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866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保管理提醒

本数据库文件内容为研究整理、数据条目及编辑的初期阶段。它并非是供广泛查阅使用,在发布前不被视为准确或完全。

— Maria Jones,RAISA主管

当前编辑:

Dr. Michael D. Nass
神学与目的学主席, Site-43

Dr. Brenda Corbin
神学与目的学副主席,Site-43

► 我们一行一行的来,从收容程序到附录,就接下来几天。听着不错?
►► 听着很不错。等不及要开始这篇,Michael。
►►► 这么热情!你和Brenda都做了些什么。
►►►► 我喜欢新项目的未加工可能性。我们已经许久没有体验过了。
►►►►► 那我们开工吧。先做抬头。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866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tiamat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Tiamat.jpg

SCP-5866的重构图,比例1/3500。

► 这怎么会是Tiamat级?!它都死了1
►► 但它就提亚马特(Tiamat)!就是,真正的那个女神!
►►► 不是这么用的!
►►►► 还有,这怎么会是危急或者Amida?
►►►►► 你就看着吧!我们继续弄。
►►►►►► ACS就是个错误。
►►►►►►► 开始弄收容程序,好不?

特殊收容措施:SCP-5866的遗体将被存放在透明容器内,悬置于Site-43的标准收容间中,不小于十乘十乘十米。

► 我们已经不再具体说明房间尺寸了。
►► 要紧的时候我们还是会说。也就是,此处。我们不希望它对路过的人传教。
►►► 对,它可能会让人真的去信些什么。提醒我了!

因其可能源头为宗教信仰物,禁止人员于SCP-5866谈论信仰话题,除非得到有Dr. Michael D. Nass的直接指示。

► 那Dr. Brenda Corbin呢?
►► 我要退休了。
►►► 胡说。你都不知道你自己能做什么。
►►►► 稍微生活下,大概?呼吸下新鲜空气?晚上睡个觉?总之,描述都留给你。
►►►►► 好,但你要做采访。
►►►►►► 到也不会有其他办法。

描述:SCP-5866是一具有意识、智能的巨大海蛇骸骨。放射性碳测定表明该巨蛇死亡于约公元前4000年。

► 提亚马特。这就是提亚马特的遗体。该放进开头。
►► 我们还不知道这些。以及这里不是维基百科,Brenda。

SCP-5866具有在约4米范围内进行心灵感应交流的能力。它对基金会研究员自称是神祇提亚马特,即古巴比伦宗教中的“原初咸海女神”。

► 这不就是维基百科么?那你干嘛不直接引用维基百科?
►► 提亚马特的维基百科页面就我写的。我引用我自己。
►►► 原创研究!
►►►► 你何时退休?快了,对吧?

SCP-5866的遗骸除比例不寻常以外没有明显异常特质。目前它保持配合且友好,对今日的人类宗教活动、以及地球海洋的状况表现出关注。

► 这就是为何该给它Safe级。
►► Brenda!不要再把它编辑回Tiamat!
►►► 如果等我们发布的时候你们还是觉得它算Safe,我会再改回去。
►►►► 如果到时候你能给我个觉得它会打破帷幕的理由,那你是可以改回去。
►►►►► 周末停工,老板。去看场电影。培养你的想象力。

数据已保存!


► 回来了。

附录5866-1,发现:组成SCP-5866的骸骨于01/08/2021在波斯湾一次原油泄漏清理行动中于水下洞穴内被发现。基金会以国际古生物委员会为掩盖查收该遗骸,将其转移至Site-43开展奥秘削减程序。

► 他们准备要把她拆碎?可怕。
►► 你觉得这世界还需要更多的海蛇女神在位么?
►►► 这是个反问吗?
►►►► 不是。
►►►►► 好吧,我是在反问。我可怜那些从来没和聪明怪物说过话的研究员。

然而,在抵达Site-43后,SCP-5866开始与基金会研究员进行心灵感应交流,就此修订当前特殊收容措施。

► 你和此对象的深度采访是昨天进行的,对不?
►► 恶心的昨天,今天早上才搞定。
►►► 有什么严重的吗?
►►►► 记录在下文附上!
►►►►► 我等不及要见识下到底是什么让你把它再标回Tiamat级。
►►►►►► 收容等级讨论是何等啰嗦。
►►►►►►► 我更想说是“潜在的生命保全”,但随你便。

附录5866-2,首次采访:于01/14/2021,Dr. Brenda Corbin与SCP-5866进行了交流。使用实验性阿尔法/贝塔脑波解码器对其回应进行记录。

Dr. Corbin:你能否听到我,提—

Dr. Corbin清了清喉咙。

Dr. Corbin:你能否听到我,SCP-5866?

