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05

Gabriel博士:说出你的姓名、等级和职务。

特工Hawley:滚。

Gabriel博士:说出你的姓名、等级和职务。

特工Hawley:这有什么意义呢?你马上就要把我降成D级,或者把我送到亚利桑那州去。不管怎样,我都会在一个月内死掉。

Gabriel博士:说出你的姓名、等级和——

特工Hawley:这就是我不明白的地方。你现在打算让谁来做这件事?Bunkman?那个该死的白痴不适合这项任务。或者可能是Carter?我想俄勒冈州最腐败的特工正是你要找的人。

Gabriel博士:这已经不是你该关心的问题了。你曾经有过机会,但你把它搞砸了。

特工Hawley:怎么会?我做了什么违反基金会政策的事吗?

Gabriel博士:我们会说到这件事的。但是现在,说出你的——

特工Hawley:好吧。我的名字是Douglas Hawley ,3级特工,被分配到SCP-6005,出生于阿拉巴马州格尔夫海岸,社会保险号215——

Gabriel博士:这就够了。你知道你今天为什么在这吗?

特工Hawley叹了口气,向后靠在椅子上。

特工Hawley:说实话,我他妈一点头绪都没有。


SCP-6005


O5议会命令

以下文件分类为4/6005级机密。

未获授权者严禁查看。

项目编号:SCP-6005 4/6005级
项目等级:Keter 机密

dogmountain.jpg

华盛顿州哥伦比亚河谷狗山,已知Cassandra “Cassie” Higgins最后一次出现的地点。


项目编号:SCP-600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6005收容项目正由特工Douglas Hawley John Bunkman基于Site-64进行调查。目前正在探索的线索详见下文正处于概念性重组过程中,预计将在2025年12月12日前完成。

受SCP-6005-1影响的个体将被扣留在Site-64,并接受询问。他们的家人将被告知其患有精神衰弱,已被带到州外接受治疗。对象被扣留的时间不得长于一个月,扣留结束后,他们将被记忆删除并释放。对象被扣留的时间取决于研究目的所需。

将在当地媒体中封锁疑似的SCP-6005事件消息。将向受害者的家人散播一个可信的故事以掩盖该事件,必要时使用记忆删除。当地医疗服务部门的联络员将为家属提供咨询和心理支持。

所有与Site-1015有关的记录都将移交给特工Hawley保管;目前资料存放于Site-64的E翼楼物证室5C。

cascadiamap.png

卡斯卡迪亚生物区的卫星图像。

描述:SCP-6005指1985年至今,发生于卡斯卡迪亚生物区1茂密林区中的1943人的失踪事件。未发现这些人中任何一人的踪迹。

SCP-6005目前已经影响了生活在该生物区内或其周边区域的各类人群。无法在受害者的性别、年龄、种族、收入、政治观点或其他任何社会因素中发现关联。唯一明确的共同点是,受害者中异常高比例的人群具有精神健康问题。因此,SCP-6005事件从未被成功预测。

SCP-6005因大量以似乎完全相同的方式发生的失踪事件而被指定为异常:个体独自旅行进入最近的森林。这些旅行未经计划,没有任何留言或其他解释,且受害者不会携带任何补给。从未回收SCP-6005事件的录像。尽管已经考虑过该事件可能的非异常解释,但这些解释没有一个被认为是可信的。

1992年,SCP-6005首次引起关注,当时一个早期基金会分析AI发现了高得不寻常的失踪率。在对受害者家属和当地媒体进行适当的压制和记忆删除以防止公众发现这一异常现象后,SCP-6005被分配到Site-64展开收容。然而,没有研究员或特工在进一步的研究或收容方面取得任何进展。

Gabriel:看上去真是一个谜团。

Hawley:语言是有欺骗性的。没有人会知道,我们的临床腔、我们的客观中立本身就是一种偏见。

Gabriel:我不太明白。

Hawley:被派去做这个任务的特工都是十足的无能之辈,这就是我想说的。没有人想要细节。这并不吸引人,也没有明显的线索——该死的,很多人一开始甚至不觉得这是一个异常。

所以,它被扔给了行为不端的2级人员和肥胖的、快要退休的老骗子们。这没什么好奇怪的;Site-64是一个声名显赫的节点。主管和他的亲信们想着用在三波特兰的华丽探险或他们从西雅图掠夺来的荒唐怪诞的异常艺术作品来打动O5们。没有人关心一个处于实验阶段的人工智能絮絮叨叨地说着的几个失踪的孩子。我甚至不知道这些年它是怎么留在档案里的。

Gabriel:你为我们的组织描绘出了一幅非常黯淡的图景。

特工Hawley:博士,别废话了。他们要对我做什么?我想这或许没太大关系,但我还是想知道我会怎么死掉。

Gabriel:我真的不能——

Hawley:好吧。好吧。我可以抱着胳膊在这里坐一整天。在访谈结束前,你是不能把我带走的,对吧?

Gabriel叹了口气,把他的笔放在了桌上。

Gabriel: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不知道。这超出了我的权限。我在这里只是来理清事实的。

Hawley直视着Gabriel,短促地笑了一下。

Hawley:真没想到。

Hawley拿出一支烟,点燃,仍然直视着Gabriel。

Hawley:好吧,博士,我会按你们的游戏规则来的。我想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输的了。游戏已经结束了,幕布也已经垂下。你想知道什么?

Gabriel:首先?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安排在这个小队。以及你对这件事的感受。

Hawley:说真的,博士,我被授予这个任务是因为我笨到想出了一个太聪明的点子。

附录#1:2018年12月23日,Adler主管任命特工Hawley加入SCP-6005小队,此前Hawley曾向他提出一个新的调查建议:对太平洋西北地区有精神健康问题的患者进行梦境分析,以识别任何共同因素。Hawley以对SCP-3007的研究中梦境分析提供的有效结果为例,声称这可能是一个被忽视的研究方向。

Adler主管给Hawley指派了一个由两名特工和三名研究员组成的特遣队,在Site-64外工作两个月,如有积极成果,工作时间可能延长。

一个月后,Hawley和他的特遣队发现150人中5人的梦境之间具有强相关性。这些梦都重复发生(尽管有部分差异),而且其主题都涉及森林、树木和自然界。下表例举了每一对象所经历的梦:

做梦日期 对象 对象描述 梦境描述
06-01-19 6005-23 33岁,女性,来自俄勒冈州波特兰市。曾与异常艺术社群有外围接触。 对象报告称,她站在一片深林的边缘,那里“有松树的味道”。可以看到在森林的另一边有一座巨大的山;对象对这座山感到恐惧,于是往反方向跑去,却发现她自己进入了森林的更深处。对象报告称,这让她放松下来,因为树木覆盖意味着她不会再看到那座山。
12-01-19 6005-142 44岁,男性,来自爱达荷州拉塔县。此前未参与异常活动。对象拥有一支雷明顿猎枪。 对象报告称,他在一片稀疏林地中追赶一只鹿,但随着他不断向前,林地逐渐变得茂密起来。对象举起步枪准备射杀这只鹿,但步枪被树枝缠住,鹿逃走了。
18-01-19 6005-203 78岁,女性,来自华盛顿州斯卡梅尼亚县。此前未参与异常活动。 对象报告称,她在雨林中采摘野生浆果,然后浆果开始迅速膨胀。对象将双手举过头顶,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夜晚的林中空地。对象报告称感到一种瞬时的被害妄想。
19-01-19 6005-02 24岁,男性,来自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当地著名的无政府主义者,据信曾是异常艺术团体Are We Cool Yet?的成员。 对象梦到自己是一只生活在树枝上的甲虫。树枝突然缠绕在一个中年男子举起的枪上。对象爬到枪管前,朝里面凝视了很长时间。
21-01-19 6005-09 19岁,男性,来自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海达格威。此前未参与异常活动,但为著名的异常艺术家和第一民族2活动家Nora Ivanov的侄子。 对象报告称他透过树丛直视太阳;这让他非常痛苦,但他不愿停止。几分钟后,树木开始掩盖太阳,缓解了疼痛和焦虑。

以下录音日志记录了特工Hawley和6005-09的访谈。

日期:22-01-19

访谈者:特工Douglas Hawley

第二在场特工:特工John Caspar

<日志开始>

特工Hawley:——那么我们就开始了。好的,以便记录,先说明这是特工Douglas Hawley和Tom Ivanov之间的访谈,后者因官方目的被称作6005-09。

6005-09:你有,呃,有——

特工Hawley:抱歉,稍等片刻,孩子。作为三级员工,我指定自己为监督官员,第二官员是特工Caspar,他现在正在西雅图某地待着所以对谁都没有用处,日期是1月22日,等等等等,剩下要讲的你也知道是什么。

录音设备被放到桌上的声音。

特工Hawley:好的,孩子,这要不了太长时间。我想要你跟我讲讲这些梦。

6005-09:好吧,呃……

特工Hawley:你只需要回答问题。我没时间陪你聊一整天。

6005-09:……好吧,嗯,我是从几个月前开始做这个梦的。我想大概是九月吧——大学刚刚开学。我过得不是很好,所以——

特工Hawley:是啊,是啊,你的生活真的很悲惨。那么那个梦怎么样呢?

6005-09:嗯,我在一片森林里。我总是待在森林里——但变化了很多。而且我正盯着太阳看。

特工Hawley:你不应该那样做的。

6005-09:听着,老兄,这只是个梦,这不代表我真的——

特工Hawley:好吧,好吧,别发火。你,呃,你感觉如何?

6005-09:很害怕。我停不下来。我不得不继续盯着看。在我小的时候,有一个叫Walter的孩子也让我做过这样的事。让我盯着太阳看。

特工Hawley:那树呢?

6005-09:它们慢慢地往这里来了。我被困在那里,只能盯着太阳,差不多足足有10分钟。我无法移动,无法思考。然后树叶开始覆盖它。

特工Hawley:它们还在树上吗?

6005-09:是的。这很不错。变得真的很暗。

特工Hawley:唔。是太阳吓到你了,还是光线?

6005-09:我不知——大概是光线吧,我想。我感觉人们可以看到我。

特工Hawley:但是森林让你觉得很舒服?

6005-09:是的。它很安全。你看,那里没有其他人。只有树,还有苔藓和潮湿泥土的味道。我看到一头鹿,在很远的地方。我看见藤蔓。它们变得越来越暗,然后一点光都没有了。

可以听到脚挪动的声音。

6005-09:听着,我真的要走了,我还有一件事要做。

特工Hawley:你告诉过特工Jones你一整天都有空。

6005-09:是的,但是——听着,我得走了,行吗?

特工Hawley:你平常对森林有什么感受?你经常出去远足吗?

6005-09:什么?不,不多。我以前会去,和我的姑妈Nora一起,但是——

特工Hawley:Nora Ivanov?是的,我们有她的档案。她现在在阿拉斯加,对吗?

6005-09:你们有我姑妈的档案?

特工Hawley:你只要回答问题。

6005-09:……不,她不在。她消失了。

特工Hawley:有趣。我们最后听到的有关她的消息是,她和一群蛇——和一群社会活动家一起越过了边界。她去诺姆藏了起来。

6005-09:不,她本来要去的,但是一周前她就失踪了。为什么你们有她的档案?

特工Hawley:非常有趣。

可以听到钢笔快速书写的声音。

特工Hawley:好吧,听着——我们不得不让你在这待一段时间。

6005-09:什么?为什么?我得去……我得离开这里。

特工Hawley:这是医学方面的考虑。你表现出了最近流行的一种传染病的症状。我很抱歉,孩子。我们会让你的家人知道的,你不会有任何麻烦。

6005-09:不,我要出去。我要到森林里去。

长时间的停顿。

特工Hawley:你想去森林,现在吗?

特工Hawley停止了录音。


Hawley:我一直在想那个访谈。当时我没有明白。

Gabriel:没有明白什么?

