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956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欢迎,Reynders主管。
您正在阅读来自TL-001-A("主要时间线")的文档。

因不当使用REISNO大炮的异常影响(在TL-5956-X中被编为SCP-001)与在基准时间线被编为SCP-5243的异常影响相似。

2002年9月8日,Site-43发生了连环收容失效情景。此后每一年,该事件都作为SCP-5243重现。这些再现实质上即为原始事件;受到影响的设施会回复到2002年的状态,在收容失效中被杀死的人员会短暂复活并重新死亡。若任何以上人员没有死亡,则会引发CK级现实重构情景,表现为其没有在2002年死亡,而是被神秘能量充满并具有非理性暴力。这将会产生替代时间线,只有在下一年的收容失效被妥善处理时才能被修正。SCP-5243也产生了多个子异常,并在收容过程中促成了REISNO大炮的初步调试。

在2002年的首次收容失效中,应用神秘学部的D. Deering博士因不明原因死亡。他每年都会被SCP-5243因复活并同样以未知方式死亡。自2013年开始,他在5243事件中存活,其原因仍旧未知;因其存活可能导致CK级事件,他每年都会被MTF人员处决。

时间异常部在替代时间线TL-5243-D发现了一件可能有助于解释该事件的事故。

事故报告5243-I-D
日期:2016年9月18日
记录人员:D. Ibanez(追剿与镇压部部长)

概要:SCP-5243在2016年9月8日因B. Del Olmo博士存活第四次收容失效。因此建立了一条替代时间线,而由于该时间线会在下次成功收容时崩塌,无需处决Deering博士。A. McInnis下令审问Deering博士以确认他是否知道他自2002年以来每年被SCP-5243杀死的原因,以及其仍然复活他但不会杀死他的原因。部分转录如下。

采访记录

日期:2016年9月18日
I采访人员:D. Ibanez(追剿与镇压部部长),Xinyi Du博士(量子超力学部主席)


[转录开始。]

Deering博士:我当时在办公室里坐着,想着事,突然我就听到了…呼叫。

Ibanez主管:呼叫。

Deering博士:对。有个人在我的脑海里说话,就用我自言自语的声音,告诉我他来自未来。他说他来自一条像我们一样的垂死的时间线。他说在2002年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在我兄弟身上,而在2022年会彻底将他杀死 — 而这最终会因我而起,因为我想要改善现状而发生。你可以想象我当时是怎么想的。

Ibanez部长:这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有关系。

Deering博士:听我讲,好吗?他跟我说我可以阻止这一切。他跟我说会有一场大型收容突破,七人因此丧生,还会有各种各样持续不断的麻烦异常。而我的兄弟会被一个异常缠一辈子—

Ibanez主管:等等,你是Phil Deering的兄弟啊?可他只有一个会念叨他名字的镜子怪啊。

Deering博士:那样…还好,那个声音本来说的比这个糟得多。他还说因为我想要帮助他才让他被杀。但如果我阻止了这一切的诱因,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没有人会…Philip也不会死。这我该如何是好?

Ibanez主管:跟我讲讲吧。

Deering博士:他跟我说不要阻止!他说将时间线损坏降到最小的方法就是排出AAF-D的流质,阻止它爆炸,阻止整场灾难的发生。我本来也想这么做…

Ibanez主管:但是你死了。

Deering博士:呃,我不记得了。

Ibanez主管:你当然不记得!但是这2013年前每年都不断发生,以后我们就只能…自己动手。

Deering博士:你说什么?

Ibanez主管:别在意。你觉得有什么改变了吗?在未来?

Du博士:呃…

Ibanez主管:怎么了?

Du博士:呃,在这出乱子之前,我跟Site-87的McDoctorate博士做了些咨询。.2016年,该时间线的Site-43已经失去了与整体基金会的联系。他有一个理论,对我们版本的Deering博士进行联系的Deering博士是来自一条垂死时间线的,在那条时间线崩溃时,他的呼叫内容就已经决定了。所以这不可能避免。

Ibanez主管:当然…

Du博士:但要是那条替代时间线不是易崩溃的呢?有一条稳定时间线会怎么样?要是另一个Deering博士,他可以自由地一次又一次呼叫自己的过去自身,然后…杀死他。通过看到或者听到认知危害,用他们两之间的联系杀死自己?

Ibanez主管: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Du博士:我觉得,是为了阻止我们的Deering博士阻止突破。也许要是它被解决了反而会造成更多问题。

Ibanez主管:而为什么这在2013年停止了呢?

Deering博士:既然我猜测他要每年都要呼叫我…说不定他,或者他用来呼叫的机器出什么事了?

Ibanez主管沉思。

Ibanez主管:可要是这个替代的这个你杀了你的这个你—我们得找一个更好的术语—然后5243没有杀死你,那为什么它每年都会复活你呢?

Du博士:说不定根本不是这样。说不定Deering不是跟5243有关系,而是和替代时间线上的什么东西有关系。

Deering博士:这其实根本不是什么问题,对吧?

Ibanez主管:这怎么说?

Deering博士微笑。

Deering博士:因为要是你们每年都要处决我,或者突破每年都要发生,我的兄弟就不会在2022年死去。我也就不会再接着干我以前要做的事了。

Ibanez主管:这样对你来说就足够了吗?

录音静默。

Deering博士:并没有。但重要的是,这样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转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