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45


:root {
    --posX: calc(50% - 358px - 12rem);
}
 
/*--- Footnote Auto-counter --*/
#page-content {
    counter-reset: megacount;
}
 
/*--- Footnote Superscript Number --*/
.fnnum {
    display: inline-block;
    text-indent: calc(-1% - 0.1em);
    overflow: hidden;
    line-height: 83%;
    text-decoration: none;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color: transparent;
    position: relative; top: -0.25em; font-size: 82%;
    padding: .15em calc(.21em - 0.4px) .12em calc(.11em - 1px);
    margin-left: -0.06em;
    margin-right: -0.25em;
    counter-increment: megacount;
    user-select: none;
}
.fnnum::after {
    content: "" counter(megacount);
    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cursor: pointer;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after { color: white; }
 
/*--- Footnote Content Wrapper --*/
.fncon {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calc(var(--posX) + 80px);
    line-height: 1.2;
    padding: 0.82rem;
    width: 10.3rem;
    background: white;
    border: 2px solid black;
    font-weight: initial;
    font-style: initial;
    text-align: initial;
    pointer-events: none;
    opacity: 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righ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z-index: 9;
}
.fnnum:hover + .fncon {
    opacity: 1;
    right: var(--posX);
}
.fncon::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transform: translateX(-52%) translateY(-55%) scale(1.15);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color: white;
    content: counter(megacount);
    font-size: initial;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padding-left: 0.32em; padding-right: 0.32em;
    padding-top: 0.18rem; padding-bottom: 0.08rem;
}
 
/*--- Mobile Query --*/
@media only screen and (max-width: 1279px) {
    .fncon {
        position: fixed;
        bottom: 1.3rem;
        left: calc(11% - 50px);
        width: 7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lef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
    .fnnum:hover + .fncon {
        left: 11%;
     }
}

3/6045 LEVEL 3/6045
CLASSIFIED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项目编号:SCP-6045
Keter

kilroy.png

一个SCP-6045实例,出现于1945年8月15日,即第二次世界大战(二战)中日本帝国投降当日。



特殊收容措施

基金会宣传部负责传播SCP-6045是由二战中美国军人所创作的谣言,及发布掩盖内容称其源于1945年船厂检查员J.J. Kilroy或Francis Kilroy中士的相关事件。

由于其对RECUERDA项目的重要性,须保存、记录及分析所有的SCP-6045实例。通过涂盖移除SCP-6045实例的尝试均告失败。历史部门将调查所有从SCP-6045-1实例处获得的名字和日期。

须使用记忆强化剂,对记忆增强后的对象进行多次访谈,以查证所有牵涉SCP-6045-1实例表现的事件。

经考虑,采访后无需对目击者进行记忆清除。

SCP-6045-1实例对牵涉者生活的影响,如它们所传递的记忆,须经过分析后回收该记忆中有关人员的数据。


描述:

kilroy2.PNG

一个SCP-6045实例,位于一辆3/4吨道奇货车后部。这是美军在二战最后几个月内大规模投产使用得最多的货车之一。

SCP-6045指一种异常模因现象,出现于二战期间美军所占地区的墙面及石堆处。SCP-6045描绘的是一名从墙外偷看的卡通人物,并配有‘KILROY在这里’的艺术字。

目前已记录的现存SCP-6045实例有30000个。其出现点分布在日本冲绳的墙面和防御工事,太平洋战区的瓜达康纳尔岛,比利时的巴斯通和德国的德累斯顿各处。

据广域奇术监测显示,由军事人员创作的实例在该现象中仅占约百分之十。1

约78%的个体略显湿润,并带有不明参与者或个体的签名。

SCP-6045更容易出现在满足以下条件的地区:

  • 发生大规模士兵死亡事件,人数为3万及以上
  • 基础设施和住宅遭到严重破坏
  • 该地区被摧毁之前存在大量社会文化活动,例如作为避难营或文化中心
  • 为关键战役区域

