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09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top-bar .close-menu {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z-index: -1;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supports selector(:focus-within)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z-index: -1;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项目编号:

SCP-6009

项目等级:

TICONDEROGA

main.jpg

6009-Catena围绕在神经元周围(2500倍)

特殊收容措施: 鉴于SCP-6009在生物学功能方面的必要性,目前尚未发现任何有效的收容措施,且完整的收容措施亦可能是不存在且不必要的。因此目前收容措施的重点在于避免有关SCP-6009和6009-Catena区域的相关信息泄露。

由于SCP-6009尺寸微观且无明显异常特征,一般民间研究者难以发现项目的异常。应对所有遗传学、表观遗传学、微生物学与神经科学相关的出版物进行筛查以确认是否提及SCP-6009相关内容,并由纳米生物学部决定是否允许发表。

已将医学教材进行规范化,将6009-Catena区域视为可以忽略的必要组织。因此民间医生或外科医生推测出6009-Catena异常性质的可能性已大大降低;尽管如此,仍应检查医学期刊和神经外科病例报告中是否提及6009-Catena或SCP-6009。

所有三级及以上权限人员可通过申请调阅Vigenère计划中关于集群关联性的基因组资料。纳米生物学部负责管理一切有关SCP-6009的查询与实验。

暂时搁置将SCP-6009从Ticonderoga1重分级为Thaumiel的提案,需等待Vigenère计划的结果以做出进一步决策。

描述: SCP-6009为一种人类线粒体。

在结构与功能上,SCP-6009与其他真核生物中的线粒体,包括在胞内呼吸,细胞周期调节和特定讯号通路等方面的作用,都非常相似。然而仍有多项不同使得项目与其他真核生物中的线粒体区分开来。

项目 无异常线粒体 SCP-6009
图像 mito1 mito2
物理尺寸 ~500-1000 nm ~200-500 nm
运动性(细胞内) 藉由马达转接蛋白复合体 (MIRO1) 达成 藉由马达转接蛋白复合体 (MIRO1) 达成
运动性(细胞外) 未观察到此类现象 已观察到,但原理不明
线粒体DNA(mtDNA)大小 动物约16.5kbp,植物约2kbp 约16-18kbp,具体取决于位置
细胞外存在 仅有极少数个体出现在血流中 参见6009-Catena相关附录
融合与分裂 很常见 很常见

附录:6009-Catena: SCP-6009最显著的异常在于6009-Catena区域的存在。观察发现,SCP-6009可以存在于细胞外并聚集成菌落状结构,同时表现出很高的运动性。部分情况下,SCP-6009个体会在6009-Catena区域内融合成一种链状结构,这一特性尚未在人体内其它区域观察到。

6009-Catena区域为此类链状SCP-6009沿胞外基质在脑内树突与带有髓鞘的轴突间相互交错形成的网状构造。6009-Catena中的绝大多数SCP-6009都围绕在基底核周围,但实际上6009-Catena链条延伸至整个神经回路范围内。尽管6009-Catena的链条末梢具备自由运动的能力,绝大多数6009-Catena很少活动,确信这一行为能够维持整个区域的形态与相互连接。各类蛋白质、特定离子和神经递质均可以自由出入6009-Catena及神经元范围,从而构成一种与常规不同的信号机传递制来维持机能。尽管其仅占白质整体质量的2%,确信它在神经功能运作与神经回路的形成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SCP-6009的与其他真核生物中线粒体不同的异常性质在6009-Catena发现后才变得清晰。由于SCP-6009通常会在其所在人类个体死后数小时内消亡,尸体解剖仍未在6009-Catena区域内检测到SCP-6009的活动。SCP-6009在体外培养的细胞内的表现与普通线粒体完全相同,因此长期以来一直未被研究人员注意到。SCP-6009的活动在神经元及6009-Catena区域内最为活跃。

通过ChOMP-Seq测序方式进行的完整全线粒体DNA测序2确认了Vigenère计划所关注的异常重点。SCP-6009中的线粒体mtDNA与以往熟知的并无不同,且也会像正常线粒体一样转译出诸如NADH脱氢酶等的非异常蛋白质。SCP-6009的大部分蛋白质均为核基因3所合成,尽管线粒体异质性在过去一般被认为是线粒体复制时正常的意外现象,但现在看来这正是SCP-6009功能的关键。Vigenère计划的目标即为这些未知线粒体基因的功能与分布。确信这涉及6009-Catena的形成、观察到的运动性、与神经回路的交互作用等异常性质产生的原因。

当前对SCP-6009的大部分了解均是在冈见亮辅博士(曾属神经科学部)和蒋渭火博士(曾属遗传学部)的合作之下获得的,这两人均为纳米生物学部的初始成员。

已归档项目提案: 2010年8月29日申请(驳回);2010年9月4日申请(驳回);2010年9月8日申请(驳回);2010年9月20日(驳回);2010年10月1日(通过)


跨部门协作申请


发起者 发起部门 目标部门 计划名称
蒋渭火 遗传学部 神经科学部 -

申请内容


对SCP-6009基因组和6009-Catena的初步研究证明我们需要更进一步。在本次合作中,我们希望了解:

1.SCP-6009运动性的来源与原理:据观察,项目在全身各处都具有运动性,6009-Catena形成机制的关键就在于此,然而其胞外与胞内运动的原理与已知的胞内运动并不相符。

2.6009-Catena形成的来源与原理:毫无疑问,考虑到线粒体在细胞运作中起到的作用,6009-Catena与其周围的神经元之中必然有某种相互联系。但我们对此知之甚少。我们会尽可能的尝试研究6009-Catena生成的模式。

由于SCP-6009的关键在于6009-Catena与周围的相互联系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和未知功能,我们需要神经科学部的专家来更好的构建6009-Catena的模型及可能存在的其与大脑的相互联系。



已归档附录: 以下已归档通讯记录与Vigenère计划对SCP-6009的早期研究相关。需注意部分内容可能不准确或已经过时。

2010/10/5

Site-84
日本福冈


蒋渭火博士您好,

我的名字是冈见亮辅,是Site-84神经科学部的一名三级研究员。我被指派与您共同参与您的计划。您寄来的SCP-6009相关资料和您对6009-Catena形成所做的假设,我已经仔细读过了。

我研究神经科学也有很长时间了,但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说人脑中有这样的结构。这显然很奇怪:为什么成千上万的科学家都没发现这个?

