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807
pelicansthree.png

收容前的SCP-5807,在一艘停靠的船上。

项目编号:SCP-580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5807被收容在Site-43中的一个定制鸟笼内,笼中有各种沿海植物和一个可供SCP-5807自由活动的水池。每过24小时,应通过水箱运输6条约1公斤的活鱼释放到SCP-5807房间中的水池。应每两个月对所有SCP-5807进行一次心理评估。如果它表现出异常的精神问题,应立刻进行心理评估。所有SCP-5807每周有一次阅读Cooley女士档案的机会。SCP-5807可对Cooley女士的档案提出修改建议,由站点主管进行审批。发生收容失效时,应使用加粗橡胶网捕获并送回鸟笼。

描述:SCP-5807是三只雄性成年褐鹈鹕。SCP-5807个体互称兄弟,但基因检测后发现其没有亲缘关系。尽管缺乏用于发声的喉部、牙齿或舌头,但每只鹈鹕都有说英语的能力。SCP-5807-1是SCP-5807中年龄最大的个体,其表现出对其他SCP-5807的极端保护行为。SCP-5807-2表现出与人类的交流欲,但这通常会骚扰到工作的基金会人员,例如:SCP-5807-2会不停向工作人员的询问诸如修改喂食时间表之类的话题。与其他SCP-5807个体相比,SCP-5807-2是其中最具攻击性的。SCP-5807-3是年龄最小的个体,喙的尺寸也最小,并且在基金会工作人员出现时总保持沉默。

在采访记录5807-1中,SCP-5807个体在被称呼 “SCP-5807”时表现出困惑的神情,并要求采访者在称呼它们时使用它们的名字。SCP-5807-1自称“David”,SCP-5807-2自称“Thomas”,SCP-5807-3自称“Vincent”。SCP-5807-1解释说一个名叫“Ethel”的女人在它们小时候就给它们起了这些名字。在称呼个体SCP编号时容易无反应,因此需尽可能在采访中使用它们自认的名字称呼它们。

发现:SCP-5807于2017年3月6日在佛罗里达州迈尔斯堡的造船厂附近的别墅内被捕。当时SCP-5807正在拷问两名女性Cooley女士的下落。Cooley女士是位白人,居住在佛罗里达州迈尔斯堡。2012年4月29日在Cape Coral医院去世,享年72岁,死前患有胃肠道间质瘤并在Cape Coral医院治疗了大约一年时间。SCP-5807和两名女性均被逮捕,两位女性被施以B级记忆删除,并在5小时后被释放。SCP-5807被收容后,基金会审问其寻找Cooley女士的理由。

事故记录5807-1
在控制SCP-5807-1与-3后,一名路过的渔夫对逮捕它们的外勤特工提供信息称他知道SCP-5807-2在哪。当渔夫带领特工来到SCP-5807-2的藏身处时,SCP-5807-2对渔夫说“我真是看错人了”。当得知其余SCP-5807已被控制后,SCP-5807-2选择接受外勤特工的逮捕。

2017年3月6日,采访记录5807-1:

受访者:SCP-5807

采访者:Perrigo博士

前言:SCP-5807在被转移到Site-43的定制鸟笼后,对其进行了以下采访。所有SCP-5807都开始表现出不耐烦的动作。

<开始记录>

Perrigo博士:SCP-5807你们好,我有一些问题要问你们。

SCP-5807-3:我想先问一下,请问你认识Ethel吗?

Perrigo博士:谁?

SCP-5807-2:她是个肥婆,我觉得和你很般配。

SCP-5807-3:别这么说!她是可是养大了我们的人!

Perrigo博士:这个Ethel,她喂养过你们?

SCP-5807-1:养过我们所有人。

Perrigo博士:她给你们吃什么?

SCP-5807-1:主要是饼干。

SCP-5807-3:那么,她在哪儿?

Perrigo博士:我们会找到的。

SCP-5807-2:好吧,找到她的时候请告诉我们,好吗?

<结束日志>

结语:基金会发现了一份医院记录,其中有Cooley女士的信息,并显示她已在5年前去世。Perrigo博士认为应向SCP-5807隐瞒Cooley女士已去世的信息并继续假装不知道Cooley女士的下落。

事故记录5807-2
SCP-5807-2向工作人员询问他们的进食时间,当被回答“5 小时内”时,SCP-5807-2开始对工作人员施以暴力。当SCP-5807-1试图阻止他们时,它也遭到了SCP-5807-2的攻击。

2017年3月10日,采访记录5807-2:

受访者:SCP-5807

采访者:Perrigo博士

前言:所有SCP-5807显得越来越激动,并继续向多名医生和维修人员询问Cooley女士的位置。

<开始记录>

Perrigo博士:你们感觉如何,SCP-5807?

SCP-5807-2:她在哪儿?

Perrigo博士:我不知道。

SCP-5807-3:放我们出去,我们就能找到Ethel!

Perrigo博士:恐怕我不能那样做。

[当 Perrigo 博士正在与SCP-5807-2和SCP-5807-3交谈时,SCP-5807-1越过桌子看向了他的记录簿]

Perrigo博士: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首先,你们上次与-

SCP-5807-1:你知道。

Perrigo博士:什么?

SCP-5807-1:你知道Ethel。

Perrigo博士:什么?你在说什么?

SCP-5807-1:你的本子上。

[SCP-5807-1与Perrigo博士进行眼神交流并保持沉默]

SCP-5807-3:那她在哪儿?

SCP-5807-2:让我们出去,我们要找到她!

