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60

就处在我离开的地方,就像我所记得的那样。

让我们看看有什么旧罪在等待。

绝对如我所记忆的一样安静。因为这里的白天虽然热闹,但夜晚却总是死寂无声。


绝对比我所记忆的更加昏暗。主发电机早就坏了,也许备用的还能工作。

应该就是附近…在这儿。


咚,快点走
嗡——

要有光!

哦,天,那个…是它!


嘎吱嘎吱

Callie在废墟中发现的“未经授权的访客”标志,它还在那里。我不记得有那么多的植物。



嗒嗒嗒…

啊。嘿,老友。…为什么不呢?咱们一起看门后藏匿着何种记忆。


是我把这里弄得一摊乱吗?可能有抢占者来来走走吧。


沙沙

我的密钥。不像是什么好东西。


嗒嗒

我想弄明白其他人在撤离前在做什么。


我真的想弄明白他们脑子里有时会想什么。


哎呀。好吧,已经坏了。…诶,那是我的旧终端。我想知道我是否还能再登录…


咔嗒
哼——…
哔!

还没忘。

终端 #006


------
欢迎,Prescott女士
------

人事档案:

姓名:Susan "Suzie" C. Prescott女士

安保许可:3级

履历:研究员Prescott曾在盗火者1计划下为基金会提供了多年服务, 在6060-GH事件发生之后,她因为其出色的进步和值得称赞的研究技能而担任研究员。

主要任务:
SCP-6060
Prometheus Project
SCP-5825
EE-6210-C

当前任务:SCP-6060


Suzie C. Prescott. 一个我好久都没有听过的名字。

仿佛像永远的过去。完全不同的身份,完全不同的生活。完全不同的个体。

真是浪费时间。那个项目是什么?SCP-6060…

项目名称:SCP-6060

项目等级:Euclid

保存重要性:⬤⬤⬤⬤⬤

收容措施:SCP-6060应以任何必要的方式收容于Site-40之中。SCP-6060的健康状态由研究员Prescott来维持。研究员Prescott须采集组织样本,每周一次,用于盗火者重构。SCP-6060应尽快被定位和收容。

项目描述:SCP-6060是一个雌性两足生物,命名为“Candela”。SCP-6060的DNA与 Homo sapiens2完全匹配,并且似乎不具有异常特征。SCP-6060诞生于6060-GH(俗称“灾难”)的几十年后。


嗯。说得挺对。

我们的故事尚未结束。

附录6060-A:SCP-6060访谈

受访者:SCP-6060

采访者:研究员Susan Prescott, Dr. Cleveland Ozwald

前言:以下访谈进行的目的是了解SCP-6060所知的自我身世及相关信息。

<记录开始>


Dr. Ozwald:SCP-6060。我是Dr. Ozwald,这是研究员Prescott。今天我们会讨论你的身世。

SCP-6060:你带走我的时候我告诉过你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而存活。

研究员Prescott:你走了这么久还没被抓住,能告诉我们你是怎么办到的吗?

Dr. Ozwald:对,我将假设有非人早就注意到你从未移动过。

SCP-6060:与你何干?

Dr. Ozwald:你任由我们摆布,SCP—— [SCP-6060用拳猛击玻璃隔板,打断了他]

SCP-6060:那不是我的名字!是Candela,我告诉过你。

研究员Prescott:恐怕这是我们根据协议必须使用的…称谓。


回首往事。我几乎可以感觉到在那一刻我被迫成为昔日的傀儡之线。

[SCP-6060显然很愤怒,但没有回应。]

Dr. Ozwald:我们已就你的名字达成共识。 现在回答被抓的话题,或者你为何没被抓住。

SCP-6060:你有没有想过有些非人根本不在乎? 所以,如果我是人类的话就不会去伤害他们。

研究员Prescott:有道理。

Dr. Ozwald:确实,Suzie。

SCP-6060:什么?我刚才说了什么?