我明白,您之所以提交跨部门合作申请,是认为神经科学部的人可以帮助您完成6009-Catena的建模。但其实传统的MRI和PET扫描足以绘制出大脑中的白质,即大部分6009-Catena所附着的区域。那么您需要哪方面的调整呢?请您详细说明。

请在最短有空时回复。


冈见

2010/10/20

Site-168
台湾新竹


冈见博士。

很高兴您的加入!其实我在遗传学部的同事们对SCP-6009项目也不是很有信心。

实际上,我们也是偶然才发现了6009-Catena。我们团队研究SCP-3966期间,在刚患病的受影响者身上发现了一种微观网状结构,一开始我们以为这与该异常相关,但对与此无关的大量死亡D级的检查否定了这一猜想。该结构仅能通过TEM4观察,正是因为它的微小使它难以被发现。但你一旦找到了方向,它就无处不在。

我们曾试图在实验室中复制它,但从未成功过。而且显然线粒体就不应该在细胞外存在,更何况它们还具有梯状结构,这很难不让人困惑。

初步的荧光成像表明它分布在整个大脑的白质中,且拥有独特的连结方式;它们在某些神经接点处形成某种微小的节点。依我对神经科学的理解,还没法提出什么合理的解释。

另外,成像还表明它能在人体中自由移动,但却不是通过驱动蛋白或者其他常规方式。它们在大脑钻进钻出,但在6009-Catena中最为活跃。这似乎证明它构成了一个节点网络。显而易见,我们无法在活人身上观察它,但还是可以趁一个人死后几小时内对它稍作研究。

我还怀疑这东西的运动性来源于一些被忽视的极少见的基因,因为一直以来,线粒体的异质性都被当作是遗传垃圾。如果我还想做一些更疯狂的猜想,那我应该试着首先排除这种可能性。

目前我正在试图找到一个合适的测序方法来为我们解答这些问题。全基因测序似乎差不多,但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关于这个您有什么建议吗?

或许SCP-6009的两个异常性质并没有那么惊天动地,但这确实违背了目前化学与生物学的认知。如果我们深入研究SCP-6009构成6009-Catena的形成机制,或许就有机会查明它确切的起源?

依我之见,项目的运动性与Catena区域的形成具有强相关性,或许解决其中一个,另一个也会迎刃而解。

如果您实在不感兴趣,拒绝也没关系——您并非我联系的第一个人。我已经向神经科学部提交合作申请好几次,但就算是第一次看到这个网状结构图片的谢金雁博士,也跟我说这不值得进一步研究。但我还是认为我们在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


2010/11/12

Site-84
日本福冈


蒋渭火博士你好,

我并非很精通细胞生物学,所以这个想法不一定准确,但您在初步报告中提到的异质性差异是否是源于SCP-6009的异常效应?我几天前读到了一篇论文,那个研究团队的发现一改过去内含子属于遗传废物的认知,它们这些在RNA剪接过程中被移除的序列其实有可能在mRNA的降解中起到作用。

这方法真的可以吗?据我所知,一个线粒体中就含有数百个环状DNA,而想靠这比例极小的差异来解决异常性质,简直是一场噩梦。全基因组测序就足以处理线粒体DNA了,那您的新方法是什么?

我与谢博士见过几次面,但我们并不相熟。

至于合作,我现在手头没什么重要的项目,所以这个提议我还是很感兴趣的。

我不太肯定我们能否真的用SCP-6009做成什么,我还是有点怀疑,但还是很高兴能有进一步的合作——这个计划目前有名字吗?

请在最短有空时回复。


冈见

2010/11/29

Site-168
台湾新竹


冈见博士,

太好了!我非常高兴听到有人愿意参与我这个小计划。

我用一种加密法的名字来命名它——Vigenère计划,毕竟我们现在像是正在破解一个完全未知的谜题!我对密码学很感兴趣,尽管我的电脑科学很糟糕。无论如何,遗传学基本可以比做是生物密码学。

总而言之,我附上了一些有关如何在脑组织样本中观测6009-Catena的资料。目前还没找到在活人身上进行观测的方法,但是这也是为什么我需要你!

只要清楚目标,就算是向成功迈出第一步了;我想还没有其他人意识到我们的大脑中有这样的结构。

另外,你可以叫我渭火!我的全名让我听起来像一个已死的政治家。


渭火

2010/12/2

Site-84
日本福冈


渭火,

好的,那么很高兴认识你。你可以叫我亮。

我重演了你的实验——相当惊人,又如此精致!为什么没有别人来参与这个项目?这可真是医学的大发现啊。

说到绘制6009-Catena区域分布:传统的MRI与PET扫描对于白质非常有效,而白质正是大部分SCP-6009聚集成6009-Catena的地方。我想我需要找到一种排除细胞质干扰的方法,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了。

我的同事Michael Aguinaldo表示,他从Khevtuul探测项目的早期阶段得到了一些灵感。不过SCP-2699的档案受到管制,因此Aguinaldo博士说他需要先获得山高主任的许可才能参与我们的项目。

全球联结体计划最近刚刚发布了他们最新的神经纤维追踪成像模型,但那个版本对我们来说还不够精确,而且还漏掉了大部分6009-Catena所在的神经间隙。但我还会仔细研究一下。

你所在的站点有MRI仪器吗?我们这的又坏了,我不得不每天坐火车去大阪。你要知道在Site-84,那东西根本没指望能修好。

请在最短有空时回复。


冈见

2010/12/28

Site-168
台湾新竹


亮,

听起来不错!那么Aguinaldo博士有意愿加入我们的团队吗?

这是我命名为ChOMP-Seq的测序法的大致总结。它基于在研究SCP-2946基因组如何运作时一个被放弃的课题……没想到我能重新发现它的作用。

如你所见,这种测序法非常巧妙。它似乎有效,但在放大阶段和平行定序中过分的严谨使其产生了大量冗余信息。

看来你们的站点也有麻烦……我们这边设备没问题,但实际上整个站点只分配到了四名D级人员。为了进行初步比较和序列比对,我不得不使用一些初级研究员和我自己的DNA,这样才能看到ChOMP-Seq测序法的实际效果。

希望我调用更多D级人员的申请能够通过,但我认为希望不大。


渭火

2011/1/5

Site-84
日本福冈

亲爱的渭火,

我明白了,好主意。

你确实很友好!ChOMP-Seq是个很吸引人的名字。但我不确定我的名字是否应该出现在这个简称里——我只是提供了一个小小的建议,而且还是基于你的工作,是你完成了所有的实验。

ChOMP-Seq能否输出格式更标准一些的文件?比如FASTQ或VCF,或者甚至只是一个.txt文件?Site-84的计算机非常老旧,似乎无法转换或读取你的自定义CSQ文件。

