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29

BigCrack.jpg

SCP-6029首次回收行动中的特写照片。

项目编号:SCP-6029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6029需收容于50cm×50cm×50cm的钢块上,保存于Site-43的收容室内。收容室天花板与地板需加装强电磁铁,将钢块与地面隔离。

收容室需保持气密;任何情况下,收容室内都不得存在空气。为保证SCP-6029顺从,人员需每日三次,身着防护服进入收容室,喂食SCP-6029。人员需使碎木板接触钢块,等待SCP-6029占据每一块木板,随后待其回到钢块上。严禁人员与SCP-6029直接接触。SCP-6029的任何行为转变应立即报告项目领导。

备注:SCP-6029预计于2021/11/30转移至Area-07。



描述:SCP-6029是一裂缝样实体,可穿过任何固体物质,穿行方式近似于蛇。SCP-6029会破坏其栖居的材料,制造从主体部分延伸出的裂缝。SCP-6029转移至新物体后,破坏均会保留。转移需两个或以上物体之间存在直接接触。已证明无法在此过程中分离各物体。SCP-6029不仅限存在于物体表面,其可深入物体内部。

SCP-6029表现出智能。其普通状态包含从其他材料中获取新裂缝。SCP-6029将采取最直接路径接近裂缝。其将裂缝吸收入主体后,会变得温顺。据信,SCP-6029以此行为稳定形态,但由于(附录-03)事件,其可无期限维持形态。

若一智能存在有意攻击SCP-6029,或试图摧毁其栖居的物体,SCP-6029将进入攻击状态。SCP-6029将首先吸收该侵犯行为制造的裂缝,随后制造直通向攻击者的通道,尝试以自身接触。如成功,SCP-6029将扩张、包裹攻击者的躯体,直至其死亡。其后SCP-6029将离开,恢复普通状态。

历史:2020/08/04,基金会首次知晓SCP-6029存在。当时,记录着SCP-6029吸收加利福利亚,圣胡安卡皮斯特拉诺人行道裂缝的视频与帖子在网上传播。MTF Epsilon-6(“乡里愚人”)前往此地区,但因其异常性质无法捕捉SCP-6029。MTF Epsilon-6最终将碎砖放置在SCP-6029的路径上,使其依附于砖上,并将砖块放进了一桶沙子里2,以此制服了SCP-6029。已移除互联网上一切提及SCP-6029的内容,所有目击者均接受了A级记忆删除。

获得SCP编号后,SCP-6029移送至了Site-77,MTF Epsilon-6使用的方法加入了收容措施(见已归档收容措施)。Chet Duson博士成为研究主管后,启动了一系列测试,以确认SCP-6029异常性质的限制。



成功收容SCP-6029 7个月后,Site-77经历了一场大地震,无人员失踪。6029从收容室中逃出,逃离Site-77,消失在附近的树林里。封锁解除后,安排了中优先级搜索。

附录-01,外交问题:SCP-6029 2个月后于意大利、罗马重现。报告称其吸收了古罗马角斗场的多处裂缝。SCP-6029被收容并转移至Site-43,因Site-43抗震结构优异。Duson博士同样转移至Site-43,继续他的研究。

几天后,全球超自然联盟108议会的代表联系了基金会,表示希望秘密讨论一些问题。双方安排了会谈,希望就问题达成协定。



会议结束后,O5-8将SCP-6029的情况提交至O5议会。细致商议后,2021/05/27,将SCP-6029由基金会转移至GOC的议案以7-4通过。Duson博士对此其决定极为沮丧,提及潜在的研究机会,最终在移交准备完成后放弃了。Daniel Burchard对此决定表示赞许,并提醒基金会不可再干涉SCP-6029相关事项。

附录-02,恶化:GOC于一未知设施中以酸溶解破坏SCP-6029。破坏发生前,SCP-6029主动破碎了栖居的铜块,其碎片接触了地板。SCP-6029离开碎片,前往设施更低层,最终从地下离开。Daniel Burchard因SCP-6029遗失而大怒,严厉惩处了所有涉事GOC人员。

SCP-6029随后在多个欧洲国家出现,尝试吸收裂缝,但频繁被GOC部队干扰。他们使用的无效化手段通常包括毁坏SCP-6029栖居的物质。最终SCP-6029隐匿,短时间内不再活跃。

2021/08/02,一组GOC特工正在突袭蛇之手据点,过程中,SCP-6029主动攻击了他们。监控录像与目击证词表明,SCP-6029等待特工到达,趁交战伏击他们,杀死多数人后退回地下。

