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61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061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uncontained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critical

bloodycarpet.jpg

SCP-6061-C事件后从犯罪现场拍摄到的照片

特殊收容措施: 由于SCP-6061具有无法收容的性质,基金会特工必须监控符合SCP-6061常规模式的谋杀案件;若特定谋杀被确定为SCP-6061-C事件,标准假情报协议将被适用。SCP-6061-B个体将被立即收集。所有SCP-6061-A造成的死亡将被归结为事件发生地枪支暴力增长所致。

对SCP-6061-C事件中的任何幸存者或目击者都应尽可能予以询问。

描述: SCP-6061是由某个不明且异常性实体(编为SCP-6061-1)实施的现象,当前影响着全球范围内数量未知的人员,由此引发SCP-6061-C事件。在这些事件中,受害者(称为SCP-6061-A)据报告1会被强迫跪在面前的地上,而后在其脑后遭SCP-6061-1施加致命枪击。在受害者死亡后,一张含有受害者姓名、后跟文字“有罪”2的字条(编为SCP-6061-B)会自发显现在受害者尸体旁。此后不久,SCP-6061-1据报告会消失不见。

根据基金会从目击者证词中获得的信息,SCP-6061-1始终对一切形式侦测隐形。此外,在SCP-6061-C事件被目击或者被镜头拍摄时,现场会在SCP-6061-1据推定出现后瞬间发生变动。也因此,当前怀疑SCP-6061-C能够引发时间异常。

SCP-6061-1实施SCP-6061-C事件的缘由不明,但SCP-6061-A个体之间的常见关联表明具有某种艺术相关背景可能会增加成为受害者的几率。

截至目前,全部SCP-6061-C事件的发生总计造成30个国家内至少105人死亡。更多调查正在进行中。所有SCP-6061-C目击者都已被询问并在事后被基金会记忆删除。

附录6061.1: 下文是当前的SCP-6061受害者列表。

SCP-6061-A-1


姓名: Gina Louise Darnley
职业: 涂鸦艺术家
国籍: 英国
所受伤情: 脑后有一道枪击。在基金会监管抵达时死亡。
罪行: 一起过失致死,三起与公共作品涂鸦相关的破坏公物。
SCP-6061-B的文字: “G. L. Darnley女士 – 有罪”

SCP-6061-A-53


姓名: Mitsuko Chigusa
职业: 壁画家
国籍: 日本
所受伤情: 脑后有一道枪击。躯干上有多处枪击伤口。颈部有一道枪击伤口。在基金会监管抵达时死亡。
罪行: 无。
SCP-6061-B的文字: “C. Mitsuko女士 – 有罪”
额外备注: 东亚命名习惯中将名放在姓氏后,故这一文字被发现内容有误。

SCP-6061-A-78


姓名: Annika Abara
职业: 职业书法家
国籍: 南非
所受伤情: 脑后有一道枪击。在基金会监管抵达时死亡。
罪行: 一起酒后驾车。
SCP-6061-B的文字: “A. Abara夫人 – 有罪”

SCP-6061-A-105


姓名: Manuel Rivera
职业: 研究多媒体艺术的学院学生
国籍: 墨西哥
所受伤情: 脑后有一道枪击。躯干受严重钝力创伤。在基金会监管抵达16分钟后死亡。
罪行: 三起盗窃。
SCP-6061-B的文字: “M. Rivera先生 – 有罪”

更新6061 - 10/3/2018: 在最近一次SCP-6061-C事件发生的17天后,又一起事件发生在英国。现场发现一名幸存者Edmund Langley (编为SCP-6061-A-109)。根据该异常的安保收容措施,后续询问的抄录展示如下。

受访者: SCP-6061-A-109,Edmund Langley

采访者: Dr. Xavier Fern

前言: SCP-6061-A-109在其家中被发现满身是血,现场另有三人被谋杀。基金会特工在SCP-6061-A-109被带入英国警方监管下三小时后找到该人。对象在被移交基金会监管时没有表现出身体受伤。

<开始记录>

[Dr. Fern进入。SCP-6061-A-109对开门声一阵畏缩。他明显在颤抖。]

Dr. Fern: 晚上好,Langley先生。

[SCP-6061-A-109依然沉默。他继续颤抖。眼睛睁大。]

Dr. Fern: Langley先生?

[SCP-6061-A-109抬头看向Dr. Fern。他在喘息着。]

Dr. Fern: 我的名字是Fern博士。我今天来采访关于你经历的事情。

SCP-6061-A-109: 我的…经历?

Dr. Fern: 是。我们开始么?

[SCP-6061-A-109更明显地颤抖。他低声做出回答。]

SCP-6061-A-109: 那…那就不是一次经历。是一次谋杀。你必须要明白。

Dr. Fern: 是的,Langley先生。你能告诉我们出了什么事吗?