Aguinaldo博士手头还有别的项目,但他愿意帮我建立6009-Catena模型。他已被批准运用他以前的工作成果,所以工作目前很顺利!现在你应该可以在硬盘上查看D级人员的6009-Catena网络模型,确认一下这是不是你需要的。顺便说一句,每个文件都很大,但也没办法。只扫描就需要二十分钟,接下来构建模型甚至需要我们的电脑全力运作一整天!呃,要不是我的电脑是二十年前的旧货,根本用不上这样。

请在最短有空时回复。


冈见

2011/1/20

Site-168
台湾新竹


亮,

使用有趣的名字缩写是我节省时间的方式……很荒唐,对吧?不过,你的名字以元音开头,让命名过程增添了许多可能性。实际上,ChOMP-Seq要比其他随机的排列更吸引人。那么,FASTQ大概可以解决问题,你现在更新到最新版本就行。

我看到神经模型文件了——我想你需要考虑到初始扫描后的节点分布,但这个追踪成像确实就是我想要的。

此外,没别的意思,但我想“最短有空时”指的应该是“最近有空时”?


渭火

2011/2/20

Site-84
日本福冈


我的英语不是太好……很长时间以来我都这么说,因为我以为这样比较得体和礼貌。以前没人纠正过我……我从来没这么尴尬过,这让我很不好意思。

正如我们以前所说,这里有张6009-Catena测绘方法的示意图。我把它拿给山高主管看了下,借此请求他给我们的项目分配一些资金……尽管SCP基金会规模巨大、实力强盛,但在它身上榨取经费却困难重重。在基金会当会计还真是辛苦。

我自己做了这张图,尽管有点过于粗糙,但我觉得足以说明重点了。我已经把它发给了我们的制图团队,但我对他们及时回复不抱太大希望。

ChOMP-Seq的软件更新解决了我的关键问题,你是怎么做到的?我还以为你不是很擅长电脑呢?


冈见

2011/2/27

Site-168
台湾新竹


嘿,我还不至于什么都不懂,我还是知道点东西的。

好吧,被你看透了。是金雁姐帮我弄的。


渭火


















2011/3/1

Site-168
台湾新竹


亮,

你和山高的谈判进行得怎么样?

修复MRI不会那么麻烦吧?


渭火

2011/3/7

Site-84
日本福冈


渭火,

是的,山高站长已经提供了经费,实际上,他很关心我的报告,而且出奇的认真。我从没见过他对我做的任何事如此感兴趣。讲真,我怀疑他把你的计划交给我,是因为他认为那是个哑弹。

他给了我一些关于如何改进模型的建议,同时又问我们是否考虑过与信号通路相关的基因,或许是这些基因导致了SCP-6009的运动性与6009-Catena其中之一的形成。我们确实还没有往那个方向想过吧?由于我们尝试过,信号通路不能在体外被观察到。每次尝试培养时,它们都会死亡;它们可能确实起源于细菌,但仍然需要像细胞质核糖体、核基因之类才能发挥作用。那么,Catena网络肯定会影响它们与神经元的交互方式。


冈见

2011/3/10

Site-168
台湾新竹


有意思的是他会提到这点,因为我实际上有和金雁姐讨论过这个问题……她不想透露她在做什么,但她同样提到了关于化学途径的问题。实际上,她建议我向纳米技术部提出合作请求。

她还提出了体内神经观察节点的想法……我其实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但听起来很有意思,所以我同意了。

有消息时我会及时再联系你的。


渭火

2011/3/25

Site-168
台湾新竹


所以,亮,发生了件有趣的事。我发现一位“松永裕子博士”得到批准与我们共事,我原以为她会与你合作,但显然……呃,她在台湾这边。而且她已经在Site-168工作两年了,可我根本就没见过她?怪哉,我们站似乎没那么多人。

不过她的出现还是有点道理的,因为我们的站点是个纳米科技中心,但我还是觉得很有意思。

尽管我们才合作了一个星期,但她已经将基于蛋白质的探针方案做了很大的改进。同时我一直在研究绿色硫黄菌一些叶绿体的天线复合物……等着瞧吧,看看最后我们能得到些什么。

她做的非常好,亮。你会有机会和她见一面的。


渭火

2011/4/15

Site-84
日本福冈


渭火,

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见到她的。

这里有些重要的消息:前几天山高来了,他说生物学峰会会在大约一个月后,也就是五月初在成都举行。他说他想让我去介绍我们在Vigenère计划上的工作,他可能能为我们争取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希望我们团队能碰一次面,如果你也参加了的话,我和Aguinaldo博士也都会在那里。

我想他只是想让我们展示6009-Catena神经线路学网络,但我记得你说过松永有些很有意思的东西可供展示?或许我们可以将这个在峰会上展示出来,绝对会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冈见

2012/4/18

Site-168
台湾新竹


额,要是山高站长能帮我们搞到一个名额就好了,我一直想去四川来着。

我觉得我们近来在研究的探针节点设计……还算成功吧?我们从这里的D级人员身上得到了很多有希望的数据结果。松永和陈站长好像施了什么魔法,然后我们就突然得到了40个D级,简直堪称奇迹。

我说的“还算成功”的意思是,它确实给我们带来了想要的结果,但如你所见,它有个巨大的缺陷。

我们正尝试对MH节点的设计做更多的改进,但关键问题仍在于信号传导。导线就是万恶之源,因为这根本就是在头上打一个开放性伤口,所有D级都抱怨这让人很难受。事实证明,完全没办法让TB级的资料轻松通过脆弱的骨肉!

我并不很喜欢这个缩写,但松永确实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我不会对她的命名权有什么异议。

你应该会很快在我们的服务器看到相关档案。没错,我们都去参加峰会。

你知道吗,我们已经共事几个月了,是说我竟然才发现我甚至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我相信你本人肯定要比那张冷冰冰的基金会头像好看些。


渭火

2011/4/27

Site-84
日本福冈


渭火,

山高看起来很惊讶。

我想这就算是肯定了。

那么,成都见!


冈见


































2011/5/14

Site-84
日本福冈


渭火,

抱歉我整个星期都窝在会议中心里,我非常不习惯吃辣,而且我不想冒险。或许下次去一个对我的胃更友好的城市时,我会陪你们一起走。另外,在一个语言不通的地方,我不是很愿意到处探险……但老城区有些地方风景确实不错!