此事件后,SCP-6029攻击行为出现新变化。SCP-6029高度活跃,攻击了一系列与GOC相关联的个体与地点,且频率急剧上升。此段时间内,SCP-6029的异常能力同样增强,主要变化为尺寸增加与独立性增强。以下是已知或疑似SCP-6029攻击的不完整列表。

时间 地点 事件
2021/08/07 法国,巴黎 几名个体在█████ ██████酒店顶层死亡。其伤口与SCP-6029造成的相合。稍后发现,受害者是GOC休假特工,在此等候出境许可。第一发现者是一位服务员,声称她听到房间里传来惊恐的尖叫,因此进入房间。进入房间前,她看到墙壁上出现裂缝,随后自行消失。该服务员接受了记忆删除,GOC以警方调查为掩护,清理了所有证据。
2021/08/29 德国,柏林 一处GOC军事营地在夜晚遭受袭击,大部分特工均处于睡眠状态。SCP-6029在警报激活前杀死了三十二名特工。目击者声称,看见SCP-6029爬上床铺和睡眠特工的身体。此次事件中,SCP-6029精妙地杀死了受害者。SCP-6029穿过受害者颈部,使全部血管断裂,导致受害者失血而亡。SCP-6029还使受害者脊柱上端断裂,因此无法动弹。SCP-6029将门与墙合并,特工无法从主出口逃离,打破了窗户,从三楼跳下。SCP-6029试图追击,但因后续GOC部队前来而放弃。此后,GOC将SCP-6029的威胁等级提升,将众多资源投入其无效化工作。
2021/09/18 澳大利亚,达尔文 GOC的一辆商用货车自发爆胎,其行驶的道路断裂,使其落下悬崖。该货车仅用于为一设施运送必须品。此事件中注意到,SCP-6029始终偏好贴近地面。
2021/10/04 缅甸,勃固 SCP-6029打断了高级政府官员与GOC代表的会议。SCP-6029杀死代表的伤口比杀死官员的伤口轻。这导致缅甸政府与GOC关系恶化,同时发现SCP-6029的尺寸增长极快。GOC立即将SCP-6029定为高级别威胁,将极多资源投入应对该实体。
2021/10/15 韩国,全州市 SCP-6029进入GOC事务优先级列表前十后,Daniel Burchard提出了一份新的无效化提案。该提案详细说明了一实验性部队的用途,该部队以广谱记忆删除控制高级现实扭曲者,在其胸腔中植入微型炸弹以防反抗。报告表明,SCP-6029出现在韩国,该部队随即部署于此。该部队定位了SCP-6029,企图与现实扭曲能力无效化SCP-6029。攻击失败,6029逃脱,并杀死了部队的重要一员。此后SCP-6029具有了休谟变动抗性。且SCP-6029可部分穿越空气。所幸,其无法完全进入气态物质。
2021/10/17 美国,纽约 详见附录-03

附录-03,合作:2021/10/17,联合国总部毫无预兆地坍塌了。消防员与救援人员前往救援,但无人生还。6全球超自然联盟以恐怖袭击为掩盖解释建筑倒塌。事件发生后不久,GOC向基金会要求与所有先前的联络人紧急会谈。基金会接受了请求,会谈在Site-43开展。



第二天,Area-07接触了SCP-6029。超半数在职人员因该实体的攻击丧生,包括Cameron Delong。监控录像与目击证词证实,SCP-6029尽量避免伤害基金会人员,无论直接或间接。

收到此信息后,McInnis主管下令调查SCP-6029相关的一切事务。所有研究与文件均受完全审查,曾参与SCP-6029研究的人员均受监控。调查在一天内完成。



定罪后,Duson博士经F级记忆删除处理。同时编造了文件以证明Duson博士的行为,消除他与基金会的联系。GOC赞扬了基金会的努力,邀请代表参与Duson博士的死刑。Duson博士始终宣称他是无辜的,试图推卸责任,直至2021/11/10被吊死。已捕获SCP-6029,并移除了一切奇术影响,其恢复到原先的尺寸,但保留了一切增益。SCP-6029重新收容在Site-43,自此再无报告收容突破。

由于对异常的保障措施需求增强,基金会将大量资源转交GOC,以使其恢复。预计GOC将于2025年重获其半数影响力。McInnis主管指示,SCP-6029预计于2021/11/30转移至新改造的Area-07,这再次得到了GOC的赞赏,为双方进一步合作敞开了大门。

此文档撰写时,基金会与GOC的关系处于历史最高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