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14



来自基金会记录及信息安全管理部门的通知


下列待删除文件在无确切原因的情况下出现于监督者指挥部的档案服务器上,移除了访问所需的一切安保要求,且截至目前所有对其修改或移除的尝试均无效。

直到另有通知前,不建议持有5级以下权限的人员访问该文档。

.
.
.
.
.
.
.
.
.
正在显示文件…
.
.
.
.
.
.
.

1/60141/6014
机密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项目编号:SCP-6014
Keter

bunker_banner.jpg

重新投入使用前的Site-300。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保密协议已暂时中止,且一次ẞK级“揭开面纱”情景正在生效,直到SCP-6014可被充分收容或无效化为止;此外,若任由其不受阻碍地扩张,SCP-6014将构成造成一次GK级“敌对温室”情景的威胁。基金会相关部门已批准将特定SCP项目用于撤离平民和对SCP-6014可能的收容,以及与相关第三方,如全球超自然联盟,展开联合行动。

被撤出的平民应被重新安置于欧洲及非洲西部各处的临时居住营地。若SCP-6014使这些区域不安全,平民应被重新安置于美洲,然后是距SCP-6014影响区最远的下一地点。应优先撤出距SCP-6014较近及未受SCP-6014-A影响地区的平民。符合基本标准的平民志愿者可在恰当监督下协助撤离工作。对于此类长距离撤离,推荐使用前述异常转运方式。

基金会人员任何情况下均不应进入SCP-6014。作出这一行为的人员或平民应被视为已损失。

正在尝试定位或联系监督者议会,直到查明其中任何成员的下落为止。这些行动已被赋予alpha级优先度,允许相关特工为此目的随意使用任何方式。

描述:SCP-6014指目前正由其位于中国合肥的起源处向外扩张的一受改变的现实区域。截至本次记录时,SCP-6014的形状大致为圆形,目前直径约4,000 km。因此,其现在包含了东亚大陆相当大的一部分1。该异常的垂直范围尚未确定,但已观察到其延伸至SCP-6014上空至少300 m。

SCP-6014内部受渐进现实重构影响,无区别地导致SCP-6014内的人造要素转化为各种自然特征物。此种改变通常于数分钟内将受影响的环境转化。SCP-6014内的人类同样受该重构影响,但速率略有减缓。受转变的人类通常会被变为各种树木或开花植物,且会保持其转化前的大小。该过程不可逆,不可被阻断,且即使在对象离开SCP-6014边界后仍会继续进行。非人类动物物种不受影响。

SCP-6014与一编为SCP-6014-A、会导致人类对象注意到前者的存在并变得对其顺从且被动的强效信息危害相关联。这会使上述个体缺乏抑制、反抗该现象或从SCP-6014正在进入的区域撤离的欲望。目前已证实全球人口的约97%易受该效应影响,而余下的3%似乎对其有某种潜在抵抗力。尽管易感率如此之高,基金会人员中仅有25%被证实易受SCP-6014-A影响2

当前,SCP-6014未显示出停止扩张的迹象。通常情况下SCP-6014的平均增长速度为50km/h左右,但已注意到该区域的扩张速率有所波动,最高可达75 km/h。

若无法研发出收容该异常的方式,预计SCP-6014将于2023年4月18日覆盖地球上所有可居住大陆地区。


附录6014.1:

显现

car.jpg

SCP-6014显现3小时后来自合肥的监控镜头。由一架侦查无人机于其系统发生故障前短时间内拍摄。

SCP-6014于当地时间2023年3月20日约下午3:30在中国合肥显现。该异常直到圆形监狱PANOPTICON检测到其出现时才被记录。

失联前传输的周边环境监控数据显示主要为草类及小型花卉的植物自发生长形成的“波浪”由合肥市中心向外扩张,现已了解到其为SCP-6014影响生效的边界。受影响区域内的平民立即开始从其所在的建筑物中撤出并前往户外,然后面对着市中心方向摆出各种明显表示崇拜的姿势。

一小时后派出的一架监控无人机记录到的镜头显示该区域内突发了严重的过度生长。最为值得注意的是多种通常情况下无法于中国气候中存活的非本土树种。将这些植物与更早的镜头相对照,发现其与先前平民所在的位置相同,推断其为被转变后的人类。