总而言之,当你进行城市探险时,山高把我和松永博士介绍给了Everett Mann博士。

Mann博士对我们的探针计划非常感兴趣,他和松永博士就探针设计和植入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此外,他还特地找我们谈了下Vigenère计划。他居然看了我们的报告书哎,渭火!

Mann博士对我们的项目很感兴趣,他认为我们研究的东西一定会收获重大的成果。实际上,他还主动要求为这个项目单独建立一个部门,问我们有没有这个意愿。

此外,他说我们的合作方式确实很“优雅”,但效率太低了。他说,我们在两个资金不足的站点,仅依靠邮件联络就取得了如此成就让他印象深刻:令人尊敬,却缺乏效率。他又说,要更聪明的工作,而非单靠努力,如果你们在同一个站点工作会更好。实际上,他已经向他认识的一些站长发送了推荐信,很快你就可能会收到一些offer。

我们将会成为一个正式部门,应该会有更多人加入我们。毕竟新部门总是引人注目。

他说他已经提出了“线粒体研究部”的申请,但无趣如我也感觉这个名字很蠢。我不像你那么有创意,你可以想一个更有代表性的名字吗?


冈见

2012/6/1

Site-168
台湾新竹


噢,那可真是……新的东西让人目不暇接。当然,我已经同意组建部门了!嗯,在茫茫人海中,Mann博士成为了我们的恩人。

我收到了许多邀请,但最让我感兴趣的是Site-234的站长Leep Andrews,在听说我们的团队准备升为一个部门后,他主动联系了我。他说我们在那里的工作会很顺利!他的站点处理了大量生物异常。他说他的站点非常适合一个起步阶段的部门。我读了那个站点的档案,现有的设备和设施非常……诱人。

如果你也愿意搬来,我就跟他说一声。你的团队准备好去美国了吗?我知道金雁姐很激动,毕竟她也要成为我们部门的一员了。很有意思,她原是有机会作为SCP-6009研究工作的开创性成员的……她可真是亏大了!

说到名字……“纳米生物学部”如何?简洁有力,最重要的是,这个名字是全新的——就像我们在Vigenère计划上所做的工作一样。


渭火

2012/6/8

Site-84
日本福冈

我喜欢这个站点,团队的名称以及所有的一切。

此外,在中国期间,Mann博士问我是否有兴趣成为部长。他提醒我说,这意味着与之相应的责任和终将面临的重大抉择……我想我还没准备好。

和我相比,你对这个项目投入了更多的动力和热情,你绝对是我见过最杰出的遗传学家。

那么祝贺蒋部长上任,致敬!


冈见










































2012/7/9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亮,

你知道我不愿撒谎,我对你直接把部长这个位子推给我有点恼火。我也没准备好承担这个责任哎!你至少也该先知会一下吧!

但现在已经没什么好生气的了。朕已赦免了你所有的罪过,去吧,不要再犯错了。

我不在乎是因为Site-234简直就是……呃,一切。

这的初级研究员都知道怎么正确操作PET扫描,而不必多费口舌。测序仪不用你每时每刻盯着以防止它突然死机。这里的恒温箱甚至没有培养基的味道!我原以为这是不可能的。我们有了自己的实验室,亮。不用再共用同一个冰箱,不用再担心样本被异常生物学的那些混蛋弄的交叉感染而让努力泡汤。

以及,Sherry和Leep都很友好!她们已经迫不及待见到你了。

这真像是一份大奖,朋友,我们做到了。

言归正传:这就是松永和金雁过去几个月一直在做的事。我记得松永说过,Mann和她在中国谈话时,曾针对数据过载提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想法。我对纳米科技一窍不通,但我觉得这个方法能说得通而且管用,请看——

没错!再也没有什么发痒的输出端了。

如果你来了,你也会喜欢这里的,亮。或者更准确地说,冈见副部长。(祝贺、问候等等——你不能指望我独自处理所有的事!)我身边需要一个可靠的人。想要逃离蔓延SCP基金会各个角落的恶名昭著的官僚主义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太好了。我觉得我们的努力终于收获了回报。


渭火

2012/8/9

Site-84
日本福冈


渭火,

我已经等不及去看看Site-234了!很可惜我不得不再等一个月。不过Aguinaldo很快就会过去,我知道你很喜欢红豆麻糬,我会让他带些过去。

我需要留下来是因为我需要完成目前研究中对一些D级的观察;Mann来到了日本Site-84和我们探讨了下新部门的事。松永和金雁姐正在研究的探针?实际上就是他在上次峰会结束后不久给她们的建议。金雁姐终于从台积电新发布的半导体论文中取得了突破,所以Mann想趁她们忙着的时候和我共同开发一种新的植入方法。上周我们做了些尝试,最终由他完成了改良版的方法。我……对新方法并没有特别激动,但它确实比目前的方法有很大改进。

如你所见,MH节点的输出端口是这个精密仪器中最笨重最容易出错的部分。它根本就是一个穿过脑膜的开放性伤口。而且手术伤口愈合的时候会很痒,显然D级会试图去挠它……呃,尽管电线固定在头皮下无法移除,但乱扯还是会影响某些东西。

Mann的方法是……算了,你自己看吧。

OMNI这个缩写是Mann想出来的,他很友好。但我唯一做的就是在技术测试期间问了一堆蠢问题。我最大的贡献也就是结尾处的那段笔记。

我做过很多术中脑部探测,但从来没同时使用过两个内窥镜。而且因为术中D级是清醒的,你会发现他们盯着你看。这对我来说很不好玩,不过想必对于手术台上那个可怜虫更不好玩。

记忆删除显然会干扰你的神经测绘与记忆形成,但这对6009-Catena非常重要,所以很不幸我们不能使用它——或许这可以成为Vigenère计划的另一个突破口?