Hawley:我只是想知道它们是如何联系在一起的。我不确定它是否与失踪事件有关,或者甚至它到底是不是一个异常。我没有听他告诉我的事情。

Hawley把烟头掐灭了。

Hawley:那晚他试图出去。他一直在讲有关树的事。我们不得不再次控制他的行动,而我——好吧,之后我只再见过他一次。你一会儿就会知道了。但几个月过去了,我们无法解释为什么要为一个有奇怪睡眠习惯的孩子提供足够的收容室空间,所以……

Gabriel:所以你让他走了。你不应该这么做。这违反规定。

Hawley:天啊,你脑子里就想着这个吗?这是Adler的决定,不是我的。他是想要结果,但如果这意味着占用宝贵的收容室空间,他就不想了。不到一个星期,失踪人员的档案就来了。那时我正等着它来。

这时,事情发生的规模让他震惊了。150人中有六人做了这样的梦,而他们都在一个月内消失了。如果这种情况扩大到整个地区……

Gabriel:几千个人,至少。

Hawley:是啊。而且我们甚至不确定这是否只在有精神健康问题的病人身上发生。甚至,你要怎么定义精神疾病?真实地,确切地,不仅仅只是从有助于治疗的角度?数以千计的人可能只是徘徊在森林中,然后再也没有人看到他们。

Gabriel:这会变得非常可怕。

Hawley:而且麻烦。

Gabriel:上帝啊,伙计,你难道没有心吗?我们应该帮助别人。

Hawley笑了起来。

Hawley:我们应该吗?博士,你多大了?你现在看上去像是有五十岁了。或者有六十了。你一定已经和我们在一起工作过一段时间了。你还觉得这是基金会存在的原因?为了帮助别人?

Hawley向后靠在椅子上,摇了摇头。

Hawley:我们生活在一个有龙的世界。它们躲在山里或纸板箱里,但它们确实就在那里。我想知道这一切,想看到拼图的另一半,想了解为什么事情会是这样的。为什么龙被隐藏起来,但腐烂却在其他地方蔓延。

Gabriel:这就是你加入基金会的原因?

Hawley:或许不是。我不太记得了。

Gabriel向后靠去,揉着太阳穴。Hawley点燃了第二支烟。

无论如何。人们纷纷消失在树林里。这个孩子也无比急切地想去那里;说那里让他安全快乐。在那之后的几个月里,我们得到了更多的信息——人们不停地梦见森林,然后溜走,他们想要一个人独处。

Gabriel:你觉得这是人为的吗?可能是一个异常艺术项目出了问题?

Hawley:不,这不够华丽。我们是唯一注意到这个现象的人。它是随机的,没有目标的。任何人都可能受到影响,被吓到,或受到精神创伤。我不知道该怎么做,除了……

Gabriel:除了?

Hawley慢慢地展露出一个微笑,吸了一口烟。

Hawley:我以前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几年前。一个共同的梦,让Site 1015崩溃了。

Gabriel:Site——Site 1015?那是好几年前就废弃了的。

Hawley:是啊,比我来的时间还早。但我认识的一个人,Christof,他在Site 105崩溃时调到了这里。我问过他这件事,然后他告诉了我一些他们没办法解释的事情。他们不断地把一些人带进来,这些人摇晃着笼子,尖叫着要建一座花园。

Gabriel:一座花园?

Hawley:是啊。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但他没有说发生了什么,而且他很快就被杀了。不过,我一直无法忘记这件事——当他们开始梦见森林时,我开始好奇这是否有些关联。

Gabriel:所以你做了什么?

Hawley:我在文件中查找1015的资料。什么也没有。所有记录都被抹除了。

Gabriel:什——什么?你是说它们全部被编辑掉了?

Hawley:不,是删除。那里什么也没有了。只有条目,但是没有文件。

几秒钟的沉默。

Gabriel:Site 64没有人会这么做的。这违反了所有的协议。

Hawley:所以呢?你多大了?五十几?六十几?你一定记得这个地方曾经是什么样子。即使到了我加入的那个时候,也是一样的。有人搞砸了,向世界泄露了一个异常,然后记录就被封存了。这就是游戏的玩法。

Gabriel:哦,别这样。这么大的事?我们现在应该已经注意到了。

Hawley:也许它不算大。也许它只是件小事。几个孩子做了噩梦——这有什么关系呢?没有人会注意到,即使他们注意到了,也没有人会怀疑一个早已退休的主任。我对这些事情本身并不感兴趣。这是一条线索,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

Gabriel:老天啊,除了你自己,你还在乎别人吗?

Hawley:放松,博士。我早上起床,闻着咖啡的香味,匆匆忙忙地去上班。我们都是这样。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灰色的办公大楼和化学清洁剂。

无论如何。我回到了孩子身边。这是在我们让他再次出来之前。我回去之后,想着试试去戳一只熟睡的熊。

附录#2:在行动取得初步成功后,特工Hawley开始调查该现象与Site 1015的可能联系,这是一个位于华盛顿州南部的废弃站点。特工Hawley回忆起几年前在Site 64附近流传的“谣言”,这些谣言称Site 1015曾经处理过类似的情况。然而,通过进一步的调查,他发现有关Site 1015的记录已经被没有任何解释地删除了转移到了俄亥俄州的一个安全设施中,以作为例行维护的一部分。

由于回想起谣言中提到了一个花园,Hawley再次对6005-09进行了访谈,希望能进一步追问这一线索。

日期:12-04-19

访谈者:特工Douglas Hawley

第二在场特工:特工John Caspar

<日志开始>

特工Hawley:嘿,Tom。你好吗?

6005-09:我想回家。

特工Hawley:我不相信你。对不起,孩子,但我们还不能让你溜到树林里去。

6005-09:我不在乎。你不能把我留在这里。

特工Hawley:我们能,而且我们会。但如果你回答了我的问题,我们会看看能不能让你出去。不管怎样,我们需要收容室的空间。

6005-09:……好吧。要问什么?

特工Hawley:你记不记得自己梦到过一个花园?

几秒钟的沉默。

6005-09:不。我没有。这是一片森林。这一直是一片森林。我——我之前告诉过你。

特工Hawley:你确定吗,Tom?

特工Caspar:放轻松,Doug。

6005-09:我说了我不知道。

可以听到翻动纸页的声音。

特工Hawley:好吧。住得愉快,孩子。

可以听到椅子移动的声音。

6005-09:等等,我——等等。

声音停止了。

特工Caspar:你在想什么?

6005-09:我没有看到过花园——但有些东西。一些东西。一些不应该在那的东西。有些东西——不太对。

特工Hawley:不对?怎么不对了?

6005-09:它——它本不应该在那里。一个落地花盆,一个耙子。一个花坛。我看见了它们——就放在那里,我看见它们,被秽物覆盖,我——

特工Hawley:秽物?

