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6-JP
A%E6%8B%B7%E5%95%8F%E6%95%99%E4%BC%9A%E7%94%BB%E5%83%8F.jpg

SCP-606-JP屋内的样子

项目编号: SCP-606-JP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606-JP的用地由附有对人感应器的围墙所包围。当外人侵入感应范围内,要以修补工程作为伪装请对方离开。

是否可进行实验,全权交由研究主任决定。只有D级人员可同SCP-606-JP-1进行接触。其他等级职员,请不要单独进入室内。

因过失等不测事态造成除实验者以外职员与SCP-606-JP-1遭遇时,绝对不可同意其提案。警备人员应立即闯入屋内,中断该人员与SCP-606-JP-1的对话。

※201█/█/██追记 虽然现在SCP-606-JP-1处于无法出现的状态,但请继续进行收容与过程观察。

描述: SCP-606-JP是存在于██县██市郊外绿化带,推测为基督教堂的建筑物。其尺寸大约为20x23x12m,其中殿翼部交错呈仿十字架之态,即所谓巴西利卡式。其他建筑要素基本遵从基督教堂的建筑样式。正面大门以拉丁语上书“圣卡特琳娜忏悔教堂”。但不管是市政府亦或日本基督教协会等各种组织中都不存在相关记录。对当地调查和周边居民的询问都无法判明其详细。

进入SCP-606-JP的人类(后称入场者)满足以下所有条件时,一名身着基督教修女样式服装的人型实体(后称SCP-606-JP-1)将会出现。其外表年龄约20来岁,人种近似白人与亚洲系的混血。大多数目击者都给出“美丽、温柔、神圣”这样的肯定感想。询问姓名时,对方会自称自己为“卡特琳娜修女”。

SCP-606-JP-1的出现条件:

1. 入场者曾犯下杀人罪、过失致死罪、强奸罪。(检证中,可能存在其他满足条件的罪状)。

2. 入场者为单独一人(出现时若有第三者进入屋内,SCP-606-JP-1会暂时消失)。

3. SCP-606-JP-2(后述)内无入场者。

SCP-606-JP-1会以善意接待入场者,一边对话一边向忏悔室前进。入场者在无自觉的状态中,跟随其后。

进入忏悔室后,SCP-606-JP-1会正确地说出入场者过去犯下的罪行。然后提案称在该教会进行赎罪,则曾经给予被害者的损伤将通过现实改变性手段得以回复。虽然其提案内容明显脱离物理法则,但入场者并无表现出质疑。

拒绝提案时,SCP-606-JP-1表示若入场者改变意向就再来后便暂时消失。如果同意该提案,入场者将与SCP-606-JP-1一同被转移。

被转移之处为大约10×10×5m的石壁房间(后称SCP-606-JP-2)。由于GPS显示错误,其位置不明。内部排列着中世欧洲所用的各式拷问刑具。入场者的衣服被脱下,以被任意拷问刑具所拘束的状态现身。

之后,SCP-606-JP-1在数十秒中身体特征发生变化。统合断片的影像与入场者的证词看来该对象表现为“全身肌肉隆起被粗糙的黑色体毛覆盖。身高拔升至2.5m,额上长出类似山羊的角。其嘴角裂至耳部,眼睛如鲜血般赤红。” “只有修女服依然如旧。”

变化结束后,SCP-606-JP-1开始拷问入场者。在SCP-606-JP-2中,入场者并不会死亡。身负致命伤时,会立刻痊愈,并处于被其他拷问刑具所拘束的状态。之后SCP-606-JP-1的拷问将会继续。当入场者恳求中断时,会化作失去心脏的尸体被转移到祭坛之上。

到底要忍耐到何种程度赎罪才会被认可,是否真的会发生类似现实改变的现象。由于现今还未出现完成赎罪的实例,因此依然是不明的状况。

现在SCP-606-JP-1由于事件-606-JP(参照追加项)的结果,处于无法出现的状态。

发现者的意见: 因谍报局监察部的要求而删除由于事件-606-JP而再度公开。

(以采访信息为蓝本加以编辑)

咲沼博士(该SCP事件研究主任):你是如何发现该教堂的?