Dr. Ozwald:那咱们今天先到此结束。


<记录结束>

结语:向公众展示SCP-6060存在的计划正在进行中。


我对能和另一种智能生物一起工作感到很兴奋。我以为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找到那类异常。但是,唉,Candela。我真的不太记得她什么样了。


附录6060-B:6060-GH事件后SCP-6060的存在

SCP-6060的存在之所以如此值得注意,是因为GH级“死亡温室”情景(即“灾难”)之后,基准人类被普遍认为并不存在。异常的明显性在于SCP-6060是6060-GH发生后出现的,这使得它的诞生本身就为一种异常。SCP-6060存在的意义目前尚未获知,但是备受瞩目。

在让他们的研究公之于众前,基金会进行了一系列访谈以评估公众对SCP-6060存在可能性的看法。全部访谈进行过程详见SCP-6060-AUI

受访者:Dominic Arania

采访者:研究员Susan Prescott

前言:Arania先生是一个大型蛛形纲生物,他声称来自某个以蜘蛛为优势物种的交替时间线

<记录开始>


研究员Prescott:感谢你抽出宝贵时间,Arania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只需要问你几个问题。

Dominic Arania:不管怎样,快点就行。

Prescott:你对“灾难”了解多少?

Arania:不见得比其他伙计多。它消灭全人类,使非人类接管地球。那早在我所处时代以前,跟我所记忆的不太像。

Prescott:明白。你相信灾难消灭了所有人性吗?

Arania:你问我是否相信存者3[他笑了。]不,不相信。它们仅仅是旨在吓唬小蜘蛛们变乖乖的传说。

Prescott:如果你遇到某个已确认为基准人类的个体,你会如何反应?

Arania:捶扁他们。 [他又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假设?

Prescott:这只是我们研究的一部分。也许更好的表达方式是如果你遇到了…一个存者,你会感觉怎样? 你认为那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Arania: [他沉默片刻。]我想我会恐惧。

Prescott:恐惧?为什么?

Arania:因为这意味着他们还能再回来。

受访者:Samual Barros先生

采访者:Dr. Cleveland Ozwald

其他在场人员:研究员Susan Prescott

前言:Barros先生是一个使人联想到大白鲨(Carcharodon carcharias)4特征的人形生物, 包括一条有生命的微型鲨鱼(似乎是位于头发的位置)。Barros先生自称是一个“造物”5,一个由于之前就具有异常特征而后来在灾难中幸存的生物。

<记录开始>


Dr. Ozwald:谢谢你答应与我谈话, Barros先生。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Barros:你可以叫我Sam,伙计。行。

Dr. Ozwald:你对“灾难”了解多少?

Barros:在那之前我还活着。我曾是人类。我能跟鲨鱼交谈,并且它们也不伤害我。这大大降低了我冲浪的危险性。我很多记忆都有些模糊。 [笑] 不过好像那些就足够我活着了。也许我一直以来都是鲨鱼的一部分。

Dr. Ozwald:[点头]你看来知道,全人类已经被灾难杀死了。但是如果我告诉你,并非人类都已死亡呢?

Barros:[坐起]你说存者? [笑]存者只是一个传说,伙计。[停顿]除非你的意思是你看见过一个?

Dr. Ozwald:这是假设的一种情况。那么在此种情况下,如果你遇见一个,你会做什么?

Barros:[他的笑容消失]那…那会有很多的答案。[停顿]我意思是,我会对人类没有被完全毁灭感到高兴。但是,诚然,我会嫉妒的。为什么他们能做人类,可我却是那个头上顶着50磅鲨鱼的玩意儿,而且居然还没折断我的脖子?

研究员Prescott:你想让人类嫉妒你,为你不能控制的事情而感到生气吗?

Dr. Ozwald:Suzie,我们明确表示过这次访谈你不会问问题。

研究员Prescott:抱歉,我只是认为它是一个相关联的——

Barros:并不。

Dr. Ozwald: [沉默片刻] 谢谢你的坦率。今天就这样了。

附录6060-C:检测SCP-6060的人类特征

在发现和收容SCP-6060后的时间中,基金会进行了许多检测以证明其不具备异常性质。这些测试包括:

  • 组织样本检测
  • 血液样本检测
  • 生命体征测量
  • 与人类视为异常的物体和生命相接触

以上检测每周进行一次,同时根据研究员Prescott的需要为盗火者重构收集组织样本。

记录因无关紧要而被删除。若要请求扩展日志,会见Dr. Ozwald。


不对。我知道我在某个地方存着这些文件…

快点想想。还不算久。我会把他们放哪儿呢?
我人事档案是唯一的突破口…

人事档案:

姓名:Susan "Suzie" C. Prescott女士

安保许可:3级

履历:研究员Prescott曾在盗火者计划下为基金会提供了多年服务, 在6060-GH事件发生之后,她因为其出色的进步和值得称赞的研究技能而担任研究员。

主要任务:
SCP-6060
Prometheus Project
SCP-5825



当前任务:SCP-6060

等等…我不记得在EE-6210-C工作过。

有时候我真的是个天才。

翻看一下。组织的这个…应该就是最早的了。

音频记录:SCP-6060组织检测。

在场SCP:SCP-6060

在场人员:研究员Prescott

其他在场者:无

音频:

[门开。短暂的沉默。]

研究员Prescott:嗯。你好,SCP——

SCP-6060:别这么叫我!那不是我名字。

研究员Prescott:明白…我不会那样说了。

SCP-6060:你来这里干什么?问更多愚蠢的问题?

研究员Prescott:不,不 。我来…恐怕我们得做几个检测。

SCP-6060:检测?

研究员Prescott:在你身上。

SCP-6060:我差不多猜到了,什么样的检测?

研究员Prescott:没什么太厉害的,我们会保证你的安全。

SCP-6060:荒唐。

研究员Prescott:…今天只是采集组织样本。就一小块皮肤。

SCP-6060:会疼吗?

研究员Prescott:有点儿,不过是像膝盖擦伤而已。

SCP-6060:膝盖擦伤也疼啊。

研究员Prescott:是。确实。

[研究员Prescott采集样本时沉默了几分钟。SCP-6060畏缩。]

研究员Prescott:抱歉。

SCP-6060:还不算太糟,就…还好。

研究员Prescott:嗯哼。

[两人开口之前又过片刻]

SCP-6060:你没和他们在一起。

研究员Prescott:什么?

SCP-6060:他们抓住我的时候你不在。我在这里见到的其他非人全是绑架我的团伙。 除了你。

研究员Prescott:他们通常不会带我外出。

SCP-6060:为什么呢?

研究员Prescott:样本收集结束了。继续在这里给我按压伤口。

[研究员Prescott离开时产生较多声音。]

SCP-6060:…谢谢。

研究员Prescott:谢什么?

SCP-6060:我不清楚…对我来说你不像其他非人一样可怕。

研究员Prescott:听起来像是相识的某个最低要求。

SCP-6060:嗯, 那么就感谢我认识你,医生。

研究员Prescott:我不是个医生。

SCP-6060:那我怎么称呼你?

研究员Prescott:嗯…呃…基金会——其他人都叫我Suzie。

SCP-6060:好吧,Suzie。 感谢你做了最低限度的工作。

哦,对的。她欣赏人性,而且似乎没有任何人给予她这样的能力。我只是在做看上去很正确的事。 她毕竟是…人类。我想这就是没有其他人像我这样做的原因。

音频记录:SCP-6060血液检测。

在场SCP:SCP-6060

在场人员:研究员Prescott

其他在场者:无

音频:

研究员Prescott:你好…

SCP-6060:…就用“SPD 6060”之类的词快点结束吧。

研究员Prescott:我想你不会喜欢。

SCP-6060:那为什么不叫我的名字呢?

研究员Prescott:我不觉得基金会能喜欢,真的。

SCP-6060:所以你更怕谁的愤怒呢?

研究员Prescott:这与我会惹谁生气无关。

SCP-6060:那与什么有关呢?

研究员Prescott:[停顿]我需要采集一些血液样本和另一份组织样本。应该…不会花太长时间。

SCP-6060:咩。

研究员Prescott: [短暂的沉默]嗯?

SCP-6060:咩,你知道,像只羊。我看过它们的一些电影。

研究员Prescott:是…你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

SCP-6060:羊随群走。毫无疑问,你在做别的非人告诉你要做的事情。

研究员Prescott:哈?我意思是…我还能做些什么呢?

SCP-6060:我能看出你身上有一种独立精神。

研究员Prescott:怎么——等等,你在试图教训我吗?

SCP-6060:未必。我从你和我说话的方式能看出,你真正在倾听我的感受。除此之外没有其他人那么做了。

研究员Prescott:我猜这确实是真的…我只是,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被对待的方式来对待你。

SCP-6060:就是这个意思。 没有其他非人那么做了。

研究员Prescott:我…我想我都没注意到。你想在同一条手臂上采集组织样本吗?

SCP-6060: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停顿] 你为什么对我做这么多测试?

研究员Prescott:看看是否与基准人类有任何差异。

SCP-6060:但是为什么那么多?

