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03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003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pending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danger

lighthouse2.gif

SCP-6003-1


负责站点 站点主任 主任研究员 负责特遣队
Site-无 Thomas Swaine,医学博士 Emily Clarke MTF Zeta-67 起锚Anchors Aweigh

fog.png

SCP-6003

特殊收容措施:已在 SCP-6003 海岸线以西 5.5 千米处的海平面上方建立基金会设施 Site-无,以观测、研究并收容与该岛屿相关的异常现象。

SCP-6003 与世隔绝的本质使它可足够被认为是自我收容的。若有不法侵入的事件发生,侵入者须被扣押,并在经站点主任同意后进行记忆删除。

更新 - 1969/3/14:基于事故 6003-KURBAN 的发生,在 SCP-6003 进行的任何活动均须穿戴 ACaD1防护服以防止化学瓦解。活动结束后返回 Site-无的人员必须在超无菌室内进行隔离,直到生物学测试表明人员团体未受 SCP-6003 效果影响。防护服应被随即焚毁。

描述:SCP-6003 是太平洋上的一座岛屿,位于地理坐标 58°33'31.0"N 20°57'57.0"E 的一个高次元口袋空间内,只有满足一系列条件的人员才能访问。

对 SCP-6003 的访问仅限于知晓该岛屿本身和/或其坐标的人员。若在海上航行时意图到达 SCP-6003,即使缺乏足够的海上导航技术或并不熟知 SCP-6003 的坐标,也能导致航行中的团体以一种尚未被完全理解的非欧几里得两点间转移的方式定位至 SCP-6003。在一段长达 45 分钟至 8 小时的普通航行后,团队人员会报告导航仪器停止运转,其船只进入一片浓雾,随后很快出现于该岛屿海岸线 10 千米之外。该现象的发生与人员的出发位置至 SCP-6003 边境的距离无关,且并不作用于在空中航行的人员。

在 SCP-6003 自然存在的生命形态仅有植物,有很多种类仅存在于 SCP-6003 与 SCP-6003-1。

SCP-6003-1 是一座 50 米高的光滑木柱,位于 SCP-6003 中央位置,呈现 1940 年代的灯塔外形。SCP-6003-1 处于不可运转的状态。

SCP-6003-1 外表为一块完整的中空木头,最上方部分被雕刻成为一个灯罩型状。尚未发现通往 SCP-6003-1 内部的入口。在尝试进入的过程中,其结构也已被证明可抵抗外力。其下端嵌入地面下方至少 15 米,四周的土壤如同被树根挤压一样出现膨胀现象,但并未发现类似树根的结构。由放射性碳定年法测量 SCP-6003-1 的年龄时,结果高度不一致,呈现从公元前 12,000 年至发现前 3 年的分布。

在 SCP-6003 存在曾有人居住的痕迹,包括结构复杂的遗迹、手写的记录、先进的科技,以及私人物品。放射性碳定年法及人类学分析表明,曾在此定居的文明至少有 2000 年历史。在异常及非异常的历史文献中均未发现证实此文明存在的额外依据。类似地,从 SCP-6003 发掘的文字记录中也未发现其与外界进行过贸易的明显证据。然而,从 SCP-6003 寻获的大量物品与资源,如布料、工具、塑像、住宅等却是由并非自然存在于 SCP-6003 自身的材料制成的。仍未知晓这些材料的获取途径。

至今,尚未从 SCP-6003 发掘出任何人体残骸。


附录一


SCP-6003 于 1968/4/03 O5-6 逝世时被基金会注意到。在其托付给基金会以供进一步研究的个人物品中,有一份因浸水严重损坏的手稿,疑似是从某更完整的作品中剪切下来的一部分。文本的出处仍然未知,如下为已恢复的文本。

他便对罗索思说道,“飘洋过海,跨越世界,却无法造访那里!”
“由暗夜打造,怨恨紧紧相随,一座独居的天堂。”
“他的贫瘠王国静止永恒,在化为木头的王座之下。”
“寂静席卷而来,崇敬寸草不生。”
“仅存安宁角落,沉睡巨人留守。”
凡塔拉留意她主人的警告,并悲伤哭泣。

另外,一篇包含上述坐标的文档也被托付给基金会保管。坐标为使用数秘学2从上述文本中提取出来的。由基金会任命的探险队于 1968/8/29 在 SCP-6003 完成登陆。


附录二


于 1968/8/29,机动特遣队 Zeta-67(“Anchors Aweigh”-起锚)的成员和基金会研究员 Thomas Swaine、Emily Clark、Rosa Hahm 被派遣至 SCP-6003 执行初步探查。Swaine 作为研究员队伍的队长,负责将他的想法与发现记录在日志中。

