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59

Item#: 6059
Level2
Containment Class:
euclid
Secondary Class:
{$secondary-class}
Disruption Class:
vlam
Risk Class:
notice

1920px-B%C3%A4llebad_%289572452124%29.jpg

SCP-6059所在球坑。照片拍摄时实体正处于“暂停”中。

特殊收容措施:SCP-6059此前居住的查克芝士设施已被基金会人员以严重违反卫生法为掩盖查封。原有建筑已被改建为基金会站点。

所有据记录曾与SCP-6059进行互动的平民均已被妥当记忆删除。所有暴露于SCP-6059的儿童将接受监控以确认其今后有无反常行为,包括但不限于:

  • 宗教狂热
  • 反常仪式性举动
  • 加入边缘性宗教

SCP-6059将被每日喂食两次查克芝士品牌披萨。SCP-6059对披萨质量提出的任何投诉都应被无视。每月一次,SCP-6059所在球坑应被清空,重新装入与标准查克芝士餐厅所用品牌相同的塑料球。SCP-6059被允许开展娱乐活动作为表现良好的奖励。

描述: SCP-6059是一不定形生物,体型大致与一普通人类幼儿相当,其身体由塑料、呕吐物、披萨酱料、微量的粪便和尿液混合组成。虽然并无定形,它可以塑形出一个大致的“头部”和嘴。在其“头部”上方有两个画有铅笔图案的塑料球充当“眼睛”。这些“眼睛”是否具有功能不明。SCP-6059生活在一个曾属于查克芝士餐厅的球坑内。 SCP-6059无法离开球坑边界,尽管其始终声称并非如此。

10岁以下儿童若暴露于SCP-6059达到约十二分钟,便会开始崇拜该实体。崇拜一般体现为排成一圈拜伏在SCP-6059所在球坑周围,念诵对SCP-6059所谓权柄力量的浮夸言论,以及将查克芝士披萨切片丢入坑中。

附录6059.1: 采访SCP-6059

采访1- 10/27/2021

受访者: SCP-6059

采访者: Dr. Zacharias Rosemary1

前言: 下列采访在SCP-6059收容成功后进行。.

<开始记录>

[Dr. Rosemary解开SCP-6059球坑周围的编织网拉链。 在站点指挥部指示后,他小心地走入其中。球没到了他的膝盖处。]

Dr. Rosemary: 你好?有人在吗?

[SCP-6059在Dr. Rosemary几米外之处从球中冒出。]

SCP-6059: 嘿!

Dr. Rosemary: 耶,嘿!我是—

SCP-6059: 你是球吗?

Dr. Rosemary: ….啥?

SCP-6059: 我坑里的东西。你是球吗?

Dr. Rosemary: 不,我是一个人类。

SCP-6059: 滚滚滚滚滚出出出出出滚出去。

[SCP-6059持续大喊同时将塑料球丢向Dr. Rosemary。 Dr. Rosemary试图进行对话,但未能成功。SCP-6059的攻击持续到Dr. Rosemary离开球坑。SCP-6059看向球坑出口处,似乎做出了一个近似于皱眉的表情,而后消失在球堆里。]

<记录结束>

结语: 在Dr. Rosemary尝试后,有多名其他站点成员尝试与SCP-6059展开接触。SCP-6059对所有人都作出相同回应。 在确认实体行为并非针对Dr. Rosemary后,他被重新调回,并设计了一个新的采访计划。此计划中将创造一个“暂停”2系统,用以惩戒该实体的不良表现。

采访2- 10/29/2021

受访者: SCP-6059

采访者: Dr. Rosemary

前言: 为Dr. Rosemary提供了一个全家享尺寸的查克芝士披萨,作为给SCP-6059的贡品。3

<开始记录>

[Dr. Rosemary带着披萨靠近球坑。他打开编织网,将盒子举起到坑上方。SCP-6059从披萨下方的球中冒出,一口咬下,而后把贡品拖入坑中。]

Dr. Rosemary: 感觉可好,SCP-6059?想不想聊天了?

SCP-6059: 你已用祭品取悦于我。你可以说话,非球。

Dr. Rosemary: …好,行。呃…我从基础的开始。你是个什么?

SCP-6059: 告诉我凡人,你可曾在坑中体验过启示?