SCP-6061-A-109:你们能…

[SCP-6061-A-109屏住呼吸。]

SCP-6061-A-109: 你们能承诺保护我吗?

Dr. Fern: 我们一定,Langley先生。别担心。你告诉我们不会有事。我们在这是帮你的。

[SCP-6061-A的手颤抖着在座位上调整姿势,清了清喉咙。]

SCP-6061-A-109: 所以呃…我…我要从…哪里开始?

Dr. Fern: 从你觉得合适的地方开始就好,Langley先生。

[SCP-6061-A-109又清了清喉咙。他向下看去。]

SCP-6061-109: 我们正在庆祝呃…我最新的画作。Laf凑的小局—Lafayette, 她是我女朋友。就只有我们四个人。我,John,Ellie,Laf。

[SCP-6061-A-109顿了顿。他的声音说着开始颤抖。 ]

SCP-6061-A-109: 然后突然一下子,我感觉呃…

[SCP-6061-A-109把手放在脑后几厘米处。]

SCP-6061-A-109: 有枪口顶住了我的脑袋。

[SCP-6061-A-109开始猛烈发抖。他的呼吸错乱起来。]

SCP-6061-A-109: 妈的太冷了。真他妈的冷。我开始出汗。我的手疯了一样抖。我想四处看,张开嘴,但我做不到。我只能动眼睛,然后我看到其他人—

[SCP-6061-A-109看向一边,视线离开Dr. Fern。]

Dr. Fern: 你随意,Langley先生。我们不着急。

SCP-6061-A-109: 我看…我看到他们眼睛里有恐惧,博士。他们也在抖。Laf的眼睛…睁得老大。Ellie想说话,但她的声音只是喉咙里一阵吱吱。John牙齿打颤。我们完全不知道这他妈什么事,我们就是特-特他妈的害-害怕。

[SCP-6061-A-109看向Dr. Fern。他的手开始不安活动。]

SCP-6061-A-109: 然后我们就听到了命令,明白的…明白的就他妈和大白天一样。跪下。有东西说。我…我不知道要怎么描述。我们不明白,但我们做了。我觉得我是疯了,但我们….它说我们做了错的事。我们要被…

[SCP-6061-A-109的面容拉伸为恐惧表情。泪水从左眼流出。]

SCP-6061-A-109: 处刑。

[SCP-6061-A-109用了几秒恢复镇定。他的身体开始猛烈颤抖。]

SCP-6061-A-109: 我们服从了…当…当他妈的然。我们的膝盖在抖,但我们跪了下来。整个期间枪口都他妈顶在我脑后,我都能感觉到它有多冰冷。我知道我们必须服从,不然就死。 [冷笑]简单…就这么简单。

SCP-6061-A-109: 然后它开始念我推测是权利的东西,点听起来就是些胡话。我们全都理解,但全都没有理解。它说的词汇有“苦南”、“满判”、“再增强”还有…

[SCP-6061-A-109的眼中涌出更多泪水。]

SCP-6061-A-109: 整个期间我的朋友还有我都跟石头一样安静的要死,害怕,膝盖颤抖,牙齿打颤,冷血的冷枪顶在脑袋上。

SCP-6061-A-109: 我整个期间一直看着Laf。她的眼睛盯住我,害怕还有恐惧还有天知道是什么东西在她脑袋里跑过。我都看到了。在猛睁的眼睛里我知道她要说“出了什么事,Eddie?Eddie,怎么回事?”

[SCP-6061-A-109的声音渐小。]

SCP-6061-A-109: 我没法摆脱掉。做不到。

[SCP-6061-A-109擦去脸上的眼泪。双眼通红。 ]

SCP-6061-A-109: 那一瞬间延伸到…永远。我就这么看着她,想弄明白是谁…谁他妈把我们弄成这样的。

SCP-6061-A-109: 然后那些法律黑话就停了,它就说了四个该死的字:“有罪,无罪?”

[SCP-6061-A-109大声哭泣。]

SCP-6061-A-109: 一瞬间我们全都开始哭泣。我们开始哀求。大喊。”别杀我们。”John说。“求你不要,我家里还有个小女孩。”他没说错,他确实有个小女儿,他每周五回去伯明翰探望。她名字叫Tana。Elle在疯狂颤抖,想收起她的怒气。她是个举重运动员,是我们中最强壮的,但她也只能绷紧然后绷紧然后开始懊丧地大喊。她妈妈得了阿兹海默,她爸爸才刚去世。她也担不起去死。

SCP-6061-A-109: 然后Laf,就在我面前,什么都没做。她的恐惧不见了。她看着我,眼里带着泪,微笑了。居然他妈在微笑。想告诉我没有事。她是这么说的,”没事的,Eddie。”她的声音也他妈在颤抖我知道她已经恐惧到魂都没了,但…她还是想先安慰我。

[SCP-6061-A-109摇头。他说话的音量明显减弱。 ]