D级显然讨厌这种手术,但没人再报告之前常见的偏头痛或头痛,而且因为现在没有开放性伤口,我们不必再担心他们乱挠。我们的心理工作人员说没有可观察到的行为变化,这对于我们的研究是个好消息。让他们去做些别的事实际上是为了让我们得到更多种SCP-6009与核基因组的相互作用。而且也可以解决Site-84D级紧缺的问题。应Mann博士的要求,上头已经为我们分配了更多的人,但Site-84根本住不下。

去美国前我可能还要滞留一个月左右,我需要完成他们的术后观察并获取一些术前术后6009-Catena的数据图。

我无法描述我有多么想离开这个垃圾场一样的站点。山高还是挺好的,但并不足以留下我的心。

我很期待尽快见到你,见到我们的纳米生物学部大家庭。


冈见

2012/8/25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耐心等待总会有收获,你会爱上这里的,亮。

感谢你的关心!我来亚拉巴马州头一件不习惯的事就是到处都找不到好吃的亚洲餐厅……不过这里的牛排又便宜又好吃,大抵是有得有失罢。

很高兴Mann帮你解决了新的植入问题……嗷呜,这读起来就让人觉得难受,我完全不敢想象那种场面。

探针很重要,但最不相干的部分却产生了最多的问题,这点令我始终很恼火。我有听说过伤口附近会痒,解决了当然好……但这不是我心中理想的方案。

总之我正在写一篇关于VGWAS和Chomp-Seq以及6009-Catena图像分类的简短报告。我正在研究一种新的数据分析法,我召集了我们部门的许多员工来改进这个模型。

我一直在弄的项目中部分是关于消除统计学噪音的——Vigenère计划的一大问题在于,在我们将常规基因过滤掉后,就不剩多少有用的数据了——我们需要处理的基因和蛋白质数量极少,但却能影响一切。

你怎么想?我们的成果始终证明某些信息通路和基因组非常有潜力——我认为最有趣的是,无论D级的种族,遗传物质或家族史如何,线粒体DNA都具有MT-A3基因的高流行率。尽管确实大多数人都具有MT-A3基因,但我只见过MT-A3基因与部分染色体相互作用:比如LRI3、PFO4、CRW2以及某些不那么常见的基因。

某些子群仍然在不断涌现——并在吃东西或做某些事时激活。不清楚这代表什么。

说到D级,你有试过在术中蒙住他们的眼睛吗?或许看不到两名医生绕来绕去玩弄他们的大脑,就不会让他们那么害怕了。


渭火

2012/9/1

Site-84
日本福冈


渭火,

你是这么想,但实际上当我们试着这么做时,我们在受试者身上监测到的压力基准值更高了。或许无法清楚周围正在发生的事会让人更害怕……我常常觉得应该在手术期间向他们说声抱歉。至于Mann,他显然像个木桩一样冷静。

总之我很高兴地宣布:OMNI程序可以让受试者完全恢复,它绝对能够替代我们原来的设计。

航班明天起飞。我非常,非常高兴能与你当面合作。不再需要什么电子邮件了。


冈见



































































2013/4/8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亮,

今天伦理道德委员会的代表对我进行了暗访。

你14号有空吗?他们想观看OMNI手术以判断其是否适合平民受试者。那天有谁方便陪同吗?Micheal那天好像很忙,或许Graham可以?如果你没空的话,大概DePaul和Raskin可以代劳。

如果他们批准了,我们就能利用基金会与亚拉巴马大学伯明翰分校的关系与其他大学和研究机构展开合作,从而获得更广泛的受试者来源。我们在D级的数据上遇到了点麻烦,我很高兴能获得更多的受试者。

以及,这是我尚未完成的D级相关草稿……我可能会把它扔给新人处理。讲真,我的日程排满了访谈,根本没时间看太多数据。

尽管还没写在论文里,但我们暂时将其命名为D组,因为它在我们拥有的D级数据中占达80%,且没有相似的基因组历史或背景。但几乎所有人的MT-L2和MT-F5都是一致的,从而导致了相同的UP4相互作用并进而导致相同的6009-Catena形成。如果这是巧合,那未免太奇怪了些,这也是它们为何被分为D组,这些人往往更为暴力,相对更平和的人似乎就没有这种相互作用。

我有点怀念做研究的时光了,亮。我现在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处理协调部门后勤、批准实验、对想加入部门的人面试接着又和Leep和Sherry开会讨论设备升级……哈,我们正在从其他部门招揽希望加入纳米生物学部的人!这很讽刺诶,不是吗,我们来到亚拉巴马州原来只是想成为同一屋檐下的团队罢了……

我为纳米生物学领域能大受欢迎感到高兴,无比自豪,但我也深陷忙碌中……Vigenère计划就像我们养大自立的孩子,我对它的每一部分都深感自豪。


渭火

2013/4/12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渭火,

不,我没有要求使用一般民众,这怎么可能?不过我也不否认平民受试者将极大扩展我们的研究范围……况且,平民受试者通常是自愿报名的吧?这么说这样至少比我们让那些可怜D级所经历的要好一些。

我有空去展示OMNI,我会带上Graham。

我发现他们已经宣布了下一届生物科学峰会的地点了——就在今年5月10日到5月17日的京都!你能相信去年我们还在向山高祈求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名额吗?现在我们已经获邀进行主题演讲。只有你和我,负责代表整个纳米生物学的新领域。

我爱京都!我对她很了解。很多人都认为那里只是古老的寺庙和街道,但她远远不止如此。我正常是不太喜欢在自己的领域当一名游客,但为了你,渭火,我决定带你四处走走。我为我自己当时在成都逃跑而道歉。

我们最近真的很忙!这将在工作之余为我们提供一个很好的休息机会。


冈见

2013/4/25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亮,

抱歉我没有第一时间回复你,我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觉。我把你的电子邮件给忘了,但我刚才收到了一条来自伦委关于OMNI的消息,所以,恭喜你!我想Leep会帮你把合同搞定的。

哇哦!主题演讲!我做梦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

我这里有一些东西可以让他们大跌眼镜。我已经把它搁置一段时间了,但这又给了我动力把它完成。

这可能是对Vigenère计划一个很好的更新。我认为这可能会惹火很多人,因为它会完全颠覆“线粒体夏娃”这一概念,不过我想我们的理论是最有道理的:一种非常强大的细菌或是来自某个远古人类祖先的线粒体,在我们的早期演化过程中以某种方式传播给其他人类。

既然线粒体的大部分蛋白质需要核基因组编码,SCP-6009是否有某种机制来控制细胞核中其他基因的突变?进一步说,这是否代表它在推动人类进化?

毫无疑问,很多人这下要不开心了。我已经等不及了,看看这个“新内共生”听起来多宏大。我打算看看Kirkoff博士近来在弄的分子钟比对,但别告诉他我的真实目的。行政工作实在累人,我感觉我已经与过去的实验室工作有些疏远了。好久没写论文了。

我会和你一起参加。就你和我,回归初心。


我似乎永远没休过假。我知道京都是个了不起的城市,但与你同行一定会是一次更难忘的旅程。



渭火







































2013/6/1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亮,

我对这次京都之行仍然感激不尽。峰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次旅行就相当于是我们的胜者游行。你真的让我学会了从崭新的角度看待世界。我们真的应该多到处走走;我们现在只是字面意义的住在同一站点,为什么不多出去看看美国的一切呢?