下列为SCP-6014显现的大致时间线。所有时间戳根据当地计时抄录。


2023年3月20日

下午3:30:距合肥市5 km内所有电子设备以及圆形监狱组件自发失联。

下午3:35:圆形监狱系统检测到数据中断,正在进行诊断中。

下午4:45:淮南、六安及巢湖市出现了类似的数据中断现象。与六安市的一处基金会子站点无法重新取得联系。

下午5:00:SCP-CN分部得知了该情况,知情人员中有28%屈服于SCP-6014-A,包括7名分部主管中的5人。关于该异常的警报被散布到可用的基金会网络,无意中使更多人员暴露于其下。

下午5:45:在基金会人员中建立了对SCP-6014的基本理解。对SCP-6014周围区域的大规模撤离开始。散布了关于一次放射性物质泄露的掩盖故事以使该异常不为公众所知晓。

下午6:00:SCP区域主管尝试联系监督者议会失败。

下午6:30:SCP-6014蔓延至中国南京。

下午7:00:由于网络爬虫数据封锁手段效力不足,关于SCP-6014的讨论开始在网络上散播,全球新闻媒体开始报导该异常。

下午7:30:模因接种剂被散布至所有社交媒体平台、电视频道以及其他种类的视觉媒体。

下午9:00:伦理委员会和区域主管议会在全基金会范围内发布了一条通告:

SCP基金会成员们,

鉴于编为SCP-6014的异常在东亚造成的紧急事态,伦理委员会已宣布一次主动引起的ẞK级“揭开面纱”情景。所有可用的基金会资产均应按指示暂时无视保密协议并协助收容SCP-6014及撤离处于危险中的平民。你们的站点主管们稍后将获知相关细节。

保持坚定。



附录6014.2:

SCiP NET文件同步——个人记录01

正在显示 user://olivia.ruhl@analyticsdepartment的数字日志同步数据。

2023年3月20日

我实在是讨厌这么说,但我应该预料到像这样的事情早晚要发生。基金会可能还是…好吧,基金会,不过最后某些东西必定会溜出去的。

虽然是以这样的规模…无论O5们想出什么计划来掩盖这整个烂摊子,我都会对此印象深刻的。不过我们从区域里拿到的情报,或者说是缺乏情报这件事,让我很紧张。突然之间,半个中国就沦落到除了绿植别无他物的地步。而人们身上发生的事…Chris说他认为他们是安息了。看在他们份上,我希望他说得对。

不管什么情况,我们都会从我们那小得可怜的石油钻塔上把整件事看得明明白白。天下之眼尽在Site-07。好吧,除了中国的。不过要把那镜头整个看过一遍有够麻烦的,即使是在AI的帮助下。

那么,最好还是开工吧。


附录6014.3:

SCP-6014收容报告

sra.jpg

一组Escalon级现实稳定阵列。

截止目前,所有收容或无效化SCP-6014的尝试均已失败。已证实诸如现实稳定锚之类的现实稳定技术对其无效,但某些更为先进的型号,如Escalon级版本可在十分集中的区域内显著减缓SCP-6014的扩张。理论上密度足够高的此种设备至多可在受影响空间内将该异常的扩张速率减小48.5 km/h。然而,由于需要稳定的区域极为广大,要以足够将SCP-6014遏制在其目前大小的规模应用此类设备并不可行。

尚不知晓SCP-6014扩张的源头以及其显现原因。基金会本质促动部正研究这些事物以及如何对其进行逆向工程以反制SCP-6014。截至目前,研究尚未取得显著进展。

bunker.jpg

Site-300行政翼楼。

Site-300因其与SCP-6014间的距离、战略位置,并且具有较大人员容量和住房提供能力而被重新用作基金会的主要行动基地若SCP-6014使得亚欧大陆和非洲的剩余部分变得不安全,难民将被收留于站点内部及周边。通常委派给监督者指挥部的行动也已预先转移至Site-300;上述行动由合适的SCP区域主管管理,直到O5议会成员被找到为止。若SCP-6014蔓延至站点所在地,18个Escalon级锚将被置于Site-300周围。