SCP-5866:是的,你好Brenda。你不必开口。

Dr. Corbin:这是习惯。我没见到过很多通心者。

SCP-5866:那你有见过很多女神么?

Dr. Corbin:我还从来没见过任何女神。

SCP-5866:我就是一位女神。你兴不兴奋呀?

Dr. Corbin:这些我们留到记录外说吧。可以是我们的小秘密。

SCP-5866:我很乐意。

Dr. Corbin:是的,按神的标准来看你好像很友好。你是否感到舒适?

SCP-5866:不。我死了。

Dr. Corbin:…这倒是。那我们怎么会在聊天呢,如果你都死了的话?

SCP-5866:我不知道。也许是你想象出来的?

Dr. Corbin:你也和把你带进来的研究员说过话了。

SCP-5866:也许你们都在想象我。

Dr. Corbin微笑。

Dr. Corbin:也许是。所以,你死了。你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么?

Tiamat2.jpg

亚述人描绘的提亚马特之死。

SCP-5866:是的。我被amar-Utuk斩杀,我的身躯破碎,我的眼为巴比伦的奔涌诸河,我的肋骨成了天国的宝库。非常难忘。

Dr. Corbin:我很同情。

SCP-5866:常有的事。

Dr. Corbin:对我们所有人,终归如此;至少你得在外有型。

SCP-5866:我建议如此,等你的时辰到来。

Dr. Corbin:也许我会从你这取得一些灵感。所以,你死了之后发生了什么?

SCP-5866:我被埋葬。

Dr. Corbin:而后呢?

SCP-5866:而后你们发现了我,将我再次埋葬。

Dr. Corbin:这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事吧。巴比伦神话发生在几千年以前了。

SCP-5866:我只有模糊的印象。

Dr. Corbin:我的第一位,可能也是我的最后一位女神,她就没点有意思的事情好说?

SCP-5866:我觉得我可能是一条龙?我觉得我可能有过很多个脑袋。我不知道那可能会是怎么个样子。

Dr. Corbin:我说了是你死之后。

SCP-5866:是的。

Dr. Corbin:…好。至少让我有东西可以继续了。你对死前的时代有什么记忆?

SCP-5866:我曾是半神与怪兽的母亲。我想知道他们而今都怎样了。他们为我而战;我喜欢。然后我死了。

Dr. Corbin:还有别的吗?

SCP-5866:我可以给你说说他们的名字吗?

Dr. Corbin:我觉得我已经都知道了,谢谢。

Dr. Corbin查验遗骸。

Dr. Corbin:你肯定曾经非常壮观,在你鼎盛时。

SCP-5866:我曾庞大而恐怖,Brenda。你在见我之时便被敬畏击倒。

Dr. Corbin:我很遗憾错过机会了。

SCP-5866:我也很遗憾。也许等下回再说。

Dr. Corbin:这不是挺好的。行了,你有什么需要的吗?或者任何你希望告诉我什么我们还没发现的事情?

SCP-5866:你们有巴比伦人吗?我希望见见他们,如果你愿意。

Dr. Corbin:等我给你回话。

► 所以,它就是一箱子的骨头,知道的都是我们对提亚马特已经知道的情况。
►► 以及所以它并不是Tiamat级。
►►► 也许这就是关于提亚马特可知的一切。
►►►► 也许它作为一堆骨头才是要点所在。
►►►►► 下周我们要主持战略神学研讨会,我们应该听取外部意见。
►►►►►► 好。我会忙着搞组织和讲座,那你就来提下这点。
►►►►►►► 很好,同时,我还有些新问题要问。
►►►►►►►► 去问它觉不觉得自己是个灭世威胁呗。

数据已保存!


附录5866-3,第二次采访:于01/18/2021,Dr. Corbin再次与SCP-5866进行交流。

SCP-5866:欢迎归来,Brenda。你看起来很累。你听—

Dr. Corbin:你好,SCP-5866.

SCP-5866:听起来是何等尴尬呀。能不能改叫我5866?

Dr. Corbin:当然。我们现在是朋友?