几秒钟的沉默。

6005-09:这是不对的。你能明白吗?这是在污染森林。这不是自然的。这是人类的东西,它们不属于森林。他们属于外面的、阳光照耀的世界。你知道吗?你明白了吗?

特工Hawley:……不,我没有。

可以再次听到椅子挪动的声音。

特工Hawley:所以你觉得它们是从哪里来的?

6005-09:……外面。某个地方,我——我不知道。它们不是森林的一部分,是吧?它们是从外面带进来的东西。别的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发誓,你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吗?

特工Hawley:我们仍然可能——

特工Caspar:是的,Tom。我们可以让你走了。谢谢。

<日志结束>

此次访谈后,Hawley对之前被调查的其他四人重新进行了访谈,询问他们在梦中是否出现了与花园、园艺或人造景观有关的主题或物品。所有这四个人在这个问题上都经历了极度的痛苦,但他们都能够举出和主题有关的例子:

对象 对梦中元素的描述
6005-23 对象声称,在她反复出现的梦中,这座山经常变成一个19世纪英国园林中的典型圆形大厅。若出现该情景,对象描述称树木遮挡视线后可以听到大理石破碎的声音。
6005-142 对象报告称,他停止了对鹿的捕猎,转而对许多在森林的地面上跳进跳出的鲤鱼进行射击。对象报告称听到了流水声。对象击中了所有的鲤鱼,然后坍缩成为“一种平静的黑暗”。
6005-203 对象报告了一个与她此前举出的例子类似的梦,只不过她不是在林中空地上,而是在一个被破坏的花坛里。描述这一情况时,对象的痛苦尤其剧烈,不得不被移出访谈室。
6005-02 对象报告称被之前提到的梦里的步枪击中。对象发现自己在一个大湖里,周围漂浮着几条鲤鱼的尸体。对象报告称感到极度痛苦,但没有溺水。

这促使特工Hawley调查原Site 1015本身,以确定是否有任何遗留的材料可以被用于调查。2019年4月19日,特工Hawley和特工Caspar对该地区进行了勘探。

>日志开始<

两名特工正站在一片林中空地上。可以看到前方几百米处有一栋被毁坏的大型混凝土建筑。

指挥部:好的,我们在录像了。请说出你们的名字,以便记录。

特工Hawley:明白了。我是特工Douglas Hawley,由特工John Caspar协助,目前位于原Site 1015周边。在我们前方,大楼清清楚楚,摄像头应该会显示出来。呃,还有什么吗?

指挥部:授权考察的文件编号。

特工Hawley:该死的,这些天总有这么多……拿着这个,John……

Hawley将手电筒递给Caspar,并在他的背包里翻找。

特工Hawley:找到了……4666266。可以了吗?还是你还想知道我的血型?

指挥部:不要对我发火。这些事情你在基地时就该做好了。而且你在上次访谈时忘记了正确的流程。

特工Caspar:他说得对,Doug。

特工Hawley:该死的……来吧,让我们把这事了结了。

两位特工接近主楼。它显然是被遗弃的,而且有些破旧;大多数窗户都被打破了,有些已经支离破碎。大楼外侧散布着建筑垃圾和植物。

特工Caspar:紧张吗?

特工Hawley:不。你呢?

特工Caspar:不紧张。

两人走近中央门廊,推了一下门。外面的锁似乎已经完全坏了;门被推开,露出了一个残破不堪的大厅。一个巨大的天窗砸碎在一张圆木桌上,整个桌面都是散落的玻璃;剥落的水泥瓦中已经长出植物,甚至还长出了一棵小树。有几扇门通向走廊。

特工Caspar:这里发生了什么?旧站点不是应该被拆毁吗?或者接受基础维护之类的?

特工Hawley:好问题。

指挥部:一些没有任何异常物质残留的旧站点会被直接这样遗弃。这样不仅可以省钱,还可以掩人耳目,就算树林里某个地方多了一个水泥块也没有太大关系。

特工Hawley:不过,这里没有涂鸦。根本就没人来过这里。

指挥部:它离任何居民点都有一定距离。

特工Hawley:唔。确实。

特工Caspar:我们确定没有留下任何异常?

指挥部:是的。

特工Hawley:很明显。

指挥部:是的。别讲那些没用的阴谋论了,往前走,Doug,我还想去看场比赛呢。

特工Hawley:好吧。

Hawley上前探路,打开一道侧门。

特工Caspar:你确定这条路对吗?

特工Hawley:左边第一个门,右边第二个门,通向楼梯,到五楼向下走。应该都在那里。手电筒打开,John。

两人打开手电筒,沿着Hawley指定的路径前进。这座建筑虽然已经破败,但结构似乎仍然很稳固;不过,大部分的配件已经脱落,露出了很多水泥结构。

走下走廊和楼梯后,两人打开了一扇门,进入了一个小型的地下开放式办公楼。这里没有光。所有的固定设备都已经被拆除。

特工Caspar:嗯,这看起来很有希望。

特工Hawley:闭嘴。看看周围。这里可能有些什么东西。

两名特工环顾房间;除了尽头处一扇红色的门,房间里什么也看不到。门前,一些掉落的黄色和黑色胶带蜷曲着。Hawley朝它走去。

特工Hawley:哎呀,哎呀,哎呀。

特工Caspar:那是什么?

特工Hawley:有人不想让别人进入这里。

Hawley伸手去抓门把手。

特工Caspar:等等——

Hawley开了门。可以看到门的另一侧是一个大而空旷的储藏室。

特工Hawley:该死。

指挥部:准备放弃了?

特工Hawley:没。

Hawley进入房间,用手电筒照了照四周墙面。在一个角落里,天花板掉了下来;可以看到废墟下有什么东西。Hawley走向那边,用手电筒照了照;那是一个纸箱,顶上明显放着一些纸。

特工Hawley:中大奖了。

特工Caspar:他们怎么会漏掉这个呢?

Caspar开始用他的聚光灯在房间里照来照去。

特工Hawley:好问题。非常好的问题。这个天花板一定是后来才掉下来的,对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摆放就非常方便了……除非他们离开的时候天花板已经掉下来了。

Hawley开始把箱子从废墟里往外拉。Caspar继续用手电筒照着四周,接着停了下来。

特工Caspar:Doug?

特工Hawley:怎么?

特工Caspar:那个花盆本来就在那吗?

