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941
knossos.jpg

古希腊硬币,确信(不准确地)描绘了SCP-5941。

项目编号:SCP-5941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军事基地Site-0707已围绕SCP-5941建立,其目的是在PoI #782突破收容时提供进一步后备收容。人员不得在未授权下进入SCP-5941,直至其技能、起源、文化意义的理解研究完成为止。当前没有授权开展此种研究。

SCP-5941的项目领导人为Dr Horace Weaver;PoI #782的收容领导人为特工Marco Stradivari.

描述:SCP-5941是一位于希腊克诺索斯遗址附近的地下迷宫。SCP-5941为单行线路结构,只有一条路径通往其中心。

SCP-5941在设计上遵循了一套精准的维度及逻辑机制设置,一旦进入其中便不可能离开。

SCP-5941当前被用于收容PoI #782 Michael Gore,在马盖鲁夫事故前曾任O5-1。

附录1:18/02/2019,O5议会提出带回PoI #782的请求。特工Stradivari进行了一轮总计5次的带回尝试。尝试的详情内容见下。

尝试编号 日期 人员 结果
#1 22/02/2019 D-014224 视频在进入后立即中断。
#2 24/02/2019 MTF Omega-99,“博尔赫斯天使” 特工很快陷入到一系列重复行动中,反复进行左转同时又好像忘记了他们已经进行过左转。声音变得越发恐慌忙乱,所有视频在7小时后中断。
#3 05/03/2019 MTF Sigma-68,“不好奇的混账” 尽管该异常是单路线结构,每位特工都发现自己身处一条单独的走廊内。特工们变得越发沮丧,视频在5小时后中断。
#4 09/03/2019 特工Michelle O'Brien,非现实外勤特遣队 O'Brien特工成功抵抗了该异常的维度及模因防御,但在迷宫中心两米外遇到了一面巨大的镜子。O'Brien特工看到镜子后陷入恐慌和歇斯底里,她的视频在随后不久中断。
#5 14/03/2019 D-93819 D-93819成功抵抗了该异常的维度及模因防御,但在迷宫中心两米外遇到了一面巨大的镜子。Dr Weaver的身影出现在镜中。D-93819看到镜子后陷入恐慌和歇斯底里,他的视频在随后不久中断。

在这些调查中没有发现PoI #782的踪迹。

附录2:下面是22/03/2019特工Stradivari对Dr Weaver进行的一次采访。

Weaver:看,Marc -

Stradivari:我信任了你,Horace。你给我说这有用,这是可靠的办法。

Weaver:我可没干这种事。我告诉你的是我们对迷宫已知的东西,是你觉得这会有用。哪可能出什么错呢?

Stradivari:胡说。你知道你在干什么。这是你计划的一部分?采集更多数据?让我往那一个接一个送特工,就看下会出什么事?

Weaver:不!完全不是!我承认我们了解到了很多,但—

Stradivari:你就不应该用它。一点都不行。就不对。

Weaver:如果你又想找回Gore又想保你团队的命,你就该随你的意动用一切手段,不管是有多么不讨喜。

Stradivari:操你妈。

Stradivari走向窗户粗重呼吸了几秒。Weaver盯着桌子,把弄一根铅笔。

Stradivari:O5现在闻着我的屁股要结果。我需要把Gore从那里弄出来。

Weaver:他们要他到底是想干嘛?

Stradivari:情报,大概。在剥夺他职级前没想到要问下的什么事情。这要紧吗?

Weaver:也许。我想知道这迷宫的真正力量是不是把一切东西都吸进它自己的设计里。

Stradivari:你什么意思?

Weaver:你要我用更人类的方式去想这个事,但现在你又不考虑主子们的动机了。你是想要—

Stradivari:我不管!就—看,直接理清楚,好吗你?找个办法把人从迷宫里弄出来。我没时间给剩下的事情了。

Stradivari离开房间。Weaver凝视桌面一秒,而后从口袋里拿出笔记本,写下了几行字。他坐了几秒后离开。

附录3:于07/04/2019,特工Stradivari申请授权开展第二轮寻回尝试。获得批准;尝试结果如下。

尝试编号 日期 人员 结果
#6 12/04/2019 D-61747,配备维度禁制设备 D-61747报告称进入SCP-5941后有一种绝对的平静感。D-61747沿指定路线连续行进58小时,没有停步或抗议,没有抵达SCP-5941中心。而后视频中断。
#7 19/04/2019 D-18106,被施用了近乎致命剂量的记忆强化剂。 D-18106报告称在SCP-5941内感到极度的幽闭恐惧,32分钟后开始恐慌。尽管Stradivari特工强硬下令,D-18106依然开始按足迹原路折返,最终遇到了一面有Stradivari特工面容的巨大镜子。视频在此时中断。
#8 21/04/2019 拆除队31-B 尝试失败,SCP-5941会随被毁坏区域成比例增大。
#9 29/04/2019 Dr Horace Weaver 视频在进入后立即中断。
#10 01/05/2019 特工Marco Stradivari 视频在进入后立即中断;5小时后短暂恢复,似乎是位于SCP-5941中心处。

下面是Stradivari特工于01/05/2019的视频录像,似乎是位于SCP-5941的中心处。

Stradivari:上帝,我…上帝…

Weaver:我感觉这是我们继续早先对话的好时机,Marc。就是几个月前的那次。不过,当他们在这个报告里写出来的时候,它看起来会像是发生在几秒前。

Stradivari:…Horace?

Weaver:我要说的是,通过无视我们主子的动机,你把这个异常削减为了它的基础要素。它是个谜题,一个待解的秘密。通过排除掉其他一切,也即要我“直接理清楚”,你便给予了这个异常它想要的东西;你在将它削减为它收容某物的这项机能。

Stradivari:你他妈到底在-

Weaver:然后就能解释得通了。你在迷宫的中心,Gore依然无处可寻。这是因为Gore只是作为一个被收容的客体存在。这整个站点里,或者是在文档里,没有哪一处有人提到他长什么样子,他的品味如何,他有何激情与爱意。他曾经是个人类,一个有肉有骨的存在,迷宫就讨厌这样。它为收容而存在,但提供以某些确实的东西来收容,它就会允许一些不合逻辑的东西进入到它的事情中。但因为我们都把他忘了,他就完全变成了一项机能,机能可以被吸收。

Stradivari:我不—Gore在哪?

Weaver:他现在是它的一部分了。或者他过剩于需求了。我自己还没有搞的太明白,说真的。我的话语一直在兜圈转,我想这正是要点所在。

Stradivari:所以…我们要怎么出去?

Weaver:要告诉它你的所爱。要告诉它你的所恨。要说起我对茶的爱,还有你对咖啡的恨。要专注于土壤的结构,墙上雕刻的宗教意义,米诺斯人安放火炬、以及忒修斯缠绕其绳的那个壁烛台。要不把它当做迷宫,而是当做一个东西,当做事务,当做神秘、蜡还有恐惧。

Stradivari:听起来太容易了。

Weaver:噢,就是如此。你的脸是为什么才会出现在镜子上?我的脸又是为什么?迷宫只是某种形式的收容,围绕它的一切存在都被吸收到了它的机能里。包括使用它的人们。我们已经是迷宫的一部分了。

Stradivari:什—

视频中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