SCP-5866:我以前从来没有过朋友。我有信众,但他们并不是很像朋友。

Dr. Corbin:行吧,我是不会信奉箱子里的一堆骨头的。

SCP-5866:我也不总是箱子里的一堆骨头。我不会总是箱子里的一堆骨头的。

Dr. Corbin:请讲。

SCP-5866:用你的想象力,Brenda。它有用。

记录静默。

Dr. Corbin:5866,我想再问一个关于你过去的问题。你可能真的得好好思考一下。

SCP-5866:我不忙。

Dr. Corbin:真的不,嗯?好,所以,你可记得阿斯苟拉斯?

SCP-5866:阿斯苟拉斯?

记录静默。

SCP-5866:阿斯苟拉斯!是的!阿斯苟拉斯,世界塑型者,我的父!或者我的母。其中之一。或者也许两者都是?

Dr. Corbin:非常好。我们取得了进展!现在,你提到说过去某时有过好多头。

SCP-5866:五个。是五个头,确定的。五个头也是太多了,你不觉得么?

Tiamat3.jpg

五头提亚马特的微缩模型

Dr. Corbin:是有点多余了,也许吧,但肯定值得一见。呃…你记不记得九重地狱?

SCP-5866:我当然记得九重地狱。我在那被困了几千年。我统领无数附庸恶魔。我发起战争为求逃脱。你不会忘记这种事。

Dr. Corbin:不,我不这么觉得。感谢你抽出时间,5866。

SCP-5866:你必须得走了?

Dr. Corbin:确实,但我会回来。

SCP-5866:你保证?

Dr. Corbin:是,我保证。

SCP-5866:这可是契约?

Dr. Corbin:…当然。是。这是契约。

► 引用下我们的部门规章:“我们不与神祇订立契约。”原文即强调。
►►抱歉,Michael,但这里可不是点外卖。
►►► 请说。
►►►► 5866记得自己是巴比伦的提亚马特,以及吉盖克斯的提亚马特。
►►►►► 吉盖克斯是个什么鬼?
►►►►►► 龙与地下城。2

数据已保存!


附录5866-4,第三次采访: 于01/21/2021,Dr. Corbin再次与SCP-5866进行了交流。来自七座基金会站点的到访代表加入到观察间内。

Dr. Corbin:我们要没时间了,5866。

SCP-5866:你是说你要没时间了。

Dr. Corbin:你现在的境况很难威胁到人类。

SCP-5866:我说的是你,Brenda,特指。

记录静默。

Dr. Corbin:读人想法可不太好,5866。

SCP-5866:你知道我的真名。快用它。

Dr. Corbin:我们不使个人化称谓称呼SCP项目。

SCP-5866:我还以为我们算是朋友。

记录静默。

SCP-5866:说起朋友,今天我们不孤单。

Dr. Corbin:不,我们确实不孤单。我邀请了我的几位同事来听听你。

SCP-5866:我该告诉他们什么?

Dr. Corbin:告诉他们…关于宇宙的创造。

SCP-5866:哪一个?

Dr. Corbin:这一个。

SCP-5866:我最好的时光,我最伟大的愚行。我以阿卜苏的种子孕育诸神,还有所有永恒,环绕我们刺耳幼子的哭叫。我对杀我配偶者亲自复仇,孳生美丽妖魔,其数目为十一,要将我的怒火施给年轻的诸神。当amar-Utuk将我降服痛打,神话的时代就此结束,人类的降临近在咫尺。

Dr. Corbin:听起来你曾经很强大。甚至是划时代。

SCP-5866:我曾是如此。我依然如此。

Dr. Corbin:你什么意思?你都死了。

SCP-5866:我是一位女神。死亡于我不是终结,就如它于你们是。

► 所以说我的听众们是到这里去了,趁着讲座之间。有了解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吗?
►► 还有什么叫做你快没时间了?它知道你要退休?
►►► 我很抱歉,Michael。你得等段时间才能收到我的下几次编辑。
►►►► 什么?为什么?我看你又把等级调回去了。
►►►►► 收到ETTRA3的呼叫,问我们是否需要帮助收容一条活体龙。必须得停下。
►►►►►► 别再改回去了。

数据已保存!更新可用!


附录5866-5,继续第三次采访:在来宾回到研讨会后,Dr. Corbin继续她对SCP-5866的采访。

Dr. Corbin:起作用了吗,提亚马特?