Thomas Swaine 个人日志节选

1968/08/29

当基金会派我们出发时,他们通常会有一个具体的目的。被捕获的异常、值得注意的人之类的。但被派出进行这种初步探查,让我感觉到自己就像是弹珠机里的一颗珠子。他们只是让我们在那里登陆,然后随处看看。这次,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具体的指示,只有彻底走遍整个岛屿并让大家安全归来。

这两个目标常常有可能互相矛盾,但上头那些人的沟通技巧从来都不值得推崇。

从最初登陆的海岸向岛上进发,是一圈崎岖而充满淤泥的平原。徒步快速穿越沉积物的区域,我们到达了草丛茂盛的山谷。景色的剧变十分突兀,但考虑到我们到来时的情景,这并不令人难以置信——只是十分荒诞不经。然后,我们看到了遗迹。大片的遗迹,在谷底铺开,绵延向前,占满了目之所及。每座建筑都是一个长条形的房间,形成一段段水平的空间。噢,是倾斜的柱状空间。值得注意的是,每个房间都比它之前的一个稍许抬高,仿佛巨大的环状阶梯。知道古罗马圆形竞技场吗?想象它的样子,但是灰色的,好似因数百年的自然腐朽而渐渐倒塌,而且有一千倍大。

Thomas Swaine 个人日志节选(续)

1968/08/29

最外侧的房间看上去曾经有着大约 40 厘米高的台阶,而最内侧的房间只有石头屋顶从泥土里伸出。我们能够到达的低处的建筑物有向下的阶梯,因此很明显它们曾经是至少有一部分处于地下的。

建筑物的细节部分完全被消磨殆尽,让我们完全无从得知这里的居住者纷纷消失的原因。如果这些房子曾经有门,那在我们到来时也都已经不见了。而且,在他们消失之后,植物开始侵入。野草长到了我们靴子的一半高,Rosa 有两次都差点被藤蔓绊倒。只有三叶草的长势还算是相对普通。每座遗迹的前面都有一段空隙,应该是曾经的门的位置,而在其它部分——除了(偶尔)在后面——没有任何出入口。

harrymap.png

Swaine 主任绘制的地图的复制品3

最后 Rosa 指出,位于每个片段后方附近的房子都比前方的要宽。这些房子并没有严格对齐,而是呈现一个微小的角度,使得它们纷纷指向同一个地点。我们只看过少数几个建筑,而其余部分都被浓雾掩盖。因此我们决定再四处走走,搞清楚遗迹的扇面有多宽。

Em 走到了一座建筑的后面,Rosa 走到了另一座建筑的后面。她们计划沿着最外侧的遗迹按反方向行走直到尽头,但她们却在另一侧会合了。遗迹的排布呈现一个巨大的环形,因此我们决定去看看中间有什么。雾太浓了,我们的手电筒没有一点用,所以她们得走到近处才能看清中间是什么。还没走到正中间,她们就意识到了那是一座灯塔。

那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巨柱,如一株巨树的根基一般刺向天空。它使得周遭的遗迹显得如此矮小,但我们一直都没能注意到它,直到接近岛屿的中心。而现在,我们想不看到它都难。

灯塔由某种木材制成。无论是我们还是我们的设备,都无法判断它的种类。它是灰色的,乍看极其光滑,但仔细观察则能看到表面的弯曲纹理,好似由匠人之手雕刻而来。它既有摄人心魄之美,又让我们惊惧万分。没有动力源,没有入口,然而它矗立于此,就是此处有人来过的毋庸置疑的铁证。想到曾经忽视了如此显著的存在,又使我们心神不安。


附录三


发掘点 C 设立在遗迹最内侧环的一处据信代表最高阶级的地点4。于 1968/09/04,发掘点 C 的人员发现了一条之前未被注意的通道,位于挂在墙上的一个大型环状雕像背后。

该隧道通往一个富丽堂皇的小厅,墙上装饰有错综复杂的线状图案和大量的挂毯。走过这间前厅,来到一个更大的房间。它拥有类似的设计,放置着 6 个长方体的石箱。箱内装着带有绘画的石块,保存状况良好,内容可供辨认,据信与在 SCP-6003 的首次地面探索中发现的几乎不可理解的壁画相似。研究员 Hahm 对其进行了观察分析,记录如下。