Hawley猛地转过身,看着Caspar指的地方。一个大约一米高的欧式落地花盆正摆在房间的对面角落里。

特工Hawley:不,刚才还没有。指挥部,你看到了吗?

指挥部:是的。保持冷静,记住你受到的训练。你目前还没有做好应对它的准备。我正在与快速反应部门联系,告知他们你所处的位置可能发生了超现实事件。

特工Hawley:谢谢。我们拿了箱子就走。

特工Caspar:收到。

Hawley和Caspar走向箱子,把它从废墟中拖出来。Caspar拿起了它;Hawley用他的灯照着花盆的位置。现在可以看到一个小天使的金属雕像。

特工Caspar:操。

特工Hawley:没事。这可能没有危险。

特工Caspar:这里什么时候不是危险的?

特工Hawley:说得有理。

Hawley和Caspar走出房间,匆匆赶到门口。霍利在出门前转过身子,用灯照着那扇红色的门。

一个类人形体站在它前面;从它的体型和比例来看,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女性,但完全由木头组成,本该是头发的地方覆盖着树叶。它的脸被树叶遮住,看不清晰。

特工Hawley:你好?

形体抬起头来。它的脸是静态的雕刻。它向Hawley举起一只手。它的声音是扭曲的,只有在增强后才可以理解。

形体:这里曾经被毁坏殆尽。

形体向前走了一步。

形体:你是……天使吗?

一股激流裹挟着无数大大小小的树枝从天花板上倾泻而下,击中了那个形体,让它碎裂成木屑,并开始向特工们涌去。

特工Caspar:操。

Hawley和Caspar跑上楼梯,进入走廊。水流似乎没有跟着他们,但可以听到波浪正在快速移动。墙壁的水泥结构现在变成了木质的,但他们进入时并未遇到任何障碍。特工们穿过大厅,却发现一棵巨大的树挡在门口。

特工Caspar:

特工Hawley:闭嘴。指挥部,备用出口?

指挥部:进去之后,右边第一个门,左边第四个门;应该是一条消防通道。

特工Hawley:明白。

Hawley和Caspar进入走廊。可以看到一个大喷水池;花从里面长出来。

特工Caspar: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特工Hawley:不知道。继续跑。

特工Caspar:那个花盆。它是不是出现了,或者是我们没有注意到——

特工Hawley:说了,继续跑!

特工们进入了左边的第四个门;可以看到一个消防通道。可以听到歌声;无法辨识歌曲内容。

特工们打开门,发现自己已经在建筑物外了。他们又跑了一百米,进入周围的林地之后才停下。

特工Caspar:操。

特工Hawley:别再说了。指挥部,我觉得我们好像安全了?

指挥部:收到。正在回收视频。你们有找到什么信息吗?

特工Hawley:Caspar没有把箱子丢了。

特工Caspar:我都忘了我还拿着它……

特工Hawley:当然,他的话的意思是,他在压力下的表现堪称典范。

指挥部:好的。提取即将完成。

<日志结束>

此次遭遇异常后,Site 1015被Site 64的特遣队保护起来;然而,并未发现更多的异常活动。特工Hawley开始对回收的文件进行分类;尽管这些文件杂乱无章,还包含很多杂物,但目前已经找到了一份相关文件:

文件6005-01:对象6005-435的日记

我醒了,在自己的房间里来回走动。这里有一扇窗户,高高地嵌在墙上,让我只能凝视月亮。这并不是说这个房间没有人情味,只是他们不够关心罢了。

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了。他们把我看得一清二楚,不是因为他们没有人情味,而是因为他们已经用尽了能量。他们从为自己筑造的水泥中渗出,那水泥保护的正是他们甚至无法再次看到的事物。

所以,昨天晚上,我又一次探访花园。

我知道他们告诉过我们,不要这样做。我知道他们告诉过我们应该做什么,但我忍不住。花坛被掀翻了,但泥土还在,它散落在草地上。我把它放回了原处。我想其他人没有注意到这些。

看起来像是初秋。我看到一只Nora创造出的夜莺。它朝我唱歌,我也以歌声回应。天空阴云密布,但那是秋天的云,预兆着雨水将至。同样的云,你在沉闷的市区上空也能见到,但这里的云更好,它是花园的云。它是一朵为花园而生的云。还有别人也能这样做吗?

我登上山丘,向下望去。山丘的轮廓参差不齐——几乎像一座山岭。圆形大厅正在沉入其中,所以我也把它摆正。我的手指上传来它大理石的触感。我朝内张望,看到大厅里有一个银质的坟墓,他们从大地中开采岩石,又从岩石中冶炼出银子,塑造出了它。但我们总是会将岩石改变形状,之后将它放回原位,并且把银根也放进去。

纽约有花园吗?小巷算是花园吗?难道巴尔的摩的杂草地不像巴布尔的坟墓那样蔓延着绿意吗?汽笛声下,它在摩天楼的缝隙间窃取阳光。

我俯视着纵横交错的小路,那里散落着碎石,每一块石头都由我的朋友们无比慈爱地放下。我知道我们不应该这样做,但我也把它放了回去。我把这一切都放回原处,一点又一点,我放回了喷泉、四部花园、八边形的坟墓,以及映衬着它们的喀斯喀特山。昏暗的光线下,它们被染成了蓝色。

有一瞬间,它似乎回归了自然。它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它本应该一直是这样的,波特兰城的所有地方都被草地所覆盖,人们躺在地上吃着莲花,用红色和白色勾勒出天空,一直到西雅图,到温哥华,到海达格威和特林吉特海岸,随着喀斯喀特山脉绵延北上,篝火炊烟从远处的山谷中袅袅升起。

然后我又往下看,但这次事情不对劲了。到处都是混凝土。我知道不是这样的,但一个被派往玛利亚身边的大天使告诉我,事实就是如此,仅存的绿色只有远处的树木。

已经无法回头了。我曾经做过梦,但现在,我清醒的时候世界就像一场梦。理性上,我可以理解他们对我所做的一切,但是我回不去了。这个地方已经被毁坏殆尽,这是一座监狱,他们守卫着灰色的墙壁后面的东西的核心。

权力。一切都归于权力。


Hawley:我读过这段材料之后,事情就发生了变化。她写得太好了。

Gabriel:你不应该站在他们那边。

Hawley:你是怎么了?说到善良——

Gabriel:你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被释放之后会发生什么,Hawley。我曾经在Site 19工作。我看到数以百计的D级被折断了脖子,只是因为我们想要研究。

Hawley:那么你就和她一样迷茫。你难道不觉得这很美吗?