<结束日志>

结语:Perrigo博士因疏忽与SCP-5807采访时的保密工作而被解雇。

事故记录 5807-3
SCP-5807-1在收容室的一个角落嚎叫。SCP-5807-3问SCP-5807-2“SCP-5807-1怎么了?”,SCP-5807-2回应“嘘,他在交配”。随后SCP-5807-3退回到鸟舍的另一个角落,SCP-5807-2没有像往常那样与SCP-5807-1交流。

2017年3月12日,采访记录5807-3:

受访者:SCP-5807-1

采访者:Jean-Paul博士

前言:应将SCP-5807-1与SCP-5807-2和SCP-5807-3分开进行讯问。注意,SCP-5807-1并未将Cooley女士的当前状态告知SCP-5807-2或SCP-5807-3。

<开始记录>

Jean-Paul博士:我不会向你隐瞒什么的,SCP-5807-1,我很惊讶你没有与你的兄弟们说Cooley女士的事。

SCP-5807-1:我没有告诉他们,我不像你,博士。我不仅在乎兄弟们的安全,更在乎兄弟们的希望。

Jean-Paul博士:告诉它们那些会伤害到他们?

SCP-5807-1:你只是在研究我们,而我们是兄弟。

Jean-Paul博士:你现在还打算逃跑吗,SCP-5807-1?

SCP-5807-1:她已经不在人世了,博士。

<结束日志>

结语:SCP-5807-1返回其鸟舍并恢复了正常。Jean-Paul博士认为SCP-5807-1不会试图突破收容,而SCP-5807-2和SCP-5807-3可能会尝试。

附录 5807-1:
观察到SCP-5807-1向SCP-5807-2和SCP-5807-3通报Cooley女士去世的消息。SCP-5807-2和SCP-5807-3都表现出痛苦的情绪并与SCP-5807-1产生争执。

2017年3月24日,采访记录5807-4:

受访者:SCP-5807

采访者:Jean-Paul博士

前言:所有SCP-5807都表现出悲伤和抑郁的症状。在这次采访之前,SCP-5807并未请求食物和帮助。

<开始记录>

Jean-Paul博士:你们还好吗,SCP-5807?

[SCP-5807没有反应]

Jean-Paul博士:我知道你们很沮丧。

SCP-5807-2:嗯?事情已经很明确了,Ethel死了,这是你的错!如果你让我们走,她会没事的!

Jean-Paul博士:Cooley女士已经去世五年了。

SCP-5807-2:那你为什么还要把我们留在这里?你知道吗,我们不值得你花时间,你的任务不是已经完成了?

Jean-Paul博士:我的任务?

SCP-5807-2:你不就是来让我们远离Ethel的吗?现在好了,你的目的达成了,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SCP-5807-3靠近SCP-5807-1并发出呜咽的声音]

<结束日志>

结语:SCP-5807-1和SCP-5807-3在剩下的时间里彼此靠在一起,SCP-5807-2在其鸟舍中发出咒骂。

2017年4月5日,采访记录5807-5:

受访者:SCP-5807-3

采访者:Jean-Paul博士

前言:SCP-5807-1和SCP-5807-2已经开始接受Cooley女士的死讯,并被看到彼此交谈和安慰。SCP-5807-3似乎仍有一些抑郁症状。

<开始记录>

Jean-Paul博士:你好SCP-5807-3。

SCP-5807-3:你好,博士。

Jean-Paul博士:你还是放不下Cooley女士吗?

SCP-5807-3:……我觉得他俩都已经走出来了,但我就是做不到。这不是我不想。她是唯一一个能和我们相处融洽的人,现在她走了,我不知道我以后能去哪。

Jean-Paul博士:Cooley女士对你来说很重要,对吧?

SCP-5807-3:但她不想让我——我们伤心。Ethel 不想让我们难过,我想我知道自己的问题了。

Jean-Paul博士:问题是什么?

SCP-5807-3:我想我不能只是……等她回来。这根本不会发生,现在没有必要继续寻找她了。就算有……她也不愿意,她不想让我们这样。

<结束日志>

结语:SCP-5807-3在采访结束后,抑郁状态减轻。

事故记录5807-4
回到鸟笼后,SCP-5807-3被单独给与了一条鲭鱼,工作人员说是Jean-Paul博士批准的。SCP-5807-2宣称除非他也给他一条,不然就不让SCP-5807-3进来。

附录5807-2:
对Cooley女士的档案研究表明,SCP-5807自认的姓名(David、Thomas 和 Vincent)分别是Cooley女士的丈夫、兄弟和儿子的名字,这些人均在SCP-5807与Cooley女士接触前去世。

2017年4月30日,采访记录5807-6:

受访者:SCP-5807

采访者:Jean-Paul博士

前言:SCP-5807此前没有表现出异常行为,所以被转移到Jean-Paul博士的办公区附近。

<开始记录>

Jean-Paul博士:最近好吗,SCP-5807?

SCP-5807-3:很不错,博士。

Jean-Paul博士:Vincent,我想有些事你可能会感兴趣,哦,是你们所有人可能都会感兴趣。

[Jean-Paul博士打开他的档案袋,展示了Cooley女士档案的复印件,并在她的亲属名字下做了标注]

SCP-5807-2:这是什么?

[所有SCP-5807在阅读Cooley女士的文件时都保持沉默]

SCP-5807-3:哦。

SCP-5807-2:等等,她没有! 哦不,她没有想着抛弃我们! 我们的名字……它们不是属于我们的……

SCP-5807-3:我们……算是她的亲人么?

[SCP-5807-3很开心]

SCP-5807-1:这……谢谢你,博士。

<结束日志>

结语:观察到所有SCP-5807在当天剩余时间内相互安慰。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