以及,听这么多好消息之后:我和Leep刚刚结束了与 Tilda Moose的会面。你应该听说过她吧?她长期担任Site-17的站长。

Moose站长听了我们关于新内共生理论的主题演讲,她对此非常感兴趣,说希望纳米生物学部来研究一种高度机密的物种。那是现存为数不多的既表现出与人相当的智力又与人类进化史密切相关的物种之一。Moose站长年轻时曾遭遇过一些事……她认为这与新内共生理论有关,让我们看看与我们密切相关的物种是否也有SCP-6009或类似结构。

但这仍非她亲自来访的主因;她说她来是因为监督者议会对我们的部门很感兴趣,并希望我们把部门从Site-234迁到Site-17。在Site-234,我们主要研究微生物学和生物化学,那些东西都能安全的放在培养皿里;不过Site-17,哈,我们都听说过关于那藏着什么东西的传说。我甚至无法分辨哪些是真的。好吧,她说如果我们接受她的提议,就都会知道了。

当然,对于我们的困难,Moose站长给了我们更好的补偿:更新的仪器,更高的权限等级等等。但最重要的是,她说他们最近正在扩建站点,我们将在新建筑中分得自己的翼区。

我觉得Site-235挺豪华的,但Site-17……独立的翼区……我实在难以回应。我想听听你的想法,你是我的得力助手,我的挚友,从这疯狂之旅的伊始便与我同行的人。Leep说他会很想念我们的,但我又如何拒绝呢?


渭火

2013/6/3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渭火,

Site-17?哇,这可真是出人意料。

我很怀疑要是被O5盯上了我们还有没有拒绝的权利。

你一直是个心胸宽广的人,永远如此。不仅是我见过最杰出的遗传学家,也是我最亲密的朋友。

如果没有你,我想我们的部门无法发展至如今这般强盛。我简直无法相信我们在两年前才初次相遇并开展Vigenère计划,这可能吗?这段疯狂的旅程仿佛已经是我的一生了。

我们来到这里才……十个月?天啊,感觉远远不止。我真的会想念Sherry和Leep的。无论如何,至少我们部门还会在一起。我们这个奇怪的小团体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了!


冈见

2013/6/8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亮,

感谢你的赞赏。你也一样。如果不是你,或许我们还被困在自己的窝里做着鬼才知道的什么事……

我已经回复了Moose站长,但她说她早就批好调任许可了,因为毫无疑问我们不会拒绝这个提议。说实在的这真的很好,这样的晋升谁不想要呢?

新的翼区仍在建设当中,但Moose主管已经给了我们访问在那里会用到的文件的权限。你也应该有,毕竟你是副部长。

我们可以做些很刺激的事情。看看那里的那些人形生物吧。我感觉我就像一个瞪大双眼的初级研究员,连最平常的事情也感到新奇,这种感觉令我感到新鲜。

我会前往Site-17解决一些文书工作,并检查新翼区是否符合我们的需求——我想尽快安排好,我希望搬迁的时候能无缝接轨,所以你很可能需要接替我一段时间。


渭火

2013/6/10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渭火,

我们已经在这里工作好久了,但读了这些……这是我职业生涯第一次,我觉得我终于,完整的成为了基金会的一员。

我正在研究我们目前有阅览权限的东西。我觉得SCP-2828很有意思——一个具有逆模因性质的退化器官!我有一些理论,或许用于保护我们免受捕食者威胁的进化技术实际上来源于SCP-6009。你还记得你是在研究SCP-3966反应时发现SCP-6009的吗?或许抵御那些四维蜘蛛的方法也有一定基因组的基础!

毕竟,我们是共同演化的,如果新内共生理论正确,这将成为共同演化的一个标志。奇怪的是,人类似乎是唯一具有类似SCP-6009线粒体的物种……而且既然Moose主管要求,对,我现在可以阅读那个文档了,SCP-1000将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垫脚石。

或者,我们已经从纳米生物学中得到了一种全新的生物学模板,我们可以研究SCP-1237。它包含遗传学和神经科学,渭火,我仿佛感受到了它的召唤,如果我们能找到一种异常的遗传与分子基础……

基金会可真是个应有尽有的宝库。

很高兴能与你共同踏上这条疯狂的旅途。


冈见

2013/6/18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渭火,

我有一份早期未完成的草稿,你可以回顾一下我们对现实扭曲者的假设——看哪,我们从未对人形异常做过测试。而Site-17刚好以收容大量现实扭曲者闻名!实际上我从未对人形SCP做过脑部扫描,试着绘制它们的6009-Catena并查看聚类是否与普通人类相符,想必这会很有趣!

我过去从未见过现实扭曲者,毫无疑问我们应该在获准与他们互动前做一些培训。我已经报过名了,到达Site-17就开始,需要我也帮你报个名吗?

抱歉,我可能有点太着急了。


冈见

2013/6/29

Site-17
内华达州


亮,

很高兴看到你这么有激情!基金会真的是对于我们的到来正不遗余力的准备着。我一直在和各种部门负责人见面,他们都在希求我们的青睐!对我来说,与所有的这些领域和部门的互动都是以前难以想象的。讲真,这周我在这遇到的人比我过去在Site-168整整四年见过的人还要多。

以及,请帮我报名现实扭曲者的研讨会!这个站点可以说是既有机遇,也有风险。几天前我还参加了一场收容失效演习,这地方很重视这种事。可别在演习时睡着了噢,亮!

无论如何,在Moose站长向我展示的新事物中有一个就是Michael和松永申请过的系统。那这么说我似乎批准过?我都记不清了,不过这东西设计的还真是巧妙。它基本上接收了ChOMP-Seq定序法的数据并尝试在我们从VGWAS获得的聚类数据中找到最佳组合,使得我们可以在神经线路测绘之前就推算出6009-Catena的模型。

我想看看自己的资料还是挺有趣的。还记得吗?我们在测试ChOMP-Seq定序法的早期版本时,我们找不到足够的受试者,我不得不使用自己的DNA?那好像是开天辟地之前的事了。我的基因组仍然保存在Vigenère计划的档案袋里,我只是为了这种事就把它放进去。显然我们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但到目前为止我的资料包括GPK2/MT-UE4、ABCC11/MT-FR2、O-M122单倍群,因此我被分类到E-38“热情”和E-20“好奇”两组之间。我能看出Moose站长有些怀疑,我向她解释说这只是由于我们尚未校准而产生的误差,以后我们能更好的把基因组图谱和心理图谱更好地联系起来。

这对于预测人们会被归类为哪个心理集群非常实用,而且无需OMNI手术!显然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打磨,但我相信我们很快就能淘汰这些过时的技术。

抱歉我暂时还不能回来——我很想念你!请为我坚守阵地。我相信你的坚守会使纳米生物学部变得更好!