研究员Prescott:这就是我们应做的。

SCP-6060:基金会?

研究员Prescott:我们寻找异常。控制、收容,然后保护它们。

SCP-6060:有趣。我可没感受到有多么安全和保护。

研究员Prescott:而我相信。好,我们完成了。 你的手臂会有些痛,但你能在几分钟内摘下绷带。如果你经受任何不可预见的副作用或者是持续时间超过一小时的疼痛,请告诉我。

SCP-6060:…谢谢,Suzie。

研究员Prescott:不客气。请吧。


音频记录:SCP-6060生命体征检测。

在场SCP:SCP-6060

在场人员:研究员Prescott

其他在场者:无

音频:

SCP-6060:嗨。

研究员Prescott:你好。

SCP-6060:今天是什么呢?

研究员Prescott:生命体征和另一份组织样本。

SCP-6060:那…那边好多设备。

研究员Prescott:是。老实说在我看来有些过分。 但我想我们还是从心电图开始做吧,这是最繁琐的设置了。好,现在我要把这些贴在你身上。我永远记不清哪一个该贴哪一部分…

SCP-6060:呃,我不…不是,我不会——

研究员Prescott:什么?[Pause]别抗拒,嘿,嘿,不会疼的。 看着,我知道这看起来很可怕但它就像…把贴纸贴你身上一样。就按压几下,并且我们结束的时候甚至都不会有任何残留物。可以吗?

SCP-6060:好吧…

研究员Prescott:行。把这个固定在这里…然后这里是这个…这个——对,你明白了,之后是这个…那个我会让你自己放的,就在你的臀部。不错,完美。给我一秒钟…

SCP-6060: …Suzie,我——!

研究员Prescott:跟我一起呼吸,吸…呼…吸…呼…你就想想平静的东西。

SCP-6060:比如?

研究员Prescott:随便。当我焦虑的时候,我想象我自己在一条湍急的河流旁边,水清流,兽戏水,鸟啁啾…

SCP-6060:那…很奇怪,但有帮助。

研究员Prescott:很棒,很棒。现在我们快要做完心电图了。如果能让你舒服的话,下一步我们可以去采集组织样本。

SCP-6060:好…为什么是河?

研究员Prescott:我…我不知道。[停顿]好吧,可以。那么,很久之前的某一天,我离开站点,刚开始走,就穿过了这条河。 我想之前我从来没见到过。而且我发誓,那一刻的景色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景色。

SCP-6060:…所以他们不再让你离开了?

研究员Prescott:呃…不…我意思是——对!我是说——这…这很复杂。

SCP-6060:我以为你是他们中的一员。

研究员Prescott:我是。

SCP-6060:但你与其余的不太…可是你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你是。为什么?

研究员Prescott:…这很复杂。今天就到这里了。如果有问题的话要告知我。

SCP-6060:…谢谢。

研究员Prescott:你经常对我这么说。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我应得的…

SCP-6060:不管怎样,我都会这么说。谢谢你,Suzie。

研究员Prescott:没什么…Candela。

我觉得…我觉得在这之后有一段对话。应该在这儿…

音频记录:SCP-6060异常暴露测试。

在场SCP:SCP-6060

在场人员:研究员Prescott

其他在场者:无

音频:

研究员Prescott:嗨,你好。

SCP-6060:嗨,Suzie。你还要做什么呢?

研究员Prescott:嗯,我们有各种各样我们认为很正常的事物,但它们对你来说却是不正常的。我得看看你对它们有何反应。

SCP-6060: [沉默]Dr. Ozwald和我做了这个…啊还有Dr. Kline…我不想再做一遍了。

研究员Prescott:嘿,我们不需要了。两次应该就足够。

SCP-6060: [停顿]谢谢…

研究员Prescott:不客气。

SCP-6060:[停顿]你知道,在和其他非人的采访中,我已经注意到他们怎么对你的。你所描述的事情,还有你,似乎被他们孤立。他们看待你像看小孩。就像…我。

研究员Prescott:我…[沉默]

SCP-6060:你知道这是真的。

研究员Prescott:是。

SCP-6060:什么?不你不是——

研究员Prescott:我是。 Candela… [叹息]。是时候告诉你盗火者为何物了。

SCP-6060:盗火者?

研究员Prescott:你看过灾难前的丧尸电影吗?

