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994
项目编号:SCP-5994 OlI/5994
项目等级:Safe 机密

威胁等级:未定


VHS1f.jpg

fig 1.1. SCP-5994内的静止帧,配置2A,监控器2,视角3,22:38:32.

特殊收容措施:SCP-5994及其所在建筑已从GoI-952 (“奥尔尼铁业”)1处购得,更多收容措施被认定为无必要。

根据主管Drummond的指示,原始的遗留系统将被重新安装,无限期留在原地。

描述:SCP-5994是前奥尔尼铁业东南休斯顿生产中心内的一间监控室。在事故G952-AE-Tennenbacher前,SCP-5994没有表现出异常性质。

SCP-5994内的监控设备循环播放着时长3小时36分钟的一起事件—事故G952-AE-Tennenbacher,此异常事件发生在25/10/1997的20:24至午夜间,造成该工厂被废弃。受影响设备也包括在事故后安装的所有系统,可以此看到原始硬件下不可能的角度。

SCP-5994在重放中大体保持一致,但已记录到分歧的存在,若在既存设备中安装易见的次要元件,亦可促使分歧出现。尽管如此,事故G952-AE-Tennenbacher迄今仍未在记录中展现全貌。

出现在SCP-5994重放中的对象与事件发生时在场的员工相对应。基金会无法找到这些人员展开询问。 参见采访抄录


历史

SCP-5994发现于26/10/1997,当时GoI-952联系到S.C. Public2请求协助收容SCP-5994-1。然而,在机动特遣队Omega-19 ("连映")抵达的6分钟前,奥尔尼管理层告知S.C. Public事故已被处置,不需要进一步帮助。

事故后分析如预期地受到了GoI-952妨碍。对事故G952-AE-Tennenbacher中两名已确认幸存者3的采访无果而终,两人均以公司政策为据称此事故是大规模幻觉。此外,整个车间内被喷洒了“黑蝇”化合物,无法采集鉴证证据。

基金会人员在对监控视频做例行审核期间发现了SCP-5994。在发现后,Site-56指挥部开始商谈将东南休斯顿生产中心出售给基金会。

收容建立于06/11/1997。


重放记录(控制组)

下列是对事故G952-AE-Tennenbacher的大体概要,以生产中心内发现的原始硬件配置为依据。 有OlI/5994或更高权限的研究员可查阅相关视频记录。

记录开始于[20:24:36],与工厂运作中的常规事件相差无几,但有两处例外:

  1. 一名男性(辨识为工人Joan Lopez,在事故后被报告失踪)在操作一台铸造机,对满是熔化金属的模具内投入看似为项链或环状锁链的物体。男子表现出失意或者忧虑,而后前去与它的经理(辨识为Joan Sanchez,同样失踪)对质。4
  2. 休息室内有另一男子(辨识为Raymond Navarro,同样失踪)立即应答手机通话。通话似乎持续了六分钟左右,这期间Navarro点了头,在休息室内来回踱步。音频捕捉表明,通话内容是关于将一批小苏打运输到西北波特兰生产中心。

第一起异常事件发生在车库,有一活板门5[20:27:18]被一无形物撞开。接下来的十分钟里,多名员工注意到有多处机器和通风井传来模糊沙沙声。

[20:38:27],Mr. Lopez突然停下动作看向工业熔炉,炉内出现了一头完好无损的家猪。 Mr. Lopez 似乎很迷惑,而后回头去与他的经理交谈。在去找Mr. Sanchez的时间里,又有两头猪从同一熔炉内出现。

更多的猪从中心各处的通风井、活板门还有受损的机械部件中出现。到[20:47:27],大约有46头猪出现。

[20:50:21],Mr. Sanchez召集在制造中心内的所有员工,发起紧急会议讨论事故。 Mr. Sanchez与一名安保职员 (辨识为Sái Minh Ân,事故G952-AE-Tennenbacher幸存者)间发生争吵,随后该职员被开除并送出厂区。

[21:02:59],工厂车间内的若干头猪表现出受惊,从熔炉边逃散开来。

Mr. Sanchez在[21:10:46]与其上级通话,报告称“又是一次该死的猪绽”。通话持续十分钟,期间Mr. Sanchez不断点头,对其上级的要求表示肯定。

[21:28:19],所有户外监控视频切断。此外,工厂各处的头顶灯中断大约19秒,而后恢复。有一巨大的猪形物体(编为SCP-5994-1)从高炉内出现。

Mr. Sanchez的会议在[21:58:04]解散,员工被指示返回各自岗位。SCP-5994-1在一分钟后到来。

剩余视频的内容难以分析。但是观察到员工陷入了强烈的恐慌中。有多人试图逃离现场,然而Olney安装的封锁机制已经启动。剩余员工试图关闭激活中的机器,但SCP-5994-1和恐慌的猪群妨碍了他们的尝试。