渭火

2013/7/7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渭火,

噢,我也很想念你!

我真的很想亲自过去看看,但眼下还有很多人事调动的文书工作要整理。什么时候我们部门有一百多人了?

我时常为自己被分配到Vigenère计划感到幸运。

你和我,都出身于平凡的科学背景。没人会对神经科学或遗传学感到奇怪。我们一直在研究的都是常规科学。没有异常,没有古神,没有秘密结社。我有听说过基金会其他地方发生的那些奇幻事件,我很羡慕他们。

如今我们创造的这些工具,就是我们的魔法品牌。我们已经无法回头了,现在我们已经了解我们大脑里那些蠕动着的东西。它们的目的是什么?如何做到?显然SCP-6009只是很朴素的异常,但当我们深入研究。试图找出它的异常性质从何而来,我们得到了全新的模板。

我能感觉到,我们的计划将改变世界。

总而言之,Site-234的人们都很想念你!我需要你陪在我身边。Sherry总是问起你,你到底在哪里呢?


冈见

2013/7/13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渭火,

伦理道德委员会有人来通知我们关于胎儿受试者的指导方针,因为我们似乎即将得到批准?

可真有意思……我觉得ONMI手术根本没法对胎儿或婴儿实施,我也不会允许这种事。不过如果我们能想办法降低手术的负面影响,这可能是个研究大脑发育完全之前609-Catena如何形成的好方法!

我真的需要你回来,现在因为我们去Site-17的消息传开,合作和移交的申请都在暴涨。

我们大家都很想念你!


冈见

2013/7/24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渭火,

心理学部的Glass部长昨天来找你,说他很想发起一个大规模的合作计划。有人跟他说我们的标签不够精确,于是他就派人考察我们的分类方式——他说我们不去修心理学太可惜了,我们的聚类标签就像星座一样精准。

我不想在这种事上僭越,尤其是Glass部长可以说是个大人物,他指名要和你谈话。我跟他说你目前有其他安排,但当他问我你什么时候回来时,我答不上来。

Site-17发生什么事了吗?已经两个月了,还有多少事没办完?我真心希望你能平安,我不由得感到担心。

请在最近有空时回复。


冈见

2013/8/10

Site-234
Alabama


渭火,


你有收到我上一封邮件吗?


请在最近有空时回复。


冈见


















































2013/8/17

Site-234
亚拉巴马州


亲爱的渭火,

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请原谅我。我想我一直以来应该还算友好,但不知为何你却一直无视我。

我知道你还活着,因为基金会在这种事上一般不会保密。主管死去就必须尽快替换以维持部门正常运转。既然你没有被调走,也没有被提拔。降职或别的什么。所以杳无音讯的原因,如果不是Site-17从地球上悄无声息的被抹除掉,那就只能是你故意无视我。

我们需要你,渭火。倒不是说纳米生物学部离了你就成了烂摊子,但离了你绝对不一样。你抱怨过说自己很久没进过实验室了,但你仍是我们的项目负责人,你对Vigenère计划有着独一无二的了解。你不必整天被困在仪器和图表中间并不会让你的贡献有一点缩减。你仍然是一位才华横溢的遗传学家,再强的基金会官僚作风也掩盖不了这一点。

需要你的不只是这个部门,也包括我。当我刚接手这个项目时,我既多疑又内向,几乎没什么感情。我缺乏冒险精神,很少对任何事提起兴趣。事实上我还算善良有爱心,但我不太会表达出来。是你打开了我的心扉,不仅限于科研,你唤醒了另一个不知在何处沉睡的自我。

我想我没有过像你这样亲密的朋友,渭火。我不想失去你,至少,我希望你能体面的告诉我你离开的原因。

你不仅仅是我们的部长,渭火,你还是这个部门里唯一一个比我更了解SCP-6009的人。我们需要你,作为我们的领袖。

回来吧。

纳米生物学部需要你。

我需要你。

























































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通知


以下文件已被RAISA数据库标记为待审查,原因是人员职位错误

部门主管要求,所选文件应被删除


2013/8/20

Site-17
内华达州

亮,

很抱歉我离开了这么久,我没事,不用担心。

你并没有做错什么,道歉的应该是我。我在Site-17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没错,我一直刻意无视你的电子邮件。那些邮件我都已经读过了,我对你的积极感到高兴!我只没想好该怎么告诉你我的想法。每天我都看着施工队建起新的事物,阅读我们目前新增的配额,考虑着如何分配资金……

而Site-17本身……走在大厅里,你仿佛可以窥见隐藏在墙壁后的秘密。那是种令人不寒而栗的自豪感,仿佛自身行走于历史的河流之中。

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想法,我不愿伤害你的感情。你越是兴奋,我就越对自己想说的话感到痛心。你是我最亲密的朋友和知己,所以我希望你能第一个知道——

我将辞去部长职务并调离这个部门。

既然当初是你把这个烫手山芋扔给我的,那我再扔回去似乎也很正常。在我调离后,你身为副部长,自然会接任纳米生物学部的主任。我想不会有人抱怨,纳米生物学部的每个人都敬重你。那么恭喜啊,冈见部长,致敬!

我们真的是从无到有,建起了这个部门。你、我,从两个经费匮乏的站点出发,如今正将这个项目推向过去难以想象的规模。甚至“纳米生物学部”这个名字也是如此的令人敬仰。

我真心为部门中的每个人感到骄傲——金雁、松永、Michael、以至于每一位新人——但我要特别感谢你,亮。我还记得那个过去的你,是啊,那仿佛就是在昨天:你笨拙而且明显的拘谨,来到这里只是遵从上头的指派,实话实说,对我们的计划满腹狐疑。但三年前的冈见博士和我现在所认识的亮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尽管我们为纳米生物学部立下了丰功伟绩,但SCP-6009却如此平凡;我们在部门工作中发掘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双手所为。Vigenère计划如今已远远超过了它最初的目的。异常的核心早已解明。随着计划的进展,创新之火飞溅,这颗微小的种子已成长为我们如今站立其上的庞然大物。ChOMP-Seq定序法、OMNI、MH节点……哇,Vigenère计划给了我们很多很多,可不是吗?纳米生物学部在研究的某些东西我甚至已不再理解。我们不知不觉已经迈过了那条线。

在我给你的最后一封电子邮件中,我提到了Moose主管向我展示的某个他们正在研究的东西,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为它命名,但我还是向你讲述了他的梗概;我们可以了解到神经线路工作的原理,并依照线粒体遗传数据对心理特征进行归类。

这句话里有没有什么让你感到不安?