SCP-6045-1特指一群类似活体卡通人物的实体。这些实体出现在SCP-6045异常迹象显现之前。所有实体均为黑白三维人形,外观与SCP-6045所描绘的人物类似,其身高一至两米不等。

SCP-6045-1实例均配有卡通化的二战装束,例如战斗包、弹药带、急救袋和水壶盖。这些实例也有个体间的轻微差别,例如鼻子和头部的形状。它们能够通过手语交流,但无法发声进行交流。

SCP-6045-1实例只在短时间内存在,通常为30至60分钟之间,随后消失并制造出SCP-6045实例。它们能控制自己的呈现状态,使之在某一时刻只被一个人或一整群人看见。

不过,该实例通常可被接种过抗模因剂的人所观测到。

这些实例的显现时间,以及与人员进行交互的时间段被指定为RECUERDA事件。事件结束后,该实例消失。

交互期间,与SCP-6045-1实例接触的人员将完全知晓某一名已故士兵或平民的姓名、出生地和爱好,对象除较为悲伤外,并无任何不适。

进行直接接触的人员往往会经历与其健康及记忆有关的各种额外的、通常有益的异常影响——见附录6045-1。


附录6045-1:

以下SCP-6045相关录像由驻菲律宾的Echer Nachton下士所摄,其为英国陆军电影摄影单位(AFPU)的一员。此外,Nachton下兵也是基金会在AFPU的一名卧底,负责记录儿童的生活,以此作为日本帝国异常事件调查机构(IJAMEA)所犯战争罪行的依据。其持有一部经奇术强化,可抵抗逆模因效应的摄影机。

随后,Nachton将此录像发送给了基金会在远东美国陆军(USAFFE)的其他卧底特工。

归档文件类型FTG-100
08/16/1945

录像记录6045-01

记录开始

firstphoto.png

日本袭击马尼拉2的幸存者,被Nachton俘获。

菲律宾,王城区城寨。一群年龄在6到12岁之间的儿童,身体呈营养不良,在圣地亚哥堡支离破碎的入口处翻找着几个纸箱;这些城墙大都已破碎或脱落。一队美国士兵手持M1加兰德步枪守卫着这一地区,吉普车经过,一片烟尘吞没了这群孩子们。

SCP-6045-1实例接近孩子们,用步枪彼此示意。当它们包围这些浑然不觉的孩子们时,偶尔会指着对方,互相击打;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意识到它们的存在,除了接种过模因药剂的Nachton。

当翻出几袋大米和几只罐头时,孩子们扭打了起来。一个男孩被逐出了队伍,脸上和胳膊带着几处淤痕和擦伤。他缩了缩身子,攥住嶙峋的肋骨和肿胀的肚子。但他拿到了两罐略微变形的弗赖本托斯咸牛肉罐头,看着它们面露喜色。一个SCP-6045-1实例试图向他接近,但被其同胞阻止了。

五分钟后,这个男孩从一棵严重烧损的金星果树上折下了一根枝条,用它在泥土上画画。SCP-6045-1实例看着他刻下了一架飞机以及一副一家四口的简笔画。

枝条断了,男孩继续往前走,四处翻找着金属。他挥去了几只黑蛾和蝴蝶。

theater.png

马尼拉大都会剧院,部分已重新修建。

十分钟后,男孩经过了马尼拉大剧院,这座有着拱形穹顶、大理石立面、一米高彩色窗户的建筑已经遭到严重破坏。他注视着一张绘有歌舞演员的残破海报,那身燕尾服令他入了迷。

几个SCP-6045-1实例部分显露而出,其中一名弹着吉他。但由于二战时期的相机没有录音功能,未能录制下该实例弹奏的歌曲。经Nachton证实,那是一首清晰可辨的昆迪曼或菲律宾歌曲,其节奏舒缓,旋律为3/4拍,通常被用作小夜曲。这表明了SCP-6045-1可以有意控制自己的出现。

