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839

项目编号:SCP-5839

项目等级:Thaumiel 无效化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在SCP-5839-1与SCP-5839-2之间递送的文件都归档于Archival Site-33。单个文件可在正式申请后查阅。

SCP-5839-1与SCP-5839-2将在站内处于高级人员直接观察下。

描述:SCP-5839是一种在1970年至1975年间为基金会利用的现象。此异常使得SCP-5839-1与SCP-5839-2之间可以跨时间传递文书。

SCP-5839-1是分派到Site-65的一名研究员,时年24岁,名为Neil Schofield。它能将收件方为SCP-5839-2的手写笔记送往五年后的未来。

SCP-5839-2是分派到Archival Site-33的一名档案员,时年25岁,名为Ella Hauser。它能将收件方为SCP-5839-1的手写笔记送往五年前的过去。

SCP-5839-1与SCP-5839-2并非是同时拥有了能力。此种跨时间段递送笔记的能力是由SCP-5839-1在附录-2的事件期间传递给了SCP-5839-2。

SCP-5839被基金会用在以下用途中:

  • 寻找受损或丢失的文件。.
  • 追踪及收容未被发现的异常。
  • 预防收容突破及事故。
  • 逮捕GoI特工以及寻找其他关注人士。

发现:SCP-5839-1关于SCP-████的笔记在写下后便一直莫名失踪。而后发现这并非受研究异常的副作用。在进行内部审计及纪律处分前,高级人员面前有一张纸条出现在了SCP-5839-1纸条原本应在的位置。

08/05/1975

致研究员Neil Schofield和他的上级们,

我总算找到了你们在5年前失踪的SCP-████笔记。我推测这是在请求让我提供一些先前研究员留下的过时文件。

不过,你们的笔记似乎是突然中断了,以及对一份老笔记来说它的状态确实非常好。你希望我继续跟进这条请求么?

Ella Hauser
Site-33档案室


该字条被发现写有5年后的未来日期。高级人员提出假设认为,此字条与失踪的字条经历了刚好相反的效应。

附录-1:往来

在SCP-5839-1数次实验后,成功向未来送出第二张字条,请求SCP-5839-2及未来的基金会提供协助。

实验两周后,辨识出存在以下条件:

  • 字条必须为SCP-5839-1或SCP-5839-2手写。
  • 字条必须注明另一方的姓名为收件人。
  • 字条需要以实体纸张送出,不能是其他形式1

不过,SCP-5839-1在写下这些字条时表现出高度的紧张。经询问,SCP-5839-2称它并不了解这种效应。

于04/06/1970,SCP-5839-1被调往Site-33。几天后,它认识了当前时间下的SCP-5839-2,此时其并不具备任何异常特质。随SCP-5839-1越发信任SCP-5839-2,其压力状况也随时间改善。

鼓励SCP-5839-1与SCP-5839-2相互写信以减少SCP-5839-1的压力。SCP-5839-1也因此对当前时间的SCP-5839-2表现出了更大的关注。若干示例如下。

11/07/1970

致Ella Hauser,

最近没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我真的很高兴你告诉我今天要去外面走一走。天气确实是非常绝赞。我没法为你做些类似的事情,但也许我可以对过去的你做点补偿。

你忠实的,

Neil Schofield


20/07/1970

致Neil Schofield,

我知道在被要求分享笔记之外我们不能太多谈及其他异常,但今天我归档了一个特别大的的文件。这让我想知道我们的档案最后得有多大。

至于说你的提议,要是说话还算数我可就不客气了。再过两周就是我的生日,但我记得在过去没多少机会庆祝一番。
第二份笔记里你会找到一张芝士蛋糕的收据。拜托你,休息的时候给我一块,这应该能让我振作个不少。我肯定你能把握得了。

好运,

Ella


03/08/1970

致Ella,

首先,我祝你生日快乐。以及是的,我给了你一块芝士蛋糕。即便她知道这是你建议,她也为这款待而欣喜。这也不是我预想的那么确定,所以现在我欠她本地咖啡店一次游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的意图,或是说你已经知道这事,总之我肯定是没有意见的。

P.S. 有位研究员想让我问下彩票号码。他马上就被降职了,但他们真的在讨论拿这当筹资选项了。

你的朋友,

Neil Schofield

附录-2:关键时刻

在成功预防三次收容突破后,SCP-5839-1与SCP-5839-2获得3级权限,入住Site-33。偶尔会处于类似目的给予他们权限访问4级文件。

在连续共事将近5年后,SCP-5839-1开始对五年之期的逼近越发担忧。下面是双方最后的几次日志交流。

24/04/1975

Ella,

所以,我最近想了很多。我们已经这么做有5年了,但我身边的Ella依然没法向过去送出东西。有什么事就要变了,是吧?

不管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已经开始深深依赖于她—我是说你。我想说—我觉得你知道我想说什么。我知道我不该这么问,但有没有办法让我留在档案部这里?过去几年我们非常享受彼此的陪伴,但作为一名研究员,我真的希望不要被调回去。我喜欢在这里,和所有这些分开真的会非常遗憾。

Neil

P.S. 我不知道我们还剩下多少条信了,所以感谢你与我共事。


25/04/1975

Neil,

你会知道的。很高兴在这5年里(再次)和你共事。

以及如果你在担心这种事,就直接问你身边的我吧。

你的时间伴侣,

Ella


此次送信后,拍摄到SCP-5839-1往当前时间的SCP-5839-2走了过去。虽然视频内容模糊,但可以看到SCP-5839-1跪地拿出了一个盒子。三天之后,发现二人已经更改了婚姻状态。SCP-5839-1失去了全部异常特性,SCP-5839-2则在同时获得了它们。假设认为接受这次求婚与接受SCP-5839-1相关现象有所关联。此后不久,SCP-████的几份笔记出现在Site-65,通知Site-33在档案室开启一份新文件。

于29/04/1980,SCP-5839-1及SCP-5839-2庆祝结婚五周年,并在重温誓言时失去了所有异常能力。此后,二人同意接受C级记忆删除,将机密信息从其记忆内抹去。

SCP-5839在此后被重分级为无效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