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99

项目编号:SCP-59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599被整个封闭在██区内,并把外部伪装成一座山的模样。任何未经授权的对██区伪装的破坏行为将被彻底消灭。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对██区内进行通信联系。任何进入SCP-599的人员将在回来后立即进行一次心理评估。

描述:SCP-599是一座位于[删除]的约有700人口的小城。SCP-599的居民称它为██████████。SCP-599不会标注在任何地图上,包括连接它的道路也是。

当基金会发现这座小城的居民的外貌和名字都和周围城市最近十年报告的失踪人口描述相符合后,对象被编制为SCP-599。当向当地居民询问时,他们都声称“一直住在这里”,并不断重复他们“一直在找新邻居(定居者)”。任何基金会人员进入SCP-599后都会被居民强烈建议定居在SCP-599。拒绝会最终导致敌意,不过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暴力行为被报告。

附录:特工█████的个人记录(代号:特工Apocalemur)

██/██/████
第一天
到达了神秘的██████████城,这座城市和所有连接它的道路都不在地图上标注。基金会决定将██████████作为一个SCP加密。我被派来确定这个新SCP的威胁等级。

我到达后受到了相当热情的接待,就好像他们知道我会来一样……

旅途让我十分疲惫,当地居民同意让我在附近一个汽车旅馆。我不太愿意在一个SCP里睡觉,不过看来我没得选择。我检查了基金会提供的假身份和虚拟的信用卡账户。看了一下旅馆的客户名册,有相当长的时间没人来了……

██/██/████
第二天
我整夜都听到汽车旅馆里的吵闹声。不过客户名册上除了我没有其他人。

试图获取SCP-599的居民信息。市政厅记录有所有居民的名字和住址,但是没有出生和死亡日期。

在三个不同的地方都被问到是不是打算在██████████定居。每次,我都回答“我再考虑一下”。这不完全是一个谎言——我考虑的回答是不。

██/██/████
第三天
今天早上我的门还是没锁的。现在它从里面锁住了。有人进去翻弄了我的行李,不过没有东西失踪。反正行李里也没有任何关于我的真实信息。

居民区里多了一条我昨天肯定没有见过的街道。多了几栋房子,不过没人居住。周围的居民声称居民都“搬走了”,并说“已经很久没人住了”。再次,市政厅的记录显示没有任何人搬走过。

██/██/████
第四天
昨晚发现有人在我的车周围转悠。大概想在我离开的时候设置个警报。

我今天需要在城里找点什么,所以我试图找张地图。不过这个倒霉地方哪都找不到地图。甚至连图书馆里都找不到。说到图书馆,这一定我是看到的最空的图书馆了。我在这里找不到一点点关于这个城市的背景信息,连报纸档案都没。

尽管如此,我曾经,在图书馆碰见特工███████。特工███████在这个城市被编制为SCP后不久就被派来这座城市,然后就没有任何音信。他看上去完全没有关于我或者关于基金会的记忆了。尽管如此,他非常热情的试图说服我在这里定居,还向我介绍他的妻子和孩子。但是最小的也有5岁了。特工███████才失踪了6个月。

被这些东西闹得我都快忘记我一开始要找什么了。

██/██/████
第五天
我想起来昨天我要找什么了。我注意到这个地方还缺很多东西。这个城市没有墓地,没有殡仪馆,没有停尸房,没有墓碑石匠,也没有医院。

██/██/████
第六天
发生什么事了?我在汽车旅馆的房间里用水槽刷牙的时候,没有水流出来。而且,我还一直听到强烈的嘶嘶声,还闻到天然气的味道。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我洗澡和冲厕所的时候。

就这么决定了。我要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
我在一家著名的汽车旅馆的安全的[数据擦除]写下这篇记录。让我说说我在试图离开SCP-599时遇到的怪事。

首先,我所在的汽车旅馆的房门的插销无法松开。我只得打破窗户离开。当我离开后,我听到水槽和淋浴间里传来水声……

我的车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给移动到了停车场的另一边。

在我离开停车场后,下起了一场大暴风雨。而我刚来的时候还只是微风阵阵。

两条主要街道关闭了:一条在“施工中”,一条在“修复地下管道”。

至少有一打汽车堵在十字路口中间。

最后,在我终于要离开城市时,所有的交通灯都直接跳过黄色转成红色,并一直保持了一个半小时。我终于决定无视交通灯并冲过它。交通灯的电缆在我开过它的时候掉了下来,而我的车正好躲过了砸下来的交通灯。

如果基金会希望我继续像这样工作,他们得把付我的薪水上涨一大截。

备忘:加薪请求拒绝。欢迎来到基金会,并试着习惯这一切。-O5-6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