Gabriel:解释一下。

Hawley:一个浑然一体的世界,一个和谐共生的世界,一个……这是一种合作。每一个人,每一个部分,都构成了一个整体,却又保持着它们的独特。这难道不是每个人都一直想要的吗。

Gabriel:至少我没有。我明白自然和非自然之间的区别。

Hawley:但那究竟代表什么呢?你知道,我有时会去远足。到西部去。我抬头仰望喀斯喀特山,我想,哎呀,它们的名字或许真的代表了什么。如果你眯起眼睛看向山脉,每一个山峰,每一个山峰似乎都融合在一起。一座山与另一座山碰撞,撕裂大地,并且陡然拔升到令人眩晕的高度。一座巨大的瀑布3,随着水流穿过岩缝奔腾而下,创造出与它自己相同的一座又一座瀑布。

Gabriel:非常诗意。但不能改变什么是异常。

Hawley:上帝啊,博士,你真的把基金会宣扬的所有理念整个吞进肚子里去了吗?

Gabriel:这不是宣传。这是事实。你知道如果一个心灵网络在整个太平洋西北地区肆无忌惮地蔓延会发生什么吗?你的卡斯卡迪亚小花园可能会碾碎我们在那里建设的一切。异常是一种畸变。它们是时间结构上的伤疤,是现实中非自然的增殖。那个女孩和她的朋友会刺破面纱,破坏城市——

Hawley: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只是在猜测。我不明白,博士。我觉得生活不该是这样的。你不能强行指定什么是自然的,什么不是。

Gabriel:你也不能。

两人互相凝视了几秒钟。

Gabriel:野心是一种危险的东西,特工Hawley。我见过它让人腐烂。

Hawley:这让他们变得更好,博士。他们怎么会做其他事呢?你怎么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恰当的?我们在这里,是因为几百万年来的突变累积——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下一个突变?为什么我们要在应该收容或是不应该收容的事物之外画上一道细细的分割线?我们可以让事情变得更好。我们有权力做这件事。

Gabriel看了看表。Hawley叹了口气,向后靠在了椅子上。

Gabriel: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Hawley:啊,博士。看吧,这就是问题所在。就是那时候,我的身下打开了一个洞。

附录 #3:在接下来的几周里,Hawley的调查重点是对回收的文件进行分类。其中,有两份文件被认为对调查特别重要,现转印如下。

文件#1:Castro博士和6005-435的访谈录音日志,1984年。

<日志开始。>

Castro博士:你好,6005-435。

6005-435:我叫Cassie。

Castro博士:你的编号是6005-435。开始访谈吧。

6005-435:……好的。

可以听到几秒钟在笔记本上写字的声音。

6005-435:我们是不是可以——

Castro博士:抱歉,请等一会。

写字的声音又持续了几秒钟,然后突然停止了。

Castro博士:好,那么,你昨晚看见了什么?

6005-435:……森林。

Castro博士:就这些?

6005-435:是的。

Castro博士:我觉得你在撒谎。

6005-435:我说的就是事实。

Castro博士:你还记得[已编辑]对你说的吗,Cassie?关于另一个地方?

6005-435:记得。

Castro博士:他告诉你什么了?

6005-435:那是——那是非自然的。那是放在我们脑子里,用来伤害我们的。那是——那是不对的。

Castro博士:得啦,得啦,Cassie,他说的不完全是这些,对吗?他告诉了你为什么它会被给予你。

几秒钟的沉默,然后是Castro博士的叹息声。

Castro博士:我想我们已经经历过一次这样的场面了,6005-435。

6005-435:我不叫这个。

Castro博士:这是你的代号。花园是非自然的,因为它是人类对自然的一种暴力行为,还记得吗?花园吞噬了大自然的土壤,而且它只能在焚烧树木开垦出的土地上建造。你不记得他给你看了什么吗?关于树木的?

6005-435:但是——但是不是这种感觉——

Castro博士:当然不是。它从不会这样。Cassie,这很重要。你不能这样伤害梦境,好吗?你不能以这种方式伤害森林。想想你在对它做什么。

6005-435:好——好的。我很抱歉。

Castro博士:好的。道歉是原谅的第一步。

可以听到椅子挪动的声音。

Castro博士:我希望我们的下一次访谈中可以看到些进展,Cassie。[已编辑]会很失望的。

6005-435:他——他在这里吗?

Castro博士:恐怕今天不在。但他很快就会回来。

6005-435:……好吧。

<日志结束>

文件#2:SCP-6005文件的原始版本,1984年。


O5议会命令

以下文件分类为5/6005级机密。

未获授权者严禁查看。

项目编号:SCP-6005 5/6005级
项目等级:Keter 机密

Dark_Forest.jpg

1984年9月6日,狡狐计划针对6005-435的收容事件现场。


项目编号:SCP-6005

项目等级:Keter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6005目前正通过狡狐计划实现收容,该计划应能确保永久的自我收容。但同时也将定期抓捕SCP-6005-B实例,并移交至Site 1015,以确保其成功转换为SCP-6005-C实例。

描述:SCP-6005是一片拥有心灵感应性质的区域,拥有超过10000名成员。SCP-6005似乎是自然在没有外部干扰的情况下形成的,分布于太平洋西北地区和爱达荷州。

受SCP-6005影响的人(以下简称为SCP-6005-B实例)创造了一个只能通过梦境进入的共享环境,该环境以下简称为SCP-6005-A。在狡狐计划成功实施前,SCP-6005-A呈现为一个精美的花园,融合了多种风格,且梦境中的世界显然覆盖了大部分太平洋西北地区。

SCP-6005的心灵感应合力已经对基线现实产生了重大影响。由SCP-6005促成的环境变化和大规模社群协作已有报道。因此,SCP-6005表现了对基线现实的重大威胁。


Hawley:我们是在傍晚时候找到它的。太阳正在缓缓落下。箱子里满是垃圾,我们不得不非常小心地整理每一张纸,以防站点里的什么异常跑了进去。我和Caspar相对坐着,天空被映得通红,而我的心却沉了下去。

Gabriel:为什么?