SCP-6060:看过…等等…你是说…

研究员Prescott:[停顿]没错。我复活了。基金会做的。只不过盗火者比丧尸多几点不同之处。我们是用科技手段复活的。还有…我们一直在跟腐烂作斗争。这些…这些组织和血液样本。 基金会使用它们来确定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它们也用于维持我的生命。

SCP-6060:[沉默]你太独特了。你像我一样,几乎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为什么会被当作该恐惧的东西?为什么他们要用如此惊人的科学奇迹来做他们不想要的狗屎?你想当奴隶吗?如果这样的话就会适得其反,你需要让他们知道。

[二十秒钟的沉默过去]

SCP-6060:我——我很抱歉,我不应该——

研究员Prescott:你说得对。 但也不是那么简单。用来复活像我这样的个体的程序能抹除我们的记忆。在我成为盗火者以前我都不记得我到底是谁了。这个地方,虽然很讨厌,但这是我唯一了解的地方,这些非人教会了我所知道的一切。我不能就这样…离开。

SCP-6060:不,你能。

研究员Prescott:我还能去哪里?我在我唯一了解的地方之外还能做什么?

SCP-6060:…从小事着手。来到河边。[停顿]然后,如果你愿意,传说之中有个避风港。

研究员Prescott:避风港?给谁的?

SCP-6060:任何需要归所的人。对寻找它的恶意之人来说,它是最难找到的一个避风港。它是人类女孩能无忧无虑过上正常童年,而她应该离开时,她会发现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的一个避风港。一个使她不会涉足其外的地方。

研究员Prescott:假如这个避风港存在,假如我愿意去。那我怎么到那里呢?

SCP-6060:追随心灵的呼唤。你走到半路时会知道的。

手动输入记录

音频记录:SCP-6060安全记录

在场SCP:无

在场人员:研究员Prescott

其他在场者:Candela

音频:

研究员Prescott:Candela,Candela,醒醒。

Candela:Suzie…?现在是几点?

研究员Prescott:Candela,起来。我们该走了。

Candela:走?

研究员Prescott:其他非人会睡上一阵子,但安全系统很快就会重置。我们得快点走。

Candela:你意思是…?

研究员Prescott:你将离开这里。

Candela:老天。老天,简直不可思议,我——谢谢你,Suzie。我不敢相信,我们要逃出这里了,你会脱离基金会,而我会向你展示我的家园——!

研究员Prescott:不,Candela。你要离开。而我必须留下来。

Candela:…什么?可是,为何?

研究员Prescott:我们没时间了。

Candela:但是没有我的组织…你会死。

研究员Prescott:我会没事的。

Candela:胡说八道。

研究员Prescott:我没有你依然能活很多年。我一直在保存样本,没事的。

Candela:但基金会将怀疑你。

研究员Prescott:我离开了他们也会怀疑我的。如果我和你一起走,他们可能会再次找上你。他们永远不会停止搜查。拜托,Candela,你有机会离开此处,并且我有机会确保他们不再伤害任何人。

Candela:那不该是你的责任。

研究员Prescott:我知道。但我是唯一一个能这么做的人。

Candela:…谢谢你,Suzie。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研究员Prescott:走。


我…我猜,取得能回忆起发生什么事的东西应该是有好处的。

手动输入记录

音频记录:影响

在场SCP:无

在场人员:Dr. Ozwald、 Dr. Kline、研究员Youl

其他在场者:Suzie Prescott

音频:

Dr. Ozwald:我苏醒的时候注意到SCP-6060已经逃离了。我讨厌对人指手画脚,但迹象表明——

研究员Prescott:是我。 别再拖了。

Dr. Kline:我就知道我们不应该信任一个待在6060身边的盗火者

Dr. Ozwald:嘿,Suzie是基金会的一份子,就像我们。

研究员Prescott:是吗?

Dr. Ozwald:什么意思?你——

研究员Prescott:我与Candela相处的时间越长,我就越意识到一些事情。

Dr. Kline:Candela?你在用它的名字?

研究员Prescott:那就叫我SCP-6060-1吧。因为我们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Candela…她和我一样,一个在世界里反抗外来观念的被排斥者。

Dr. Ozwald:你不是一个被排斥者。

研究员Prescott:你们从来没有正常对待我。就像——我严格意义上来说仍然是人类!我…我想问我为什么拥有比Candela更多的权利,可是我没有。我现在甚至不准离开。我仅仅是你们控制的另一个异常。

研究员Youl:但你是我们的朋友!别,别这样说![停顿]你中了什么邪?