[23:57:00],一阵白光从中央高炉内发出,将场地内全部监控设备覆盖。视频被阻断3分钟,而后循环回到开头。


附录5994-012:实验与采访

rnavarro.jpg

Raymond Navarro,c. 1996

为文件便于阅读,由SCP-5994展示的SCP-5994标为SCP-5994`。

于04/08/2003,Dr. James Carvallo6提交了实验申请,以求实现与SCP-5994中出现的对象展开交流。Dr. Carvallo以Mr. Lopez及Mr. Sanchez会对音频捕捉的安装做出反应为据,认为存在双向通讯的可能。在大量资金审核后对他的申请予以了批准,条件是SCP-5994收容团队要对事故G952-AE-Tennenbacher的情况进行调查。

为求实施采访,为SCP-5994安装了有摄像头的内话系统以及易见的音频捕捉设备,使之可进行基础形式的双向音频。

在初期直接请求劝诱SCP-5994`内对象的尝试未能成功,绝大部分对象会选择向Mr. Sanchez报告问题设备,后续予以拆除。 此外,允诺协助应对SCP-5994-1总会被无视,即使它已经出现。直接劝说对象失败后,SCP-5994研究团队实验了多种替代手段。

对奥尔尼人力资源部的采访表明,Mr. Navarro曾在1996年11月受过处罚,原因是尝试私自对某无关异常展开了一系列调查行为。鉴于此, 为SCP-5994安装了多台模仿轻度异常现象的设备,将其安置在Mr. Navarro起始位置与SCP-5994`之间的大致路径中。

于08/10/2003,研究员成功劝诱虚拟的Mr. Navarro (编为SCP-5994-A)进入SCP-5994`。

采访-5994-A


日期:08/10/2003

对象:SCP-5994-A


[开始记录]
SCP-5994-A进入SCP-5994`,轻轻地将门在身后锁上。叹气后,它拿起了装备库存。

SCP-5994-A:(西班牙语)哥,这地方要变成地狱了。

研究员Hartley:你好,Mr. Navarro。

SCP-5994-A咒骂一声,跌回到桌上,痛苦地呲牙。

研究员Hartley:抱歉。我是S.C. Public的。代表你的雇主,我要对东南休斯顿生产中心的运营进行一次开放式调查。

SCP-5994-A:啊,耶稣他妈的—(英语) 你们都是从内话系统里呼叫的?

研究员Hartley:是。

SCP-5994-A爬起站立,护理着臀上的疼处。

SCP-5994-A:好吧,我能有个答复就不错了。

研究员Hartley:行,开始吧。所以,过去一周,你有发现生产中心这有什么怪事情吗?

SCP-5994-A:你得要定义一下“怪事情”。

研究员Hartley:那好。你有没有看到、听到、或者参与到任何你认为在统计上或者物理上不可能的事情,根据你对物理学、化学和社会学规则的理解?

SCP-5994-A环视SCP-5994`后面向内话系统。

SCP-5994-A:如果你说的是上周,那没有,一切如常。但(SCP-5994-A压低声音)听着,这有些事情你永远不会明白,好吗?我…这有个什么词形容,嘴里说不上来。

研究员Hartley:没事。尽你所能。

SCP-5994-A:不不,不是…那是你得自己看的东西。这些机器…在拉伸?一直是这样,你会习惯的,但…我觉得我的脑子可能烧了,抱歉。

研究员Hartley:别担心,这就足够了。现在,作为调查的下一节,我要你看着底部监视屏,右边第二个,要…五分钟大概够了。

SCP-5994-A:嗯,明白。

叹气后,SCP-5994-A叉着双臂,转身面向指定的监控器。SCP-5994-A保持沉默,直至[20:38:37],它带着明显的失落叹息一声。

SCP-5994-A:就这样了?

研究员Hartley:你还有大概两—

SCP-5994-A:.不,那东西。猪。

研究员Hartley:我想这不是正常情况。

SCP-5994-A:我不在内话系统里接受采访也不正常。窑外的那些猪是我现在唯一关心的。以及…你怎么知道?

研究员Hartley:这别在意。为了记录,有无—

SCP-5994-A:我很抱歉,我还卡在有猪从窑里钻出来这事上,这次你们都知道。天老爷,你们在这拉扯些什么?我就是想炼钢结果你们把猪放进来?天啊,伙计。

研究员Hartley:我们希望你专心于采访。

SCP-5994-A:认真的?我…好,好。

研究员Hartley:谢谢。

两分钟过去。

研究员Hartley:那么,据你所知,在过去…三个月里,有没有什么事能解释你刚刚看到的情况?