Hawley:为什么?博士,你难道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我们干了这件事。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都已经做了。

Gabriel:我相信他们有自己的理由。收容是一项棘手的工作。

Hawley:棘手——你他妈的在说什么?前一分钟他们还在构建一个花园,下一分钟他们就遭受了高度的精神创伤,想要消失在森林里。那不是收容,那是——那是种族灭绝,博士。

Gabriel:不。这不是。这不是我们——基金会要做的事。这是收容。

Hawley:这是设计好的。失踪都是设计好的,它埋藏得这么深,以至于基金会都忘记了。

我把这个拿给Adler。我给他看了我们的发现。他一点也不喜欢。当有机会解开一个诱人的谜团时,这一切都很有趣,但他脸上的表情把他的想法向我完全展示了出来。“这算不上什么成果。”他说,“我要把你撤离这个项目了。”他把项目交给了Caspar——这个可怜的、软弱的混蛋——直到他能找到“更合适的人”。他的声音非常油腻。

Gabriel:你应该像他说的那样做。

Hawley:为什么?博士,别这样。你是一个人。你不是一个机器人。你认为那些D级必须被扭断脖子吗?你认为那些数据收集工作不是收容计划的一部分吗?

Gabriel:我不是——我直到19岁才来到这里。我已经看过了许多必要的牺牲。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

Hawley:真的吗?他们是为了什么而牺牲的?常态吗?常态到底意味着什么呢?为什么我们可以决定现实是在哪里结束的,非现实又在哪里开始?你要怎么定义它?

因为这就是基金会,博士。这就是Cassie想说的。所有一切都有关于权力,定义什么是正确或是不正确的权力,建起墙壁、画出界限、制定毫无意义的道德准则的权力,它不会有什么出路。基金会因为且仅因为一个原因存在:保护自己,以及未来的自己。但甚至没有人记得为什么,或者基金会的目的是什么。

Gabriel:你是打算判决你自己的命运吗?这是背叛。

Hawley:你还在这么想吗?即使在听到了这一切之后?在听到数以千计的人不久前才——离开?

Gabriel:是的。总是如此。

Hawley坐直身体,盯着Gabriel。

Hawley:你说——你说你19岁前是待在哪个站点,博士?

Gabriel盯着Hawley看了几秒钟,然后慢慢开始微笑。

Gabriel:我确信那文档应该有一个附件。


附件6005-1:对狡狐计划的描述

狡狐计划是由[已编辑]组织的一个大规模心理重定位项目。[已编辑]注意到梦境分析在收容SCP-4321的过程中被成功应用,并提议通过大规模的梦境操纵来改变SCP-6005-B感知和使用SCP-6005的方式。

SCP-6005的基本组成是SCP-6005-A,以及由构造和使用SCP-6005-A而产生的相互满足感和积极的生活体验。因此,狡狐计划的主要目标是在SCP-6005-B中为SCP-6005-A创造负面联想,同时创造一个用于替代的概念域,使SCP-6005能够自我收容。

要达成这一目标,需通过药物治疗和心理训练植入以下观念:创建“花园”是人类给自然带来痛苦和损伤的一种迫害,而非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行为,任何创建花园或与花园产生接触的活动都会给花园里的动植物带来损伤和痛苦。

之后,中心主题“花园”将被“森林”所取代。这一主题鼓励森林的生长及对梦境的侵蚀,强调森林生活的“丛林法则”方面,旨在创造森林的人造定位,以避免合作。SCP-6005-B实例将被告知,孤立、黑暗、浓密的森林植被和避免其他实例出现对生命和道德生活的延续至关重要。

关于此方案,一个令人担心的副作用是,SCP-6005-C实例中出现了一些创伤症状,抑郁症和PTSD的症状越来越普遍。少数伦理委员会成员对这一趋势表示担忧,但在向他们指出SCP-6005的潜在威胁和其他收容措施已告失败后,他们撤回了反对意见。

一旦被植入,该想法即可于整个SCP-6005中进行模因性自我复制。截至1984年9月20日,可认为SCP-6005已经完全实现自我收容。目前认为,SCP-6005的威胁已被有效消除,其成员对常态构成重大威胁的可能性极低。


附录6005-2:一例对观念移植过程中的6005-B实例的访谈。

[已编辑]:你好,Cassie。

6005-435:你好,先生。

[已编辑]:你今天感觉怎么样?过的还好吧?

6005-435:不错,先生。

[已编辑]:他们告诉我你吃得不是很好。我希望现在已经改善了。

6005-435:好一点了,先生。

[已编辑]:好。好。

可以听见移动椅子的声音。

[已编辑]:现在听我说,Cassie,因为这很重要。我听说最近发生了一些事。

没有回应。

[已编辑]:你又去花园了吗?

6005-435:……没有,先生。

[已编辑]:我想你在撒谎,Cassie。

又一阵沉默。

[已编辑]:没关系的。你可以把所有事都告诉我。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你在这里很安全。你不需要——

6005-435:别把我当个小孩似的说话。我已经17岁了。

[已编辑]:Cassie!

传来轻微的脚挪动的声音。

[已编辑]:你需要相信我们,Cassie。我们只是想要帮你。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里。我们是为了帮助别人。

6005-435:只是……

[已编辑]:怎么?

6005-435:我不明白它为什么会是非自然的。我们创造了一个光明又自由的地方。它是美丽的。我们没有毁坏任何东西,我们也没有——我们很快乐。我以前从没听过夜莺的声音。

[已编辑]:森林里也有夜莺啊。

传来猛烈撞击的声音。

6005-435:不想去森林!我想让它像以前一样!我想走在小路上,舒展我的手臂,我想——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得——得——

6005-435开始啜泣。

[已编辑]:哦,Cassie。我对你太失望了。我们之前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

6005-435:我知道,我只是——我不能——

[已编辑]:我对你感到非常惊讶,真的。你是个聪明的女孩。你一定又忘记了。你难道不知道它们的叫声多么响亮吗?你没有资格告诉它们应该在哪里生长,在哪里生活。这是他们自己的事。他们想怎么长就怎么长。

6005-435:我——我知道,但是我感觉不到,我就是感觉不到。

[已编辑]:你真的已经忘记了。需要我提醒你吗?