Dr. Rosemary: 我…啥?

SCP-6059: 你可曾在坑中体验过启示?

Dr. Rosemary: 等下,等下。我根本不懂你在这对我问的是什么。

SCP-6059: 你可曾被众球之坑祝福?留下神圣的记号?被高等力量触碰?

Dr. Rosemary: 我…大概算是有?我小的时候在麦当劳的球坑里面染上过红眼病。你是说这类事情?

SCP-6059: 没错就是它!你是被我的祝福触碰过的!你是一位坑先知!

Dr. Rosemary: 那行吧,这…挺可爱的,SCP-6059。不过也没回答我的问题来着。

SCP-6059: 噢没有吗?

Dr. Rosemary: 没,就是没有。

[SCP-6059沉默几秒。突然它开始大喊并对着Dr. Rosemary丢球,直到Dr. Rosemary离开坑中。]

Dr. Rosemary: SCP-6059,你要是不好好表现就给你上冷静期了!

[SCP-6059对Dr. Rosemary又丢出一个球,打中了他的眉心。]

Dr. Rosemary: 好,冷静期这就来!

SCP-6059: 等下。等下!

[Dr. Rosemary实施了最近开发出的“暂停”计划,关掉灯光后离开房间。SCP-6059愤怒地对着球坑编织网丢了几分钟球。最终它似乎冷静下来,开始看着人员。 ]

SCP-6059: 快把灯打开凡人。马上把我从这个“冷静期”中释放。

[SCP-6059沉入坑内,盯着网。它发出轻柔的啼哭声。]

SCP-6059: 求你快回来。

<记录结束>

结语: Dr. Rosemary在三十分钟后返回。他对SCP-6059解释了对其表现的期许,告知该实体若不能配合以及好好表现,将会引来再一次“冷静期”。实体同意了这个条件。

采访3- 10/31/2021

受访者: SCP-6059

采访者: Dr. Rosemary

<开始记录>

[Dr. Rosemary将一片全家享大小的查克芝士披萨丢进SCP-6059的坑中。]

Dr. Rosemary: 好了,6059,你准备好认真表现了吗?

[SCP-6059从坑中钻出,吃了披萨,它点头。]

Dr. Rosemary: 行了,我们都没走对路所以就从头开始吧。我要问你些问题,我需要你如实回答,好吗?

SCP-6059: 这些条件可以接受,凡人。

Dr. Rosemary: 好。第一个问题,和之前一样。你是什么东西?

SCP-6059: 我乃BOTULAE,此坑之神。

Dr. Rosemary: …此坑之神?

SCP-6059: 是。我对此坑及其中一切物享有神圣权能。

Dr. Rosemary: 行,我能接受得了。那你说的“此坑”,你是指…?

SCP-6059: 此坑及它的众多之球乃是我的领域。我看管它们还有它们的赐福。

Dr. Rosemary: 所以,是说就是这个球坑还是说所有的?我还没看到你试图离开这里。

SCP-6059: 我可不止于能够离开我的坑。我是全能的。

Dr. Rosemary: 行,那这就离开一下坑试试。

[SCP-6059凝视Dr. Rosemary。它开始伸手去抓球。]

Dr. Rosemary: 做事要明智噢,SCP-6059。

[SCP-6059放下球。 ]

SCP-6059: 我的领地就是此坑。这个坑。

Dr. Rosemary: 我很欣慰你对我诚实相待。以及这也没什么好害羞的,你拥有的“领域”已经超出大部分人了。但我还得问下,为什么是这个坑呢?

SCP-6059: 这就是我的坑。此乃我的领域。

Dr. Rosemary: SCP-6059请回答问题,你知道我想要的问题不止于此。

[SCP-6059沉默,似乎略有畏缩。]

Dr. Rosemary: 没事,SCP-6059。没什么好沮丧的。你可以告诉我。

SCP-6059: …我是在这醒来的。

Dr. Rosemary: 然后…?

SCP-6059: 就这样了。我在这苏醒。

[SCP-6059似乎呼吸略微加快。]

Dr. Rosemary: …所以这就是你的神圣小坑了。好,我明白。然后那些小孩们的事情…?

SCP-6059: 我的神圣仆从。忠实的臣下歌唱我的颂词,为我献上贡品。

Dr. Rosemary: 6059,你让大概20个小孩信奉了你。你到底在做什么?

