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966

项目编号:SCP-5966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5966被储存在位于Site-22的一个标准人形收容间中,由至少两名安全人员看守。为了防止SCP-5966的身体遭受伤害,在每周开始时提供一套全新的绘画用品。

描述: SCP-5966是一位之前被称为“Vedad Gudelj”的画家,他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一系列异常的改变以促进大量艺术作品的创作。

SCP-5966身体上最显著的变化是它被融合关闭的嘴巴。内部分析表明,SCP-5966的声带也已被移除。尽管这些改变已经使SCP-5966无法进行口头交流,但后续的访谈与书面交流表明,SCP-5966本身已无法表达或理解任何形式的语言。

测试还表明SCP-5966不再需要任何形式的进食或睡眠,尽管它在不活动时常蜷缩在收容室的角落。

SCP-5966尝试使用任何可能的材料以每周制作一件画作,并且在目标达成前从不休息。画作完成的几秒钟后就会完全消失。迄今为止,任何用于这些画作的跟踪尝试都没有成功。

在画作消失后不久,SCP-5966的身体将会受到进一步的变化,这种变化本质上取决于画作在主观上的某种性质。这些性质的具体属性并不完全确定,但似乎取决于该作品对大多数观众的吸引力。在这样的性质存在的情况下,那些身体的改变将有利于SCP-5966,而不具备上述性质的作品将会导致有害的改变。这些改变都是暂时的,将会在下周开始时从SCP-5966的身体上消失。

2019年1月21日,SCP-5966在其位于密歇根州底特律的公寓中被当局发现,原因是他的房东抱怨公寓散发出难闻的气味。起初房东打算在SCP-5966多次拖欠租金后将他驱逐,却在进入公寓时发现了当前状态的SCP-5966。随即SCP-5966被送往附近的医院,当有关他身体变化的报告被流传后,基金会介入并将SCP-5966收容。


画作记录 5966-1

下文记录了SCP-5966创作的绘画作品以及由此产生的身体改变。

绘画内容 结果
田野里一棵树的风景画。 SCP-5966的嘴暂时可以打开,这使得它的呼吸较为顺畅。
在身体改变前的SCP-5966肖像。 SCP-5966的腿发生了瘫痪。
帝国大厦的绘画。 SCP-5966进入睡眠状态,并在这周的其余时间内保持这种状态。不清楚这是一个积极的还是消极的改变。
一辆汽车爆炸的画面。一名身穿风衣的男子抽着雪茄,手持火箭发射器,正从爆炸现场走开。 SCP-5966的左手长出了嘴和舌头。尽管它们不能用来进食,但SCP-5966能用这舌头来品尝食物的味道。
在身体改变前的SCP-5966肖像。 SCP-5966痛苦地抓着它的头,并在收容室中打滚。SCP-5966在这周其余的时间里都躲在角落,抱着它的头。
在身体改变前的SCP-5966肖像。 SCP-5966的眼球开始沸腾,眼窝里冒出滚滚浓烟。SCP-5966在这周剩余的时间里都用手蒙住眼睛。
一幅模糊不清的肖像画,据信是在身体改变前的SCP-5966肖像。 SCP-5966的嘴巴暂时可以张开,它咳出一个戴着戒指的人手指。这个手指的主人尚不清楚,因为SCP-5966拒绝将其交给安全人员,并且它在几分钟后就消失了。
画中有三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她们环坐在一辆红色跑车上。 SCP-5966的左臂上出现了一个身份不明的女性面部的纹身。SCP-5966在这周剩余的时间中一直在抚摸和端详它。
画中有三个衣着暴露的女人,她们环坐在一辆红色跑车上。 参考上条。

附录 5966-1 (回收材料)

在初步回收后,对SCP-5966的公寓进行搜索的过程中,发现了以下文件。其内容和上下文表明这是一份寄给SCP-5966的简易雇佣合同。该合同底部有SCP-5966的签字。

以下协议是在Vedad Gudelj(以下简称为艺术家)和他的雇主(以下简称为赞助人)之间达成的。

艺术家在此承诺每周创作至少一件质量可接受的作品,赞助人在此承诺为该作品提供相应的报酬。如前所述,作品的所有收益将平分给艺术家赞助人,其中艺术家的一半收益将以好运气的形式提供。

赞助人保留对艺术家的状态提出异议和修改的权利,以确保他们的投资能得到回报。

雇佣关系在本合同签署后立即成立,并将持续到发生中止。艺术家可以随时通过口头或书面上的通知终止其雇佣关系。为防止欺诈性地中止合同,不接受中间人的中止通知。

Westhead Media希望与您合作愉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