6005-435:不——不,求你了,先生,别再来了——

[已编辑]:你必须明白,Cassie。

6005-435:我知道,我知道,真的……

[已编辑]:我觉得你在撒谎。

传来袋子被摩擦的声音。

[已编辑]:你得再听一遍,Cassie。为了它们的痛苦。我知道这不有趣,但你得知道你正在对它们做什么事。它们没办法反击。它们只是树。

6005-435:求求你……

[已编辑]:上次我在这里的时候,你问了我什么?其他人是怎么说的?

6005-435:……你是天使吗?

[已编辑]:<大笑>好吧,当然,我不是天使。我只是和一个天使有一样的名字。一个大天使。那个去告诉玛利亚真相,告诉她应当做什么的大天使。而现在,我在这里,来告诉你真相,Cassie。

6005-435:我很抱歉。

[已编辑]:没关系。我们在这里是来帮你的。我们总会在这里,为你提供帮助。

<日志结束>


Hawley:“到了第六个月,天使加百列奉神的差遣往加利利的一座城去,这城名叫拿撒勒。”

Gabriel:我不是个自大狂,Hawley。我只是个医生。

Hawley:是啊,恰当的和更好的收容,我说的对吧?

Gabriel:伦理委员会对我的行为没有异议。

Hawley响亮地哼了一声。

Hawley:你还有一个选择,Gabriel。你仍然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做这件事。

Gabriel:那你呢?你和我有什么不同?你做基金会的特工已经有很多年了。你我一样都是共犯。

Hawley:我们都是共犯,每天都是。但是,当你受到庇护,而且一直很幸运,可以避开世界的黑暗面——如果你正是这样,而且遭遇了权力,你就有了选择。你可以做你所做的,像Caspar和Adler那样,只是低着头,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好像黑暗的天空和阴沉的建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物。要不然,你可以做我所做的事。

Gabriel:哦?你做了什么?

Hawley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个微笑。

Hawley:有一件事一直困扰着我。我们从来没有得到过关于这个花园的确切描述。它总是被谈论,但我们从未了解它是什么样子的。我想知道最适合躺下的地方是在哪里,一个可以躺着看云的地方。

Gabriel:这就是困扰你的事情?你失败了!你没有找出他们消失的原因!

Hawley:哦,到最后,这个部分是很容易的。

Gabriel:是吗?

Hawley:你知道卡斯卡迪亚这个生物区是什么吗,博士?

Gabriel:我对环境保护主义不是很感兴趣。

Hawley:这个概念很简单:在一个环境区域中,当社区和人们的生活系统与特定的环境区域联系在一起时,会更加有意义。这是一个有趣的想法;一种更和谐的生活方式。这整个地区,包括它的山脉和林地,是由相互联系的社区管理的,这些社区又通过他们周围的世界获取资源。

Gabriel:有意思。但那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Hawley:它意味着,你这个愚蠢的混蛋,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Gabriel:没必要说这种话。我只是在履行我作为基金会医生的职责。

Hawley:是啊,他们自己都不得不把这职责隐藏和掩埋起来,他们没办法承受这种耻辱。你忘了,心灵感应网络是一个网络。是一个系统。是一些本就具有内在联系的、相互结合的事物。你没有把心灵感应的能量向内引导,你只是把它藏在更方便的地方。

Gabriel:我没明白。

Hawley:不,我本来就没指望你明白。你不理解人是什么,对吗?你只是坐在你的小办公室里,把数字推到一起,把你漂亮的西装熨平整。你明白权力对你做了什么吗?还是你一直都是一个这样的人?

Gabriel:好吧。如果你不打算合作,那么我想我们就这样吧。我猜他们会因为这样的事把你送到亚利桑那州去。

Hawley:什么事?我说过,我一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

Gabriel:是你自己说的。我们有权力;你没有。而且我们想要你离开。

Hawley:嗯。好吧,这也是看问题的一种方式。不过,只有一个小问题,博士。

Hawley站起身。

Hawley:你觉得你在哪里?

Gabriel环顾四周。他和Hawley身处一片密林之中,坐在一张雕花的木桌旁边。现在正是黄昏时分,天色阴沉。

Gabriel:什——什么鬼?

Hawley:心灵能量并不只是向内转移。它永远不会消失。它会沸腾,会燃烧,它会找到新的路。你告诉它,让它变成森林,于是它就找到了森林。从育空到海角4

Gabriel:我们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Hawley:我给你下了药,把你带到这里。然后,剩下的就是树的事情了。令人惊讶的是,在心灵感应的影响下,人们居然不会注意到什么。哎呀,有一次,我曾经漏看了一个摆在房间角落里的巨大的花盆。

Gabriel:我不明白,我不——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Hawley苦笑起来。

Hawley:注意你的语言,博士。我告诉了他们你的所作所为。他们都在这里,博士。都是你的老朋友。就像你对他们说的那样。

一个人影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她的体型和比例与一个十几岁的女性相当,但完全由木头组成。她的脸是静态的雕刻,与Site 1015的人形的脸一样,也和Cassie Higgins在看到没有更多选择时的面孔一样。

Gabriel:谁——那是什么?这是个玩笑吗?

Hawley:不,医生。没有玩笑。他们清楚地知道你做了什么。他们失去了什么。他们都来到了这里,失去了自己,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一只木质的手从附近的树上伸出来,抓住了Gabriel的肩膀。

Gabriel:把它——把它拿开!天杀的,Hawley,把它拿开!

Hawley:为什么?它只是在行使它的权力。不管它能收回什么废物。龙又在咆哮了。

更多的手从树上、从地上伸出来,每一只都抓住了Gabriel的手臂或腿。他挣扎起来,但没有成功。Hawley又笑了起来,拿出一支烟。人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Gabriel:你不能这样做!这不是自然的!我只是做了我不得不做的,我做的是——

这些手开始把Gabriel往树上拖。树皮上开始出现裂缝。

Gabriel:你——让它们停下,Hawley!现在就让它们停下!这是不对的!你不能告诉我什么是自然的,什么不是!

Hawley转过身来,把脸凑得离Gabriel的脸极近。

Hawley:你也不能。

Gabriel尖叫着,继续挣扎。那些手把他往树上拖去。Hawley把烟头丢在地上,走远了,轻轻地吹着口哨。人影只是听着。

那天晚些时候,下雨了。香烟成了浆糊。烟草落在地上,被泥水浸透,几乎无法和泥土区分开来。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