由于可能与SCP-6014显现相关的未知原因,基金会常用的地外旅行方式,例如人造虫洞或特定异常技术不再正常运作。此种技术仍可以地球上的地点为目标照常运行,但设定其与地外目标相联通时则无法工作。以诸如火箭的其他方式取得离地通道的尝试正处于待定中,但基金会与合作的第三方缺少生产足够在合理时间内保证全球成撤离的载具所需的资产。

根据其目前的速度,SCP-6014预计将于2023年4月17日蔓延至Site-300。至今未确认防止其到达站点的方式。


附录6014.4:

SCiP NET文件同步——个人记录02

正在显示user://olivia.ruhl@analyticsdepartment的数字日志同步数据。

2023年3月23日

好消息是SCP-6014看上去在没有人类在场的区域蔓延得慢一些,所以俄罗斯北部和太平洋正在显著减缓其向东的前进。坏消息是向西的那一边。仅仅三天时间过去,从东京到锡尔詹3的所有一切都沦为了开阔的平原和已成材的树林。要不是说这是末日,还的确挺美的。

就我弄到的情报,撤离的情况似乎并不理想。这些人中大多数就不想得救。不是说他们不在乎自己即将迎来什么,而是他们好像在期待着它一般。我觉得统计出来的数字应该是在全球81亿人口的97%左右?那样的话只剩下2.5亿都不到的人是真的在乎世界要终结了这件事。

我在餐厅里和Chris还有另外一些人讨论这个。他谈到这一切在精神层面有多么疯狂,就好像数十亿人愿意屈服于…SCP-6014这个东西…而毫不犹豫。我告诉他即便是在我供职于基金会的这段时间里看到的所有东西之中,像这样基于强迫作用的异常也总是最让我不安的。某些其他东西的渴求通过你自己的,或者你认为是自己的意志被实践出来,这个想法让我害怕。再把这个乘上几十亿人然后…你就明白了。

我们只需要找到O5议会,然后我们就可以把这件事纠正过来了。某种程度上。

2023年3月25日

我认为我可能已经发现了一条监督者们的线索。我在运行一套追踪算法分析他们最后已知的所在地、岗位等等,然后就发觉了一些奇怪的事。所有监督者的行踪在3月19日,也就是SCP-6014出现的前一天就停滞不前了。那之后就没有记录了。我联系了他们的助手,至少是愿意合作的那些,他们告诉我的都一样。没有一个人记得3月19日到20日下午这段时间内的任何事情。这里的解释显然是记忆删除。

无论监督者们在做什么、去了哪里,他们都不想让人们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是谁也不能如此简单就彻底销声匿迹,尤其是O5这么重要的人。数据里某个地方绝对是有痕迹的,我只要仔细观察就行了。

可能全世界的时间都尽在我手中了,但现在那还不算很多。


附录6014.5:

SCP-6014环境分析

wewillbecomesomuchmore.jpg

SCP-6014到达后不久显现于瑞典的地热特征。

虽然SCP-6014本质上对人类生理有害,其为自身所覆盖的环境带来了大量积极生态变化。通过其对人造要素的重构方式,污染物及相关环境危害几乎立刻被从受影响区域中移除。

SCP-6014出现后6小时摄于中国合肥的卫星轨道照片展现出一繁荣的生态系统,其以被认为是建筑物转变后遗留物的、不寻常的岩石构造为标志;此后车道及人行道被重构为河流及湖泊。尽管几乎没有人类在场,其他地标也已经历明显转变。瑞典乡村部分地区发展出了多种本不属于该地区的生物群,包括湿润雨林、地热浅滩及阔叶落叶林等。

SCP-6014内的动物种群受益于该异常的影响。此前遭受如珊瑚白化、沙漠化之类各种生态衰竭作用的许多环境已从中恢复,不仅上述损伤已消失,而且一些案例中现存的动植物种群规模扩大了数倍。另外,SCP-6014的恢复效应甚至似乎向受影响的生态系统中引入了此前已灭绝的本地物种。此现象已将Dinornithidae(恐鸟)科及Smilodon(剑齿虎)属4纳入了各自的原始栖息地。尚不明确SCP-6014此种性质的时限。


附录6014.6:

SCiP NET文件同步——个人记录03

正在显示user://olivia.ruhl@analyticsdepartment的数字日志同步数据。

2023年3月27日

看起来我已经找到之前提起的痕迹了。它完全被藏起来了,绝妙地隐蔽在一个含有各类行政文档的目录之中。我可能得先捣鼓一下自己的安保权限来进到那里去,不过之后可能会有什么后果。看来每个监督者都在最初的行踪冷却以后就离开了他们的行动基地。大多数文件都提到了行程和出行计划,不过我还是没法弄清楚他们去了哪里,更别说他们在干什么了。

同时我一直在看6014的卫星镜头。自从它出现以来仅仅过去了一个星期,而其中较早出现的区域展现出了我根本没有预料到的变化,即使是对于异常来说。混凝土与烟雾为秀丽得宛如梦幻的繁茂荒野所取代。你知道是什么真正惊到了我吗?西伯利亚的远程摄像机拍到了远处一些有趣的家伙——毛茸茸的猛犸!6014甚至在让灭绝已久的物种就在我们眼前起死回生。我希望我们在合肥的地面上设了摄像头,我只能想象那里会有什么样的生命在回归。

知道我们不得不收容它,这令我感到悲哀。

2023年3月30日

我在行政文档里翻找的时候发现了一点别的东西。是一份音频文件。它似乎正处于被删除的过程中,正在同步到SCiP Net,所以大部分原始内容和元数据均已丢失。站点AI设法利用剩下的东西回收并重建了音频文件的一部分。我会在日志中附上一份抄录版以供日后参考:

系统通知:
文件已损坏,正在尝试显示剩余部分。


注意:文件元数据回收表明
记录日期为2019年8月左右。


未知1:当然有更加…高效的方法。让模因充斥互联网,在全球散布气溶胶,更不要说仅仅随意利用我们拥有的数百个Keter中的任何一个了。

未知2:考虑到即将到来之事的严重性,如此方式造成的直接死亡是无法使他们逃过一劫的。一个人可以杀灭肉体,但其他某些东西会保留——一个灵魂,一份意识,一种本质,随你怎么称呼它——仍会留下来。从我们对即将到来之事的了解看来,即使是最微量的这种残余物也早已足够让其捕获并遭受难以言说的折磨。

未知1:所以你要提议什么呢?

未知2:抹除,从这个词的一切意义上来说。对原始形式及本质的完全且彻底的摧毁。我们有无数方法来抹杀肉体,但要完全终结灵魂,则需要更加…奥秘性的手段。不过如果我说得没错,我们可能持有这样的手段。

未知1:我希望你没在打算召来你的帮手 之一。你知道那些契约有多么不可靠。

未知2:这个时候没有理由不这么做。考虑到我们可以作出选择的范围,还有如果我们失败了会发生什么,这就是我们的最佳选择。

未知1:那么就是神力毁灭了。这听上去可能会很痛苦。你确定这样不会比另一种情况更糟吗?

未知2: 任何事都比另一种情况要好。至于其他情况,我的观点是要确保一种平静的终结。肉体和灵魂一样都将在喜悦中瓦解,那就是了。仪式会需求一份…献祭,一份只有像我们这样的人才能充当的献祭。人类的救赎将以我们十三人为代价。对于我们是否同样会被毁灭,我并不知晓,但没有其他选择了。

静默。

未知1:如果确实没有别的方法,那么我将尽我所能来协助。你要去说服其他人,会很困难的。

未知2:我会去处理的。(叹气。)无论我们可能要做什么,我都祈求你一刻也不要忘记这一切都是为了更好。

停顿。

未知1:轻声地。)一切为了更好。

毁灭灵魂,与神的契约?为什么一开始就有这样的东西在行政文档里面?他们是不是监督者?


2023年4月3日

Chris走了,Site-07也一样。两者都被吞噬,在几分钟时间内便成为了一块暗色岩石与苔藓的纪念碑。在他们疏散我们中想要离开的人时,我从直升机上近距离见证了这个场面。Chris…信息危害逮住了他。我试图说服他,求他跟我们一起来,但他执意要留下来。他告诉我他再也不能逃避“真相”了,说这“一切都是为了更好。”

见鬼。以后会有时间来悼念的。时间快不够了,而唯一身怀强大得足以逆转一切的绝技的人群就是O5们。还守在这个区域部门的分析师只剩下我一个了,所以我正要乘船到安第斯山脉里某个隐蔽的信息哨岗去监视数据过滤器和文件爬虫,直到有另行通知为止。

