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885

项目编号:SCP-588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5885目前未被收容,基金会怀疑其异常性质使其排除了今后被收容的可能性。特遣行动队Ein-6(“Memento Mori”)已被部署回收J.Rittel的尸体,以防止公众目睹相关事件,以及篡改和隐藏尸体失踪的记录1

描述:SCP-5885是一种围绕J.Rittel的死亡为中心,且24小时重复出现的时间概率性异常事件。死亡的原因在每种情况下都是不定且可变的,但与人口统计学对于地理位置和人口的标准大致吻合。Rittel将会通常在死亡时保持至少18岁,并表现出在年轻时趋向死亡的异常权重(平均22岁,世界人口平均值为70岁)。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例子在生理与基因上是相同的(除环境因素影响)且均在以英语为主的国家中长大。

Rittel的尸体将在死后24小时消失,同时伴随着相当于超光速粒子的低能微波辐射的爆发。下一个个体将在此之后立即死亡,但这两个事件之间还没有证据表明存在因果关系。值得注意的是,Rittel的每一个体都有大量确凿的证据证明他们至少活了18年,但从未找到过能有理由确切的认出SCP-5885的个人或组织。因此,Rittel只有在死后并且是在先前的尸体消失之后才能被确认。

SCP-5885第一次发生的时间是不确定的。基金会先驱集团的记录证实他的存在可追溯到1667年,但民用文件显示,早在1107年,就有三名同叫Jordan Ritte的英国人在连续三天内死亡。

1140px-Surgical_assistants_in_WW1_U.S._Military_Hospital_No._57_Operating_Room.png

SCP-████增强前[约1919]

收容&监视:在████-██-██,SCP-5885导致了在距离Site-Tau22公里内的一个Rittel个体3的死亡。尸体被带回Site并被放置在一个冷藏容器中,且该容器在Xyank/Anastasakos博士的连续时间槽(XACTS)的可影响范围内。在24小时窗口期过去后,尸体曾反复消失并重现,但在当地时间14:55之后情况稳定。在这之后,时间连续槽从Site反应堆里吸收的能量成指数倍增长。现没有其他与SCP-5885相关的死亡记录。

随着时间异常被暂时的中和,灵异现象部的一个小队被送达现场并同时对其进行了一次尸检。下面是这次检查采访的记录。

受访者:Jamie Rittel(已故)

采访者:Dr.S.Kostra

前言:采访通过SCP-████来进行,且通过超科技辅助以增强。

<记录开始>

Kostra:你好,Jamie

Rittel:什-什么?什么鬼?

Kostra:你好,Jamie,你刚刚经历了某场事故,但是你现在没事了。你能回忆起来你最后是在哪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问你一些问题。

Rittel:我—我死了。我死了。你们他妈的是怎么做到的?

Kostra:你遇到了一场事故,但是我们能够去——

Rittel:不,不,我死了。我已经没了。而且这也是时候了4。然后你……老天,他可要担心死了。

Kostra:你很明白你的‘死亡’……是吗?

Rittel:什么?好吧,确实有点。听着,我相信不管你们在尝试什么程序,这对你们来说是个好消息,但是我现在正忙着我的事。你……天啊,你得杀了我

[XACTS达到了20%的分配动力消耗]

Kostra:我们不会那样做的,Jamie。你还记得在Milton Keynes5当服务员吗?

Rittel:那他妈的很重要吗?唉,对不起,我只是…天啊,你得明白,我要做的事对我来说很重要,你现在却弄得一团糟。

Kostra:对这个我很抱歉。我们还有几个事要问。你知道你为什么你在保持……死着吗?

Rittel:如果你没注意到,每个人都这么做。这就像……唯一会百分百发生的事。

Kostra:啊,好吧。那很有压力,对吧?

Rittel:没错,我猜是这样的。

[XACTS达到了50%的分配动力消耗]

Kostra:好吧,我们换个话题,你知道你为什么一直复活吗?

Rittel:我不这么做。我是说,复活。不像是那样。我觉得你不太明白。而且我确实不是很想对你解释,说实话,这是个私密问题。

Kostra:好吧,呃,抱歉。等等?你说你的死亡是……私密的?

Rittel:没错。

Kostra:好吧。剩俩问题了。

Rittel:快点问吧。

[XACTS达到了70%的分配动力消耗]

Kostra:我想我必须得快点了。你知道为什么直到‘老的你’死掉我们才能发现你吗

Rittel:事情就是这样的。事情必须一件接一件的来。[Rittel把手伸进头发,紧张地四处张望]这一切都很……直截了当。我们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就剩一件事要问了,对吧?

Kostra:没错。你刚才提到一个‘他’。你能告诉我们‘他’是谁吗?

[Rittel笑着向下看。他在左手腕上划了一道垂直的伤疤6]

Rittel:……是啊,不,我不打算这么做,抱歉。

[XACTS使用分配动力超额,警报响起]

Rittel:我——我猜这意味着我们没时间了?或者,呃[Rittel对着旁边的手术刀做了个手势]——我要用这个,呃,老套的方法吗?

Kostra:不,不,我们……我们结束了。谢谢你。

Rittel:好。谢谢你……大概。但是,呃……请别再做这种事了。

Kostra:我保证。

[SCP-████停止工作,Rittel停止活动。时间连续槽停止工作,尸体在当地时间17:30消失]

<记录结束>


采访结束不久后,英国伦敦发现了一具名为Rittel的18岁死亡案例。死亡原因为上吊自杀,死亡时间与SCP-5885一致,时间未因上述监视采访而变化。在他酒店浴室的镜子上发现了一颗用口红涂的心,里面画有一个粗糙的头骨。目前基金会还不清楚这一点的意义。虽然他们没有留下遗书,但据初步调查小组报告,尸体是微笑着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