特工苍井(SCP-606-JP的发现者):没什么,这不过只是偶然罢了。我在休假中为了业余兴趣的拍摄活动而进入了绿化带时,那教堂就突然出现在树木之中了。那尖顶上的十字架被夕阳的余晖照耀,显得实在庄严。就在我拍摄若干照片的当下,突然在意起它内部的模样了…看过去,教堂大门是敞开的。我便想稍微进去参观一下。

内部宽敞,没有人影。沉稳却不显奢华的装饰加之自彩色玻璃透射而下的亮光。这祈祷之地的神圣气氛不禁让我为之折服。我想着这并非是我凭着兴趣就能进来的地方,正打算折返的时候…被她叫住了。

“欢迎来到圣卡特琳娜教堂”她如此说道。

在一瞬间之前那里绝对空无一人的。可卡特琳娜修女却仿佛一开始就处于那里一般…啊,应该称作是SCP-606-JP-1才对。她就站在祭坛前。面对因唐突造访而道歉的我,她微笑着说“教堂是对万人所开放的”。真是位美丽温柔的人物。总觉得和那个人很像…不,没什么。

谈及兴趣的话题后,她就爽快地为我引路…大概是这样的一个展开,但详细我不太记得了。等我回过神来,已经在小房间内与她相对了。后来熟悉宗教的后辈告诉我,那里是忏悔室,也就是所谓进行忏悔的地方。

在那里她确切地说出我过去的罪行。

咲沼博士:你的罪行是?

特工苍井:抱歉,这个我不能说。因为会触及监察部的机密。话先说在前头,这件事若非是当时的上司与董事是不会知道的。

她就这样继续说道。“神七次原谅了悔过七次之人。在此处偿还罪行。若如此,神明…”似乎这样就能让我的罪行一笔勾销。

咲沼博士:一笔勾销罪行…这是某种比喻吗?

特工苍井:不,这是字面意思。若是要打比方的话,可以说是曾经杀过人,那么她就会让被害者复活。

咲沼博士:你相信了?

特工苍井:嗯,我信了。神的事情姑且不谈,但我知道现实改变并非无稽之谈。不,就算我不知道这些大概也会相信的。她说的是实话,至少她的语言中存在让我相信的某种因素。

咲沼博士:所谓“赎罪”具体要怎么做?

特工苍井:抱歉,这方面我听漏了。那个时候我突然感到害怕便逃离了教堂……若是继续磨蹭,恐怕自己就要接受她的提案了。

调查记录‐606‐JP(摘录):全文保管于中央资料室██‐████区划内

第1次调查:日期201█/█/██

目的:预备调查。
方法:3名D级人员潜入其中。
结果:虽然逗留于内部长达6小时之久,但SCP-606-JP-1并未出现。

第2次调查:日期201█/█/██

目的:从发现时的状况来考虑,入场者并非单独的情况下SCP-606-JP-1不会出现,入场者的犯罪前科也包括在出现条件之中。本次将对以上假说进行验证。
方法:每次让犯罪前科各不相同的D级人员单独潜入。
结果:D-6192(诈欺罪)不出现。D-0592(抢劫伤害罪)不出现。D-2986(杀人罪)潜入后不久,SCP-606-JP-1突然出现在其背后。

SCP-606-JP-1向D‐2986搭话。D-2986虽然惊讶但依然回答了对方。SCP-606-JP-1与D‐2986一边谈论着天气等琐碎话题,一边移动至忏悔室。

SCP-606-JP-1与D‐2986进入忏悔室。SCP-606-JP-1道出D‐2986的犯罪前科。并提案若他能“赎罪”,那么被害者就能苏生。D-2986拒绝,SCP-606-JP-1表示若改变心意便再来后消失。D-2986对于拒绝的理由如此陈述“我一点都不认为对方有说谎。拒绝是因为反正只要配合你们的实验一个月我就能被释放。”

第3次调查:日期201█/█/██

目的:筛选SCP-606-JP-1的出现条件。
方法:让犯罪前科各不相同的D级人员潜入其中。事先指示他们拒绝SCP-606-JP-1的提案。
结果:D-3915(放火罪)不出现。D-7522(叛国罪)不出现。D-6130(违反毒品取缔法案)不出现。D-2827(危险驾驶过失致死罪)出现。D-8834(强奸罪)出现。

(中略)

SCP-606-JP-1道出D-8834的犯罪前科。提案“赎罪”能治愈被害者身心所受创伤。因D-8834违抗指示同意提案,警卫闯入。不久后SCP-606-JP-1消失。对D-8834的处分暂缓执行。

研究主任的意见:入场者并非单独一人的情况下就不会出现,可能是遵从于忏悔的形式。因为那是神职人员与信徒1对1进行的仪式。话又说回来,其出现条件的基准到底是什么。杀人、过失致死、强奸……若硬要举出共通点的话…大概是仅靠人类努力无法偿还的事物吧。

附记:咲沼博士向伦理委员会提出申请,从下次的调查开始允许被实验者同意SCP-606-JP-1的提案。伦理委员会接受了博士提出的没有其他能确定同意时反应办法的主张,受理了博士的申请。

第4次调查:日期201█/█/██

目的:确认在同意SCP-606-JP-1提案的情况下所见到的反应。
方法:D-2986(已参加过第2次调查)潜入其中。事先指示其同意SCP-606-JP-1的提案。
结果:潜入后不久,SCP-606-JP-1出现。

(中略)
D-2986同意提案之后,两方在不久后消失。GPS的位置显示错误。通信器材发出了一瞬间的杂音后,开始拍摄石墙。地板在拍摄中非常接近器材,画面的一端掉落有D级人员制服。自识别票中确认为D-2986之物。推测两物皆被放置于地上。

(以语音记录为蓝本加以编辑)

咲沼博士:D-2986,D-2986,回答我。

D-2986:发…发生了什么!?这里是哪里!?

