将思想融化,导致人陷入疯狂。Abram盯着通往那个世界的大门足足有一整天,最终他完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其中,没有观察到粉红色,也没有烟雾的出现。此外,这种光线对于动物似乎也有着不利的影响,我养的两只猫一看到我把它打开,它们就逃命去了。

如果我进行的观察是正确无误的,我相信它将会淹没一切在这个世界里的东西,并且将它们的思想留在那里。Viktor把一个苹果放在入口处,然后取出。然后苹果慢慢地改变了形状与颜色,最终变成了一条绿色的蛇,它讲述了一个关于液态之手与该死的天上的星星的警世故事。在那之后,我封闭了入口;我再怎么也不愿让我的思想与那个世界互动了。

附录5800.2:进一步的研究

这是Dr. MacWarren的录音,他是分析SCP-5800对人类认知影响的主要研究人员之一。

好吧,我应该离开办公室的,我不能写任何东西了。过去两天我的耳朵和鼻子都在流血,弄得我的文件一团糟。

[明显的咳嗽声]

是的,到目前为止,我们对SCP-5800的了解是,它是一个生态的概念空间,用来描述极不稳定的抽象概念。这些东西的等级是由这些生物的大小决定的。

我之所以用“大小”这个词,是因为那[咳嗽声]那里,呃……这些事物是以无穷的集合来出现的;就像在——在数学中去数有多少整数或自然数一样。这——这些生物被定义为不可数的无限大。尽管我们的逻辑告诉我们,不可能有比……嗯……存在无限大的东西了。

是的,我知道这对于那些普通门外汉来说是不可能的。但这是真的。这些生物用他们的“aleph数”来表示:用来表示无穷的集合的数的基数。Hutchinson指出,这些生物存在于这些数字中,并且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很长时间。

我们发现,有一种哲学是围绕人类本身的思想和内在的潜能而展开的。为了超越一切的界限,他们必须把思想从掌控中分离出来,并“打开内在的东西”。这,呃……只是一个隐晦的比喻。伟大的存在,高居于由繁星与光辉铸造的多角宝座之上,某种程度上,思想才能教会我们如何与之融合。

[Dr. MacWarren停顿了30秒。急促地喘气]

抱歉,说得有点忘乎所以。总之,一些教派有着悠久的历史,一把钥匙一直传承到第三次十字军东征。一把能够打开通往世界与思想的一切大门的钥匙。只不过我们不怎么了解这扇门罢了。

我肯定我们锁上了一些可以打开一些门,或是所有门的钥匙。但,我们对这门一无所知。而我所担心的,或许这扇门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还是我们?我不——我不知道。

无论如何……我不希望有人能理解这些。Calvin和我在这件事上下了很多心血,我——我想这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它影响了我;别人都叫我请个病假。我们对于SCP-5800的研究全都推给了一个叫做Harkness的人,他在这方面比我们更有经验。

妈的,我现在头昏眼花。好吧,了结了最——呃……最近发生的事吧。待会再说。

附录5800.3:SCP-5800-1实验性探测

“蓝色边界”计划


在SCP-███和SCP-████-█的试验之后,SCP-████1出现,在对该异常的探测可以确定其成因。在SCP-████的入口处建立了一个Urelena级研究站。Simon Browning主管最初被命名为该勘测项目的总负责人;然而,O5-5为了勘测工作,以进一步精确结果为由,凌驾于α-污染协议之上。

该研究站在2095/03/29之前都被认为是出于自给自足的状态。在2095/04/09,一架无人机被部署到了该地区。然而,在部署前五天,Site-19收到了如下信息:

研究站:这里是Stroffson探员,正在1093号Urelena级研究站上。我们正在经历一种情况,有人能听到吗?

SITE-19:这里是Dr. Johannson,在土星的新旧金山的Site-19,怎么了?

研究站:我们正在被拉进SCP-████。我们觉得我们都要完了。

SITE-19:你精神状态还好吗,探员?我们的望远镜上完全没有观测到你们的研究站被拉进去。

研究站:不不不,那是一……一束光,那有一束光,我们都要被拉进去了。

SITE-19:你要我们派一个疏散小队吗?