男孩跳起舞来,堪堪模仿着康康舞和摇摆舞步。一群瘦弱带伤的菲律宾人在一旁望着他,其中一些开始拍手并跟着旋律跳舞,舞蹈持续了一分钟。

男孩继续搜寻着废金属,将它们带回来拼成一架飞机。当男孩在马尼拉废墟中翻找时,SCP-6045-1实例正细细打量着这幅画。一次,一群大一点的男孩向他搭话,其中穿着破烂军装的几人试图抢走他的罐头,但遭到了SCP-6045-1实例的阻止。男孩们试图与这些看不见的敌人搏斗,短暂扭打之后,他们尖叫着跑开了。

男孩随后亲吻了一下他的锡皮罐头,整理自己找到的金属。不过他在最后向一栋坍塌的建筑冲去,捡起了更多金属碎块。SCP-6045-1实例们突然急着想要拦下他。

一块废金属上附着一枚通常被日本用作饵雷的97式手榴弹,不小心从男孩手中掉了下来,重重砸在地上。炸弹炸得男孩的双腿和臀部血肉模糊,令他不省人事。Nachton立马放下相机对男孩进行急救。

男孩的血汩汩流出,他的股骨处有一处开放性骨折。旁观者们向他围拢过来,其中大多数身上也带着伤。然而,Nachton作证说,有人向他们大喊着小心饵雷,这有效地阻止了人群聚集对正在接受治疗的男孩造成二次伤害。与此同时几个小贩想向士兵求助,但他们没能找到。

随着Nachton的治疗宣告无效,SCP-6045-1实例开始环绕着他,用它们的3D卡通线条裹着男孩的下半身,这时所有人都能看见它们。这一幕让几名旁观者惊慌失措,但多数人似乎平静地接受了它们的存在。Nachton此时再一次举起了相机,记录下了这一疗伤过程。在变回人形之前,它们由卡通线条构成的形状随后被灰色与阴影所填充,男孩的手也随之痊愈。

男孩苏醒过来,SCP-6045-1实例轻轻拍了拍他的头,检查了他的身体。男孩困惑地向后退缩,但实例做出一个友好的手势,它们的卡通形象更加夸张了。男孩平静了下来,其中一名实例向他俯下身子。

该SCP-6045-1实例示意男孩坐在自己身旁。几个卡通形象,从螳螂、玛丽亚·克拉拉的漫画人物到萨拉科特帽、电话、电报和吉普车,它们排成一行,像游行一样舞蹈着。许多观赏这场演出的围观者同样跳起了康康舞和吉特巴舞。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 McArthur)等知名将军的漫画形象也随之出现,带着“我回来了”字样的对话框。

最后,几名表现为男孩家人的卡通人物走近了他,变为真实的人类模样。他们中一名四岁的孩子穿着一件破烂的白衬衫,走上前拥抱了这个男孩。男孩惊讶地端详着他,在注意到对方的前额和腹部都没有受伤之后,他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sunset.png

马尼拉湾的日落,男孩经过的地方。

男孩拽住孩子,带他去看自己画的那架飞机。孩子用木棍拼下"Galing! Salamat sa plane, Kuya!"3,然后抱住了男孩。SCP-6045-1实例咧开嘴笑了。

两小时后,包括四岁孩子在内的实例尽数消失,留下男孩一人只身待在马尼拉的废墟之中。男孩拭去了泪水,用手整理着衣服。在消失之前,SCP-6045-1实例们纷纷向他致敬,他也以敬礼相回应。

SCP-6045实例浮现而出,男孩用一支粉笔在'KILROY'下方写下了'and jose'。他的泪水再一次流了下来,又被他用右手拂去。最后,他将手按在字迹上,打下了一个模糊的印记。

天色欲晚,曾升就马尼拉的中天之日,已而渐沦西山。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