咲沼博士:通信器材掉落了吗?赶快重新安上。

D-2986:[叮呤当啷的金属声]混…混蛋。现在不是做这种事的时候!赶紧救我…。

咲沼博士:冷静一点。GPS的位置显示错误。如果没有其他情报,我们也无法派遣救援。

D-2986:我…我知道了。可恶,这里是没有窗户的房间。不,别说是窗户了就连门都没有。这里到底要怎么进来?房里都是些让人毛骨悚然的东西。有脸的棺材、长着密密麻麻尖刺的椅子、装着被烧到赤红色石头的壶……这是魔女狩猎吗。不,比起这个,我的事情更重要啊!我全身赤裸,被捆绑在好似砧板一般的怪东西上!快…快点来救我…。

※影像的墙上,映现出可能是SCP-606-JP-1的影子。

SCP-606-JP-1:欢迎来到赎罪之间。

D-2986:你…你这臭婆娘,这是你干的好事吧!?到底你要…。

SCP-606-JP-1:我相信着。你一定能忍受住神的试炼。那么…。

D-2986:你有在听吗,赶紧把这锁给…咦?啊,咦?

※伴随着振动,SCP-606-JP-1的影子开始变形。

未知的声音,之后判明为变化后的SCP-606-JP-1:汝,接受与汝之罪孽相应之惩罚。

D-2986:呜…啊啊啊,怪…怪物啊!?

咲沼博士:D-2986报告状况…

D-2986:这家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怎么会…住…住手…住手啊[伴随着悲鸣响起烧灼某物的声音]

※数分钟内,D-2986的悲鸣与烧灼某物的声音在持续着。

D-2986:[混杂着呜咽声]快…快停止吧。

SCP-606-JP-1:赎罪还未结束。

D-2986:放弃,我放弃!我是被命令才没办法这么说的而已!

SCP-606-JP-1:汝不想让████(D‐2986的被害者)复活吗。

D-2986:那种女人会被杀是当然的事!明明是个[不适当的表现]还敢反抗我!我并没有错[伴随着呻吟陷入沉默]。

SCP-606-JP-1:汝没有得到被原谅的资格。

※几乎同时,D-2986的尸体出现在祭坛上。其心脏被未知的手段剜出。其身体数十处出现重度烧伤,推测是灼热的金属制拷问具所造成的。

第5次调查:日期201█/█/██

目的:“赎罪”完成时发生现象的调查
方法:D-8834(已参加过第3次调查)潜入其中。内置型健康测量仪埋入体内的手术已完成。他因有悔罪倾向且身体状况良好而被选上。
结果:(前略)

(中略)

D-8834历经约4小时的拷问后,依然希望继续。健康测量仪显示出危险的数值。

(以语音记录为蓝本加以编辑)

D-8834:啊,我要死了吗…。不过,这样就能偿还了。被我所玷污的少女们就能得救了…。

※健康测量仪显示D-8834的心跳停止。数秒后,测量仪的全数值回归正常。

咲沼博士:奇怪,是测量仪发生故障了吗?D-8834,发生了什么?

D-8834:我…我的创伤被治好了!而且不知何时我已坐在长满尖刺的椅子上了[呻吟声]。

SCP-606-JP-1:汝之罪孽过于深重。一次的死亡还不足以偿还。

D-8834:什么!?

SCP-606-JP-1:忍耐吧,直到罪孽被偿还之时为止。

D-8834:[悲鸣]我…我已经…受够了啊啊啊!住手啊[伴随着呻吟陷入沉默]。

SCP-606-JP-1:汝没有得到被原谅的资格。

(通信中断)

※几乎同时(中略)其背部至脚底负有无数刺伤。D-8834在第一次心跳停止之前曾经受到过鞭打拷问,但尸体上并未发现相关伤痕。

研究主任的意见:会有悔罪倾向的D级人员可不多啊,今后的实验没问题吗。

第6次调查:日期201█/█/██

目的:第5次调查的继续。
方法:与D-8834同样条件的D级人员潜入其中。
结果:延期至找到适合条件人选为止。
研究主任的意见:事到如今,威胁他们要是不做就处决[由于伦理委员会的要求已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