SCP-5994-A:没?我还不—

SCP-5994-A突然住口,凑近监控器。

SCP-5994-A:去他妈的。

研究员Hartley:Mr. Navarro?

SCP-5994-A:你们到底想在这拉扯什么?先是车库,然后是钢窑?如果经理知道这屁—这东西又来了,要掉脑袋的是我们,你明白吗。一头猪已经够坏了,你们居然还在这猪上叠猪。

研究员Hartley:所以这以前也发生过?

SCP-5994-A沉默数秒。

研究员Hartley:Mr. Navarro?

SCP-5994-A:嗯,今天够了。

SCP-5994-A不顾研究员Hartley反对,离开SCP-5994`。

[记录结束]


结语:后续对SCP-5994-A的采访失败,实验被暂缓。


附录5994-013: 采访

于29/04/2005,基金会“圆形监狱”监控网络进行了年度全功能启动。在这期间,圆形监狱的助理人工智能构造体7标记了一段视频,其中拍摄了一名男性走进得克萨斯州阿灵顿一家五金店。O5-10办公室复审后确认此人是Mr. Raymond Navarro,此前在事故G952-AE-Tennenbacher后被报告为失踪。

在得克萨斯州政府协助下,于阿灵顿28英里外的Solicruz村找到了Mr. Navarro,他在此受雇于一家非异常企业,担任焊工。Taft特工以S.C. Public为掩盖接触到了Mr.Navarro。

采访-5994-B


日期:14/05/2005

对象:Mr. Raymond Navarro


[开始记录]

特工Taft:很高兴和你聊上天,Mr. Navarro.

Navarro:没问题,老大。大部分人管这叫做日常。(对象发笑)

特工Taft:只要我们还在主题上,都没事。那么,根据我们的记录,你曾经受雇于Oleny钢铁厂,是吗?

Navarro:(短暂停顿) 对,对。

双方沉默9秒。

特工Taft:不太喜欢他们么?

Navarro:不。我…好吧,不,我没有。抱歉,我就是在…思考。他们是自称是,或者我觉得那是个部门,叫做“Olney钢铁”,是一家钢厂,老大。我们制铁,当然,但我们会很快把它们变成钢材。

特工Taft:这确实是有点怪,我觉得。我猜真正的工作不是那么的有条理。.

Navarro:完全不是,老大。他们就有这事,在我们做的工作外,我们中要有人接下这个怪工作。其中大部分不难,不,但简直诡异得很。保证没有东西从铜窑里钻出来,把门关上几个小时,就这种事。

特工Taft:哈。

Navarro:刚从中职出来的时候,感觉挺正常的。我现在的工作也是这样,但一般是地板上会有东西漏出来需要擦干净。不到…三小时给单独一个工具箱列清单。

特工Taft:你觉得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Navarro:老大,那个钢厂有自己的思想。如果你没看到,你就不会明白所有的事都可能出岔子。当然,要是Olney承认这些就好了。大部分向经理抱怨过多的家伙都给开除了。

特工Taft:有趣。好吧,S.C. Public想了解下发生在1997年10月25日夜里的一起事故。根据我们的记录,你当时身处事故现场。

Navarro:事故?

特工Taft:让钢厂关停的那个事故。

Navarro:我有在场吗?天,我的记忆简直大不如前。

特工Taft:没事的。

Taft特工从皮包里拿出fig. 1.1的打印件。

特工Taft:你认得这个吗?

Navarro:这是头猪?

特工Taft:再问一次,你认得这个吗?

Navarro:不吧?这是什么艺术作品吗?

特工Taft:很好。我们试试:想想你在那个岗位上的最后一天。你能想到什么?

Mr. Navarro沉默18秒。

Navarro:啊该死。只有一片空白,老大。那都是快十年前了,对吧?

特工Taft:不用在意。现在,这听起来很怪,但你是否记得看到有,比如,一头猪在现场?

Navarro:所以这是头猪?

特工Taft:现在先专心于问题。

Navarro:如果你是想来日我玩,老大,你做的很好了。我不记得看到过猪,听到过猪,或者任何与生猪有关的东西。你要去打望Olney,我没意见,但Olney会回望的。

两人沉默21秒。

特工Taft:…感谢你抽出时间,Mr. Navarro。今天应该就这些了。

[记录结束]


结语:Mr. Navarro将被监控以确认有无更多反常。

SCP-5994-A不愿谈论它知道的事,Mr. Navarro愿意谈但却记不得。如果我们希望了解事故 G952-AE-Tennenbacher,需要其中一位改变想法。 - 主管Carvallo


附录5994-01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