SCP-6059: 神若无信徒便一无是处。信徒传扬你权能的话语,为你博取影响。有了信徒,你在万神殿中便被铭记为大能。凭信徒你获得贡品,你得永生。

Dr. Rosemary: 但是为什么要是小孩儿

SCP-6059: 他们和我很像。我感觉和他们亲近。

[SCP-6059看着Dr. Rosemary记笔记。它微微抬起头。]

SCP-6059: 凡人,你是一个“小孩儿”吗?

Dr. Rosemary: 不,亲爱的,我都三十多了。

SCP-6059: 那为何你要为我献上贡品?为何你要记下我的事迹?我在你身上感觉不到我的影响,然而你还是表现出信奉的举止。

Dr. Rosemary: 嗯?噢,我觉得我是在记笔记呢。

SCP-6059: 你可曾接受众球的荣光?你可有决定成为我信徒的一员?

Dr. Rosemary: 没什么好激动的,6059。别想太多。总之,我觉得我们今天就到这了。有些东西我得去看看。那很快再见,好么?

SCP-6059: 等下!

[Dr. Rosemary离开坑中,走出了SCP-6059的房间。]

SCP-6059: …回来…

<记录结束>

结语: 此次采访后的视频显示SCP-6059行为躁动不安。该实体对着编织网丢球数小时之久,而后停下盯着天花板看。大概一小时后它沉入了坑中。

采访4- 11/1/2021

受访者: Dr. Rosemary

采访者: SCP-6059

前言: SCP-6059在前一采访后申请与Dr. Rosemary进行访谈,Dr. Rosemary同意。

<开始记录>

SCP-6059: 嘿!在我坑中之物!你—噢凡人是你!

Dr. Rosemary: 对,什么事?你想和我说话?

SCP-6059: 是。自从我们上次说话我一直深深困扰。

Dr. Rosemary: 好,给我说说吧。

SCP-6059: 我一直都满足于我的坑和我的球。我拥有的领地很少,但我很满足。我在他们之上,我是此坑的大能之神!

Dr. Rosemary: 然后?

SCP-6059: …然后…有哪里不对。我感觉不对。

Dr. Rosemary: 噢你对这事还真挺上心,好。没事,继续说。

SCP-6059: 当我第一次醒来就只有我和我的坑。那时候就有这种对着什么的感觉,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我只知道我是神而这个坑是我的。最终我见到了小孩们,而他们对我很好。崇拜我。让我感到了…重要。

当我被带到此处时这种感觉又开始了。我的信徒都走了,只剩下我自己和这个坑。这很让我沮丧,但我不确定是为何。然后你来到这里开始和我说话,这种感觉就没了。但你还会离开,那种感觉就会回来。为什么会这样?

Dr. Rosemary: 好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被指派给了你。我需要照看你确保你一切安好。

SCP-6059: 但这次你过来这边没有带着贡品。

[Dr. Rosemary拿出一直被他藏起来的全家享查克芝士披萨。他得意一笑。]

Dr. Rosemary: 你发现了,嗯?

SCP-6059: 这次你也不是被要求过来的。

Dr. Rosemary: 老实跟你说吧6059,我不是因为必须才来的。我来这是因为我想更多了解你,但最最多的原因还是我觉得你只是需要有个朋友。

SCP-6059: “朋友”是什么,是球吗?

Dr. Rosemary: 不,朋友就是你会关心的人,但不是因为他们崇拜你之类的,而是因为你尊重他们,享受他们的陪伴。你给他们东西是因为你觉得喜欢,或是因为这么做是正确的事。他们听你的话、关心你不是因为他们必须这样,而是因为他们可以。

SCP-6059: 我不明白。

Dr. Rosemary: 其实,6059,和你说话我可以看出来你经历过什么事情。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但你不必要独自一个人。

SCP-6059: 你是我的“朋友”吗,博士?

Dr. Rosemary: 对,我是。如果你喜欢这样的话。

[SCP-6059对Dr. Rosemary丢出一个球,打中了他的眉心。]

SCP-6059: 是,我喜欢。

<记录结束>

WEAREFRIENDS.png

SCP-6059与Dr. Zacharias Rosemary的画作,在一次娱乐活动中绘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