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89

项目编号:SCP-589

项目分类: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589必须被收容在一个密封的,以焊接封闭的加固容器中。任何情况下不得移出,接触甚至观测SCP-589。SCP-589须被置于一个天平上,籍由不断测重来确认SCP-589之存在。

SCP-589的收容隔间只能由4级以上安保权限人员访问,且必须由2名4级权限人员予以二十四小时监视。任何情况下都禁止令SCP-589离开其收容隔间。将处决任何未经授权尝试介入或移出SCP-589的人员。

一旦收容失效,整个SCP-589所在部门必须立即通过破坏性炸药或者焚化装置进行净化处理。任何指派给该部门的人员将受到质询,并拘留以备心理筛查。

于SCP-589必须被处理而又没有容器保护的场合时,唯一被授权持有SCP-589的人员的超能抵抗指数(Psionic Resistance Index)必须高于30,且应由基金会心理学家予以开导。一旦他们的任务完成,所有已经手SCP-589的人员必须接受强制的心理筛查。

描述:SCP-589是一个毛绒玩具,能够基于第一个接触到的人的意愿而改变外观。SCP-589有在被人看到或接触时制造出平静、舒缓感觉的能力。这种能力似乎是种模因效应,因为它可以通过它自己的复制品,例如描绘它的图片来传播。然而这些副本的效力直接与产品的质量成正比。SCP-589给予的镇静效应并不像使用麻醉毒品,因为它刺激大脑中负责放松和欣快感的部分,并鼓励其化学物质与激素的分泌,以减轻压力。然而,这种感觉很快会成瘾,感染者在进一步暴露于SCP-589后会变得完全依赖SCP-589。一旦上瘾,个体将近乎完全痴迷于与SCP-589或它的副本们互动,他们将被迫创造更多的SCP-589副本并试图将之传播。

然而,令SCP-589危险的是它的后遗症。一段时间后,SCP-589会立即消失。SCP-589的任何物理副本,任何版本的印刷和电子媒体将完全消失。对于SCP-589巨大而突然的丧失感对于那些SCP-589的感染者的后果是灾难性的。没有SCP-589来保持他们消极和平静,感染者将立即出现各种戒断症状,包括但不限于:躁郁、精神病、侵略性加剧、无法控制的绝望、痴呆、狂热、偏执、和各种其他行为障碍。尚不清楚SCP-589为何如此做,尽管有人推测说,SCP-589通过精神上完全沉迷于它而导致的这种痛苦来“摄食”。该过程完成后,SCP-589将出现在另一个随机位置,并重复以上循环。

SCP-589,是在基金会收到一连串的神秘报告之后开始被追踪的,以上报告述及在农村地区的整个村镇的人口死亡,明显死于一场巨大而残暴的骚乱中相互屠杀。基金会开始追踪这些事件,但无法确认它们的成因,直到████████博士在目标地区发现了一种特定模式。利用████████ 博士提供的数据,基金会设法拦截并收容了SCP-589,尽管有一些人员经历了严格的心理治疗来对抗SCP-589的影响。当前,SCP-589没有试图离开其收容区域,因此研究人员假设SCP-589遵循某种非常特定的生命周期模式。

感染模式:在各种D级人员组成的测试组实验中,SCP-589似乎只针对那些有严重不安全感,或者经受高度的压力的个人。在心理学资料中受试者的感染率暗示,那些对高压力敏感或者低自尊的人群表现出了90%的感染率,而受压力很小或者高自尊的受试者的感染率是12%。这证实了████████博士最初的猜测,SCP-589会把有大量易感染人群的地区作为目标。

感知假设:一个确实的可能性是,SCP-589实际上可能是一个有感情的生物,而不是一个无生命的对象。研究SCP-589的运动模式,其感染模式的相关数据表明,SCP-589有意控制它在每一个周期的开始出现在哪里。但我们需要更多的数据和实验证实这点。

行政笔记:鉴于实验589-05引起的事故589-40所造成的收容设施灾难性损失,SCP-589被永久保存在其安保容器中。任何移出SCP-589的请求需要O5级别的机密授权。

O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