研究员Prescott:我没中邪。这是我一直以来都在坚持的。我从来都没表达过我受到的种种不平,因为我欠你们一条命。我想基金会了解什么是对我最好的。但是Candela…和她交谈使我学到了不少。所有我要做的就是跟她说话,就像她值得我注意一样,因为她本来就是。而非某个必须锁起来的物品。

研究员Youl:Suzie——

研究员Prescott:我们到底在做什么?现在我们发现两三个异常事物,做一些很愚蠢的测试却没有教给我们任何东西。面对现实吧, 基金会已经不再需要了。

Dr. Kline:荒唐!我们已经了解学习到很多事物!并且我们能收——

Dr. Ozwald:Suzie是对的。

研究员Prescott:什么?

Dr. Ozwald:你为什么还如此关心基金会,Bella?你早就死了。

Dr. Kline:为什么我不能关心文明的复兴?就因为我那时候死了?

研究员Prescott:你对活着感到内疚吗?

Dr. Kline:啊?这是什么问题——

研究员Youl:从我们发现6060那时起,你确实开始表现得更加敌对。

Dr. Ozwald:你也是,Jean。

研究员Youl:我不会再让你们拖延下去。好吧,我嫉妒6060。 我们难道不是吗?她必须要保持她的人性,而我们却因为一些愚蠢的原因而陷入困境。

Dr. Ozwald:我甚至都没跟队伍里的其他伙计谈过。但是,看起来我们都是在操作着我们想要的、渴望的东西。 那么尊重这个组织就完全不可能的了。

Dr. Kline:Cleavlend…

研究员Prescott:我们根本不需要去控制Candela。她所做的只是打破了我们所伪装的稳定性。可悲的是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们才意识到。

研究员Youl:是这样吗…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Dr. Ozwald:撕破伪装。

[记录结束]


很难再去重温这些回忆…但我仍然存有。记忆事件结束的方式。

嘎吱嘎吱

她来了。

咔嚓咔嚓…咔嚓

…你好。听到你的消息我很惊讶。听到你想见面的地址,我就更惊讶了。

我需要面对一些古老的幽灵。在我要又见你一面时,了解这些给了我这么做的勇气,也提醒了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很高兴见到你,Candela。

见到你我也很高兴。尽管我必须承认,我有些担心这是个陷阱。

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但其实并不是。基金会早已不复存在。

我明白。我听到了谣言,可是不太确定。这是我必须来到这里的原因。而且要亲自来验证。

…太奇怪了。眼睁睁看着它破败不堪。我意思是…这明明才不久。

自然日新月异。事物瞬息万变。

改变是自然吗?

嗯,改变也是人性。而且人性似乎并没有被消灭。 你就是证明。

才是证明,Suzie。

说到改变…

嗯?

很多都已经改变。也改变了。我不再是你曾知道的那个人。

那你是谁?

我不再是基金会认为他们复活的那个女人了。我也根本不是女人。我是全新的、未定义的、令人兴奋的其他事物。当然我不是研究员Researcher Susan C. Prescott。

我应该称呼你什么呢?

River。6我的名字是River。

River…我喜欢。这很…

这很人性。

…谢谢。只是…感觉不错。

所以…基金会消失了以后,你在做什么?听起来你好像真的没有去处——

你很善良, Candela。可是我不能。

你甚至都没有听到我接下来要说什么。

那么是我错了吗?

…你会爱上Haphway的。这时一个如此可爱的居住地,如此给予同情与鼓励的社区。你再也不需要食用人体组织。

再也不会感到安全。不是真的,告诉我我错了。

我太在乎你了,不能让你承受那样的痛苦,朋友。不是为一个盗火者的安全,而是为所有的一切。

难以置信,你还没明白。

明白什么?

你为我做了多少事情。你教我多少关于生活和关怀的道理。

你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类。

真的很高兴再次见到你,我的朋友。 你在这之后忙吗?

自从基金会消失后一直都很忙。

你可以跟我来。见见我的朋友。

Candela,我已经告诉你——

不去Haphway。只是去走通往那条河的一小段路。 我想看看那个地方,那个让你…成为你自己的地方。

…我想要把它展示给你看。

那就来吧,我们走。 离开这里,让自然顺其自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