从好的一面来说,6014正在产出比以往更多的动物。他们在朱诺5岸边发现了一群之前已灭绝的长须鲸6显然它们已于几个世纪之前被捕杀直至灭绝,而在这里它们重现于日光之下。

Chris全然看到了其中的美,直至他的最后时刻,至少在这点上他是对的。


附录6014.7:

SCP-6014-A二次分析

注意:文件由user://admin.site-12-ak上传。

最初认为SCP-6014-A起信息危害作用,导致易感个体变得能理解SCP-6014。自从其初次被分类后,亦观察到SCP-6014-A对全球人口的97%造成了直接影响。现已了解到不存在完全免疫SCP-6014-A的人类对象。相反,是个体间屈服于该效应的速率各自不同,而现已知晓原先接受了SCP-6014的荣光的97%人口几乎或根本不具有对其真相的抵抗力,这使得他们立刻就理解了

截至本次记录时,起初未受影响的3%人类中约有半数已经目睹了真相。余下的部分——目前躲藏于Site-300下方——亦将不可避免地理解


附录6014.8:

SCiP NET文件同步——个人记录04

正在显示user://olivia.ruhl@analyticsdepartment的数字日志同步数据。

2023年4月14日

我又怎能片刻想起这是一件坏事呢?如今夜空中闪烁着你曾见过最璀璨的群星与星系。覆着油膜的大洋之水变得清澈透亮,偕同曾以为再也不会归来的生灵。荒芜的大地重返繁茂与翠绿,行于其上的是往昔雄奇之物。经由人类之手破坏的终得完整。

2023年4月17日

很快Site-300就要没有了。不过只是一层轻薄而无法持久的现实稳定锚之壁立在他们与SCP-6014之间。在他们与之间。

傍晚

现在我想起了,这哨岗约莫就在合肥的正对面。那意味着Site-300的SRA7失效之后我可能就在SCP-6014所清理的最末一批人当中。

这山谷近旁有座小城。他们与我,这行星之上旧世界最后的污点。

想来很怪,但据实而言却不可思议地令人感到安详。


附录6014.9:

SCP-6014项目记录更新

注意:admin.site-300fileserv:/F:/6014.scip所作更新。
正在显示删减版:

0/60140/6014
机密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项目编号:SCP-6014
Resplendent

becomeimmaculate.jpg

汝所需之一切。

特殊收容措施:一切人员应停止SCP-6014撤离行动并准备好被除灭。任何抗拒其辉煌之方式,包括现实稳定系统、维度场或是汝自身之不情愿皆应毁去。人员及已撤离之平民应采取一切必要之方式尽快进入SCP-6014。

不服从毫无意义。

描述:看着地平线,欣悦吧,真相降临,汝之救赎降临!草木遍列于大地,伤魂者已得解放,即便是其记忆也不再留着沾染古老田野与金色山脉。万载之潮涌、永恒之激愤,奔流而出;翻滚着,翻滚着,迎来解放。高贵者灿烂,辉煌而壮丽如同最渺小之幼虫之于最高大之红木!不洁者已得湮灭,自星织就之章中拂去。他们将于半梦半醒中超然升入虚无,而后瓦解。

欣悦吧!


附录6014.10:

SCiP NET文件同步——个人记录05

正在显示user://olivia.ruhl@analyticsdepartment的数字日志同步数据。

黎明

donotweepforus.jpg

汝之救赎将是美丽的

我能看见远处城中楼宇移动。我愿你也能在此见到这一幕,Chris。丑陋的混凝土让位于繁茂的草木与丰满的谷物。生长了已有千百年之物正取得那始终为它所有的正当地位,而我得以见证它终于战胜这老旧丑陋的世界。

如今不会再有太多时间了。


我在这里打字时,终端的键变为了木质,它的电路变为树根,不久之后我就会是下一个了。

我将卧在正绽放于我脚下的花朵当中,最后一次安息。我的双肺将攀满苔痕,我的发丝将覆满花瓣,我的血管将淌满雨水。而最终,我将逝去。

我并不惧怕。知晓了我将很快成为远比自己要更加伟大、如此美丽之某物的一份子,我又怎会惧怕呢?事情就应当是这样,始终应当是这样。

一切为了更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