我想你读的时候并没有多想。实际上我对Moose站长的话也没多想。为什么?没错,我们能将基因组图谱和心理图谱关联到一起!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它理所当然是我们工作的下一步。我真的对这个设计印象深刻!我在想我们还能利用它做些什么……直到那道灵感击中了我。

我已经能想象到了:只需取一个样本,让软件跑一下,一两天之内那华丽的终端就会弹出对象的心理概况和可能的决策,不需要任何许可,就可以彻头彻尾的研究基金会随便抓来的某个可怜虫的大脑。而这对非异常人类最为有效,说的就是你我这样的普通人!好啊,现在我们去Site-17,看看这对人形异常是否也有效。这可真是有意思啊!

而且,由于我们一直在对6009-Catena如何影响神经线路进行刺激测试,金雁已经向我发送了第三代MH节点的计划雏形;如果她的想法可行,她甚至可以通过新型的植入式CMH探针直接物理性的重塑6009-Catena。我想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她正在创造的东西意味着什么。

自从我意识到我们从Vigenère计划中获得了什么,我彻夜无法入睡。我的脑子里有无数关于那个终点相互矛盾的想法。在上次的峰会上,我们甚至将试图了解SCP-6009进化策略的前景展现给他们……

它还不算完美,但它的实用足以让我担心。此外,如果性格的塑造只是源于遗传信息,那这对人格的塑造意味着什么?

我暂时将我的想法称为“基因决定论”——一个人具有某种类型的基因组相互作用,就可以被归类为某种行为集群。我知道这是种反常的虚无主义。亮,如果这让你担心我的精神状态,我理解你,但我有很多时间来思考,我只是找不到一个出口而已。

在那些不眠之夜里,我总是驱车冲进内华达的沙漠,望着这里的天空。我们都是城市人,亮,我们真的错过了许多。星辰是伟大的哲学伴侣。

我试图说服自己那不是真的。拜托,我们的大脑怎会一生都保持不变,这是神经科学的基本原理。你不可能……生来如此。你如今的个性,是由你的欢乐、回忆、创伤等种种塑造而成的!是外面的世界改变了你!后天与先天的交错!

那么人的成长只是个笑话吗?人类是否注定以某种方式被困死在自己的基因中?

我不断的告诉自己,人类复杂的思维不可能被这种机器分解成化学物质与数字。可我知道我在研究什么,亮,你也一样。我们从密密麻麻的遗传密码之下发现了这座隐藏的宝库,那就看看我们要花多久来破解它吧,这只是时间和努力的问题。

每一天,我都有种被监视的感觉。我突然敏锐地意识到了我所做的一切。这简直像是我的线粒体背叛了我,我明白,这是个非常荒谬的想法。

或许只是我多虑了,前面还有太多的障碍需要克服。或许我们已经走到了我们所能破解的尽头,这就是我们能触及的最远的范围了。也或许我只是在杞人忧天,夸大了我们部门的重要性,而最后Vigenère计划都不会有什么宏大的结局。

尽管这想想就让人痛苦,但我曾想过把部门关停。我有(好吧,曾经有)让所有人都停下来的权利。禁止所有研究,掩埋数据,解散部门,所有人都回到过去的生活,忘记这发生过的一切,而这不过是又一个计划淹没在基金会的历史之中。或许还可以把它交给那些拥有网络爬虫的MTF,确保那些平民永远也不会接近真相。告诉Moose站长,很抱歉基金会在我们的新翼区上砸了那么多钱,然后卷铺盖永远离开美国。我原想向监督者议会写封信建议他们这样做,然而我终于意识到我可能永远也没有收获这种结局的可能了。基金会曾经在我们部门上投了这么多钱,而如今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我可真傻,亮,我早该意识到的。Moose、Mann、Andrews、山高……为什么所有的高层都对我们的计划如此感兴趣?我可以告诉你,这绝不是出自他们内心改善科学的纯洁善意。

我并不是说他们每个人带有恶意……但这不代表为了基金会整体他们会做出什么来。他们可能不清楚这一切背后的科学原理,但他们嗅到了,这背后蕴含着一个很好的机会。

我们自以为是努力的工作换来了回报,但实际上这只是基金会觉得我们有利用价值。如果我们的发现不能带给基金会一点利益,难道他们还会为我们的项目投这么多钱吗?

这可真讽刺——你还记得我在Vigenère计划正式建立之前的想法吗?我列出了两个目标:研究这些该死的线粒体为何动个不停,以及它们是如何在大脑中构建出这个奇葩网络的。好吧,第二个问题如今已经解决了,可直到今天我们仍不知道它如何能自发运动,而且实际上也已经没人在乎这个了。监督者才不会浪费钱来让我们查明它们为何到处蠕动。

我们不仅发现了能够动摇人类认知根基的东西,还开发了一种可以利用它的工具。

你是个比我更坚强的人,你有勇气将Vigenère计划推向终点。我对这个无价的工具深感矛盾。我相信基金会会发现它的用途,并用以推动人类的进步。

我不认为那些让我们青云直上的人有何恶意,但我也明白,我们这个组织已经背负了数不清的罪孽。

我敢肯定,几年后,就连我如今的道德两难也只在预测之内。

这是段美好的时光,你与我共同建起这个帝国。我深深地、深深地感激我们的友谊。京都之旅将永远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回忆之一。我们真应该在工作之余多休息休息,一起游遍美国,但只要有你的陪伴,工作也算不上什么负担了。

我衷心希望有那么一天你能原谅我。

我确实很关心你,亮。不是作为一名同事,而是一个友人。



谢谢你让我晦暗的人生有了一丝光明。



我已带队到达应许之地,而接下来我只想在山顶看着就好。

我不后悔在纳米生物学部的日子,但我没法再走下去了。



我只想仍能与你保持联系,但我明白,或许你不愿意,亦或根本不能。

请好好在Site-17待着,看在我的份上。再一次恭喜,祝你好运。






有些盒子最好不要打开。


你永远的朋友,

蒋渭火



更正:蒋渭火博士已被调回纳米生物学部。

伦理道德委员会已要求冈见亮辅部长对蒋博士实施强制记忆矫正,使其能恢复工作。

冈见部长尚未作出回应。




Vigenère计划当前形势不足以将SCP-6009重分级为Thaumiel。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