一号箱:描绘了一个浑身被黑色毛皮覆盖的人,也有可能是人型灵长类生物,站在一片空地上,双臂伸开。可看到其前方有一棵树,由一束黄色光线所强调,正在扭曲变形。

二号箱:描绘了两艘维京长船5正在一座岛屿的北部边缘靠岸。SCP-6003-1 位于岛屿中心,似乎正在发出灯光。在其旁边有一具白骨,很可能属于一号箱中描绘的人物。

三号箱:用金色涂料描绘了一个人物形象站在 SCP-6003-1 前方,很有可能是部落领袖或具有很高社会地位的人物。该人物伸开双臂,与一号箱图画的姿势类似。该人物被一束光照亮。

四号箱:SCP-6003-1 被树木、动物、食物,以及过度生长的草丛所围绕。部落成员对 SCP-6003-1 和其领袖下跪,后者站在 SCP-6003-1 前方,且被描绘为头戴灰色王冠。

五号箱正面包含 SCP-6003-1 周边遗迹的图画。描绘了领袖正在对 SCP-6003-1 祷告,其余部落成员正在各自活动,如耕地、交谈、跳舞等。

五号箱背面部落成员围住 SCP-6003-1,面部表情或为哭泣,或为肃穆,或为忧虑。可看到领袖正站在 SCP-6003-1 前面,或已嵌入其中。光束从领袖体内射出。在背景中,草丛的过度生长更加明显。

六号箱:无法打开。被一层灰色的物质所覆盖,粘稠如树液,无法用任何手段除去。

在与其他站点职员讨论之后,Hahm 研究员的调动申请最终被主任研究员 Swaine 批准。Hahm 研究员被移出此项目。除她之外,其余驻扎研究员与特遣队成员均未表现出任何负面效果或离开 SCP-6003 项目的意愿。


附录四


Site-无于 1968/09/28 建成,并正式作为安保设施开始运营。

安保设施卷宗:Site-无节选


oilrig.png

Site-无

Site-无是一座固定平台,由 8 根金属柱支撑。金属柱固定于 SCP-6003 海岸线 5 千米以外的海床上。16 名由初始探查队及基金会考古部选拔而来的职员组成的小队驻扎于此。队长 Thomas Swaine 被指派为站点主任,Emily Clarke 带领研究部门,负责分析与 SCP-6003 相关的现象。