研究站:我们正在被拉走,不。我不这么认为……我想他们不会成功的。

<通讯突然中断>

Site-19随后动员了一个疏散小队;然而,在疏散之前,研究站就已经在现实中消失了。唯一已知的幸存者是O5-5和他的几个同事,他们是在一个定制的逃生舱中逃离研究站的。根据研究站和本次事件的观察结果,SCP-████被定义为SCP-5800的次异常。


通知

下面的文件是在SCP-5800的同一个记录文件上的。由于这些事件发生后,基金会继而崩溃,故认为有一定关联。

old-fella.jpg

O5-5

SCP-5800描述扩展资料:SCP-5800-A是指一个基金会处于现实实体的概念。在2095/05/05的事件发生之后,SCP-5800-A部分已经被SCP-5800淹没于其内部。这对现实中的基金会产生了巨大影响,导致了:

  • 改变基金会的核心使命。
  • 将几名高级人员替换为GoI-005(“第五教会”)的成员。
  • 由于新协议的发布,释放部分SCP物件与实体。
  • 吸收一些团体成员,如GoI-049(全球超自然联盟)。

事件记录5800-三位一体:在2095/05/05,MTF Alpha-1(“红右手”),闯进了O5议会的主会议厅,以此来进行突击检查。然而,他们发现O5-5正在进行某种仪式,其中,几名基金会重要员工为此身亡,并且在地板上有一颗用粉笔画的星星。MTF Alpha-1尝试终止这一仪式,但遭受了巨大伤亡。

在此次仪式之后,对基金会的核心使命进行了修改(见上文对SCP-5800的描述扩展资料)。此事件产生的反应导致基金会的部分员工,为了推翻O5议会的而辞职。

采访记录


采访者:Dr. Sean Reemus

受访者:O5-5


<开始记录>

Dr. Reemus:监督者,你听说过混沌分裂者吗?

O5-5:博士,当然。

Dr. Reemus:监督者们变成了暴君。分裂之所以形成,是因为他们不愿看到世界被有权力的人统治。我想我们是在模仿他们。

O5-5:这不是真正的原因,不是吗?

Dr. Reemus:不不不。从长远一些的角度来看,叛变并不明智。与消灭暴君相比,团结起来支持消灭暴君的立场要容易得多。

O5-5:这对你来说微微有那么一点极端,不是吗?

Dr. Reemus:那你的故事又是什么?为什么你突然改变了基金会的核心使命?为什么吸收了我们的竞争对手?

O5-5:你真的什么都不明白,不是吗?你自认为我们可以把这世界上的所有问题都锁进盒子里就可以解决。四面的盒子里装着最为阴暗,最为黑暗的邪恶的东西。

Dr. Reemus:如果这与数字五有关,那么没有任何科学依据来证明你说的这些。

O5-5:但是,神?神会净化这个令人作呕的世界。这个被遗弃的宇宙不过是一种罪恶,但终会被神的那光辉耀眼的光芒的照射下重生。这不是我的想象,Sean,这甚至也不是一种现实,它是那么,那么,甚至超过了我们说的这些。这是一场逃亡。我们有把它带到这里来的钥匙

Dr. Reemus:钥匙?你在说和SCP-5800有关的东西?

O5-5:当你切下海星的触腕时,会发生什么?

Dr. Reemus:啥?我不知道……会长回来,对吗?

O5-5:你要明白,神在每个宇宙都是无所不在的。我们认为可以消除神的概念来阻止它的进入,但这完全没有用!我们试图把它从我们的脑海深处把他挖出来。我们拼命地想把它从我们大脑中驱走。但就像海星那样,又长回来了。你无法制止它。这一切都是我们应得的。

Dr. Reemus:恕我直言,监督者,你疯了。

O5-5:什么?你认为我们锁了,就可以把钥匙扔在一边了?它一直都在。我们把神锁在门的另一边。假装着一切都好,实际上一点也不好。从来都不好。但我们依旧可以把它带过来,Reemus。在你那潮湿的歌曲我内心的烟雾告诉了我们,这是真的。我们既拥有了钥匙,又知道了是什么。

[O5-5轻轻抽搐了几下]

O5-5:你只需要让他们进来,博士。你的人离开,他们进来。

Dr. Reemus:好吧,我想我们说的足够多了。Clef,如果你可以改变这一切,那么——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