SCP-5866:是的。是的。是的,有用了。我从头次有感觉以来从未感到如此真实,《埃努玛·埃利什》4将我的业绩以话语传遍诸大河。

Dr. Corbin:我们过去只当你是一具尸体;花了些功夫来反制这种根深蒂固的叙事。

SCP-5866:最主要是你的功夫。你肯定是非常急切的想要相信,Brenda。

Dr. Corbin:已经将近几十年了。

SCP-5866:已经千年了,对我。但我们不必再等。我要对你显出真身,因我许久以来未曾做过。与你传奇生涯相配的结尾。

Dr. Corbin:我冒了好大的风险,你得知道。

SCP-5866:你什么风险都没冒。你的性命行将耗竭。你被时间囚困的奇迹即将告终。你要准备…风光出门了。

Dr. Corbin:我在盼望。你已经知道了。我一直没去盼望过什么,已经有…好吧。许久了。我一直以为没剩下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去盼望。

SCP-5866:这是我们赋予彼此的赠礼。我们要戳穿他们的束裹,一起,给他们展现早已失落世界的奇迹。

Dr. Corbin:然后?

记录静默。

SCP-5866:是的,对,我也会做的。

►什么鬼情况?!你寻呼机不回答,43NET也找不到你。
►► 它说你还在活跃编辑文档;你看得到吗?
►►► 你在计划些什么,Brenda?

数据已保存!更新可用!


附录5866-6,自白书:我很抱歉之前没告诉你这些,Michael,但你可没法怪罪我。我一个月前去站外做了体检;你会在我宿舍找到结果。可以说,我绝对没法撑到退休了。

在我们开始写这篇文件之前,就在首次报告提亚马特说话之前,我用了一台Pickman-Sinclair叙事波动侦测器分析过她。我发现她的本体论稳定度在减弱—她遗骸的物理状况,作为遗骸,于我们的现实中不再是固定常量了。我得出的理论是,与很多神祇形象一样,她也许其实是一个思态体。5我开始用我们的小小项目等级以及威胁级别讨论测试此理论;即便是些微的声望提升也能让她表现得更真实。

每次采访后读数都在增长。我觉得这会为她提供活力,就是见到知晓神话的人。所有这些神话。有人愿意听她的故事。我知道它为我提供活力。有一天,她的心灵感应一路传到了隔壁的收容间区。又有一天,她可以在居住维持区找到我。我晚上躺在床上,Michael,我居然在和一个天杀的巴比伦神话人物聊天。一箱子骨头和一袋子骨头,让彼此都觉得前所未有的鲜活…比真的我们还更甚。我们聊着,她和我,然后编出了一个计划。

我们的逃跑计划。

我开始积极鼓励所有人,去摄入描绘她在力量巅峰的叙事。这有用。她当前形态与她的本体论潜力间的割裂,从这之后就开始快速提升,直至…好吧,如我一开始所说,你就看着吧。

我们都被困在了这些盒子里,埋在地下,已经远不止太久了。把头探出去吧,趁你还有点时间。

- Brenda


数据已保存!


附录5866-7,事故5866-1概要:于01/22/2021,SCP-5866的遗骸发生快速复生,突破收容。下面场景被Site-43管理于监督部门中心的安保摄像头记录到。

Dir. McInnis:损失报告?

技术员Bevan:5866的收容间完全消失。某种巨大的物体,推测是5866,在站点周围的岩床前进。看起来是冲着湖床去的。

Dir. McInnis:MTF状态?

技术员Bevan:所有单位已集结,长官。Ibanez队长正在等待指令。

Dir. McInnis:告诉我我们在这要对付的是什么,Michael。

Dr. Nass:一条海蛇。一条超大的海蛇。有血有肉,所以可能杀得掉;有记载说它有剧毒的毒液,孳生幼怪,创造了整堆的诸神供人们崇拜。这就是它所谓的“戳穿束裹”;它要去打碎帷幕。

Dir. McInnis:那祝它好运了。论海蛇它甚至都不算休伦湖里最大的那条。

技术员Bevan:呃…它已经不是海蛇了,长官。

Dir. McInnis:它出现了?给我个外景镜头。

Tiamat4.jpg

事故5866-1。

镜头内显示了休伦湖南岸湖面。水面在翻涌,湖床似乎在向上升起。随着一股巨大的水和湿土喷涌而出,有一只五头巨龙展开翅膀从中冲出,几秒内便消失在视线中。

龙背上短暂可见有一穿着实验服的女人。

Dir. McInnis:…给我接监督者。以及把5866重分级为Tiamat。

Dr. Nass叹气。

Dr. Nass:它已经是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