SCP-6061-A-109: “有罪无罪?”它说。它现在开始大喊。用冰冷坚硬的话语喊出来。它要回答。

[SCP-6061-A-109对自己自嘲一笑。他仍然未停下哭泣。]

SCP-6061-A-109: John… John先回答。“无罪,”他说。”我们屁都没做,警官,我们发誓!我们没碰毒品,我们什么都没做,我们是无辜的,求你了。”他话语里的恳求是真他妈的卑微。我从来没听到John这么哭过,然后就在他再说—

[SCP-6061-A-109的声音降低。]

SCP-6061-A-109: 他的脑浆就溅的满地都是。我还能闻到血,强到充满了整个屋子。他倒下去的时候还看着我们,而我们只能看到他脑袋上空的洞在地板上面。他妈逼的还有女儿,而它就…杀了他。就这样。他才二十二,天杀的。

[SCP-6061-A-109用拳头猛敲桌面。Dr. Fern畏缩一下。]

Dr. Fern: Langley先生…

[SCP-6061-A-109继续说话,他的脸上表现出急躁和愤怒。]

SCP-6061-A-109: Ellie是下一个,她就他妈盯着那地方,她知道这个混账在哪里挟持她,她磨着牙,他妈的傲视着结局,然后说:“我无罪,你妈逼的混账东西。“

[SCP-6061-A-109连敲桌面三回。泪水不断从他脸颊上流下。他的牙齿在打颤。]

SCP-6061-A-109: 嘣!它就从背上给了她一枪。嘣!它又枪击了她的脖子。嘣!又对她开了一枪。她在地板上喘息,呛着自己的血,它就这么把她丢在那里。它…

[SCP-6061-A-109啜泣。他的声音再次变小下去。]

SCP-6061-A-109: 就这么把她的丢在那里,我们心底最深处都知道这是因为她顶了嘴。3

[SCP-6061-A-109的头侧向一边。他茫然注视着。他继续说话,但声音嘶哑。]

SCP-6061-A-109: “没事Eddie。” Laf说道。她还在微笑,即便我都看到她全身在发抖了。“我们会没事的。我们会没事。”

SCP-6061-A-109: “有罪无罪?” 它又说了。Laf只是微笑,她甚至都没有回答。下一秒她的大脑就溅了我全身。双眼里的一切都失去了。我就这么看着她。她黑黑的头发上还有脑浆。是粉色的。粉的就像她昨天买给我的颜料。

[SCP-6061-A-109身体僵硬不动。]

SCP-6061-A-109: 最后终于到我了。”有罪,无罪?“它说道。每一个词都故意花了时间念。我是最后一个。它可以消磨时间。冰冷的枪口现在好像在灼烧我了,我开口时候就在灼烧

SCP-6061-A-109: “我们什么都没做过。为-为什么?” 我哭了,我他妈哭了。我在等着它扣扳机。我闭上了眼睛,在我心里,我就在想,就他妈的想着…

[SCP-6061-A的声音嘶哑。]

SCP-6061-A-109: 为什么?为什么?!我做了错事,我知道,我活该去监狱,但为什么?

[SCP-6061-A-109开始恸哭,连敲桌面多次。他如此无法停止数分钟。在Fern博士申请下,他随后被镇定处置。]

<记录结束>

结语: 采访后,SCP-6061-A-109陷入无反应的昏厥状态。由此,首席研究员Fern指示将SCP-6061-A-109安置在基金会监视下的医护间内。尚未观察到SCP-6061-A-109的情况有所好转。

附录6061.02: 下面是在犯罪现场发现的SCP-6061-B个体所写有的文字。

SCP-6061-A-106


姓名: John Gaunt
职业: 无业
国籍: 英国
所受伤情: 脑后有一处枪伤。在基金会监管抵达时死亡。
罪行: 两起吸毒。一起贩毒。
SCP-6061-B的文字: “J. Gaunt先生 – 无罪”

SCP-6061-A-107


姓名: Eleanor de Aquitaine
职业: 职业举重运动员
国籍: 英国
所受伤情: 躯干有两处枪伤。其一致肺部塌陷。颈部有一处枪伤。在基金会监管抵达时死亡。
罪行: 无。
SCP-6061-B的文字: “E. D. Aquitaine女士 – 无罪"

SCP-6061-A-108


姓名: Lafayette Jones
职业: 护士
国籍: 美国
所受伤情: 脑后有一处枪伤。在基金会监管抵达时死亡。
罪行: 无。
SCP-6061-B的文字: “L. Jones女士 – 无罪"

SCP-6061-A-109


姓名: Edmund Langley
职业: 高才且知名的画家
国籍: 英国
所受伤情: 无。当前在基金会监管下。
罪行: 无。
SCP-6061-B的文字: "Edmund Langley先生 - 有罪。有罪。有罪。施以特殊惩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