Site-无的最初指令是协助在 SCP-6003 进行的考古活动。在职员认为能复原出 SCP-6003 原先住民的物件的位置,横跨整个岛屿共设置了六个发掘点。

在 1968 年 10 月 1 日至 10 日之间,驻扎于 Site-无的多名职员汇报了许多异常事件。对受影响的职员进行采访后整理得到以下文档。

  • 注意到海鸥在 Site-无上方反复盘旋。虽然未能记录到与普通海鸥在外貌或行为上的任何差异,但这些海鸥被反复描述为“像秃鹫一样”。由于 SCP-6003 缺乏自然动物群,未能得知这些动物是如何准确来到岛屿的。
  • 一个“疯狗浪”6不寻常地在极靠近陆地处形成,与 Site-无发生撞击,造成 3 名人员负伤。
  • 从 Site-无的水龙头反复流出人类血液。对该液体进行化学分析表明其已被海水严重稀释。
  • 在 Site-无使用的多个无线电频段同时受到干扰。使用受干扰频道的人员报告听到多个声音使用某种未知语言进行交流。
  • 遗迹中植物的生长异常加速,导致 2 名进行挖掘作业的人员被困数小时,随后被成功营救。
  • SCP-6003 海岸线附近的雾浓度显著增加。建议人员极度小心,以免基金会船只搁浅。
  • Site-无每晚都能拦截到某个电台通信,由粗重的呼吸声及一种潮湿的、仿佛在移动的物体发出的噪音组成,持续了两周。判断这些通信源自 SCP-6003。
  • 调查 SCP-6003 山岳地带的一个小队报告看到了“一座巨大的、正在腐朽的树,表面布满了一排排人类的眼睛”。当接近时,树发出刺耳的叫喊声并倒在地上,然后消失了。
  • 2 名人员在 Site-无码头钓鱼消遣时,钓上了一个枝条编织而成的篮子。它在中部被封住,上半部分被打开了几个孔。解开封印后,发现装有各种布料和刻有意义不明的符号的一小块树皮。
  • 发掘点 D 的人员报告在地下工作时,听到了来自于地表上方的一阵阵愉悦的声响,看到了墙上有舞动的剪影正在闪烁,仿佛是被火光投射上去的一样。声响被描述为“转瞬即逝的”,而回忆此经历会导致人员情绪低落,经常会因此开始哭泣。
  • MTF 队长 Rianne Langley 连续三天拒绝离开她的宿舍,宣称 SCP-6003-1 在一直注视着她,“论断”着她。第四天,Langley 出现短期失忆症状,并无法回忆起前一周发生的事件。自此,她已被解除 Site-无的任务。
  • 观察到一个 4 人组成的考古小队在 SCP-6003-1 前面站立 8 小时,分别站在灯塔柱的四个主要方向上。当被问起时,人员并不将此行为视为异常。
  • 从 Site-无观察到海平线上经过一艘船只,被描述为由弯曲的黑色木头制成的维京长船。船首有一个庞大的塑像,看似是猿的头部。其嘴张开,眼睛被石头所代替。船只在 10 分钟内经过,未被站点雷达发现。
  • 人员报告位于 Site-无和 SCP-6003 时感到自己正在被持续观察。
  • Emily Clarke 博士突发狂躁症,坚信自己正在阴间的永恒惩罚下饱受折磨。她反复哭喊,说藤蔓将她缠住并正将她拖入地下。数小时后,Clarke 重新冷静下来。虽然在后来的所有心理测试中悉数合格,但自此她的举手投足显得十分悲伤痛苦。
  • 驻扎于 SCP-6003 的数名人员报告在地面上看到了孔洞,并有庞大的人类眼睛嵌在泥土里。眼睛被描述为正在哭泣。
  • Site-无拦截到一段长 20 秒的电台通信,其中包含尖叫声。判断这些通信是由 SCP-6003 发出的。
  • 进行 SCP-6003-1 化学成分测试的人员经历了微弱的地面颤动,仅在灯塔柱四周的近处发生。所有人员均报告其下半身有被众多的手抓握与拖拽的感觉。
  • 站点职员 Paul Chandler 在野外突然倒下,随后持续接受医学观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不断挣扎并称自己的身体多个部位正在被穿孔。他随后死亡。尸检表明他的神经系统已被纤维状的树根所替换,导致他的内部机能严重受损。
  • 于 1968/10/10,SCP-6003 异常大雾天气的形成首次受到岛屿上一场风暴的干扰。此事件仍未平息。一切活动均已被规定转至 Site-无进行,等待进一步通知。

诱发上述事件的因素尚未知晓,且正在进行调查。


附录五


Site-无建成后,随即建立了几处主要活动基地。这些前哨基地位于遗迹的最东以及最西端。当时,SCP-6003-1 成为了 Swaine 主任的主要调查地点。来自 Site-322 的异常遗迹与建筑专家 Joseph Lague 接受请求前来考察 SCP-6003-1。

此后的 5 天中,植物的褪色现象约以每小时 0.5 米的速度向外扩散,在接下来的一周内呈匀速缓慢加快。

从 Lague 博士取回的物质发现草被从分子水平上摧毁。其细胞仍是完整的,但处于一种停滞不动的惰性状态。在此发现后,开始试图进行收容。

不完全收容记录
收容尝试提案
以受控焚烧的方式点燃受影响的植物,从而限制异常褪色现象的扩散。
结果
无效。扩散的加速通过已焚毁的植物持续进行。

收容尝试提案
将全部人员撤出岛屿。
结果
无效。褪色现象继续在岛上传播,扩散至遗迹与基金会前哨基地。

收容尝试提案
废止 SCP-6003-1。将一枚核弹于 SCP-6003 上 SCP-6003-1 的底部引爆。
结果
被 Swaine 主任拒绝。

研究员目前正在调查此事件的成因。如今,扩散已在岛屿边缘停止。机动特遣队 Zeta-67(“Anchors Aweigh”-起锚)被派往 SCP-6003 进行探索任务,试图评估可能存在的任何潜在损害。队员配备危险环境标准装备并佩戴摄像机。

SCP-6003 仍处于空置状态。Site-无对其实行远程收容措施。不再允许人员前往 SCP-6003。


附录六


于 1968/10/23,MTF 任务的三天后,Swaine 主任被发现已失踪。因此,Clarke 博士被任命为临时站点主任。

已对此事件展开一场调查,然而其诱因仍然不明。在调查中发现了大量 Swaine 的日志记录,始于 Rosa Hahm 离任之后,以及他要求增派人手的多份申请。以时间顺序排列如下。

次日夜晚,Site-无的监控无人机警告站点指挥部,有一名不明人物已于 SCP-6003 登陆。通过现存的前哨基地联系该人物的尝试已经失败,因为通讯信号的衰减及持续不断的风暴天气。12 分钟后,该人物主动将其佩戴的摄像机远程连接至站点指挥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